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荣誉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18 22:03
点击:626
章节字数:78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Weiss再次吸了吸鼻子,试图阻止眼泪继续流出来。她已经吩咐过秘书在接下来的三十分钟里不准任何人接近她的办公室,她需要时间来结束这一切,不能让任何人看见她哭泣。

她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女人,她要震慑某些需要被震慑的人。因此,她不能在公司里被人看见软弱的一面。比起她父亲,她要温和得多,她在乎他人——但她仍然是一个有着铁拳的Schnee家的人。

她想要大家看见的那个人——与那个刚刚才炒掉一个65岁员工的人一模一样,而炒他的原因无非是他无法再有效地配合其他人的工作进度。他在公司已经呆了25年了,然而,他拖了他部门的后腿。鉴于他在公司的年限,Weiss觉得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是她的责任。

如果他生气的话——如果他因为她是个怪物而朝她大吼大叫的话,事情反倒比较轻松。

她可以扮演那样的角色。

可事实上,他为这个机会而感谢她。感谢她抽出时间和他见面,感谢她的忠诚。他失去了自己的工作,她也知道他有一个家庭——她了解她所有的雇员,可即便如此,她还是炒了他,而他感谢了她。

Weiss感觉很烂——烂得不能再烂了。她本可以让他留下来的——或许可以调他去公司里更轻松的岗位,但那样的话只会开出先例,让自己变得宽宏大量,让不再具有生产力的人侥幸逃脱处罚。

不行,她必须让他走,她知道对SDC来说这才是正确的举动。不过,她还是需要这段时间独自一人来感受这件事,来感受作为一个夺走一位善良老人的生活的人。金钱从来都不是Weiss担心的东西——但她知道金钱对大多数人来说有多么地重要。

不同于她的人。赚着血汗钱的人。

再次擦了擦眼睛,她被电脑发出的突如其来的铃声给吓了一跳。是一个来电。她正要严厉指责故意不理会她指示的秘书——却发现这是她的私人线路在响。这条线路都是她自己处理的,没有让她那可怜的、过度劳累的秘书来帮忙。

“你今天糟透了,Weiss。”她斥责自己,接着看见Blake的脸出现在荧幕上。Weiss突然想起自己哭过,她揉了揉眼睛。

“啊,嗨Blake,没想到你会打来电话,现在正是——”

“你在哭。”Blake说道,连让Weiss把问候的话说完的机会都不给。“出什么事了?”

Weiss叹了口气。“没什么。只是……这一天太漫长了。当老板真是件讨厌的差事。”

“啊,抱歉。我待会儿再打过来?”

“不,别这么做。接到你的来电真是太好了——特别是在我刚才处理的事情之后。虽说在工作时间打电话来往往会让人担心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一切都还好吗?”

看见Blake脸上浮现出笑容,她所有的忧虑都渐渐消失了。“事实上,嗯……她向我求婚了。”

“不是吧?”Weiss睁大了眼睛。几个月来,她和Blake通过电话推测Yang在谋划着什么。“她向你求婚了?终于?!”

“终于。”Blake伸手炫耀她的戒指, Weiss被深深地打动了。

“哇噢,那是她偷来的吗?”

Blake皱起眉头。“她才没有……我的意思是,我没问过她但她也没有偷!Yang在Beacon赚了很多钱!”

“我说,”Weiss检查着显示屏里的戒指,它并没有如Blake的微笑那般闪亮。“我不知道教授可以挣那么多钱,因为Oobleck每天总是穿着同样破旧的衬衣和领带来上班。”她注意到Blake正直勾勾地盯着她。“好啦,抱歉我跑题了。那么,她向你求婚了,她怎么做到的?”

“没什么特别的,非常Yang式。我们只不过呆在一起,我正在替她做晚餐,她说我总是把她的镀银餐具放在左边,而我这么做只是因为她不喜欢用她的义肢来吃饭,然后她就……她告诉我说她爱我胜过世上所有一切,她单膝下跪,然后……她叫我和她共度余生。”

一般来说,Weiss会立即戏弄和挖苦Yang,但她发现自己却沉迷在这个求婚的故事中了。“哇噢,那是……Yang做的?”

