第5章 幽空地穴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19-07-28 10:16
点击:633
章节字数:62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章 幽空地穴


小糸侑失望地走出墓穴,这一趟旅程对于一位有目的的冒险家来说,体验极差——她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在天际省北方、亚尔边境的沼泽墓穴里,就为了拿到墓穴里的传说中的龙吼大师约根·唤风者的战斗号角——结果和墓穴里的尸鬼斗得你死我活,好不容易闯到了墓穴的最深处,胜利的果实却被人摘走了!原本放着号角的架子上只留下一张巴掌大的纸条,写着去溪木镇找纸条的所有人。当时小糸侑看着那张纸条,觉得上面那些被捏得皱巴巴的纹路就是在嘲讽自己。


她扛着与自己出生入死一整天的斧头,斧身上雕刻的白马徽章的缝隙里都混杂着墓穴里恶鼠的血液以及那些尸鬼的骨粉。猎人连斧头收回腰间的心思都没有了,走出墓穴后只感觉浑身骨架子都快累散了,只是因为走了一趟没有一丁点儿收获的旅程。她一边往最近的莫萨尔城走去,一边头疼地思考着该如何回复灰胡子。


时间倒回至三天前,她结束了在霍斯加高峰修道院里关于吼声之道的学习。教授这一力量的“灰胡子”、也就是修道院里的隐士为了让她熟悉吼声而安排了这一挑战,去莫萨尔城附近的乌斯腾格拉取回传说中的吼声大师的号角——然后就发生了这种事,小糸侑想想都觉得心里不大舒服。


莫萨尔城需要三小时左右的脚程,终于到了旅店得以舒舒服服躺下的小糸侑简直觉得这干草堆铺成的床都是柔软乡。不过,躺在床上盯着上头屋顶的木板缝隙的小糸觉得,自己比想象中还要适应这一切,关于“龙裔”、“吼声”、“灰胡子”之类的,还有更多。就这样回想着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一切,好在这一趟旅程结束后也算是告一段落,猎人感觉自己的眼皮逐渐沉重起来,没多久后便进入了梦乡……


如果事情真的能这么轻松的完结,那么就不会有后面的一切了,小糸侑大可当一个普通的龙裔、无趣的英雄。


猎人第二天早晨坐在旅店的大厅里,挨着中央的火堆取暖,手里拿着早上信差送来的信件。她的脸色此时难看得就像亚尔边境沼泽带里的墨绿色泥水一样,目光停在信纸上的一抹仓促的红色印记——是一抹血迹,而寄信人正是一个月前在裂谷城分别的槙圣司。信件上的字迹除了比平日里潦草许多,大致是在情急之下写出。


“收到信件请到晨星城见。——槙”


晨星城是亚尔边境东侧、白漫领北边白地领的首府,一个以矿业为主的港口城市,终日为天际省北边的寒风袭扰,比起南方的几个城市来讲可以说是破败荒凉。


当小糸侑赶到晨星城时,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入城要道口的、神色不复往日优雅从容的槙圣司。他紧张地站在路边,右手按着腰间的匕首,像是时刻防备着。他也没多久就发现了远处赶来的小糸侑,朝他谨慎地招了招手。


“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长话短说——”槙圣司将小糸从路口拉远了点,到城外稍微偏僻点的树林边,深吸了一口气,才稍微镇定了点讲道,“前几日斯坦达尔警戒厅被那些吸血鬼袭击了,事情刺激了警戒者,现在那些人正前往幽空地穴,打算跟那些吸血鬼来个痛快——”


“斯坦达——怎么会?”斯坦达尔警戒者是游走于天际省各地,以魔族、不死族等怪物为消灭目标的组织,大多实力强大、手法专业,而这样的组织居然遭到这样的灾难,实在是可怕又讽刺,“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伊斯拉恩让我去跟上他们——贸然闯入吸血鬼的巢穴实在是太危险了,而他最近在养伤无法参加战斗。”槙眉间拧得更紧了,语气也变得更加沉重,“而且那个地方很古怪,吸血鬼好像最近在那里找什么东西……虽然事情来得突然,但是稳妥起见,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槙很委婉地向小糸提出邀请,他也不大愿意让久别重逢不久的朋友立刻就陷入危机。但是就在他这样纠结时,小糸却一拳顶了下她的胸口,长舒了一口气说:


“这有什么问的,我们准备一下赶快出发吧。”


“——我应该跟你说谢谢的。”槙看着小糸非常爽快地答应了,脸上凝重的神色也因为对方的可靠而轻松了许多,他这才认真地开始思索接下来的准备行动,“我们需要一些治疗药剂来避免感染病毒,还需要火焰魔法——我记得你是不是不太擅长魔法?”


