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疯掉的人

作者:世界守富
更新时间:2019-07-12 12:56
点击:345
章节字数:26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出了营,跨上准备已久的马匹,快马加鞭奔向城门,今夜注定会所有人喝的酩酊大醉。城里注定灯火通明。

上坐不久,便听见李竑远端着一盅酒,站起身来。

“诸位将士!今夜朕有两杯酒!这一杯敬苍天!苍天祝我等取回这城池!”

他把酒倒在了地上,其他将士也如此,我也学着倒在地上。

“这杯敬诸位将士!谢诸位将士助我一臂之力!”

“谢主隆恩!”

众人异口同声。

李竑远站起来把酒喝了下去。其他将士都站起来喝了下去,可我并不想喝酒,我讨厌酒味,而且这酒好像有什么蹊跷,所以我只是偷偷的含在嘴里找了个机会吐掉了。

“诸位今晚尽兴!”

各个将士开始互相敬酒,季缘身边围了一圈将士,可能是因为我的位置太偏僻,竟然不见一个人来给我敬酒,不过这样也好,本身我也不喜欢酒。

我显得十分不合群,也不知道该与谁说什么,就那么静静坐在座子上。慢条斯理的夹了一块肉放在嘴里咀嚼,然后看着喝的脑袋通红走路东倒西歪的士兵抱着酒坛子喝酒。

我看看李竑远的位子,显然他已经不知道去哪了。

又看看刚应付完一堆敬酒的士兵的季缘,她的脸也红红的,好像也喝醉了。

我看着她走出了大门,身边的人也每一个发现她走了,毕竟都喝的面红耳赤,我身上有不少醒酒解毒的药我看这季缘要是不管得出事就跟着季缘出了门。

“谁!”

她一个反手一拳,我马上伸出双手来缓冲打过来的疼痛,多亏因为她喝了酒有点迷糊才让我接住了,这一拳打身上可还得了?

“将军是我,白浅云。”

“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看你不胜酒力就出来了,这儿有点清凉的药,吃点吧。”

我把叶子递过去。

“这两片破叶子也有这作用?”

“你不知道的多着呢。”

她半信半疑的接过叶子咀嚼了起来。

“还有哦,刚刚那个酒里好像加了什么东西,这药也可以解毒。”

其实在刚刚李竑远敬酒时我就发现,他第二次酒杯里好像没有东西,他根本就没喝。看看这些人,而且哪有刚喝完酒就躺地上的,再怎么不会喝酒也不至于如此。

“你别胡说。”

“我没胡说,你看这里边是不是都快要倒了?咱们也得赶紧进去,这皇帝指不定使了什么计谋。”

“你!我与皇帝从小就相识,我祖上又是开国功臣,他怎么可能会害我?你这个挑拨离间的小人,看我不杀了你。”

她向我来了一拳,我轻松闪过。

“你怎么敢保证这个人就是李竑远而不是其他人?”

她的拳头势头越来越猛。

“听到我这句话稍微迟疑了一下。”

我趁着她迟疑这个劲赶紧束缚住她的手。

“若不是如此又为何说完话就走?”

她挣脱了我的束缚,打在了我的腹部一拳。

我感觉五脏六腑差点都被挤碎了,调动全身的真气才挡住。

“不信你看这里边的人全都倒了!”

她看向门里,果然所有人都倒了。

“我好心好意救你,你还不领情!反倒砸我一拳。”

我才不想让季缘这个不识好人心的东西打扰到我看这假皇帝表演。所以立刻摆脱季缘装作喝醉了的样子走向自己的桌子那里,然后一个踉跄倒在地上。看起来还真像喝醉了。

季缘想了想暂且相信了我的话走到大殿里倒了下去。

没过一会儿,果然如我想象的那样,李竑远,哦不,假皇帝带着一堆侍卫走了过来,我听见了脚步。

“哈哈哈!如今朝廷之上,还有谁可与我抗衡,李竑远,你这宝座是朕的了!不对,本来就是朕的,这天下本来就是朕的!哈哈哈哈!”

我听见他的脚步声开始向我附近走。

“季缘!你就好好当个死人吧,还助我夺了城池,却连自己侍奉的谁都不知道!镇国将军?我看你更适合在山后那半亩烂泥塘里!”

