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别人是否幸福,已是事不关己了

作者:刘旭DD
更新时间:2019-07-16 13:53
点击:660
章节字数:50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确定你还是喜欢他?”顾生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她低估了眼前这女人的固执。


“你已经不是个孩子了,不是在读书的年纪了,你经历过社会,怎么就看不透他现在对你,就是不想花钱找小姐呢?”


“……”李佳欣不说话,她只是一双眸子直直的空洞的望着顾生。


顾生被这目光刺痛,以前她是多喜欢这张脸,喜欢她的五官,样貌,她眉宇间的忧伤也好,无时不在的勉强也好,她总是会笑。


可她现在,因为自己,不笑了。


片刻也好,永生也罢,是她的出现、表白掀翻了她们之间所有的遮羞布,把她这一份喜欢公之于众……包括那个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名字的男生面前。


顾生觉得无力,但她不想放弃,那些过去,她放不下。那些跟她在一起的日子,她不想因此就结束,她更想据理力争。她的条件不知道比那个才刚刚高中毕业的小子好到哪去了。她可以给李佳欣的,何止是一个安稳的家。


可是……顾生知道,她是不愿的。从一开始,李佳欣就没打算跟自己走。不然,她们都认识那么久了,远比那小子早那么多,经历了那么多,如果换做除了李佳欣以外的任何一个人,都应该被自己这份真情感动,被这份痴情带走。


顾生不甘心,她不甘心自己的真心到今天这步田地,只因为她是个女人!


“佳欣,你跟我走吧……”顾生再一次为她放下了所有自尊,她哭了。这是李佳欣从不曾见过的,她哭的那么狼狈,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地上,地面湿了,眼泪渗进水泥地面里,只留下一大片一大片的水渍。


“姐,你今天几点的车,我去送你到车站吧。认识这么久了,都是你来看我,我居然没有去送过你到车站。”


李佳欣在笑,那个看着让人觉得温暖亲近,自然熟悉的笑又出现在那张脸上,眼角还是如以往每次笑一样,弯弯的弧度挂在她的眉梢眼角,嘴角轻勾,那是顾生最喜欢的样子。


可也只有顾生明白,李佳欣的笑容有多好看,痛苦就有多强烈。顾生记得她的个签,‘痛苦的时候就多笑一笑,越是痛,越是要笑’。她曾经佩服死了李佳欣的这种不符合年龄的坚强,可现在却被这表情刺痛。


她让她痛苦了吧,她明明那么痛了,自己是因为什么还要痴缠?因为自己的不甘心吗?以为接了吻就是盖了章吗?以为同睡一张床同吃同住就会让一个直女感动的无以复加以身相许吗?


那不过是……一厢情愿的痴缠罢了。


她肯定李佳欣的心里是有自己的,不然……她不会痛苦至此。可是,感动只是感动吧,她从小没有感受到过真挚的爱,如今自己把心都给了她,她肯定……特别感动吧,感动顾生真是一个好姐姐……


“你还要送她?不是说见一面就走吗?”男生不屑的看着顾生的狼狈,一手揽着李佳欣的肩膀,嚣张的宣示主权,仿佛古代帝王坐拥整个江山,那般的不可一世。


他确实有资本嚣张,因为他所拥着的,是顾生奢望得到的整个天下,是她心里的全部。


顾生被这话说愣了,她方才失落低下的头再一次猛然抬了起来,看着对面的这一男一女。


那男生上前几步,走到顾生面前,低声附耳说了句,“她为了给我做饭吃,每天偷偷在家练厨艺,把手都烫出好几个泡了。对了,还有,她为了我的身体健康不让我撸,大姨妈来了都可以脱光了躺床上等我,说撸多了杀精,以后对孩子不好……我之前都提醒过你了,你怎么还死缠着不放?你能给她什么?你是能让她爽翻还是能给她个孩子?”


这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足够三个人听见,他自己,顾生,还有李佳欣。


顾生愣在当场,半天没有反应。她楞楞的看着那个男生从她身边离开,却丁点都没有缓解她如鲠在喉的不适。她看着李佳欣的肩膀被人揽着,被那人转身带走了。


“哇——”顾生只来得及跑到路边附近的花坛,就开始大吐特吐起来。


她来看李佳欣,是一路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大巴,从W市赶回来的。只因为李佳欣一句‘姐,你能回来吗?我可能……怀孕了,你陪我去医院好不好?我自己,不敢去……’


顾生明知现在的男女之情大多都有床笫之欢,顾生明知李佳欣认定了这个男人甚至处处为他考虑了一切,她明知道啊!


