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回来了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2-27 03:09
点击:837
章节字数:26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井上胜平没被伞木友幸的母亲、青见乐器制造公司的伞木社长吓到,却着实被探望伞木的人潮惊呆了。他虽也是受害者,但伞木是因自己受伤,井上不敢往里面进,只是站在病房门口向里看着数着:伞木的两个妹妹,一个黑长头发的小女孩,一个歪辫子蝴蝶结的小姑娘,伞木社长在内的三个阿姨,还有惠美子。年纪小的女孩子占了其中一半,其余年纪稍大的阿姨姐姐们,除了学生会的惠美子,他一个都不认识。


惠美子抬眼透过玻璃凝视了他一瞬,虽是浅浅微笑,但那眼光柔里藏刀的,他一看便如眼珠着了火,慌忙躲开目光,缩回了墙后面。




“要叫井上进来吗?”惠美子两手背后靠在一边,向躺在众人中央的友幸扬了扬眉毛,“按理说他该向你道歉。”



病床上被围观的少年被她凝视,鼻根有些热,他脸红着,首先撇开眼神瞧了抓着自己的胳膊、哭兮兮的妹妹们,又扫视过远处小声欢聊的阿姨们,最终看到床边坐着的伞木女士脸上,眼光有些躲闪。


伞木女士合上一直敲打的笔记本,镜片的荧蓝反光消失,现出她晶亮的双眼来,她抬手抚了下自己的黑色刘海,浅笑道:“妈妈说她马上就到了。”


“老妈……”伞木友幸早已做好了被伞木女士教训的准备,却听她温声谈到霙妈妈,本想好的说辞都被他抛至脑后,他转头又看了下妹妹们,小羽同霙妈妈一般的细柔发丝乱糟糟的,小翼眼光宁静可怜,看得他更内疚了,“老妈……抱歉。”



明白了老妈把妹妹都叫来的用意——一直都说好要保护全家人的“男子汉”,莽撞地“伸张正义”伤到自己,是对妹妹们、妈妈们不负责任。



“知道了的话,剩下就自己处理吧!”伞木女士好像不在意般,放下电脑笑叹了句就起身,还未换下的绀色西装肃然笔挺,容光焕发、风姿卓越,全然看不出她已年近四十。她摘下眼镜走向门口,唤女儿们,“小羽小翼,和老妈去医院门口接妈妈吗?”


两个小宝贝回头看看伞木女士,又看看哥哥,又面对面泪眼相凝了会儿,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了。


中川女士自妻子怀中搂过了女儿吉川海,笑眯着吊梢眼插话:“让小羽小翼守着友幸吧,接过来的时候,连响子都安抚不了她们,在车上哭得小花猫一样。”

海想起刚刚后座的“惨相”忍俊不禁地捂了嘴。响子从开始就端坐在侧,安安静静的,此时向看过来的伞木女士点头作证。


“辛苦了,响子,”伞木女士无奈笑开,“一直以来,小羽小翼都拜托你照顾啦。”


“唔,”响子拽拽衣角,受到伞木阿姨的夸奖虽不稀罕,却一直是很荣幸的事情,她有些不好意思,但姿态还是端正,“谢谢阿姨,小羽和小翼也很照顾我。”



“一直是个小大人哦!”吉川女士将束起的头发散下来,发绳交给了妻子中川,以赞赏的目光看着响子,“优子阿姨我就说,响子和丽奈妈妈一模一样的。”


“哦?又在小孩子面前装大人啊,我们海,都比优子懂事多了!”中川女士将海抱紧了,一如既往地对着妻子嘴臭。


“啊怎样!”优子绝不示弱,她伸手整理女儿歪辫上的蝴蝶结,还不忘还嘴,“上次谁喝醉了我和海照顾她一整夜呀,醉鬼!”


“那不是晋升来大阪了高兴嘛……”夏纪心虚,侧脸蹭着女儿的耳朵嘟嘴道,“海也能转到这边的小学校,以前跟妹妹们只有圣诞节才见的,是吧海?”


