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作者:醒醒不醒
更新时间:2019-07-09 23:16
点击:148
章节字数:17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只是现在釉子的学业和养伤两个问题比较棘手,釉子坚持不休学,只请假,她要自学去考试。学习上的还好说,但日常照顾就成了一大问题。釉子现在还无法站起来,柯岩也不想冒任何风险,所以她想请假照顾釉子。可是却被釉子坚决的拒绝了,坚持让她回去学习。柯岩急的抓耳挠腮,又不想和釉子争执,自己委屈巴巴的窝在釉子旁边,一言不发。

柯母看着闹别扭的小两只,就是不吭声,贼兮兮的看着她们自己怎么解决内部矛盾的。柯岩看着柯母摩拳擦掌的打算看好戏,小小的鄙视了她一眼。柯母看到她的神情,也不戳破,翘着小尾巴就走了,好不得意。

釉子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两人较劲,等到柯母走远之后,釉子调皮的对她勾了勾手指。柯岩立马会意,仿佛小狗重新得到主人的召唤,一下子就欢腾的奔过去,黏黏腻腻的贴着釉子。釉子在柯岩的手背上吧唧了一大口,柯岩十分受用。釉子趁她高兴的时候开口说:“阿岩,听话好吗?你不能请假那么长时间,太耽误学习了。而且我这也不是什么重病,我只需要躺在床上就好了,不用怎么照顾的”。

柯岩被釉子灌满了蜜,粘得她张不开口反驳。可还是小小的反抗着,坚持说:“可不行,医生嘱咐你这段时间都得在床上躺着,坚决不能下床!”。说起这个,釉子的脸腾的就红了。她的腰现在一点都使不上力,平时吃饭还好,身体也是每天擦,可是一旦涉及到关于下面的问题,釉子只想挠墙!

回想柯岩第一次帮釉子擦身体的时候,两个人还没开始脸就红得像个猴屁股。柯岩擦完脸和手,就开始扒釉子的衣服。釉子穿的是医院的病号服,白色的纽扣一颗一颗被柯岩解下来。柯岩解到一半,美好的景色让她的呼吸开始cuzhong起来。柯岩急切......这简直就是在点火......她情不自禁的抬起腰yinghe柯岩的时候,却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这个声音总算把两人的理智给拽了回来,柯岩停下......自己躲进了卫生间。柯岩进去之后,想着釉子......

等到柯岩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脸颊变得更加的粉嫩,眸子里铺着一层明亮的水光,这样的她让釉子心神荡漾。只是这回两人都只能乖乖的吃素,伤情最重要!

擦下面的时候,釉子坚决要求柯岩闭眼,她实在是做不到让柯岩看着她那里帮她擦洗。在釉子的坚持下,柯岩去买了两个伸缩支架,方便支撑釉子上厕所。

即便是回想,也足够让柯岩脸红了,只不过釉子现在要求她擦胸部和下面的时候必须闭眼,柯岩心不甘情不愿的同意了。但她可不同意现在就回去上课,她说:“那你现在还是需要贴身照顾的。我一去上课三四个小时回不来,你要上厕所怎么办?而且你的还不能走。”

釉子也在犯愁,总不能让阿姨来帮她吧?简直就是天方夜谭,釉子赶紧抖掉这可怕的想法,硬是要打肿脸充胖子,倔强的道:“没事,我就上厕所的路上走几步,不碍事的”。

柯岩摇摇头,特委屈的说道:“这几天我找丽姐她们的笔记看着先,我就请几天的假,等你的腰好一点我就回去上课,好吗?”。釉子仔细的思考之后,才无奈的答应了。

距离事情发生已经过了一个月了,釉子这边还算平稳的度过养伤的日子,柯父柯母暂时先回去,等开庭审判了再过来帮这两只小家伙。而犯下大错的林语现在由夏天全权照顾,林语的意识已经逐渐恢复,但仍旧十分排斥人接近她,除了夏天。

夏天自己也纳闷,她身上还自带魔法不成,让她这么依赖自己,这不,林语又拽着她的手在发呆了。恢复意识的她已经能回答警察的询问了,她对自己策划绑架的行为供认不讳,积极认罪。只是在那之后总是陷入沉默,满脸的自责和后悔。

夏天看到她这样,也是十分心痛,大好年华可能就此埋没在监狱里了。她将林语抱住,默默给她支持。她好起来了,对林家来说日子才能继续下去,自己也算做了一件好事。林语惯性的将自己埋在夏天的身上,只不过这一次,林语的肩膀不停的抖动了起来,压抑不住的哭声断断续续的泄露出来。

夏天抚摸她的头和背,无声的安慰着她,能哭出来就是好事,痛苦在心里压抑太久就会变成毒刺,渐渐腐蚀人的精神和心理健康。只希望她能慢慢振作起来,给林家长辈留点盼头。

寂静的病房里突然冒出嘶哑的声音,夏天还以为她听错了。她把林语揪起来,瞪大眼睛的看着她。林语用通红的眼睛看着夏天,诚恳的说了一声:“谢谢你!”。夏天看着她像冰雹过后的桃花,带着一种凌乱的脆弱美,水润的眸子带着坚韧的力量,一下就让她砰砰跳了起来。林语看着就像风雨里打蔫的幼苗,却在慢慢的成长,女性经历风雨展现出来的坚韧一下就将她装了进去。


这一章,你们懂的.....其实我已经写了的,就是不能放出来
嗯,就这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