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希霙2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8 01:47
点击:2037
章节字数:25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友幸如往常一般用光光的脚底拍打地板向自己的房间跑去,飞速溜过她身后时对她道:“妈妈早点睡,晚安!”


“嗯,”霙看过去,用平静的眼神制止他翻跟头,见小家伙黑发蓬乱地忽闪着眼睛傻乐,才微微笑道,“晚安,小幸。”


友幸消失于她视线之中,不消两秒钟又啪嗒啪嗒地跑回来,从墙后探出一个脑袋,这回目光带了成熟和认真的意味,五官秀致俊俏,正如她的妻子希美正经不苟时的神态,他皱了下鼻子,小声道:“妈妈,帮我和妹妹们也说下晚安哦。”


霙为友幸的童言感到心中温暖,少见地露出十分舒展不拘的笑意,轻轻抚摸了腹部——今天下了课回到家就安安静静的没再动过,估计是休息了,她向友幸轻轻道:“妹妹们睡得很香,哥哥,也早点睡。”


友幸嘻嘻笑着忙乖乖点头,大眼睛喜悦地眨了两下,他太期待见到自己的妹妹们了。等她们躺在摇篮里的时候,他要用双簧管,把好多好多甜美的曲子吹给她们听。








“我回来啦!”


希美的声音响起在玄关,无人应答。



友幸睡了?难得霙管得住这小皮猴。


希美总是叫友幸早睡,但霙却纵着他。记得最滑稽的一次是去年秋天,开学前夕的一晚,那天她深夜下了班,悄悄推开房门时,本想着两人都睡了,却被通亮的电视机荧屏闪了眼睛。她站在玄关,与端着游戏机慌张回头的霙和友幸相望无语。


希美哭也不是,笑也不是——霙当时还同友幸一样,叼着棒棒糖。


友幸倒是知错,早早躲去茶几后边不敢出声。可霙却含着糖语焉不详地说话:“啊,希美……欢迎回来。”



只有教起双簧管来才会严格约束友幸的,这么心软又迷糊的霙。


她不禁微微弯了嘴角——二人都早早睡下,却叫她有些不习惯。




此时,她的妻子没有安然入梦。

霙正为一些小事而烦恼,别说好好睡觉了,她实在是清醒得不行。



昨天孕检的时候,医生半开玩笑地说她有些发胖。

“虽然体重还没到警戒线,但毕竟是双胞胎,要格外注意饮食和活动哦。”


希美倒是,地医生说什么她都频频点头,甚至戴上眼镜掏出电脑敲打排列着注意事项,她知道希美是紧张自己,可那认真的样子,却使她越发在心里确定了自己发胖的事实。


霙先是在梳妆镜前俯身,缓慢伸手,将右脸颊扯向一边。


胖了,她默念,淡淡的眉毛皱起来。



再是凝望了恶鬼一般凝望着不远处静静躺着的体重称。


月份大了,两个小宝贝发育也快起来,她几度站上体重秤时,需要微微探头才能越过突出的腹部去确认上面的读数。


怎么称都是那个样子。


霙带着微微懊恼从鼻间呼气,手指将落下的发丝捋到耳后。那安宁柔软的姿态在她身后刚进了屋的希美看来却是丝毫未变。她随手将西装挂上门边衣架,愉快悠扬的声音就传进霙的耳朵。


“咦,我以为你已经睡了呢!”她松了松领带,活动着绷了一天的身体。

霙回头,她还在体重秤上站着,有些无措地看着希美走过来——她衣领凌乱,身姿带着些慵懒,双眸却还是清丽有神。希美伸胳膊去牵她的垂在身侧的手,“洗过澡了吗?”她问着,目光向她脚下瞥过去。



霙恨不得马上蹲下去捂住小小屏幕上的无情数字,自己的手却越过思维先行一步,去遮了希美的眼睛。


“啊。”