可顾生的性别认知障碍太严重了,重到那男生靠近过来她都觉得反胃,那人的话更是让她强忍着滚到喉咙的隔夜饭……她的理智跟涵养不允许,纵使她的自尊,早已被这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踩碎在脚下,渣都不剩了。


换做三五年前,顾生是绝对不会让他嚣张的,即便李佳欣不跟自己走,即便这男生跟她之间不存在李佳欣的事,只是单纯的让她不爽……换做那个时候,那男生现在只怕已经残废到下辈子也不能人道了。


但顾生忍了。


她很清楚,那是李佳欣心尖上的人,她是那么飞蛾扑火的用一切去爱他。即便那爱被他糟蹋的一文不值,即便李佳欣已经拿出了自己的全部,一具年轻的身体。


她知道这样的自己是有多没用,可那些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啊,而那些事,顾生相信李佳欣做得出来,为了那个奶都没断牙都不齐的小男生,她豁的出去。


可是……


李佳欣,你同样把我豁出去的一切给糟蹋了。


你的婉拒,跟他的讽刺,有一样的功效啊!都是那么利落的万箭穿心,箭无虚发的道道命中靶心。那是你给的,每次都给的,最温柔的伤害了。


顾生轻笑,她以为自己已经百炼成钢百毒不侵了,她做好了今天见他一面的心理准备,她不想自己一败涂地,可这一切早就注定了结局,她不可能高傲自满如他那般退场,她摆不出那种气势,只因为……李佳欣爱的不是她。


顾生跪在花坛边,浮在上面,再没有一丝力气。


她不晕车但在车上晃了将近三十五个小时,她体质不错却每次都扛不住这种撕心裂肺的折磨,她明明痛苦不堪自己都已经支撑不住了,却没有任何的力气去学着放下。她是不甘心吗?是出于自尊的不甘心吗?她清楚,不是。


可她怎么办?她该怎么办?认识李佳欣之前,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性向,她以为她交往的人虽然性格不成熟但人是很好的,她可以等那人长大后结婚如此了了一生,但后来……她还是遇到了李佳欣。


可能从遇到那时起,今天的一切就已经注定。


如今李佳欣痛苦,她更痛,是谁在捉弄她们?


难怪人说,天总不遂人愿,果然如此啊!顾生抬头看着艳阳高挂的天空,只觉得自己周身冷如冰窖。


“姐,你怎么趴在这?”她抬眼,是李佳欣着急的神情,她环顾四周,天已经黑了。


她自嘲,原来是自己吐完后迷迷糊糊睡着了啊。可笑的是,在这喧闹的大街上,自己趴在花坛上睡了大半天,没人喊醒她,没人理会她,这便是一种最寻常不过的残酷,她经历过社会险恶,却还是觉得莫名凄凉。


她面前,有着让她饮鸩止渴的解药。


“你怎么回来了?”顾生苦笑,她想点根烟,却想起自己戒了很久了。


“我给你发消息你没回,我担心……”


“你长大了啊,都会担心我了。”顾生口中的苦味更浓,笑容却更大,她没让李佳欣把话说完,她怕自己承受不住,而她现在,终于明白了那句个签。


那是一种多沉重的无奈啊,顾生心道。


“抱歉,我失态了。”顾生从地上爬起来,歉意的笑了笑,搔了搔后脑勺。


“姐,你没事吧?”李佳欣眼里的担心不减,更是直接的追问。


“没事。”顾生拿出手机看了看,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行了,我先打车回市里火车站,大巴是赶不上了,只能到了z市换高铁回去,应该赶得上明天上班。”


“你能不能不要再逞强了啊!”顾生怎么都想不到,李佳欣哭了。


而且,居然是扑过来抱着顾生,哭的泣不成声的那种。


怕是因为顾生现在的故作轻松,只有她懂吧。


“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不值得啊!!!”李佳欣哭的全身都在颤抖,夏夜本该清凉,温热的身体抱在一起,顾生觉得自己冒了一身的汗,肩膀全湿了,可她怎么都安慰不好李佳欣不住地哭泣。


“好了,都不是小孩子了,别哭鼻子了啊,我来的着急,可没带换洗衣服。你不打算让我明天上班,穿着这身当着员工面儿出丑吧。”顾生表情都轻松下来,比之刚才,她发自内心有一种轻松,那是李佳欣在她身边才会有的心情。她明知不该贪恋,却仿佛上瘾一般想要汲取,想要得到,想要更多。


“姐,对不起。”


“嗯?”顾生知道她为什么道歉,却假装没听懂。


她在愧疚吧,因为那一丝红线的羁绊,是她亲自给顾生缠上的,如今线乱作一团,她解不开,顾生却被缠的死死的,自己都动弹不得也帮不了她。


顾生记得,她们第一次接吻就是因为那次社团活动,顾生带队出校,却发现丢了一个人,怎么都找不到,她在地下商业街急得乱转,而弄丢的,就是李佳欣。


她还记得李佳欣当时的表情,第一次弄丢了人着急上火的自己的表情,她牵着李佳欣回去不慎让她再次走丢了。地下商业街位于市中心,有太过复杂的线路穿插,只是顾生聪明,凭着对方向的敏感,她回到刚才找到人的地方,看到李佳欣正想买一颗很喜欢的黑曜石。看样子她跟老板谈了很久,顾生进去陪她一起问,可最终李佳欣还是没买,这次,顾生开口了。