Blake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是她做的。”她看见Blake头顶上的耳朵阵阵颤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看看你,连魂儿都被勾掉了。Blake Belladonna,Remnant战争的英雄之一,如今却变成了一个深陷热恋的少女。”

“我全身心的每一丝纤维都反对你的评价。我是一个冷漠而孤僻的战士,我将自己的感情隐藏起来,因为它会使我变得虚弱而脆弱。”Weiss什么都不需要说,只是一直盯着Blake。“好吧好吧我又黏又腻,但我非常爱她,Weiss。”

Weiss突然觉得心情大好,她微笑着摇摇头。“我无法对此进行抱怨。即便看到你露出这么多笑容感觉挺奇怪的。”她稍稍坐直身子。“那么,你们定好日子了吗?要我为你们特别预定个什么地方吗?我知道一些五星级的度假胜地,我可以订好几个礼拜。”

“不,Weiss——不,我不想让你替我们的婚礼买单。我们甚至不打算搞得太大或者太贵。”

“Blake,完全没问题的。就在我们聊天的这段时间里我就已经赚到了足够的钱可以租下一座岛屿供你们俩度上整整一个星期的蜜月。”

“不我——”Blake停顿了一下,歪着脑袋,耳朵向上扬起。“等等,真的?”

Weiss耸耸肩。“就算呆在公司里我们也照样赚钱。”她说得仿佛这就是公司的标语——事实上也确实是。

“我不想要你的钱,虽然大概还是需要你在婚礼之前置办一些食物。”Weiss笑了出来,点了点头。“事实上,我希望你会……想要在举行仪式时和我在一起?作为……”Blake显而易见地紧张起来,Weiss觉得她的心脏怕是要爆炸了。“作为我的首席伴娘?”Weiss知道她的表情充满了震惊——这是她最意想不到的事。她和Blake变得非常亲近。无论是在战争进行期间还是在战争结束之后,她们每个星期都会聊天,分享许许多多的事情。但她从未想过她们的关系会近到那一步,原因多半是——“我知道,鉴于你和SDC的联系,对你来说在一个Faunus的婚礼上太过引人注目不太好,我只是——”

“我会做的。”Weiss迅速而干脆地打断了她。

“真的?”Blake开心地笑了起来。

“当然,你在逗我么?Blake Belladonna我才不管那些脑残怎么想——我会大发慈悲做你的首席伴娘!”

Weiss看见Blake的眼中盈满泪水,突然间发觉她自己的视线也早已模糊。这一刻深深地打动了Weiss,只因为她和Blake已经走到如此近的距离——她曾经多么愚蠢地认为Blake并不是个好人。她们有各自的差异性,她们都为童年所伤,但她们是朋友——最好的朋友,Weiss绝不会为任何东西而出卖这份友情。

Blake深吸口气,擦干自己的眼睛,叹息道:“我并不想这么情绪化的,我不该在你工作的时候把你弄哭。”

“没关系。”Weiss向她挥挥手,“我本来就在哭。”

“你还一直没告诉我原因呢?”

她没说,事实上,她不能说。是的,炒了那位老人让她感觉很糟,但这些眼泪似乎还包含了更多——仿佛她已经忍了好几天了。“这几天一直都比较辛苦。”这是真的,但问题在于,就算将几天换成几年,她说的也依然是实话。“我可以利用这次机会离开这里和你们在一起。不过你还没告诉我你们打算在哪举行婚礼呢?”

Blake的回应看上去有些迟疑,Weiss几乎立刻就知道了答案。“Patch。”

“Blake……”Weiss深深皱起了眉。

“我懂。”

“Blake。”Weiss哀怨道。

“Weiss,她是Yang的妹妹,如果我们不去找她她是不会来的,Ruby她……”

“不。”Weiss打断她。“我不想知道。很久以前我就告诉过自己我不会再为Ruby Rose操心。”Weiss激烈地摇摇头,沉默在她们中间蔓延开来,Weiss只是无声地坐着。她等待着,当她睁开眼睛时,Blake正撅起嘴唇透过显示器看着她。Blake真是让人受不了。“好吧。Ruby怎么了?告诉我?”