吉川海腼腆点头,她最喜欢夏纪妈妈开朗大方的性格,也喜欢看两个妈妈吵嘴时的热闹,海想,最终夏纪妈妈还是更照顾优子妈妈一些的,就比如自己的名字——自己并不是两个妈妈中任何一个的亲生女儿,可她最终姓了吉川,还遂优子妈妈的愿,名唤“海”。


这都是她不记事时发生的事情了,也不明白其中缘由。

某次听伞木阿姨她们闲谈才知,收养自己的妈妈们是大学时于冲绳的海边确认心意、正式交往的,海想,可能自己出生时并未被爱护,但却幸运地成长在一个充满了爱的家庭里。


这名字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我走咯,一会儿回来,”伞木女士向儿子和惠美子摆手,“惠美子,麻烦你了!”


“应该的,阿姨放心。”惠美子目送伞木女士离开,她刚和友幸升上同一所高中,三年不怎么见,却比冒失的友幸成熟稳重得多了。只是刚上高一没几月的女孩子而已,就已几乎被内定成来年的学生会长。


她向门外屡次窥探的井上招手,示意他进来。淡眉平直,杏眼有神,一派冷峻神色,看得友幸有些入迷,却也有些害怕。



友幸摸摸两个妹妹的头顶,尽量忽视小腿的肿胀疼痛,长长呼出一口气,想要学着惠美子一般冷静以对——就像老妈说的,有些事情,还是自己解决才行。










“啊呀霙,明日香!”伞木希美见了来人惊呼一声,“前辈,怎么没回家,小桃她……”


霙满面忧色,被希美紧紧握住了手暂且没有说话,只见黑发女人顾盼有神的眼里透着焦急,她扶着行李箱拉杆,眼镜架和皮肤间有薄汗闪光:“小桃明天才出发去奥地利,我这会儿说什么也得来啊,伞木君怎么样?”


“让你担心了……出差完了刚下飞机就……”希美面色仍然放松,但霙明显感觉到她手上难以抑制的颤抖,希美转看向妻子,似乎是对明日香说话,似乎又是对妻子说话,“没大事,不用手术,打夹板就好……明天就能回家静养。”


她这样告诉霙了,叫她不要担心。


“这我知道,霙她都跟我说了,”明日香摆摆手,捕捉到希美睫毛的微颤,美目一弯,笑了,“我们几家里唯一的大帅哥,本来每次温泉旅行就一个人孤零零的,这下更可怜了。我可得先去好好慰问一下咯!”


言中之意,是叫两人留下。




希美明了前辈的好意,她不愿浪费这份牵挂,推了霙的行李箱,携她走去医院僻静的角落。心意相通般,一个静静张开了双臂,一个便毫无自持地投身进去。



“希美。”霙叫她,纤柔手指摸上她脊骨的那一条。一月不见而回归的拥抱本应只觉得安心,可此时这个名公司的大社长,她一直以来信赖崇拜的妻子,在她并不宽阔的怀中,微微颤抖了身体。



霙心疼极了。



“霙。”希美语调有些委屈,这是对儿子女儿都不曾展现出的脆弱,“……其实我……很担心小幸。”


但是霙不在这里,是一堆事务需要处理的社长,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要安排被突发事件打乱的日程,要在孩子眼里维持可依靠的形象,还要教育孩子如何处世……只有面对霙,她才能还无保留地袒露担忧与脆弱。


那是她亲生的、亲手养大的孩子,从一丁点儿长到一米八的高个子……稍微磕着碰着都会心疼,何况骨折,这么痛的事情……


霙没有说话,她只是一遍遍抚过妻子的背,许多年来,她知道自己的怀抱和安抚对希美来说,是最好的疗伤药。


“妹妹都哭坏了,”希美镇定了许多,抬起身笑道,“好像再也见不到哥哥似的,一步都不肯离开。”


“嗯,”霙温和笑开,因匆忙而至,汗滴也在刘海下闪光,她还是那样宁静柔美,抬手抚开希美微皱的眉头,对眼前人温温道:“……我回来了,希美”


无人处,轻吻点触在彼此的双唇,伞木社长眼尾笑出一点皱纹,语调却活泼如旧:“欢迎回来,亲爱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内心其实很纯洁
内心其实很纯洁 在 2019/07/31 16:43 发表

妈呀更新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