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日常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7-19 01:44
点击:73
章节字数:24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起居室灯光昏暗,伴随灯丝的老化产生了肉眼可见的频闪。其实说是起居室,这里其实更像是将卧室、餐厅也一并融合的狭小空间。

屋子的主人对这里算是爱惜,除去床铺上乱扔了手机、充电线、眼镜等杂物,其他地方倒十分整齐,仔细看过去,连捆扎的废旧报纸折痕都是朝向统一的。



卫生间响起水声,一个中年男人从里边有些缓慢地挪步出来,看来是坐久了马桶,双腿供血不足。他只套着裤衩,身形瘦而矮小,脸到脖子都泛黑,但光裸的胸前肩膀却是雪白,而到了手臂,又是一片黑。


窗外雨棚处响起被重物砸撞的声响,他紧皱眉头提了一口气,套上汗衫,也不顾腿麻就冲了出去。


“天杀的姓庄的!再扔东西,杀你全家!”


楼上没有回音。


男人拾起掉进自己小园子里的仿佛牛棒骨一类的东西,心疼地扶起自己的花草。那骨头没啃干净,还留着筋肉残渣,兴许还有庄家二少爷的口水。


故意的,是故意的。男人不多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他气得发抖,恨不得拿着刀冲上楼去与邻居杀个你死我活。


搬来这里第五年,石兴邦得罪了不少邻里。其实他也从不招惹人,只是遇到不顺意的事情,总要棱棱角角都和人削凿清楚,本两句软话就能解决的矛盾,他非闹个鱼死网破才罢休。



“老石,”戴着袖章的中年女人在楼下向他摆手,“莫生气啦,几棵花花草草,别搞得孩子也难看,孩子还要一起上学嘞。”


石兴邦看看腕表,六点,儿子快要回来了。楼上庄家的大少爷却一定是先到的,庄家有小轿车,而儿子却要自己骑车回家。


他没与管理员说话,径自走了回去,将手中的棒骨砸进铁皮垃圾桶,发出不满般“咣”的一声。


石兴邦的锅里炖着豆腐和中午的剩鱼,看着灰扑扑的菜色,想到儿子,他不禁歉疚又懊恼——自从被实验中心开除,他为了继续自己的研究只好卖了市中心的房,带小学刚毕了业的儿子搬到这里住。


再穷不能穷教育,石兴邦的两大开支一是实验器材,二就是儿子的学费,至于伙食,三四十年都不懂烹饪、未光顾过菜市的男人只敢买些便宜的豆腐和鱼,也只会炖这么一道菜,其余,至多炒个应季的蔬食,哪里吃得起牛棒骨。


要是孩子妈在天有灵,会指着他骂他不给儿子吃肉吧。


儿子十七岁了,一米七都没长到,虽然自己和孩子妈的身高就放在那里,但,石兴邦总觉得是伙食的错。


他下了决心要去旁边超市再买些排骨来,刚走到小区门口,却撞见了回家的儿子。


不该这么早啊!他纳闷,儿子自车筐里拎出背包,便满头是汗地朝他飞快奔来:“爸,爸!给我一点治猫科抓咬伤的药,就你上个月新弄的那个!”


石远君是石兴邦的儿子,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尤其爱好生物,喜欢陪他在小小的实验室捣鼓东西,是他的骄傲。


最近的儿子令他烦恼。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心思萌动,好似喜欢上班里的一个女孩子。石兴邦不是老腐朽,他初恋的年纪比儿子还要早,但儿子喜欢的不是别人,偏偏是李家的小女儿。


李达,彩音市出身的大企业家,二十岁白手起家做房地产,集团遍布了中部地区。但十年前,三十多岁的他开始插手基因领域,在翻腾的市场泡沫之间,不懂丝毫技术的李达竟一刀见红地切中了要害,组建了合法而严密的生产系统,以迅雷之势创建了全国最大、全球闻名的兽人制造“公司”——纯优,PURE。


李达膝下有两男一女,大少爷李昶、小少爷李旭,还有他最疼爱的千金李纯夕。据说,纯优的公司名就是源于她的小名,纯纯。


怎么偏偏就喜欢那个女孩儿呢?石兴邦每每想起就头痛不已。


此刻他面对着儿子叉腰道:“你被抓了,还是咬了?”


石远君脸一红,面对着他老子嗫喏着说:“不是我,老爸,我还能被怎么着吗……是我们班长。”


班长,不就是李纯夕?石兴邦身为一个做基因尖端研究的前实验中心研究员,脑子可不慢,儿子班上的每一个同学他都认得,甚至他们各自的职位——有时他可比儿子还清楚。


石兴邦瞪他,不做声:早知道不供他上那么贵的学校。


“老爸,她开始只用市面上的消炎药……你的药好使,我说了半天她才信的,这会儿等着我呢,”小石心虚不已,但还是大着胆子继续说,“老爸!这回不是追女孩儿,真的!她那几道口子剌在脸上,你想想,女孩子的脸!”


石远君夸张地指指自己的脸颊,汗水在侧过来的额角闪闪发光。


“兔崽子,屁!”老石啐了一口,“反正还是追女孩儿!”


“兽人”虽说拥有人权,在法律上和人类有几乎相同的地位,但兽人毕竟和人类不一样。就说主要被人类社会接受了的,猫科犬科的兽人,它们的利爪尖牙时常有意无意地伤人。而石兴邦闲来也做些治抓伤咬伤的药,对消炎、平复疤痕有奇效——主要供亲戚朋友使用。他没有制药准字,无法靠这东西大范围挣钱。


亲戚朋友眼中“好使的土方子”,实际上,是前沿科学家的自傲作品。





李纯夕两年来,第一次对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孩子刮目相看。


她脸上带着三道肿胀难看的疤痕,实在没敢和父亲见面,更不敢向任何认识的人讨要父亲公司研制的药品,只能买一些消炎药胡乱应付。

下午课间,撞见她摘口罩的石远君却兴奋地告诉她,自己的爸爸会做药,为了证实那药好用,还告诉她,他爸爸以前是国家基因研究所实验中心的研究员。


李纯夕是半信半疑的,但还是答应放学处理完了学生会的事情,再等他一会儿。



那留着平头的男孩子在她印象里穿着有些土里土气,却一直很干净,那天傍晚汗湿浃背,给她递来一个小玻璃罐子:“你试试,绝——对不留疤。”


不出三天,她脸上翻烂的皮肉竟飞速愈合并开始掉痂,露出来的,竟是不带粉红的强韧皮肤,是和从前一样的健康白皙。



“石远君,谢谢你啊。”她隔着口罩淡淡向男孩道谢,看着他欣喜泛红的脸,也不禁微笑起来,“真想见见你爸爸。”


真是想不到,我们班里这样卧虎藏龙。





石远君回家,快乐地就着《白鹅侠义传》多吃了两碗鱼汤泡饭,而他兴许能想到班长,李达的千金李纯夕回到家,迎接她的是怎样一番细致入微的招待,怎样一顿豪华丰盛的晚餐。


那是李纯夕的日常,繁复而精致。


这边是石远君的日常,简单而清贫。



后来石远君这么想:每个人都有他暂时跳脱不出的日常,经过日积月累,一切总会有改变——可能是天翻地覆的巨变,也可能是易沙化丘的微移……但在这一切发生之前,他们都安逸而自在地,生活在各自的日常里。


不是bg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