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楔子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7-19 01:42
点击:89
章节字数:15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四月,窗棱边墙缝结了新绿,草叶尖冒出来,晨雾凝于叶片上成为露水,粘上纱窗格,一片玉圆清凉。


窗内的阿蜜用粉色鼻尖去碰,它翕动了鼻翼,嘴边白色胡须随之向后撇,显示着它的热情与专注。昨天纯夕刚为它洗了澡、梳理毛发,此刻阿蜜的身躯伸长了,逆着晨曦微光,松软如蓬大的棉花糖。



鼻尖被那冰滴激到的一刹那,阿蜜灵敏的鼻子捕捉到比露水更令它心动好奇的东西。


那是丝丝同类的气味,却又不全是。


它的脸呆滞了一瞬,而后用与绝美脸庞不相符的公猫嗓子洪亮地叫了一声。


“喵——”


纯夕,看我发现了什么!


小小脑瓜至后背,再到尾巴尖,一片温暖手掌的压力顺过它的毛皮,阿蜜回头,脖子上纯白软毛错落,碧蓝的眼睛映着少女身形,那是他的主人纯夕。


“阿蜜,”李纯夕打着呵欠与她的猫对话,实际上近乎自言自语,“饿了?”



阿蜜听不懂,被抚过的整条大尾巴只尖部欢快摇摆,它睁大了眼睛,后背还是静静弓着,嗓子里逸出撒娇的浅浅声调,却还认真看着窗外自家的院子。


纯夕突然惊叫一声吓到了阿蜜,它的胡须猛地抖动,嘴部肌肉牵动露出了牙齿尖显得慌张又滑稽,少女动作撩起的风刮动它背上的毛发。阿蜜看着主人的背影闪出门外,从院子的入口向自家的草坪花坛飞奔而去。


阿蜜凝神闭气看着,仔细闻,鼻间便溢满了雌性的味道,却又不全是。花坛边压折了一株紫苏的那个大家伙——灰溜溜,脏兮兮,裹着不蔽体的破布,被主人费力翻动过来,阿蜜才看到一张人类的脸。


却又不全是。


毛发沾了泥,大耳朵向下耷拉着双眼紧闭,柔弱叫人怜爱。阿蜜以自己的经验判断,这只雌性很不健康。



观察不到它胸腔的起伏,李纯夕用手去探它的鼻息。


鼻尖微动嗅到人类的气味,它浓长睫毛猛然一掀,一双异色的眼狠狠盯着她,瞳孔在日光下挤成一条竖起的细线,看起来凶得很。



它呜了一声,张口就要咬。


李纯夕迅速抽回手,在它的头顶用力打下去,“砰”的一声。那东西惨呼,用左手捂着头,龇着有些过长的犬齿重新审视了眼前人,它没料到看起来温柔的女孩也会下狠手,此时脑壳是痛得不行。


“还咬不咬?!”女孩训斥它,并起五指,作势还要打。李纯夕抿起了嘴唇,嘴角勾连一丝黑发,凌乱里透出威严。


“父……”一时间委屈全涌上来,它坐起身来,眼里泛出泪花弱气地回应。


是想说“不”吧……李纯夕见它乖顺,便大胆伸手掰它下巴,拨开它的下唇——和检查阿蜜的口腔时一样。两排齿露出来,现出泛黄的长长犬齿和不大发达的门牙,李纯夕明白这就是它发音不标准的原因。它的眼睛一碧一黄,向下小心翼翼盯着李纯夕的手指,脏乱分泌物挂在很开阔的眼角。用手拨开外层黑水满沾的毛发,里面是灰粉色,夹杂了白毛。她又去摸它的手指,指甲尖长,比人类要厚过许多的角质层是象牙白色,像涂了甲油。



李纯夕做这些的时候,它因春寒而发抖——除了脑袋和尾巴,身上没有覆盖上再多的毛皮,包住瘦小身体的只是一块脏污破布而已。


“……二等货。”李纯夕如此总结,语气和她检视生产间的父亲也没什么区别,但眼睛里并没有闪过一样嫌恶的精光,却是神情复杂地瞧着它。


“会说话吗?”她边问,边环视周围。


它将犬齿露出的尖部收回嘴唇里,想了想,用两只手的拇指与食指对着女孩比出一个三角形,又圈成一个圆,出声细微:“危……咸。”似乎想努力表现自己“认得字”的本领。


“危险。”李纯夕纠正它,她一眼就看懂了它的表达,那是生产间里“生物危险”的标志,“……才刚出生产间?都这么大了……我说的话你听得懂吗?”


它点点头又摇摇头。


李纯夕不耐地叹气,她将手抬起来想要理头发,它却误以为又要被打,连忙用双手护住了头,弄得李纯夕无奈一笑:“有胆子从那里跑出来,没胆子挨我的打。”


“蠢猫。”她笑说,拨开它的手,正视它异色双眼投来的怯怯目光。少女咧开嘴笑,露出洁白干净的牙齿。



“你算是碰对人了。”


除了耳朵头发眼睛和尾巴,其他都是人类形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