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作者:醒醒不醒
更新时间:2019-07-02 15:37
点击:143
章节字数:15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柯岩平时注重自己的体能训练,她的力气比普通女生要大得多,可是抱着釉子狂奔几百米山路仍旧让她吃不消。粗重的呼气和酸软的手臂让旁边的人看不下去,再次尝试从她手里接过釉子。可她的反应仍旧只有闪躲,并加快速度向车子走去。

釉子紧紧搂住柯岩的脖子,把脸埋在柯岩的胸前,当蕴涵着温热水汽的呼吸抚摸她的肌肤时,她才有一种重生的感觉。重新回归最亲爱的人的怀抱时,数个小时的恐惧与害怕尽数涌出,潜藏的委屈和心酸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和身体的颤抖。在自己的爱人面前,她才觉得世界重新刷上了彩色。

柯岩抱着釉子直接进了出租车,吩咐司机直接开车去了市医院。柯岩在抵达医院前,一刻也没有将釉子放下。在车里的时候,釉子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撕心裂肺的哭声让柯岩更加的心痛和自责。柯岩只能拼命的抚摸她的后背,在司机看不见的时候亲亲釉子的额头和脸颊。

釉子放声哭了半个小时,等她停下来时整张脸已经湿透,眼皮子肿得不行。泪水冲刷后的脸颊更能清楚的看见血丝,这是被人打出来的伤痕!

釉子用急促沙哑的声音对柯岩说:“阿岩,我好害怕!他们好可怕!好像地狱里的魔鬼!”。柯岩连忙安抚她说:“釉子,没事了!没事了!我是阿岩,我在这!我就在你身边,谁都不能伤害你了!”。柯岩牵起她的手先放在自己的心脏,然后用釉子的手覆上自己的脸颊,用那温柔如水的声音说:“感受到了吗?我就在你的身边,一直陪着你!”。有力的心跳和温热的皮肤重新让她感受到了温暖,釉子逐渐恢复了冷静,乖乖趴在柯岩的怀里。柯岩满怀着失而复得的庆幸,不停的在釉子的耳边轻轻诉说着情话,“釉子,我的宝贝儿,我的心肝,我只想拿根绳子把你栓裤腰带上,让你一刻也不能离开我的身边”。灾难过后的缱绻总是那么的如胶似漆,黏腻得仿佛再也分不开。

医院里,医生在给釉子做身体检查,柯岩死皮赖脸的求医生让她留下来。釉子胸前、手臂和脸上的伤并不严重,腰伤却是最厉害的。釉子连着几次撞到腰部,已经在里面形成瘀伤,估计一两个月内都无法久坐,只能尽量平躺着了。

柯岩看到伤痕累累的釉子躺在床上时,心中的愤怒值瞬间飙到最高,只恨不得再回去狠狠的教训那两个匪徒。但当釉子用乌溜溜又含着水汽的眼神看着她时,她只能暂时压下自己的情绪,心软的打开自己刚刚买回来的粥,一口一口的喂她吃。

釉子吃到一半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柯父柯母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柯母一下扑到釉子身边,着急的说:“是伤到哪了?怎么刚一天没见着,就成了这样了呀!”,柯母不敢碰到釉子,但看到她脸上这么严重的伤时,泪水也跟着哗哗的流下。天下的父母哪有不爱孩子的,就算不是自己家的,但受这么重的伤也足以让他们跟着难受的。釉子看到柯母这么关心自己,心里感动的不行,连忙安慰她说:“阿姨,没事的,这些都是小伤,我养几个月就好了的,你不要着急!真的!”,柯岩也连忙附和釉子安慰母亲。

柯母一听还要养几个月,更是难受的紧,柯父走过来抱住她的肩,说:“不要哭了,孩子还活蹦乱跳的就好,难为她从虎口脱险,咱就先缓缓,免得她着急,好不好?”。柯母一听,连忙收起自己的情绪,然后围在釉子身边嘘寒问暖。

柯岩给了柯父一个眼神示意,然后两人都找借口走了出来。楼下的空走廊里,柯岩用冰冷的声音说:“老爸,能不能把您公司里的法律代表借给我用几天,我要让伤害釉子的人付出最惨痛的代价!”。柯父面色平静的听着柯岩的请求,内心却对她刮目相看,这孩子生气的架势和他哥一样,都是如此的骇人!柯父随即点点头,说:“我安排他明天过来!”。柯家人对外的形象一直都是淡薄优雅,但他们骨子里都是极其护短的,这回林语和那两个绑匪算是捅了柯岩的马蜂窝了!

相对于柯岩这边的寒风凛冽,病房里倒是一派幸福和谐的场面。柯母拉着釉子的手,温柔的问:“釉子,我听说有好几处伤,都是在哪?现在疼不疼?”。釉子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来自母亲的关怀,柯母给予她的温柔仿佛能滴出水,那么的软又那么的温暖。釉子想起远在大山里的母亲,眼泪突然就吧嗒吧嗒的窜了出来……


期末有点忙,你们懂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