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四十章

作者:醒醒不醒
更新时间:2019-07-10 22:25
点击:137
章节字数:15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她赶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窘样,说了声:“不用谢”,火烧屁股似的跑了出去。医院走廊的尽头,夏天靠在墙壁不停的揉搓脸颊,完了还用力拍了几下。可是脑子里的画面怎么都忘不掉,脆弱而坚韧的林语就像在她心里烙下了一般,可是夏天边走回去边嘟嘟囔囔的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只是这几天和她待久了而已,正常的,正常的”。

姜红刚到楼梯口,远远的就看见夏天垂头丧气的在走廊里晃荡,还以为出啥事了呢,赶忙的上去。姜红问她:“小夏啊,怎么了?是不是林语出啥事儿了?”。

夏天心虚的躲着姜红的视线,连连摆手说:“没什么没什么!她好着呢!”。这会功夫终于让夏天回魂了,兴高采烈的说:“姜阿姨,刚刚林语说话了!她和我说话了!”。

姜红愣住了,等到夏天拉着她进病房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林语望着定在病床前的姜红,默默的喊了一声妈。姜红的眼泪唰的就下来了,黑暗的一个多月终于过去了,林语肯开口说话就是他们的曙光。她乖乖的让姜红抱着,久违的母爱让她无从反应,只能木木的任母亲摆布。

林语肯说话了,但她的心理问题依旧非常的严重,她开始不停的洗澡,要求剪短发,还必须穿长袖长裤,再不肯将自己暴露在空气里,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想将自己缠起来,不想示人。不仅如此,林语的睡眠非常差,半夜经常会被噩梦惊醒,一醒过来就想去洗澡,有时候应激反应太剧烈,她还会拿起东西自残。

又过去了一个月,夏天基本不敢离开她的身边,每当她转身离开之后,林语就会做出各式各样的自残行为。林语虽然深陷困顿,仍旧心存一丝的希望。每次她从伤害中清醒过来,眼睛里带着一种绚烂的光,夏天被彻底吸引,心甘情愿的照顾她的起居。

开庭的时候已经快学期结束了,釉子和柯岩已经完成了期末考试,两人还住在出租屋里,整天蜜里调油的。釉子的伤已经快好了,日常起居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不能久坐。

窗外飘着雪花,天空暗沉沉的压在林家人的头上。林语乖乖的配合夏天穿衣服,时不时还冲夏天微笑一下。林语经历过那么多,才学会了成长、学会善良和担当,代价是巨大的。但夏天愿意等她,愿意陪着她改过自新,好好生活。夏天抱着林语,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勾起一个苦笑,心想只希望她以后知道自己的感情时,不要太躲着自己。

法院门口,釉子看见了林语,一行人堵在门口被人催促着,釉子向林语点点头,正准备走时,林语用力的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大声的说:“真的非常对不起!”。

釉子重新站定,语气诚恳的说:“我接受你的道歉!你好好的,孝顺爷爷和父母最重要”。

两拨人分不同的方向走了,林语忍着眼眶的泪水,坚定的走了进去。柯岩在进去前看了夏天一眼,夏天心虚的摸摸鼻子,给了她一记“你知道的”眼神,也跟着进去了。

绑架罪是非常重的罪名,起判年份为10年起,林语一直在等最坏的结果。她忍住悔恨和内疚,阐述了自己策划绑架的全过程,林家人一直在抹眼泪,只有林语挺直了腰杆等待自己应得的惩罚。

柯岩请的律师并没有揪着林语不放,只是适当的阐述了一下事实。最终的判决结果下来了,林语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法官看她还不到20岁又真心悔过,而且还存在救人事实,就给她判了缓刑5年,还同意了林家人申请的保外就医。相比监狱,医院或许会好些吧。一切尘埃落定,林语安慰着泣不成声的姜红,重新回到病房里。

倒是釉子某种程度上因祸得福,至少林家给她的赔款足以让她安心的度过这四年,不需要再拼命挣钱了。有点钱了,可以早点回家陪妈妈了,只是釉子很纠结,她舍不得柯岩,但又担心妈妈独自一个人在家。虽然柯岩之前就强制性的塞了一个手机给她,让她和自己保持联系。可是一想到要一个多月看不到柯岩,她就下不去手买票,只想一拖再拖。

屋子里开着暖气,釉子只穿着一件毛绒睡衣躺在沙发上,身边抱着小黄人抱枕,举着手机在定火车票。柯岩总在她面前撒娇,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她时她就下不去手订票。趁着她现在不在家,赶紧下手!

只是这家伙,不知道跑哪去了,刚刚接了个电话就火急火燎的跑出去了,发信息也不回,晚上看她怎么收拾!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