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什么癖好

作者:轻风如诉
更新时间:2019-07-23 00:06
点击:48
章节字数:21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丁蕾……我爱你。”


“在我的耳边再说一次。”


“丁蕾……我爱你。”


“傻丫头……我更喜欢这时候,你叫着我的名字说另外三个字。”


“嗯?”


“‘丁蕾,不要停。’”


“流氓!”


“那也只对你这样。”


可能损友在一起待久了也有些说不出口的默契,第二天方情起床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丁蕾正好也刚刚从房间出来,两个人见面第一句话不是问早上好,而是都笑得一脸yin荡的问对方:“起来这么早啊?”


方情家里的隔音确实不太好,所以每次姚君从澳洲回来的这几天,方情父母是必定会出门旅游的,不然那尴尬劲儿……


“小蕾蕾~~看不出来哟~~~战斗力这么持久的吗?我准备睡觉的时候还听到你们屋有动静哟!”方情猥琐的勾着丁蕾的脖子,悄悄的说。


丁蕾嫌弃地推开她,说:“你这个人怎么还偷听啊,什么癖好?”


“哦,你没有偷听哦,那你刚刚问我怎么起来这么早!”方情送给她一个白眼就风骚的扭着腰去厨房帮她的小娇妻煮牛奶了。


丁蕾跟着进了厨房,熟练的从上面的橱柜里拿出水果燕麦片,倒了两人份的量进方情的牛奶锅,说:“你们家这隔音,真的不好。以后姚君回来了,你们俩还住家里是打算把你父母赶去姚君父母家吗?”


“她还有两年才读完硕博连读的课程,我两年之后肯定能买得起房了啊。”方情把平底锅递给丁蕾,又顺手从自己旁边的冰箱拿了两颗鸡蛋给她。


丁蕾接过东西十分自然的就开始煎起蛋来,手上不停,嘴上也不停的和方情聊着天:“就你这样月月光,买模型房吗?”


方情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了,她自己的小算盘打的时候可是还考虑了丁蕾的,结果丁蕾就这么想她。


“你以为我这么久在家啃老是为了什么?每天没日没夜的工作、应酬都是为了什么?我下个月就辞职了,去一家广告公司干几个月,几个月之后,我让你和倾寒来帮我的时候,你们不能拒绝。”方情突然严肃起来,语气宛如一个霸道总裁。


丁蕾有些懵,方情这什么操作?


“哈?你好端端的要辞职?一个月五六万的工作说不做了就不做了?我和倾寒帮你?怎么帮?”


“想不想快点还完债和倾寒过好日子?”方情煮好了牛奶燕麦片,分别倒进两个碗里,端出了厨房。


丁蕾也剪好了两个太阳蛋,装碟之后跟着端出来,说:“你这问的是废话。昨晚上倾寒好不容易答应了和我在一起,我肯定想给她更好的生活啊。”


“所以咯,我们自己创业。我想开间广告公司,渠道、人脉、资源,我都有,你和倾寒技术入股。别的公司不敢给你艺术总监的职位,我敢给。倾寒的才华,当一个粥店老板娘太委屈了。”


方情拉着和丁蕾陪她在阳台上抽烟,也打算好好和她聊聊这件事,她接着刚刚的话题说:“我们不应该就只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们这么积极努力,不应该只配过现在的人生。时运不好,那我们就逆天改运。只要我们敢,没有什么不可能。”


丁蕾突然觉得面前的方情不像是她认识的方情了,她说的每个字都这样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她看着方情,笑了。


“那你之前怎么没跟我提过?”丁蕾看着远方快要升起的太阳,觉得有方情这个损友,真的三生有幸。


“以前的你,在遇到倾寒之前的你,好像都被生活折磨得失去了激情和斗志,每天甘于两点一线的生活,甘于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我和你说这些你只会跟我说‘别闹了’。你在等倾寒的出现,我也在等你生命里的这个人出现,因为我知道,唯有出现一个值得你用命去宠爱的女人,你才会为之拼命。”方情吞吐着烟雾,想着还在她床上赖着不肯起来的那个小女人。


“确实如此。”丁蕾脸上的笑容是这几年都没出现过的,带着憧憬带着温暖,“那我祝你新工作顺利,好好偷师,以后,你的后方有我和倾寒。”


方情没有说话,掐灭了烟头,笑着给了丁蕾一拳。


“我去……能不能轻点,你不是很久没练拳了,打人这么疼的!”丁蕾揉着自己的肩膀。


“你自从有了倾寒都不陪我去了,我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方情又恢复了三八的本性,笑得就像一个好事的姑婆,“小伙子,多锻炼身体,不然x生活不和谐当心被倾寒甩了。”


丁蕾切了一声,笑得格外甜蜜:“倾寒不是阿娇,她不在乎这些。”


“嗯?不在乎哪些?”


不知道什么时候,倾寒已经洗漱好穿好衣服站在二人的身后了,抄着手靠在落地窗旁,面带微笑的看着丁蕾。


方情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嚷着要去叫姚君起来吃早餐:“来,蕾嫂借过一下。”


“呃……你听到什么了?”丁蕾心虚的走到蒋倾寒身边,拽拽她的衣角。


“嗯,听到你说你前任的名字。”蒋倾寒依旧是笑着说。


丁蕾却被她这样的表情吓得心里发毛,打着哈哈说:“大白天的不要老提一个死人,多晦气,走走走,快去吃早餐。”然后拉起倾寒的手走回餐厅。


两个人在客厅随意的聊着天等姚君和方情从卧室出来,等了半天没动静,丁蕾就让倾寒自己先吃了,自己就拿过方情帮姚君准备的早餐也吃了起来。


“不等她们么?我们俩吃完了她们怎么办?”倾寒问。


“按照那小两口的习惯,这会儿应该是在房间晨运,我们先吃,一会儿我再给她们弄。”


“你们俩刚刚怎么就只做了两份早餐,没算上你们自己吗?”


“我和方情有个习惯,就是每次‘运动’完,我们都喜欢吃面条。”


“昨天方情带我参观她房间的时候我没发现她房间有运动器材啊,她们怎么晨运?”


“噗……”丁蕾一口牛奶没咽的下去,差点就喷了出来,然后凑到倾寒的耳边说“她们做的是床上运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