“……我只会一种天赋魔法,你知道的。”小糸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她是一名优秀的猎人,但可不是一名合格的法师。这也一直是她的一点小遗憾,直到她另外一位精通魔法的友人安慰说,人只需要精通一样就足够了。


“我明白了,正好我准备了一些火焰风暴的卷轴。我分一半给你,猛烈的碰撞就能触动里面的魔法符文——这个有点贵,量不多,你节约一点。”槙很慷慨,但还是露出了肉痛的表情,虽然情况紧急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对了,我之前给你的关于吸血鬼的研究资料你看过了吧?”


“我都记住了。”


小糸的回答永远都是那么可靠,此时的她小心地观察着槙递过来的,用与寻常不同的纸张卷成的所谓“卷轴”,拿在手心里都能感觉到其中的魔力波动——小糸虽然对魔法不太擅长,但那也只是相对那些法师说的,一些非常简单的魔法她还是会的,只是拿那种生火、照明的魔法对付敌人就……太可怜了。


“阿尔凯在上,希望到时候的敌人别是些大麻烦。”


这是槙圣司出发前的最后一句话。两人在晨星城购置了一些药水之后,就匆匆踏上了前往幽空地穴的路。


目的地在晨星城以南的雪山上,传说在雪山顶、总是被暴风雪掩藏的地方,正是魔神梅鲁涅斯·大衮的祭坛。只是诡异的是,所谓的“幽空地穴”山洞也在海拔更低的山腰,而里面聚集的吸血鬼据研究显示,应该是暴力、奴役与支配之魔神莫拉格·巴尔的产物。只是,小糸当时看完关于吸血鬼的资料后,觉得里面关于更为高级的吸血鬼的描述太过简略,只是寥寥草草地写着“远古”是对吸血鬼中长者的尊称。在这样的信息量差下,就算槙不主动邀请,小糸也不会放心朋友就那么闯过去的。


就在小糸为内心的不安感到忧心忡忡时,两人也到了幽空地穴洞口外。洞穴外似乎才经历了一场混战,洞口外躺了好几具背负着长斧、长剑武器,身着精良板甲的人,再加上几堆氤着雾气的灰烬。槙惊呼不妙,率先跑到尸体堆里。他在死去的勇士胸口摸了摸,从板甲下面摸出一枚牛角状的黄铜色吊坠。


“是警戒者,看来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


小糸也蹲下身去检查了下那些尸体,看得她眉头紧锁——这些尸体有的被寒冰魔法冻得惨白僵硬,有的则像是被吸取了生命力,整个尸体干瘪得骨架可见;而没有遭到魔法袭击的尸体也大多血肉模糊。尤其是脸部,根本都看不出来原来的模样。但是身上其他地方也没看出吸血鬼的牙痕,也没有感受到有病毒传染——这是挑衅,对警戒者、黎明守卫甚至是神灵斯坦达尔。


槙被眼前的场景刺激地心急火燎,说着就要摘下背后的长弓往洞穴里冲。小糸赶紧一个跨步上前,赶紧捏住槙的胳膊,阻止他的冲动。


“先别慌,恐怕洞穴里还有吸血鬼。”小糸冲槙摇了摇头,在他稍微冷静下来,停在那里之后,这才松开了抓着他手臂的手,转而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要冷静,槙——我们现在进去的话,至少也应该是沉得住气的。”


话这么说着,猎人朝洞口走近了些。她顺便捡起洞口外那些尸体旁边掉落的一支熄灭的火把,将它重新点燃。猎人站在洞口附近,仅仅伸直手臂将火把从狭小的仅能侧身过一人的洞口探入,而另一边空闲的右手也拔出了腰间的匕首,紧跟着火把守在洞口。她谨慎地贴着洞口附近,往里面晃了晃火把,最后才将火把扔掉。她回过头看向已经冷静下来,等待着她的指示的槙圣司,冲他轻轻点了点头,平静的神色告诉他洞口附近没有敌人的埋伏。


她将匕首握在右手,侧着身子,动作伶俐地低下头,往洞里一钻,就整个人进去了。槙也赶紧跟着猎人的脚步,小心地钻进了洞穴里。


刚进入洞穴,眼睛还没适应突然的黑暗,槙眯了眯眼,想赶紧回复在黑暗中的视力。而就在同时,率先钻进洞的小糸用力向下按了按槙的左肩,示意他蹲下身潜伏好。槙圣司将背后杵到地面的长弓摘下,横在身前时刻待命。他跟着小糸小心地踩着洞口附近的石砾,沿着一段不算缓和的上行窄坡往洞穴深处探去。随着步伐的行进,槙感觉从更里面传来流水声以及夹杂其中细如蚊蝇般的声音回响在耳边,好像是有人在里头对话。而就在离开上坡段近在眼前时,槙终于听清楚了些,前面的小糸也将身姿趴得更低,努力不让头露出去。


