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章

作者:醒醒不醒
更新时间:2019-05-19 15:16
点击:249
章节字数:15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柯岩听到釉子的解释,心里已经软得一塌糊涂,这个可爱的女孩并没有被环境塑造成精打细算、刻薄的女孩,反而非常的柔韧、乐观。这时釉子慢慢的贴了过来,有点羞涩的对柯岩说:“阿岩,我能抱着你睡吗?”柯岩立马接话:“当然可以了,其实我也有这样的习惯。”说完还向釉子眨了眨眼睛。两个人抱在一起,悄悄的说着话,釉子告诉柯岩今天班上有个女孩子嘲笑她丑,还讽刺她穷,围在她身边的女孩子也附和她,仿佛她做了什么错事。柯岩听了非常心疼却也无奈,只能安慰她:“不管别人怎么去评价你,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无愧于心就好了。别人的评价很多时候是基于她们内心的嫉妒或其他负面情绪,听过就算了。更何况她们这种以貌取人的评价,更不用放在心上了。”釉子觉得柯岩的分析很有道理,内心的那点阴霾瞬间就被一扫而光了,还把柯岩当成了小偶像,眼睛放光的看着她,就差摇个小尾巴了。两人还在继续聊天,但釉子的眼皮越来越沉,渐渐的熟睡了,仿佛还做了美梦。可是,这对柯岩来说就是一次很大的考验,釉子的胸虽然不是很大,但它软软的贴在柯岩的胸上,柯岩微微往外拉开距离,但每次釉子又会重新贴上来,这样就会让柯岩更深刻的感受到它的柔软,而且釉子似乎对她这个抱枕情有独钟,整个人都贴上来了,柯岩知道,那个细长的腿已经搭上了她的腰,釉子还整个脸埋在她的胸前。柯岩整个人都在冒烟,嗓子干得厉害,手有点不受控制的想往某处伸,渴望感受某处的柔软。但是她知道绝对不可以,不停的在心里念大悲咒,让自己清心寡欲,杜绝一切罪恶的念头。

山间的清晨总是那么的纯粹,火红的太阳从山后冒了出来,驱散了林间调皮的雾气,只剩晶莹的露珠挂在叶梢,身躯娇小的动物愉快的享用天然的晨间饮料,顽皮的幼鸟就在林间嬉耍,平白沾染一身的清露,等待阳光为它们熨干。玩闹累了,就回鸟窝里乖乖等待父母为他们带回早餐,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变成大鸟与父母、族群一起飞往温暖的地方了。热闹的清晨将釉子唤醒,釉子心想:果然每次和柯岩一起睡都能睡个好觉啊。釉子小心翼翼的撑起上半身,打算起床,可是,一回头就看见了柯岩恬静的睡容。釉子知道柯岩非常美,但近距离的冲击却更直击人心,细腻红润的皮肤即便是在早晨也保持着诱人的光泽,淡淡的油光并不让人反感,直挺的鼻子非常性感,嘴唇微微的嘟起,让釉子想起草莓果冻,这是她的最爱。不知不觉,釉子的头慢慢的靠近了柯岩,这时,柯岩的身体动了,深吸一口气,翻个身又砸吧着嘴睡了过去。釉子却像惊弓之鸟,迅速的离去,独留柯岩一人在帐篷里睡得昏天黑地。釉子的内心掀起了巨浪,柯岩的翻身让她从诱惑中惊醒,她发现自己的嘴唇已经快贴上了柯岩的嘴唇,“我想亲她”的想法已经遍布每一个神经,仿佛世界只剩下了这一件事,更让釉子没办法淡定的是她知道自己湿了,看着柯岩的脸湿的,这是欲望,是一种性的渴求,这种想法对釉子的冲击更大。釉子觉得自己很罪恶,怎么可以对柯岩有这种邪恶的念头,这可是悉心帮助自己的学姐啊!而且,女人怎么可以对女人有欲望呢?釉子觉得自己愧对柯岩,枉费了柯岩对自己的好。心烦意乱的釉子在林间走着,脑子里全是今天早上自己的荒唐想法和负罪感。完全呆滞的釉子如行尸走肉一般走在树林里,但内心的纠结和疑惑却丝毫没有消散,釉子觉得自己没办法面对柯岩,可是也不敢让柯岩知道自己的想法,毕竟自己有那种“病”。想到那个,釉子觉得肯定是因为自己的“病”越来越严重了,所以才会有那种想法“对的对的,一定是因为自己病情加重,绝对不能让这个秘密泄露出去,不能让阿岩知道我有那种奇怪的病,会吓到她的”。似乎找到原因的釉子稍稍松了口气,悄悄的往帐篷的方向走。

釉子刚回来没多久,柯岩就起来了,几个人洗漱后吃早餐,因为丽姐临时有事,所以这段旅行不得不提前结束。柯岩心里叹息,又不能和釉子一起睡了,大好的机会没了(哭唧唧),一脸幽怨的看向丽姐,搞得丽姐一头雾水,还在想啥时候惹到了这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