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

作者:牙疼
更新时间:2019-06-02 22:54
点击:385
章节字数:33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7)

阮松溪拉着舒臻在广泽寺外的水果摊上买了满满的两大袋苹果柚子梨,便又再次涌进熙熙攘攘的排队大军,买票礼佛。

然而这回,阮松溪循着之前路绕到后山去,却怎么也找不到那棵姻缘树,她也问了好几个寺庙中的僧人,他们的回答竟然都是一样的“广泽寺里并没有什么姻缘树,施主肯定是看错了”。

女施主阮松溪表示,自己肯定没看错。

然而就算她坚持自己没看错,那棵姻缘树遍寻不着也是事实啊,最后她只得把手上的两大袋满满当当的苹果柚子梨交给寺庙的僧人,僧人不肯收,但是女施主也要还愿啊,最后双方决定先将果品供给菩萨,等初八之后再将供果送往附近的老人院或其他公益机构。

女施主阮松溪又非常虔诚地拉着舒臻逐个大殿都拜了一圈,她趁着舒臻闭眼磕头的时候、自己则是抓着手机飞速地去扫香油箱上的支付宝二维码,大手一扫便是吉祥如意8888。

舒臻磕完头,站起身的时候,女施主阮松溪已经把手机塞进口袋,整个过程悄无声息。

舒臻从包包里取出零钱递给她:“香油给心意就好了,来,我的一份,你的一份。”

阮松溪又无比乖巧地拿着零钱塞进箱里,美滋滋地感受着被女朋友管束的满足感。


从广泽寺出来之后,天色已然黑沉沉的暗下来了,当时已经是下午的6点半。

两人也不觉得饿,阮松溪就这样牵着舒臻的手,舒臻也不问现在要去哪,阮松溪也不问明天我要不要把你送回家,两人从广泽寺外的大街,一直走到那片阡陌纵横的田埂前,阮松溪突然蹲下来说道:

“你上来,我背你过去啊。”

舒臻说道:“我自己也可以走啊。”

“前面都是泥坑,还有独木桥,你还穿着小靴子呢,怎么走。”

舒臻蹙眉,嘟囔道:“难道我就这么娇气吗。”

阮松溪转过头去,脸上笑意盈盈:“我没有说你娇气啊,我可以摔倒,我可以出糗,我可以踩水坑,但是你必须美美哒!”

舒臻脸上忽地有些发烫,几乎是下一秒,就认同了阮松溪的花言巧语,顺从地伏在那人背上。两人体形相仿,阮松溪将舒臻背在背上,走路的脚步丝毫不见凝滞,嘴里哼着小曲,施施然地穿过田埂。

舒臻问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

“我不知道……”

“是喜欢我漂亮?”这句话问出来之后舒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尽管这个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她从小到大,基本没人否定过这件事。

阮松溪还真的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丝毫不吝啬词汇地夸奖道:“舒臻真的好漂亮啊,小时候我们也玩过那种纸皮娃娃,给那些纸娃娃换衣服什么的,以前我就想,长大之后我赚钱了,我要买好多漂亮的衣服回来,给你弄得美美的,每天一套,一年不重样的换下来。”

舒臻哼哼两声:“我给你的手机下个奇迹暖暖玩玩?”

阮松溪忍俊不禁:“那个游戏要真是你给我下载的,我肯定直接氪到V14。有时候我也会觉得自己怎么可以不厌其烦围着你转,只要看到你就忍不住浮想联翩。以前看那种偶像剧,女主角不是会幻想男主角跟自己表白吗,我就不止一次幻想你为了我跟男朋友分手。”

“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喜欢你,我说不出来,因为你只要在我身边,我就忍不住把心放在你身上,你开心的样子,你骂我的样子,就算你什么都不做,我也可以以你为主角,吹一天的彩虹屁。”

舒臻久久说不出话来,以至于两人穿过田埂之后的好长一段路,舒臻才猛地想起要让对方放下自己。

“你不累吗!”

“不累啊。”阮松溪甚至还边哼着小歌,边把人让进车内。“我还能背着你跑完800米。”

其时天色已晚,阮松溪只得在附近找了一家颇为老旧的小旅馆,将就一晚上。

阮松溪选的是一间双床房,自从两人进去之后她就没消停过,又是到旁边的小超市买新的毛巾跟洗漱用品,又是给舒臻打包晚饭,待两人吃饱喝足梳洗完毕,她又取出了刚刚在小超市买的国产面霜、润手霜之类的护肤品,招呼着舒臻躺下来,自己给她擦。