只听到那些声音来自一男一女,槙看不见具体的情况,只能等走在前面的小糸的动静。没一会儿,小糸招了招手,就着窄得可能只有一米左右的空间挪开了点位置,方便槙挤上来。槙小心地探着身子上去,努力不挤着小糸。他也终于看清了更里面的光景——


窄道首先通向的,是一间相当宽阔的天然穴室。洞穴里头尚有积雪,穴壁岩层分明,有着人为开出的简单坡道以供行走其中。至于穴顶则破开了几个天窗,有的将外面的天色透进,接近中央的那个也引来山间河流,形成了一个相当孤单的瀑布水柱。至于更多的细节,被洞穴的支撑石柱以及倒悬的冰锥等挡住,如果不走得更加深入就难以看见。而那声音正是从那道瀑布后头传来的,水声严重影响了槙的判断。


“那些警戒者从来都不知道应该放弃,我想我们在他们的大厅里已经给他们上了一课了。”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语气里尽是轻蔑之意,就好像在说自己捏死了一只蚊子、苍蝇。小糸侑换了个姿势趴在坡道上了,槙也跟着一起,两人仔细的观察着瀑布那边的动静。了解作为人类听力要稍微受干扰得多的小糸,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边对话者的动态,一边用着槙刚好能听清的声音及时给他复述着对话内容。


“一个人来这里,和剩下的傻瓜没有区别。”另一道是女人的声音,语气跟男子的相差无几。槙惊得瞪大了眼,他恍惚间知道了他们在说什么。


“托兰!”槙不敢暴露行踪,但是实在是太过震惊,以至于忍不住用气声喊道。


“嘘。”小糸的脸色更难看了,她隐约觉得能被槙这样在意的人,恐怕是警戒者中的高手。


“……杰朗和布莱索斯都不是他的对手。”那边的男人又说话了,他现实假情假意地认可了对手的实力,又透露出已经有吸血鬼被打败的事实。


“活该,谁让他们平时那副傲慢的样子。”女人则对同伴的去世嗤之以鼻。


吸血鬼之间的情谊恐怕也好不到那里去,但是这样性情冷漠孤僻的生物像这样为了一个目标聚集,到底他们要找什么——小糸和槙都隐隐有不祥的预感。


“我有点口渴了,另一个警戒者可能要进来了吧。”男子嘲笑了一句,语气尤其是让槙忿忿不平。


“我希望洛基尔能快点,然后我好回城堡里,告诉哈孔他把任务交给了怎样的傻瓜。”


听到这里,小糸回过头来,朝槙使了个眼色,又看向那边开始分开走的吸血鬼男女。槙把刚才女人话里提到的两个名字暗自记下,然后向小糸点头回应。两人都从地上爬起身,恢复了一开始蹲在地上行进的姿势。


小糸已经将腰间的斧头悄悄拔了出来,握在右手上,锐利的目光定格在瀑布背后——那对男女走了之后,她才注意到他们对话的身后,也是瀑布之后,有着一道拱形铁栏门,看上去相当结实,应该是通往更深处的入口。槙连呼吸都放缓了,他无声地取下背后箭袋中的箭矢,搭在弓弦上,等待着前面猎人的进一步动作。


猎人迟迟没有动身,她死死地盯着瀑布那边的岩石走道上。洞穴里昏暗的视界很容易欺骗到人,但是猎人还是凭借着那微弱地光线,敏锐地捕捉到了逡巡在环岩壁走道上的黑色犬类。她安静地等待着那只狗远离了那边的吸血鬼男女,走到了稍微偏僻处的岩石走道上。


“槙。”小糸对后面的弓手指示说,“大概偏左手边一点的方向——对,就是那里,那个红色眼睛的狗。”


猎人让开前面的位置,好让弓箭手大展身手。箭矢没有一点犹豫,在弓弦拉满后的那一瞬间就判断好了箭矢离去的方向。一个瞬息之间,箭矢狠狠地从那只怪犬如浆果般鲜红的眼眸刺入,力道之大直接贯穿了它的脑袋。而这一切都悄无声息地发生,站在那边的吸血鬼没有发现到异常已经发生。


“你在后面援助我。”


在确认没有巡逻的犬类之后,小糸这才扔下了话,提着斧头小心的贴着岩壁,走在洞穴的阴影之下。她借着水流作响掩藏住了最为轻微的脚步声,缓缓地沿着岩壁走道,朝那对还没有发现异常的吸血鬼接近。


