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样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7-19 01:44
点击:41
章节字数:16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号的日常被打破,是她挠破“主人”脸的那一瞬间。



按先来后到排序,她是三号。

李纯夕一个人住,宽敞的房子里养着几个兽人,除了她这样的猫科兽人,其余的都太小,包在襁褓里看不出品种,由几个阿姨负责照顾。

在三号看来,自己、“它们”,都是“主人”李纯夕的饲养的玩物。


从春到夏的这一个季度,三号逐渐走出了开始的拘谨和小心,在舒适的“家”中释放了天性。她会在“张阿姨”给她洗澡时故意打翻花洒,只因不喜欢水;会抵抗剪指甲,只因她认为那是用来自我保护的好东西;会和阿蜜互相呜呜叫着吵架,只因她看这公猫不顺眼……


前几天她的“主人”兴冲冲要给她吹干毛发——像把她刚带回来的那天一样。可她哪里还是那个寻求庇护、故作乖巧的三号,眼都不眨,两记摆拳带爪的大力攻击肆意扫过去,打掉了她厌恶的吹风机,同时在李纯夕的脸上留下止不住血的伤口。


吹风机躺在地上呼呼作响,三号下意识低头,闭出了飞机耳,紧紧捂住灰粉色的脑袋。


指甲缝里可能,还有主人的血。


她惊恐了好一会儿,再放大了瞳孔看过去,那几道抓伤挂在主人的脸上,当真是血肉模糊,触目惊心。


李纯夕没有教训她,没有嗔怪她,也没有现出嫌恶的面色说要把她扔了,她只是异乎寻常的冷漠,事不关己般平静地说:“兽人,就有野性……改不掉的,我知道。”


仿佛在劝诫她自己。




三号的舒坦日子、闲适心情就此动摇。


她几天里反反复复回想着主人流血的脸,渐渐对自己产生了一些新的看法。


究竟是做一只兽人好,还是……


想要成为主人一样的人,可以控制自己的人。



三号想要问问主人的意见,但她不大会说话,看着口罩遮面的李纯夕,也着实不敢开口。几天下来,她唯一做好的事,只限于乖乖吃饭睡觉洗澡,不再趴地上和阿蜜吵架。其余的,她也不知该如何进展。




这天,李纯夕回来时,三号正盘腿坐在地板上,琢磨着怎么用秃秃的指甲掀开半启的鱼罐头。


主人没有戴口罩,自己前几天抓破的地方,只有一点点疤。


三号差点惊喜地将罐头洒了。可李纯夕只是看了她一眼,背着书包上楼回了卧室。见此,三号失望地将罐头放下,没了食欲。

可好气人的是,公猫阿蜜被主人唤去楼上,轻快蹦跳于楼梯的阿蜜对她露出傲慢的眼色,整洁蓬松的白色长毛优雅悠荡——一定是好好洗过又吹干的。


此时三号心里,实在闷得难受。


它决定做点什么。







发炎症状一直持续到今天。虽然伤口快好全了,但李纯夕毕竟是年少又娇嫩的女孩子,到了晚间,身体的修复机能还是发作起来,叫她昏昏欲睡。李纯夕对着作业挣扎了一会儿,终于决意休息。她取下侧边的发带,柔亮的一缕黑色被松了绑,滑入丛丛发丝之间,发尾只到她肩上位置。


她躺下在可称豪华公主床,侧卧,齐齐的刘海就斜落下去,露出额头,露出同样黑色的眉。



目之所及,阿蜜团在她的椅子上,可要沉入梦乡时,柔软的毛皮却擦过她的脚趾。


“阿蜜。”她轻声说。



不是阿蜜。她猛地坐起来,却看见床上团着另一坨毛茸茸的东西,那是三号的脑袋。她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跪卧着,与自己差不了多少长度的身体折过来,像对她磕头,同时向前展开细胳膊,大大张开了双手的十指。显出短而陷肉的白色甲爪。


指甲剪过头了。


“疼,对不起。”她脸闷在床单上,嗓子里咕噜咕噜地道歉。


“手疼?”李纯夕问,她看到那指甲都快被剪没了。


“纯夕疼。”三号说,“对不起。”

还是没有抬头。

她从连续剧《白鹅侠义传》里看到,面对英勇正义又武艺高强的白鹅兽人,恶霸们最后只好这样磕头认错,久久不起。



李纯夕缩回自己的脚,眨眨眼,突然轻轻笑了一下:“你怎么知道道歉?”她想,必定是张阿姨教她,再不认错就会被自己扔了之类。



“兽人便是兽,天生就要拥有自己的主人……然后,永生都要害怕被主人抛弃。”


这是父亲说的话,现在,她虽不想,却也越来越认同了。



她期望着可以看到哪怕一个微小的改变,可今天,就连《白鹅侠义传》的兽人演员也传出了曾求着财团金主包养他的新闻……何况是长到十五六岁,依旧保留着野性的三号呢。


说到底自己,又想改变些什么呢。




三号固执地向前,又努力伸了伸自己剪秃的手指,它的耳朵因害怕而闭着,长尾巴垂下去,耷拉在床边,一动不动像是假的。

它不见李纯夕的反应,只好抬起头来,猫的瞳孔放大了,圆圆的会发光,有些骇人。



“和纯夕一样,”它鼓起勇气回答道,“想和纯夕一样。”


三章试阅,收藏过二十续更,感谢支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