舒臻被她晃得有些晕,连忙说道:”要是你自己一个人住,也这么闹腾吗。“

”当然不啊,要是我自己住一晚上,我关上门直接就睡了。饿醒再点外卖,吃完了再洗澡,我自己一个人完全无所谓啊。“

舒臻不由得有些抓狂:”那你现在呢,现在又是在干什么!“

”因为你在啊,有你在怎么一样。“阮松溪补充道:”要是我早知道你今天会来找我,我才不管会不会被烟熏一脸,我肯定化个完妆再出门。“

舒臻死死按住还想要撕开面膜包装的阮松溪,无奈地说道:”你现在就赶紧睡觉,赶紧睡,都折腾一天了你不累吗。“

苦苦挣扎了两分钟,阮松溪最终只能不甚甘愿地放下手中的面膜,十分规则地睡到另外一张床上,在对方的监督下闭上眼睛,慢慢地进入睡眠。

**********************

今晚的梦颇为有些特别,在最初的云雾缓缓褪去之后,她看到面前站着一位年约五十来岁、面容慈祥的大爷,乍看这位伯父辈的大爷一眼,就有一种居委会调解人员的职业气质扑面而来,如果不是对方穿着一身宽袍大袖的古代官服,阮松溪大概已经走上前去亲切问好。

”大爷……不,大人?“阮松溪背过手去,偷偷地掐了自己一把——不痛的,莫非,这真的在做梦。

不曾想,那位居委会的古装大爷比自己更客气,快步地走上前来,还一个劲的朝她拱手作揖:

”吾乃禅城地方办事处的任职人员,虚衔地仙,人称土地神,小神见过锦鲤大人。“

阮松溪不解其意,那位居委会大爷……不,是土地神便耐心地将天庭今年举办的惠凡政策以及抽取锦鲤实现愿望的事情,一一告知眼前懵逼的凡人。

来龙去脉说完一遍,土地神接着说明来意:”小神这回前来托梦,其实是想向锦鲤大人做一下服务回访,当然,不论你给出怎样的评价,今天你人生的轨迹都不会因此而出现任何变化;而今晚梦中之事,小神也会为你消除一切记忆。“

”好评,绝对的五星,敢少半颗星我跟谁急。“阮松溪当机立断,斩钉截铁,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土地神脸上呵呵的笑着,说道:”不不不,我们还是需要走一下形式的,请问——“

”等等,我想问一下!“

”锦鲤大人有什么想问的?“

阮松溪不安地绞着手指,撇了撇嘴,才慢吞吞地问道:”其实……舒臻今天会来找我,是因为我许了愿?你们帮了我,所以她才会喜欢我?“

土地神十分专业地从宽大的袖子里面取出了一本厚厚的册子,二话不说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

”锦鲤大人还记得自己许了什么愿望吗?“

”让舒臻喜欢我?“

”不是。“

”让舒臻只爱我一个。“

”……锦鲤大人,请你严肃点。“

阮松溪不情不愿地说出那句酸掉渣的话:”舒臻唯心所许,求仁得仁。“

”这不就是咯,“土地神说道:”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舒臻最想得到什么,我们就帮她实现。因为她想见你,所以我们暗中帮助她找到你;因为她喜欢你,所以我们安排了一系列巧合,让你们最终见面。你在许愿的最初,就将许愿的权力转让给了舒臻,唯有她跟你两心如一,今天你们才会见面啊。“

阮松溪说道:”那……神仙大爷,你能不能再保佑一下舒臻顺利出个柜什么的?“

”要不……锦鲤大人你把这个愿望攥着,明年继续参加我们全国锦鲤的抽选活动?“

”……“

土地神戳了戳厚厚的账册:”锦鲤大人问完的话,我们的回访就开始了啊,请问锦鲤大人对于我们诸神办事处基层工作人员的着装是否满意,A.十分满意,B.满意,C.有待改进,D.举报投诉并提供1086P高清照片进行投诉。“

”A。“

”请问锦鲤大人对于我们诸神办事处基层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是否满意,A.十分满意,B.满意,C.有待改进,D.举报投诉并提供1086P高清照片进行投诉。“

”A。“

”请问锦鲤大人对于我们诸神办事处基层工作人员的办事效率是否满意,A.十分满意,B.满意,C.有待改进,D.举报投诉并以不少于50000字文章阐明事实,文体不限,文章需结构完整,条理清楚。“

”A。“

”请问锦鲤大人对于我们诸神办事处基层工作人员的……“

*****************************

阮松溪仿佛做了一场非常漫长而乏味的梦,从梦中醒来的瞬间她耳边仿佛还有一阵嗡嗡的声音萦绕不去,就像是她临睡前有人在她旁边不断重复了相当无趣的提问。

她下意识地从床边摸出手机,当手机亮起的瞬间,她发现自己的屏保赫然变成了一张合照,靠近镜头位置的是自己放大的谁脸,而舒臻则靠在旁边,那张精致小巧的脸有她这样的傻憨憨地一衬托,便愈发的好看。

她的手机里,还有两条未读的微信消息,她随手点开,发现是舒臻发给自己的。

第一条,就是舒臻发过来的图片,她偷偷拍下的两人合影,现在也已经变成了阮松溪的屏保。

第二条,则是一段文字:

以后的你,不需要再仰望我;我会站在你看得见,也够得着的地方,与你手牵着手,不再逃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