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见

作者:世界守富
更新时间:2019-07-01 22:04
点击:437
章节字数:34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路不算宽阔,毕竟也是林间小道,顶多能让三四个人并排走。雾早已散了,太阳照进了树林,如一缕一缕的金纱,随着带着些许清香的风起,树影摇曳。

这客栈以前肯定不是这样的,我依稀记得这客栈以前很热闹。老板娘是个热情的人,每次我来这里,他总会出来跟我打个招呼,唠唠家常,可如今这里却,他也没出来,这必定是出了事。

我刚把门打开,一具面目狰狞的尸体就向我倒过来,凭着身手矫健,一个侧身就躲过了。

尸体拍在地上,砸了一地鲜血,用剑把尸体翻了个身,看清了面目后一阵可惜。

老板娘死了,死相可怕。

“可惜了。”

绕过尸体和血迹,进入客栈,原本热闹的客栈一片狼藉,地上净是些酒碗的碎片,血迹,尸体,碎衣服,一时都不知道怎么走能不让自己粘上这血。

看着一罐罐的酒,以及桌上地上的人惊恐的表情,我想他们在不久前绝对不会想到自己将会遭此劫难。

角落里的是个老酒鬼,就算是死了也不把怀中的酒放下。听说以前是个江湖人士,后来被红尘迷惑,又被出卖,杀了一整家子人,一时名声扫地,再也无脸出现在江湖之上,便天天来这喝酒,自从他来了这里以后,就没有人看到他清醒的样子,总是抱着一坛酒,谁也不理谁也不看的喝。如今他和他的酒,就静静的保持不动,就如往常喝醉了酒的他一样。

血掺杂着酒的气味不好闻,“醉倒”的人,永远都起不来身,与他人比剑,与他人谈笑风生了。

柜台上的有一坛好酒,老板娘每次见我来都会给我满满斟上一碗,我曾说过我不喜欢酒,可这老板娘却总是让我喝。看我皱着眉头喝下去,她总会跟我说“江湖侠客哪有喝不下酒的?慢慢习惯吧。”然后笑着去接待其他客人。

我自己给自己斟满一碗,尝了一口,辛辣,我果然还是不习惯这种味道。去灶屋拿了点干粮,将身上的碎银扔到柜台上。

“不用找了。”

也找不了了。

我不知道我在山上的时候镇子,客栈都发生了什么,是暴乱吗?亦或是那暴君又以杀平民百姓为乐?我不知。

这客栈都成这个样子了,镇子肯定更加惨烈,我觉得我该快点去,至少可以安慰一些我认识的人,也可以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拂袖转身离开客栈,快马加鞭的向镇子奔去,一时踏起飞沙无数,马背上的我,也有了几分潇洒。

近了,我看清了,河被染红了,尸体被扔在了大坑里,要把人都埋了,他们屠城了。

进了镇子,景象更加可怕,随处是鲜血,来不及处理的尸体全都被随意的丢在路边,有这浓重的腐臭和血腥味,我皱眉捂住了鼻子,赤狐也是不愿意再往前一步,我只好把它栓在了一户人家还算干净的门前。

我发现角落里有个正在颤抖的小孩。

我就向他走去,小孩见了我更加害怕的颤抖着,不断向后退。

“别,别杀我啊,呜哇……”

小孩哭了起来,我顿时手忙脚乱。

“别哭啊,怎么了,我不是坏人,你告诉我你怎么了。”

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柔点,靠近了小孩,这小孩看起来十二三岁的样子。

“呜哇,呵嗝,呵嗝,有坏人,呵嗝,有坏人呜哇!”

我赶紧抱住了小孩,小孩身上挺凉的,骨瘦如柴,估计有段时间没吃东西了。

“别怕,别怕,我是好人,来,先洗洗脸,别哭了,哭会变的不好看的。”

轻轻抚摸小女孩的身体。

“呵嗝,呵嗝,爹,呵嗝,娘,哥哥,都不见啦,呵嗝,都被人呵嗝,抓走了,呵嗝,呜哇……”

小孩越哭越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就那样静静抱着小女孩。

“别哭了……”

看着小女孩渐渐不哭了,我把女孩带到了一处没被血染红的小水塘里,刚上手想帮她把衣服解开。

“你,你是男的,转过去!转过去。”

我猛然想起自己还是男装,连忙转了过去。

“你快点洗一洗,我马上还有点干粮,你先填填肚子,你就别穿那衣服了,你先穿着我的袍子吧,我放石头上了。”

身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的声音,接着是女孩下水的声音,然后是清洗的声音,最后又是窸窸窣窣的衣服声。

“我好啦,你,你转过来吧。”

女孩颤颤的说着。

我转身,看见了女孩穿着我的衣服的样子,我的衣服对她来说还是太大了,宽松的耷拉在地上。

小女孩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湿着的头发在肩膀上,身子小小的,特别可爱。

“你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我小心翼翼的问她。

“嗯,我听我爹说,好像是什么卫国的皇帝和什么人来着,对,大将来打仗,然后到了镇上,咱们的皇帝正在这里举办什么会,然后邻里乡亲都被带走了,外面打仗打的厉害,我娘让我躲在柜子里,我才没有被带走。”