猎人的心异常的平静,说来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做,只是对象新奇一点,是吸血鬼而已。但是有着槙这样可靠的盟友在背后支援,小糸比平日里更加放心。她停在阴影与光线的交界前,屏声静气观察着敌人,脑海里记录下敌人的形态信息以及预测行为。她看了看最为碍事的瀑布,心里开始熟练地筹划着该如何攻击并能方便槙的弓箭不被瀑布水柱挡住。


成熟的猎人总是习惯等待,擅长等待。小糸侑站在更高一层的走道上,谋划着攻击路线时,也没有忘记朝下观察着猎物的一举一动。当那对吸血鬼男女稍微分开,男性吸血鬼离开了水柱遮挡的范围,朝小糸这个方向缓缓巡逻走来。


猎人提起斧头,直到那只吸血鬼走近到自己快要被发现时,小糸侑跳了下去——她朝那只吸血鬼扑了个正面,而手中的斧头也直直的往他的脑门狠狠砍了上去。猎物都还没来得及看清袭击的人是什么样,脑门上就砸过来一斧头嵌住,直把脑袋劈开个大口子。而猎人借着猎物高大的身材,算准了落地点。她没有急着把斧头从脑袋上拔出来,而是借着俯冲下去的惯性,双脚朝猎物的腹部地方踢了一脚,武器脱手后跳落地一气呵成。


但是情况落在小糸侑最坏的预想中,这只身体高大健硕的男性吸血鬼遭到小糸这么一击,却只是身形闪了闪。所幸他整个脸都被自己的血给糊住,斧头劈开的口子从脑袋顶到鼻梁,影响了他的视线。在他刚稳住身子的猎人赶紧拔出另一边的匕首,朝猎物冲了过去,不带一点犹豫地直接把匕首全部刺入了心脏处。被猎人的冲力和这么一下,吸血鬼本来就站得还没多稳,就直接被撞到。他的利爪到最后还是不甘心地朝猎人的手抓了过来,猎人来不及闪躲,顺势双手握住匕首柄,更加用力地将匕首往胸腔里头刺。她跟着跪倒,一脚踩到吸血鬼的心窝处,另一只腿单膝磕在地上。吸血鬼掐在猎人手上的爪子终于松了劲儿,但还是没有放弃的样子,异常顽固,也让小糸为他不同寻常的生命力惊愕无比。小糸轻松地挣开了猎物的利爪,转而站起身,将倒在地上的吸血鬼脑门上的斧头拔出,最后再朝他的喉咙处狠狠劈了过去。


就在小糸还没来得及顾及这只吸血鬼的末路,另一边的女吸血鬼在猎人冲下来后听到同伴因为头颅被劈开而发出的嚎叫就反应了过来,她熟练地在手上直接用魔力凝聚了一团冰锥朝这边扔来——但那个时候刚好被猎人利用猎物的体型,躲在后面逃过一劫。


“你必须死——”


那边还没有遭到袭击的吸血鬼朝小糸侑这边冲了过来,手上凝聚的冰锥疯了似的毫无章法地朝小糸这边扔过来。猎人对于猎物的发狂平静异常,她灵敏的活动身体闪过魔法,实在不行就用横在身前的武器抵挡。她嘴上默默地数着,看着吸血鬼离自己越来越近——


箭矢瞬间穿过吸血鬼的脖子,猎人终于等到了时机,迎上前去斧头一挥,结束了这场战斗。


猎人的斧头在战斗结束后垂在身侧,斧身淌着猎物的血。面前的两只吸血鬼,一只像之前见过的那样化成了一滩灰烬,而另一只则尸身完好。猎人惊讶地又多打量了几眼,接着又蹲下身察看,惊讶逐渐转化成深切的不安。


“小糸!”后面的槙从窄道入口小步跑来,初战大捷让他愉快异常,再加上报了仇,更是爽快。他跑近,就看到小糸蹲在那里察看那只男性吸血鬼的尸体,他也为这番场景感到疑惑非常,“这——”


“他没有和另一只吸血鬼一样。”


小糸喃喃念道,心里感觉有一股恐惧感油然而生。她扭过头看向槙,看到他眼里同样的震惊之色。


“不对,吸血鬼死后应该化成灰烬……为什么……”


成为吸血鬼通常是两种方法——感染班形血友病或是血腥血吸热两种吸血鬼病毒。这种病毒可通过吸血鬼施放吸取生命的魔法或是用獠牙、利爪等途径获得,被感染者会在三天之后经历由生到死再复活为吸血鬼的过程。吸血鬼换取可谓永恒的生命、强大无比的法力的同时,也会得到更为脆弱的躯体,一般表现为惧怕阳光与火焰、死亡后脆弱的尸体直接化为灰烬。


两人想到这里,同时认定,这个洞穴里恐怕还有更厉害的家伙。这一瞬间,击败敌人的激动瞬间蒙上了一层浓稠如墨的阴影。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