Blake翻了个白眼。“她相当孤僻。我们好几周都收不到她的消息。她执行长期任务,如果不是Yang相当固执的话,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根本就不会登记。Taiyang跟她住的比较近,但他不可能一直跟着她。有时候Ruby会外出执行任务好几个月,回来后就把自己锁在家里,这让Taiyang非常担心。今天早上我们跟她聊了聊,她对婚礼很兴奋——她会参加婚礼,还有……”Blake叹了口气。“Yang想让她和我们一起搬到Vale。她很想念她。”

没有哪一天Weiss不会想起Ruby。那些念想有时是愤怒,有时又是Ruby曾令她如此快乐过的回忆。通常情况下,这些念想从一面导向另一面,不过有时又会纠结拧绞成巨大的情绪混乱,最终驱使她饮酒消愁。

不管怎么说,到现在为止她差不多已经三年没有和Ruby有任何形式上的联系了,她们最后一次谈话以双方都恣意抛出了“讨厌”这个词作为终结。(*译注:根据前后文判断,Weiss和Ruby应是交往了三年,分开了六年,所以本段中出现的时间长度应是六年,而不是三年,疑为作者笔误,后文中偶尔也会出现“三年”和“六年”的时间长度倒错问题,翻译均遵从原文,不予纠正,此后也不再提示,读者自己明白就好。)

Weiss不知道Ruby是不是认真的,但她绝对不是——不过她太固执也太生气了,当她们所有未说出口的问题全都浮出水面时,她们两个都没能很好地处理这些问题。

“Blake我——”她的声音卡在喉咙里,她深吸口气。“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呆在她身边,我不知道她甚至是否想要呆在我身边。”

Blake的脸上浮现出一个表情,Weiss觉得那个表情像是在说“我要告诉你一些你不想听到的事”。她正挂着这副表情,Weiss做好了被打败的心理准备。“我爱你,Weiss,我知道你和Ruby的过去一团糟。话虽如此,但这是Yang和我的婚礼,不是关于你们两个的。我们希望你在这里,我希望你在这里,但是Ruby必定在这里,我们也希望她在这里。我知道这也许很困难,但我请求你为我们试一试吧。”

如果她承诺她会这么做的话,Weiss和Ruby说不定会拆了整座Patch,但她并不打算拒绝Blake。“当然……我当然会去。”

Blake露出笑容。“太好了,我真的得回去工作了,见到你真开心,Weiss。对了,记住从明天开始两周后我们会前往Patch,要开始准备做计划喔。”

“我早就想到了。”Weiss举起她的卷轴板把日历亮给Blake看。“两周以后。”

“好极了,到时一定会很好玩。”Blake似乎相当有信心,尽管Blake和好玩的关系就跟Weiss和好玩的关系一样。“回见。”

“拜拜,Blake。恭喜你啰。”

通话结束以后,Weiss的心里胀得满满的,感觉非常好。不管怎么样,她非常兴奋能再次见到Blake和Yang。能够和她们在一起,以及有了除SDC以外的事情可以期待,让Weiss很开心。

没错,对Ruby的念想以及Ruby的存在让人提心吊胆——更别提Blake所描绘出的Ruby那令人不安的生活现状。这是她不能去想的事,她不能控制它,也无权告诉Ruby应该怎样生活。

Weiss狂乱地摇摇头,把关于Ruby的想法统统收起,一如她这几年来一直所做的那样。就像Blake说的,这次的事并不是有关她和Ruby。毕竟,她要去做Blake的首席伴娘,那也意味着要帮忙筹划装饰和聚会。

『对了。』

单身派对——Weiss从未考虑过这样的事,现在她要不要为Blake弄一个呢?那玩意儿都有些什么内容啊?她知道的所有关于单身派对的事都来自于她看过的垃圾小说和电视节目。

大多数单身派对都涉及到……

Weiss盯着显示器,咬住下唇。或许,查一下也无伤大雅吧。

「脱衣舞女」。她在搜索栏里输入文字,手指停留在enter键上。她停留了好一会儿,然后回溯光标,再次输入。「高价脱衣舞女」。

毕竟,贵的才会是最好的。

她敲下Enter键,瞥向显示器后方以确保没人进来——就好像有人会突然闯入CEO的办公室一样。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她也检查了身后的高层窗户,确保清洁工不在外面。

