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作者:醒醒不醒
更新时间:2019-07-03 23:22
点击:124
章节字数:15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柯母看到这孩子直抹眼泪,眼眶立马跟着红了。听说她的家境很不好,从小吃苦长大,现在离家上学,母亲在千里之外,刚经历了绑架、受伤,这换任何一个母亲都无法不动容、不心疼。柯母挨着床沿侧坐,轻轻的把釉子扶起来,让她躺在自己的怀里,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一只手轻轻的抚摸釉子的头发,轻声说:“孩子不怕,想哭就哭出来吧,阿姨在这呢!”。

母亲的温柔是世间最宝贵的,釉子已经许久没有见过母亲了,她趴在柯母的怀里哽咽的说:“我想妈妈,不知道她的老风湿有没有好一点,她一个人在家肯定很寂寞,没有人帮她提水、做饭、洗衣服了,我好想她!”。柯母也是过来人,虽然从小不缺吃穿,但生活的艰苦也是有所体会的。所以她在柯岩出生以后就极尽所能的让她享受最好的条件,最心疼的也是她。但并不是所有孩子都能像柯岩一样。

釉子的每一句话都像极了一只手,在不停的抓着她的心搓扁揉圆,个中滋味,只有为人母的才能体会。假如自己的孩子伤成这样,在床上哭着喊妈妈,柯母光是想想就觉得心痛!柯母紧紧的抱着她,脑子里却转悠着一个十分强烈的念头……

等到柯岩回到病房时,只看到眼皮子高高肿起的两个人,这可又把她吓了一跳,连忙冲过来问她们:“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釉子忙对她摆摆头,害羞的说:“没有没有,刚刚想家了,抱着阿姨哭了一会”,然后红着脸偷偷藏进被子里,只露出两只眼睛。柯岩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柯母也坐回了椅子上,看着釉子的反应爽朗的笑了,釉子被柯母的笑声感染,也跟着呵呵的傻笑。柯岩在床边坐下,看着釉子重新恢复了笑容,不自觉的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柯父走进病房,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和谐的场景,内心想:这样也挺好的!

釉子下意识的抬起头迎接柯岩的抚摸,一脸的享受,就差坐起来扑到柯岩身上去了。但房间里响起了柯父的脚步声,立马让她心里咯噔一下,脑子一下就变得清醒,然后连忙躲开柯岩的手,尴尬的笑了笑,故作镇定的对柯母说:“呵呵呵,阿岩就是太担心我了,我没事的”。

柯母看着釉子紧张的神情,心里的酸楚重新翻涌了起来,这两个孩子难道真的能不见天日的在一起了吗?她们这样能躲躲藏藏到什么时候?看着一脸失落的柯岩,柯母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柯母赶紧的低头拉了拉衣服,趁机把眼泪憋回去。可谁知,蓄满的泪水瞬间冲刷而下,两滴豆大的眼泪滚落,消失在了衣服里。柯父感同身受的搂住柯母,赶紧转移釉子的注意力,说:“釉子饿了吗?想吃什么吗?待会叔叔阿姨给你买去”。釉子连忙摆头,说:“不饿呢,阿岩刚刚买了粥给我,吃得……”。釉子边说边看着柯岩,但她满脸的凝重让釉子戛然而止。

这次的经历带给柯岩无限的后怕,回来的路上,她一直在思考:如果釉子有事怎么办?她们的取向让她们变得特殊,即便在劫难过后,也只能掩掩藏藏的,柯岩想改变这样的状况!柯岩已经不满足于之前的试探,她想要的是:即便不能在全世界面前诉说她对她的爱,即便不能以正式、合法的身份站在她的身边,即便不能在所有人面前牵手、拥抱和亲吻,但她仍旧渴望能把自己的爱人正式介绍给最亲爱的父母,仍旧渴望能在父母的面前不必遮遮掩掩,仍旧渴望自己和爱人组成的家庭得到父母的祝福和关爱!

柯岩知道父母对自己是最包容的,即便自己卑鄙的利用他们的爱来求得他们对自己的理解!柯岩拉着父母在床边坐下,转身去把病房的门反锁,柯父柯母看她这架势,内心暗道:来了!柯父不知道女儿这么冲动是否真的合适,他试图打破微微凝固的气氛,尴尬的对釉子说:“你阿姨最拿手的就是煲汤了,特别是鱼汤,那鲜的哟,保准你喜欢!晚上我们在酒店煲好了给你送过来好不好?”。釉子心不在焉的答道:“好,谢谢叔叔阿姨!”

釉子的话音刚落,只见柯岩一把跪了下去,釉子看到这场景是又心疼又害怕,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她急忙的起身,但柯岩反手一把摁住她的肩膀,不让她起来,釉子只能暂时的呆在床上。柯岩抬起头郑重的看着父母,声音颤抖的说:“爸妈,我想你们之前应该已经猜到了......”


问:你们是不是感觉节奏很不稳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