二人都是轻轻出声。


霙有些慌乱,可希美的声音带着愉悦的,仿佛被她笨拙的行为逗乐了一般。


手心被希美的睫毛扫过,像小刷子似的挠着她,那红润的嘴角勾着,笑意盎然。霙仿佛可以看见自己手的阻挡下,希美清亮若湖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真是的,霙。”她将她的手牵下来握在自己温热的掌中,现出与她料想一致的美丽双目,此时正好笑地瞧着她,“在担心什么嘛。”


她都切身经历过,当然明白个中滋味,又怎么会在意霙纠结的这些小事情。



霙的脸烧了一下,对啊,明明希美……更早就做了妈妈。


她经历那一切时,自己一点都没帮上忙,可有了小羽和小翼后,一切都是希美凭着她的经验去照料自己,内衣的型号和款式都由希美包办……连脚,都要希美洗。


她抿起嘴唇,低落了目光在希美刘海的尾巴,那黑发扫动着衬衫织料的表面,在静谧的卧室发出春蚕噬叶的沙沙声。



“希美……”


“好!那……”希美恰听见她如蚊呐的唤声,立即中止了自己的话题,眨眨眼睛,“嗯?”


霙惊觉了些什么,不想提起之前分别的时光让气氛低沉,她勉强自己飞速思索了一下,红色腾在脸上,睁大了眼睛好使自己看来真诚,半撒着谎提起新的事情来掩盖自己真实的想法:“是在担心……是不是现在……对希美没有吸引力……”



的确是慌乱中思虑不足而说出的话,刚一出口,二人之间的空气就旖旎绵软起来。这话对于彼此来说是太过明显的暗示,霙的脸更红,她能看见对面希美的眼底有层层波光暗涌,惊异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一般,半张开了唇。


是出于小心,可实在是太小心,半年之间,希美都仅仅是拥着她入睡。


她始终不敢问,就算某日在夜里静静端详希美的睡颜,身体渴望着希美的抚慰,也渴望看见希美在自己指下化作微颤柔蕊的样子。她却怕希美会义正辞严地说:为了你和宝宝的安全,所以不行。


因此被“拒绝”的话,那多么羞人啊。




“……不会啊!不会的,”希美收了神,忙轻柔安慰她,手指再到手掌贴上她的腹部,隔着绵纱衣料轻轻抚摸,看向她周身的眼光含着爱惜,“霙……很有吸引力。”


她亲手放飞的,亲眼看着丰满了羽翼的铠冢首席,她的妻子,她孩子的母亲。这几月间更添柔和到令人目眩的光辉……她怎能不爱?



对面的人因羞涩和惊慌微微避开了目光,脸颊如木莓一样润红,叫希美叹息她的温软静美,那份对她的依恋引得她产生“不得不去保护”的心情,可许多时候,霙又可以给予她许多安慰。


这份吸引,是从来都躲避不开的甜美和柔情。



这一点,好像她的霙还不明白。


“洗脚。”希美笑,见霙回神颔首,才后退两步,牵着她从体重秤上稳稳下来,将她轻轻按坐在床边。霙抬头,恰逢一双水亮的眼睛,和印在脸颊上面半湿润的吻。


大阪的夏天十分潮热,霙的肩上是熟悉的、希美手心的体温,耳旁吹过比流动的空气更温暖的风,是她唇中吐出了细语。


“今天就在这里洗……等我一下。”



……



“希美。”她想起什么,侧转了头,用掌心覆盖她的手。


“嗯?”


“为什么,今天不……”她不知如何启齿,另一只手下意识放在自己因怀孕而变得十分饱满的胸前。


这里……希美不是一直,很喜欢吗?


“哦……”希美愣了一会儿,霙的内敛话语总是很难弄清含义,但经过她长久的锻炼,已然十分好懂。她温和一笑,解释道,“这里……不行的呢,对小宝贝……”



“……”霙在暗中羞红了脸,转回头去装睡。




希美懂的,比自己多。


让我康康哪个还没有上车
全文:微博置顶@eeeeee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