确认自己安全以后,她点开标签,却只受到了裸体和粗俗图像的冲击,导致她立即按下显示器的电源按钮。

“不,不不不。”她摇头道。“Weiss Schnee搞的单身派对绝不能有那样的东西。你究竟需要一个香蕉来做什么?”之后她一定会清空她的搜索历史,而现在,她需要去吃一顿早午餐。

————————————————————————————

她姐姐向来都很坚忍——即使在孩童时期,Winter也很少轻率地开口说话。她不像Weiss那样情绪化,并且更善于感受父亲的情绪。尽管如此,Weiss还是忍不住注意到她姐姐比平时更安静了。

她当然很有礼貌,跟Weiss打招呼,像以前一样拥抱她,但谈话大多是一边倒的,吃饭的时候,Winter几乎一句话也没说。

于是Weiss继续戳她的咖啡蛋糕吃,不时偷看Winter,发现那双蓝色的眼睛也在回望着自己。

当Winter的卷轴板发出声响时,她甚至看都不往下看一眼就忽略了信息,Weiss戳破道:

“有什么事吗,Winter?”

“什么?”Winter眯着眼睛说。

“你一直盯着我看,你很安静,在我们来这儿的时候你也一直在看着我。”

Winter耸耸肩。“我们面对面坐着,不是吗?难道我要盯着你身后那个玩鸡蛋的胡子男?”

Weiss往身后瞥了一眼,正好看见Winter所描述的景象。一个留着浓密红胡子的年轻男子正用他的叉子戳着鸡蛋,把它们弄得滴溜溜直打转。她沮丧地转过身来面对她的姐姐。“不,我想让你告诉我你在想些什么?你怎么这么安静?一切都好吗?”

“一切都很好,妹妹。我更担心的是你。”

“我?”Weiss很意外。“为什么是我?我很好。”

“你‘总是’很好。”

Weiss皱起眉头。“那你想我怎样?我有自己的工作,我有庄园,我——”

“一个彻头彻尾的Schnee。”Winter评论道,抿了一口咖啡。“你完全成为了父亲所要求你成为的样子。”

『哦……原来我们在说这个。』

“必须得有人接手SDC,Winter。我不懂为什么你要现在提起这事。”

Winter放下杯子,双手放在桌子上。“大家都知道你做了很多工作引领SDC步入新的高度,而且没有去做父亲曾经干过的可疑商业行为。”

“干那种事就像光着屁股在麦田里跑来跑去,不过,是的,这也是我会接管SDC的唯一方式。” (*译注:英文中「光着屁股在麦田里跑来跑去」一般用来形容做的事很愚蠢或者危险。)

“你做得很漂亮,可是Weiss,我只能在这里见到你——在吃饭的时候。你从来都不来拜访我,也从来没有接受过我提出的周末去海滨或者离开那个地方去度假的建议。你一个人住在父亲的老房子里——就像他一样。你27岁了,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我妹妹比我还要老上十岁。我很担心你。”

这些话深深地打击了Weiss,就像贝奥狼打在身体上的拳头一样。她不断拒绝姐姐的邀请,主要是因为她怕自己一旦尝到了自由的滋味就有可能再也不会回到SDC。那是她如今的生活,是她倾注了六年心血的生活,直到最近她才真正看见它的起色、结果以及改变。选择在此时离开是错误的,如果她那样做了,她会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

然而,那也不能让日子变得更加轻松,或是夜里不再那么孤独。

不过今天,Weiss有张牌可以打。“事实上,我确实在准备一趟令我很兴奋的旅行。”

“哦?”Winter戳了一片蛋糕。

“是的,Blake和Yang要结婚了,Blake请求我去做她的首席伴娘。”

Winter哼了一声,声音之大令Weiss难以想象这个声音是她姐姐发出来的。“Schnee家的人要去一个Faunus和人类的婚礼上做首席伴娘,而且你还是那个Faunus的首席伴娘?噢父亲肯定会气个半死。”Winter继续笑着,Weiss也为这些话语的真实含义而忍俊不禁。每当遇到Faunus的事,她们的父亲就会特别偏执,自从Blake走进她的生活以后,还有在战争期间遇到的其他Faunus,比如Velvet 和Neon,Weiss无法原谅她父亲在她年幼时所描述的那些关于Faunus的可憎之事。“Weiss我觉得这很好——如果有人能把你从逃避中拽出来的话,那就是Blake和她那疯狂的女朋友。”

“我才没有逃避!”她被Winter直勾勾地盯着。“我没有!”