我把眼睛睁了个缝,看到假皇帝正要把脚往季缘头上踩,只见季缘一个飞身,一把抓住假皇帝的脚,把假皇帝直接扳倒在地,再就直接抓住他的领子把他提到半空中。

四周围来了很多侍卫。

“你!你没死?不过也没事!马上就得死了!你杀了我,我的侍卫也能杀了你!你还不如放了我,我们都能活下去!”

假皇帝理直气壮。

季缘身边围着的侍卫又往前进了一步。

“你是谁?”

季缘问。

“你就赶紧把我放下来!”

假皇帝想要挣脱,却被季缘举在天上。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谁?”

季缘作势要往地上摔。

“停!停!我是李胜远!”

我见这阵仗趁没有人注意我,把墙上挂着的两把剑摘下来。

“反贼!刚刚你说的,我一字不差的全还给你!你就在山后那烂泥塘里吧!”

季缘把李胜远使劲往地上一摔,一瞬间血花四溅,而地上的李胜远毫无疑问下了地狱。

侍卫们开始往前冲。

“接着!”

我把一把剑扔给季缘。

“你别拖我后腿!”

季缘接过剑,二话不说就砍下了一个侍卫的头,血流奔涌出来,溅了季缘一身。

“我也来了!”

我气力并没有季缘大,打起来有点费劲,一次也只能敌一个人。

我刚过来,就有一个拿着斧头的士兵向我砍过来,差点胳膊就被削下去了,不过也被割了个口子。挥剑砍了士兵一刀,士兵便应声倒下。

再看看季缘,她那边好像丝毫没有压力,与三两个人抗衡不在话下,我看见她后边有个弓箭兵想背后偷袭,而季缘却完全没有发现,我就跑过去打断了飞来的箭。

“后边有人都不知道啊!”

她没回话,我只是抱怨了一下。

其实大厅里还有一个反叛的队伍,他们听到了声音都赶了过来。

“这么多,不太好对付。”

“小的来晚了!”

我和季缘看向大门处,来的是于林,还带来很多骁勇善战的战士,她一见我们立刻指挥部队开始与反叛军进行战斗,我和季缘也不甘示弱,打的热血沸腾。

从半夜打到清晨,夕阳升起时,一层血色的雾。

我们消灭了不少反叛军,剩下的都是用来拷问的,这些绝对不是所有要造反的人。我和季缘也受了伤,都被抬走去医治了。

我伤的比季缘重了点,服了药缠了绷带之后就一直在床上躺着,我也知道我会康复的很慢,从小我的伤就比一般人好的慢。

季缘进来了,带着一些药,还带来了蜜饯。

“白浅云,这是药,这有蜜饯,还有什么需要找药师。”

她把东西放在这就走了。

“谢谢。”

“我不希望你拖我后腿。”

我叫人拿了杯热水,吃了口蜜饯,很甜。

又吃了口药,我也终于知道她为什么拿蜜饯了,因为这个药苦到舌头失去味觉,嘴里满满的苦味,只带着些许的蜜饯的甜。

在昨夜,我们也找到了李竑远,他被困在柴房之中。我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这李胜远是李竑远的皇兄,本来李胜远也是个文武双全的好太子,可惜听信了朝中蓄意造反的大臣陈岩的话,当时的李胜远也禁不住诱惑,想早早杀了自己的父皇继承皇位,却不料被发现,要被斩首,他从此就疯了,用尽了身上的财宝贿赂了负责杀他的刽子手和关押他的监狱长,还找了一个与他相貌所差无几的人当替罪羊。他逃脱后仍然一心对皇位耿耿于怀,听说本该是他的皇位被自己的弟弟继承了很是怒火,又听说李竑远要亲征,就趁侍卫不注意绑了李竑远自己来了个狸猫换太子,却没演好,把自己送上了门。

李竑远并没受什么大伤,又不能一直在这里修养,要回京城去医治,我和季缘和她的军队也要回去,在这里镇守的是于林他们。

于是,我们顺着来时的大路开始回城。


我又回来了,标题什么的,随便起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