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新任军师

作者:世界守富
更新时间:2019-07-08 22:13
点击:384
章节字数:28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出了门,眼看天色已晚,我又想起赤狐还在吴娇家门前,赶忙跑去她家门口,却发现赤狐不见了。这一家子也早早的睡了,不好打扰,我只好寻着感觉找我的赤狐。

“呔!你是何人!不知道现在宵禁吗,还鬼鬼祟祟的!跟我到军营走一趟!”

我刚一回头,看见了个士兵拿着剑指着我,我也不想惹什么麻烦,就往他那边走表示妥协,等到了离他一尺不到的距离直接用腰间的剑鞘把将他击晕,纵身一跃跳上房顶,快速的在房顶上穿梭着,找寻着我的赤狐。

月光倾洒在我的身上,由于我的袍子给了吴娇,身上只有单薄的一件衣服,月光轻松就透了过去,如用墨色填充的画显露我矫健的身体速度很快,风的声音在耳边呼呼作响。我见远处有灯光,还很吵闹,必定是皇帝在那里,应该是在整理军队。

我却完全不想去管这些东西。

至于赤狐,这附近也就只有些士兵和民众,也不会有什么事。

我感觉我该好好休息一会了,在大帐后边找了个结实的树叉,轻松的跳了上去,一躺,感觉还挺合适,就开始想自己的一生。

我曾许下一个誓言,就是游历天下国家,见天下所有人,然后等心满意足再回这个地方等死。如今这誓言仍未成立,我准备再在这里待个十几天,就启程走吧。带上自己的东西……好像也没什么吧……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东方第一缕日光撒向大地之时,不等鸡鸣,我就起来了。

“这是……”

我看见这地方不是晚上睡的树叉,反而是个大帐。

“醒了?没事到帐子后边睡什么?”

这是季缘的声音,是沉稳而磁性的女声,听起来很舒服。

我一听是季缘,赶紧跳起来,拱手向季缘行了个礼。

“给季将军添麻烦了,我这就走。”

“等会,吃点东西再走。”

“不了,我就先……”

“我说了吃点东西再走。”

她的话中带了几分怒。

我识相的不走了。

门外有士兵进来了,跟季缘说了些什么,季缘没什么表情,但是点了点头。

“我先出去一趟,你在这等会。”

说完她就跟士兵出去了。

我悄悄跟了出去,走了段路就看到了一个士兵被五花大绑的绑在树干上,脸被撕裂了,四肢被箭顶在树上,死相极其恐怖,想必这下手的人也是心狠手辣。

“将军……”

一旁的士兵给季缘递了个沾着血迹的纸,季缘看了看,一时怒气冲冲,估计上边不是写了什么好东西。

她转身对身旁的士兵说了什么,士兵就带了几个人去把钉在树上的人弄了下来,有一个刚来的士兵都吐了出去。

其他三人赶紧用东西把尸体盖住抬走了。

我却只关注了,这几个士兵,丝毫没有发现身后有个人,只觉得眼前一暗,就没了知觉。

等我再次醒来,看见的是一个脸上有个疤的女子,身上穿的铠甲,估计是个裨将。身边还有一群小杂兵。

“呦,小姑娘,装什么男子啊,来,给爷笑一个。”

我发现左边有个长相丑陋,个子矮小的男人,看起来像是个军师,他在跟我说话,声音也是恶心至极。

“我呸。”

我往他脸上吐了口口水,背后的手尝试把绑在身上的绳子弄断。

“呦,火气还不小嘛,不过爷喜欢。”

那个男人把自己脸上的唾沫抹去手抚上了,非常恶心。

“你是谁?为何在这?这可是军队,你不怕军法处置?皇帝也在此,你不怕灭了九族?”

我表面上在拖延时间,一只手却挣脱了绳子,正在把另一只手弄出来。

“爷?爷乃黄振中,黄军师是也。未来的丹明王也!季缘?那个娘们爷早就看不惯了!明明就一个臭娘们,还当什么将军,恶心!那皇帝也娘气的很,带兵打仗,爷还正愁怎么杀了他呢!他自己就送上门来了,话说回来,你这姿色不错,给爷当个妃子吧,等爷坐上皇帝的位子,你还能荣华富贵享不尽。”

我真想现在就直接把手挣脱弄死他,明明那么恶心,谁会做你妃子?