“在今天之前,你上次出去是什么时候?不是去工作,而是为你自己走出那座房子。”

即便她假装绞尽脑汁地思考答案,Weiss也知道没有合适的回答,她垂下脑袋。“我们上次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了?”

“所以说我的观点完全正确!你一定要利用这次旅行,Weiss!充分利用它,玩得开心!婚礼在哪里举行?在Mistral的海滩吗?他们住在Vale吗?我知道Yang在Beacon的职位收入很好——Glynda提到过她的教学方法不仅新颖,而且非常成功。”

“实际上,”Weiss说出这个词,然后移开视线。“她们在Patch举行婚礼。”

当她再次看向Winter,她正挂着一脸嫌弃的表情。“Patch?那个……蛮荒的乡村?Patch有地方可以举行婚礼吗?地方社区中心吗?”

“Patch很漂亮,Winter。没错,它是……小了点,除了风景以外没有太多东西,但它是Yang长大的地方,也是——”她的声音卡在喉咙里,突然之间她想逃跑。这个句子不自觉地就冒了出来,速度之快令她来不及作出转换。“也是……她父亲在的地方。”

Winter理所当然地咬住不放。“也是你前女友在的地方,不是吗?”

“Winter。”Weiss警告道,尽管她知道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

“有意思。我仿佛记得你说过你再也不想见到她——在你在我的沙发上哭了整整一个礼拜以后。”

Weiss高高地扬起头。“那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我已经向前迈进了,我确信Ruby也是。我们的队友要结婚了,为了她们我们可以很轻松地同处一地。”

“又或者,你俩一见面就会立马先操一顿。”

叉子掉落在桌子上紧接着又从盘子上弹起掉在她们所在的户外餐饮区的混凝土地板上的声音让Weiss跳了起来,她睁大双眼瞪着她姐姐。“你说什么?!”

“我是说,又或者,你俩一见面就会立马先吵一顿。”Weiss慌乱而又沮丧,她从地上捡起叉子放在桌子上,Winter站起身来。“我得走了,不过我很高兴你愿意抽时间参加这次婚礼,Weiss。多花点时间,好吗?给你自己放个假。”Weiss站起来,依然有些动摇,尽管如此她还是陷入了Winter的拥抱。“在你走之前我们需要一起再吃顿饭,哦对了你能把Yang的号码给我吗?这样的话我就能给她打电话道贺了。”

“为什么你想要给Yang打电话?”

“向她道贺——几年前在Vale我们有好几个月都呆在一起。我还欠她一个电话。”Weiss很怀疑——Winter从不做无目的之事,而且她的眼睛里有着某种……神情。

但她不能说“不”,她接过Winter向她递来的卷轴板,输入Yang的号码,然后还给她。

“别让自己工作得太累,好吗?就算你休息一下公司也不会破产的。”

Weiss忍不住想要说这或许是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在打理,但她没有。她微笑着点点头,看上去仿佛她可以担负起整个世界。“我会的。小心驾驶,Winter。”

Weiss坐在她的豪华轿车的后座上,无法将Winter的话从心里抹除。她最不想做的事就是与Ruby当面对质——如果一切顺利,她们压根儿不会产生任何交集。

自然也就无从吵架又或是……发生另一件事。

她们从前已经做过那种事了,双方自愿。

“该死。”她诅咒道,突然感觉到天气的燥热,解开了衬衣最顶端的纽扣,并把音乐尽可能地放大。也许全Atlas最有成就的男高音可以帮她摆脱心中那些与Ruby共度的夜晚的记忆。

这很有效,直到汽车的嗡嗡声使她的眼皮渐渐合上,突然之间她的视野里浮现出各种Ruby的画面——在她上面的Ruby,在她下面的Ruby,在她身后的Ruby。

她愤怒地睁开眼睛,关掉音乐,瞪着窗外。

Winter第一遍说的时候她根本没有听错,她也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