“我知道了,你先吃点干狼。”我带她去马旁边取了点干粮给她 看她狼吞虎咽,估计是有段时间没吃东西了。

关于她说的话我也明白怎么回事了,那暴君来这里杀百姓,还起个名字叫龙桃会,意思就是皇帝杀百姓,鲜血流在地上像桃子一般。

那卫国皇帝我也有所耳闻,以心系国家百姓而闻名于世,是位仁君,国家有灾,他便大开粮仓,土地丰收,百姓也愿意交各种赋税,是一片其乐融融。

而这燕国,先帝驾崩,太子陈匡济登基,称燕济宗,这燕济宗自登基以来从不早朝,在全国各地搜寻美貌女子,又过于信任宦官孙彦,各类奸臣排挤忠臣,往死里搜刮民脂民膏,以至朝政腐败,北方连年大旱,又不开粮仓,反而加重赋税,使全国上下苦不堪言,每年还举办龙桃会,由于不重视军队,使这军队几乎无可用之兵,江山被割去一半也是正常。

“你爹娘去了很远的地方。”

“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这……先走吧,我带你去别的地方,这燕国是待不下去了,去卫国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吴娇,哥哥你呢?”

她眨巴着眼睛问我。

“我叫白浅……我叫白乾韵。走吧,这里不宜久留。”

刚走出去几十步,便听见咔嚓咔嚓的铠甲的摩擦声。

我抱着吴娇,一个转身闪进旁边的屋子里,并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静静听着脚步声逼近。

“启禀圣上,燕贼已死。”

这是女子的声音,估计就是那声名显赫的季缘将军。

“好,好!燕贼已死,朕能这么轻易杀了燕贼,你也是立下了赫赫战功!等朕回京,必封你为镇国将军!”

这是男子的声音,估计就是那卫国皇帝李竑远。

接着是脚步声,我并未听到大声的铠甲摩擦声,应该是李竑远走了。

“角落里那个,你给我出来。”

是季缘的声音。我身体一颤,这就发现我了?不不,应该不是我,先不出去为妙。

“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

门啪的一声被击碎了,我没有听到铠甲摩擦声,应该是把武器丢过来了。

“呜哇,好可怕。”

吴娇又哭了起来。

“给我出来。”

“好,我在此!”

我大步迈出了门,看见那枪已经穿透了门,一阵后怕。

随着三声破风声,我知道她又扔东西了,尽力捕捉着武器的位置,用我的剑柄挡住了两个,剩下的一个还是划破了我的脸,留下了细微的伤口,却很疼。她扔了两块石头和一把匕首,显然我挡住了石头。

“您就是季将军吧。在下白乾韵,久仰大名。”

我毕恭毕敬的说着客套话。

现在我的局势不利,轮武功,她必定在我之上,而且现在吴娇还在我身边,我不仅要保自己还要保吴娇,绝不能轻举妄动。

“身手还可以。”

她走向门的地方把枪和匕首拿了出来。

“季将军将背后对我,不怕我偷袭吗?”

“你处于不利地位,又带个孩子,能把我怎样,就算真能怎样我也能回头杀了你。”

冷冰冰的话语。

“好,不亏是将军,有英雄气概!”

“你不必说这些客套话。”

一时间我被回怼的不知道说什么。

“爹,娘,哥哥,你们在这里啊呜哇……”

倒是吴娇开口了,向我的反方向跑去。

“娇儿,你在这儿娇儿,怎么那么不听话啊……”

我看着什么,一魁梧大汉,看起来十分憨厚,和一正在哭的妇女站在一起,身旁还有个看起来挺瘦的十五六岁的男子。这估计就是吴娇的爹娘和哥哥了。

“小兄弟,谢谢你了,俺家闺女给你添麻烦了。”魁梧的大汉说着一口浓重的方言,还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大汉拍两下跟几十斤重的担子扔身上一样沉重,使我有些疼痛。

“小伙子,谢谢你帮我们照看娇儿,我该怎么感谢你啊,谢谢你让我们团聚谢谢,我该怎么报答你,我给你跪下了……”

眼看这女子就要跪下,我连忙扶住女子。

“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你们一家人团聚就好了,那祝你们一家子平安,我先走了。”

“有时间一定要来我们家,我们肯定得好好招待你。”

女子对我说。

“嗯。”

因为经常住在山上的原因,我不习惯和他人沟通。

看着一家子人远去,心里也有几分欣慰。

“你一女子,为何扮男子?”

想不到着季缘仍未走,还一眼辨别出了我女子的身份,这就是将领吗?

“方便而已。季将军还有时间跟我闲聊?”

“城打下了,皇帝也在此,其他事项由皇帝操手即可。”

她倚着柱子。

“那我就先行告退。”

我向后退几步想快点离开,跟将领说话让我十分不舒服,她的气场是可怕的,几乎都让人不敢直视她的眼神。

“可想,来我军效力?你这天赋不错。”

她漫不经心的说着。

她的军队可是出了名的严格,人称季家军,我可不想混入这种没了自由的地方。

“恕我不能。”

“嗯,你走吧。”

几句简单的话语,我便离开。

我对这个将军没什么好感。


尝试谢了下初遇,可能还有瑕疵,请各位见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