可是他还没到我的攻击距离,现在不能茫然出击。

“好,我本来也是试探试探你,没想到是个有志之士,你来,我跟你说些话。”

我让那军师往这边走,起先他是一阵犹豫。我又扇风加火他才信了我往我这边走。

他的耳朵已经贴过来了。

“去死吧。”

我直接反手绑住了他,刚刚我就发现我腰间的剑不见了,而且他肯定不是军师,哪有军师这样鲁莽,而且哪能这么快就暴露身份,假如事情败露,就直接等死了。这估计只是个替罪羊,背后肯定另有其人。

他被我绑住了,无法动弹。

“你这个死娘们!你!”

“还想活着吗,想活着就乖乖听我的话。”

他立刻就不敢轻举妄动,那一群士兵也是一个都不敢动。

正在我一筹莫展之时,熟悉的声音想起了。

“何人?敢在营中撒野?”

季缘出来了,手中的枪往地上一打,镇的整个帐子都阵了阵。

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我早就说过你别出来,现在给我到添了许多麻烦。”

季缘看了我一眼。

“那抓人的女的留下,其他全部带走军法处置。”

反叛的士兵全被带走了。

“谢谢。”

“将军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吵闹?”

我一看这不是李竑远吗,一袭黄袍,无上威严。

“这是?”

“这是附近的村民,刚刚我本想与于林一起擒这黄振中,这姑娘助我擒了反贼,但我怕我这反贼还有后援,这一段时间得好好查下军营。”

我还没来得及介绍自己就被一句带过了。

不过我也知道那个裨将叫做于林是季缘手下。

“好,朕知道了,姑娘你的名字是。”

“草民白浅云。”

“浅云,你可有意留在军营?”

“这……我何德何能能在这军营?”

“现在营中无军师,你又助了季将军一臂之力,必也是才智过人。”

“不敢当不敢当。”

“你来这军营适应适应,不习惯再走也无妨。”

季缘在一旁无自觉点火。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谢主隆恩。”

我只好答应下来。

“哈哈!好!今夜会开庆功会,望白军师可以参加,季将军也别推辞了。”

“是,陛下。”

季缘答应了下来。

“其他人就跟朕回城吧,让白军师和季将军联络下感情。”

李竑远带着一大群侍卫走了,只剩我和季缘。

“那,季将军请多指教?”

“别拖我后腿。既然是军中一员,就要熟悉军规,一会我会叫人给你送去军规的。你现在去换上厚点的衣服,一女子就穿一件薄衣在军营里成何体统?”

季缘依旧冷冰冰。

“还有一事相求,我的剑及我的坐骑……”

“剑在我帐里挂着,马匹,可是这匹?”

她一挥手,士兵就拉来了一匹马,我一看果然是赤狐。

“是它没错,可我觉得没必要了,它骨子里就应该是在沙场之上,跟我让它受委屈了。”

“嗯。”

我就跟着引路的士兵去了刚刚建好不久的池子里好好的泡着澡,正当我好好的享受热水时,听见了下水的声音。

我一睁眼。

“季……季季将军,您怎么……”

我发现季缘竟然也跟我一起在泡澡。

“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再说,同为女子,你为何害羞?”

我怎么知道啊!

季缘身上有因为打仗练出来的肌肉,非常结实,还要各种伤疤,真白……没想到装甲下的将军竟如此好看,我看的脸红了,赶紧屏息把头沉入水中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

“别这样,会窒息。”

季缘一把拽住我的手把我拽起来,我一个踉跄就跌进了她怀里,真软……

我赶紧起身大步走了出去,换了一身厚点的大衣,摸摸自己的脸,很烫。

又赶紧去了季缘帐里拿剑,快速的跑回自己帐子里,这时士兵已经把军法拿过来了,整整三册。

我又赶紧阅读,这军法也真是严的很。

听说这是季缘亲手写的,看着这自己不由得如了迷,人长得好看,字也好看啊……等等,我在想什么?

听见外边有人喊我。

“白军师!白军师!到了参加庆功会的时间了!”

出了营帐,一看天色已晚,不知不觉间就看了好几个时辰,可军法才读了两册。

“这就来。”


我又来了,这次是稀里糊涂的当上了军师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