“你想买东西也别乱跑啊,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着急?万一把你弄丢了怎么办?万一这期间出了什么事怎么办?”顾生当时,绝对不是因为喜欢才说这句话的。她比李佳欣大了不是一两岁,这个学妹对她来说印象是不深的,但她时而的一些表现,有时候却会时不时的吸引到顾生的视线。新生入社时,那么多人起哄,那么多人为了顾生入社,可博得高傲如斯的顾生多说两句的,一直没几个人。李佳欣,只是其中一个。


顾生的焦急不知道刺激了李佳欣哪条神经,顾生反被李佳欣牵到了角落,封了口。


后来每每想到这些,顾生都会笑说李佳欣的大胆放肆,她顾生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无缘无故的舌吻一通,最后啊……


顾生的心滞了一瞬,最后,什么都没有了,一切不了了之。


就算后来的她们在校内惹人非议,就算后来顾生失态下的强吻回去,就算后来顾生毕业大喊着‘除了李佳欣我谁都不要’然后醉的一塌糊涂,轰然倒地……那后来太多,却一段比一段沉重,她们本不该有交集,因为不会有结局。可如果人都知道不会有结局,那当初谁还会选择在一起?


有些人,遇见了,不如不见好。


顾生回过神来,发现入夜了,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路灯昏黄,她一个人趴在花坛上。腿有些麻木,看模样真不是一星半点的凄惨。


“呵呵,什么呀,原来是梦啊。老天爷,你也太顽皮了。”顾生自嘲着笑了笑,笑着笑着竟落了泪,她该知道李佳欣是不会回来的,明明那天她告白她都没有回应,她哭求她都没有答应,她吻她她都不再接受。就算明明……是她李佳欣先对顾生下的手。


“老天爷,你这顽皮的有点过了,连个实在的念想都不给我啊。这一个虚无的梦,你让我守着它过下半辈子,我做不到啊。”


顾生拾起地上的外套,无力的拿在手里拖在地上往一个方向走远了。


顾生没察觉,那外套是从她身上披着落下的,也没发现这外套跟一身狼狈的她很是不搭,因为太过干净,仿佛有人匆匆洗过一样。


顾生走了,离开了那个城市,顾生的生养之地,除了过年,除了必须,她再没回去过,再没有。


“顾生!顾生!你醒醒,醒醒!”一个声音吵到了顾生,她觉得脸疼,好像被人扇了巴掌一样。她觉得,脸好疼。


“嗯?怎么了?”顾生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干哑的宛如嘶鸣。


“你睡觉说梦话,都把自己说哭了。”秦沁担忧的看着顾生。


回过神来,顾生笑,“什么呀,还不是因为你打我我才疼哭的。”


“才不是。”秦沁担心不减,追问道,“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哎呀,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嘛,我也是要面子的人!”顾生的话往下说着,思绪却才从梦境中回过神来。


原来,是梦啊!


“好好好,给你面子。”秦沁的话宠溺八分,表情里的宠溺更添十分,“不过天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呢,别怕,我在呢,快睡吧。”


“嗯,好,这就睡了,你也快睡哦,我很快就会睡着了,所以你先睡。”顾生耍着无赖,像是在撒娇。


“好,那,晚安。”


“嗯,晚安。”


“沁沁,要抱抱。”


“好,抱你睡。”


“要亲亲。”


“好。”秦沁在顾生唇上点了一下,一双眸子清亮的闪着,那里满满都是顾生的模样。


顾生满意的笑了,继而又调皮的回吻过去,这一吻绵长悠远,像是许久不见的恋人重逢,像是曲折坎坷的爱人相牵。


“爱你哦,沁沁。”


“我也爱你哦。”


“嗯,那你快睡吧。”顾生从秦沁的怀抱中挣出来,反抱着秦沁,耐心等着她沉沉睡去。


秦沁睡着没多久,顾生的微信叮了一声,顾生怕吵醒秦沁,一边自责自己怎么又没静音,一边小心的拍了拍秦沁的背好让她继续睡。


顾生心道,是谁半夜扰人清梦,把亮着屏的手机拿过来一看……


我跟他分手了。


李佳欣。


呵呵,这都什么啊,难怪晚上要梦见,原来是好久不见。


顾生把手机放到了一边,闭上眼睛,抱着秦沁渐渐睡去。


睡前,她想着……


其实她早就打听清楚了那个男生的学校,成绩,志愿,私生活……那天当着那男生的面,她都如实跟李佳欣说过,可她听不进去,她是那么一心为了一个渣男,她顾生能说什么呢?她要感谢她送的这一身伤吗?可偏偏又是她自己心甘情愿跳进坑里的,那时的鲜血淋漓,实则只能怪自己不肯放下。


如今你幸福也好,不幸也罢,你都终有你的归宿。而我,也有了自己的挚爱。


她爱秦沁无微不至的照顾,爱秦沁真真切切的心疼,爱秦沁小心翼翼的呵护。她爱的秦沁,正在深爱着她,且永远都不会像任何人一样,把她丢下。那她就好好幸福吧,别人是否过得好,已是事不关己了。


她心说……


有些人,不遇见,一生都没着落。


鼓起了所有勇气,还是打算尝试一下,毕竟与我而言,宁可过错,不可错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