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遇贼

作者:世界守富
更新时间:2019-07-14 22:34
点击:332
章节字数:16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病的厉害,季缘就让我在后边慢慢的跟着。

“这是药,别忘了喝。”

这是几日前她对我说的话,她就去前面护卫皇帝去了,我就一直没有看到她。

药撑不过几日,本来手下想去跟医师要点药,结果发现什么药都给皇帝用了,什么都没有了。

我至少还在山上待了几年,再加上经常生病,药还是知道长什么样子的,不顾手下的阻拦,偷偷跑了出去。

为了防止出现危险,我穿了男子的衣服,背了点干粮 ,拿上了自己的剑。

刚走出去三里地,我就有点后悔,这深山老林,迷路不说,还有豺狼虎豹,运气不好还可能碰上山贼,以我现在的身体,打一架自己就散架了。

好在找到不少好药材,本来准备拿着药就回去的。

“谁!”

我听见背后有声音,一回头,见一个贼眉鼠眼的小山贼在我身后,准备把我绑了。

我立刻拿剑一挥,绳子被我砍断了。

但是山贼很少一个出动,这附近少说也得有四五个,不过隐藏在暗处,我看不见就是了。

“嘿,没啥意思,最近寨主要娶亲,你长得挺标致的,抓回去当压寨夫人吧,我们也好交差,小的们,上!”

我真的很像男的,他们也不像是发现了我是女儿身,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寨主有断袖之癖。

他喊完之后,林子里跳出几个大汉,大大咧咧的,一看就是鲁莽的棋子。

我一个飞踢,本以为能打下一个山贼的大刀,结果因为受了伤,非但没踢掉,还撕裂了伤口。

衣服里黏黏糊糊的,伤口又开始出血了,我的脸色越发苍白。

精神恍惚之间就被抓住了,乱挥剑也没有任何作用。

血渗透了衣服,染红了大半个肩膀,那群山贼见了赶紧往他们的老巢跑,生怕我死在路上。

我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我发现我已经在屋子里了,身旁坐着医师,医师见我醒了,松了口气。

身旁还有一个女子,身上披着虎皮,衣衫半敞,脸上带笑,眉目清秀,还有些妩媚。这是与季缘是完全不同的风格。

“哟,醒了我的小,相,公。”

她特意加强了最后三个字。

我一看我自己身上,显然被换了衣服。

“你,你是?”

“我啊,我是谁呀?我是令狐颜惠啊,这里的寨主啊,那么小相公,你又是谁呢?”

她就好像自问自答一般。

“我?白浅云。”

她抚上了我的手,冰冰凉凉的,我赶紧收回了手。

“呵呵,想不到还未谙世事嘛,那么小相公你又是为何来此呢?”

她莞尔一笑。

“采,采药,姑娘我能回去了吗?”

她好似故意一般,又往我这边靠了一靠,若隐若现。

“现在就要回去吗?不再多留会儿吗?”

她猛的贴近我的头,我和她的额头相撞,四目相视。

“姑娘,我,我先走了,来日方长,我们有缘再见。”

我抓起我的衣服和剑就往外跑,不知怎么就赶上了行军的队伍,此时他们正在休息。

“寨主,就这样放过她好吗?”

一旁的小杂鱼对令狐颜惠说。

“呵呵,她回再来找我的,到时候也无妨,毕竟来日方长。”

我赶上队伍后,正巧碰上了季缘,她见我后一皱

眉头问到。

“你去干什么了?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我……我去采药了,迷了路。”

我总不能说被山贼抓了,多没面子。

“那你的衣服?”

“路过一户人家,他们送我的。”

季缘面无表情,我却直流冷汗。

却没发现这谎言有多么蹩脚。

“好,你先回去吧再行三日就到京城了。”

“是。”

我算是终于脱离了季缘那里,长长的舒了口气。

我问手下发生了什么,手下跟我说本来季缘拿着一沓药给我,结果我却消失了,正在气头上,差点都把他们宰了,现在我回来了,保住了他们的小命。

我听完后默默想这季缘还真是杀人狂魔。

手下递给了我药,我尝了一口,一如既往地苦,就好像季缘一样,坚韧,没人能靠近,却可以救命。

我这么在意她?摇了摇头,一口气喝完了全部的药,开始闭目养神。

另一边的季缘,与我同时刻的摇了摇头,心里想着和我一样的话 一样的闭目养神,就好像提前说好了一般。

我们又开始赶路,一会一阵喧闹声吵醒了我,抬眼一看一个猎人背着鹿,和一些挎着筐的村民,牵着好马的村民站在路边欢迎我们,还欢呼着皇上万李竑远挥着手示意着,这不像是皇帝与子民,更像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朴实的村民举着各种猎物和粮食要献给李竑远,李竑远收了下来,然后拿比村民献给他的东西高几十甚是几百倍的东西还礼。

这还离京城几百里啊,到了京城,岂不是更热闹?

我这样想着。

突然人群中出现了一个很熟悉的人,再一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是我眼花了吗?”


我又回来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