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章

作者:醒醒不醒
更新时间:2019-05-15 20:13
点击:292
章节字数:14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散落一地的东西和僵住的两位舍友以及默默流淌过的时间都在见证着两人拥抱在一起的躯体,是那么的贴合,那么的合适。柯岩焦急的看着釉子,就怕她摔出个好歹来,而釉子看着柯岩紧张的神色和清亮的眼神,似乎心里有什么东西脱离了控制,在心脏里面乱跳,整个人的呼吸都乱了。釉子的喘息声终于唤回了柯岩的理智,她将柚子稳稳的放在地上,用眼神确认她没事之后,便转身往自己的桌子那边走。刚迈开步子的柯岩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扯住了,回头一看,一只稍黄却纤细的手扯住了自己,釉子一只手拉着她的衣服,头低着,这幅招人疼的画面让柯岩的呼吸粗重了两分。釉子蹑蹑的说了一句:“谢谢柯岩学姐”。柯岩从来没觉得自己是爱心泛滥的人,可是回想起那只手和那一声细弱的谢谢,她只想紧紧抱住釉子。同样受惊的还有釉子,从前她只将柯杨当成一个普通的学姐,可是在那次拥抱之后,她久久不能忘记那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柯岩身上的味道再次飘进她的鼻腔,最后袭击了大脑的神经元并留下了“柯岩味道”的深刻印记。釉子知道,她没办法和柯岩只当普通舍友了,她在宿舍只会想往柯岩身上贴,渴望她的味道和拥抱,釉子知道,自己的病又犯了。她觉得生活被打乱了,她不想自己的这种病被别人知道,更不想让柯岩知道,她害怕自己被柯岩当成变态,害怕受到柯岩的回避和嘲讽,她再也经受不起这种经历了。所以这几天釉子一直强迫自己不能回宿舍,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直到舍友睡了之后才回来。

柯岩觉得自己要疯了,这几天釉子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一直躲着她,明明那天她也对自己有点依赖,可为什么现在却要逃呢?而且还逃得那么彻底。就在柯岩抓耳挠腮的时候,釉子却在忙着应付各种学习难题。心理加身体的双重折磨让釉子没有注意到每天熄灯后某人幽怨的眼神,柯岩知道釉子在躲她,也不想给柚子增加太多的烦恼,所以每天早早的洗澡上床,免得釉子尴尬。可是,见不到自己想见的人更无法亲密的接触她,这让柯岩的心肝肺都不顺畅了,只能每天晚上借着些微的亮光看看那只小傻瓜,也让自己安心一点。

两个人就这样别扭的过了大半个月,就连另外两个人都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微妙的气氛。这天晚上,釉子从图书馆出来,往今晚的活动教室走。这个活动是系里举办的不同年级间的交流会,釉子也不想迟到。终于在迟到的前一分钟踏进教室了,教室坐满了人,釉子看了一会,好不容易发现一个空位,便赶紧的跑过去,走近一看,凳子上有个包,她刚想询问是否可以坐,就看见隔壁坐的是柯岩。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正面而近距离的看过柯岩了,这让釉子呆愣了一会。柯岩看她一动不动的,就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了。温热的手握住了釉子的手腕,明明是那么的温暖,握了一会却又那么烫,仿佛烫到了自己的心口,釉子觉得自己很渴望抱一抱柯岩,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要往柯岩身边凑,就像一个在沙漠里饥渴已久的行者看到了一片绿洲。但釉子害怕自己的状况被柯岩发现,只能强迫自己不要动,默默的汲取手腕上的舒适感并捕捉柯岩的味道。柯岩看见釉子并没有甩开她的手,心里已经开启了烟花节的大幕,紧紧的抓着釉子的手,并没有放开的意思。彼此都想靠近对方,却没人去深究这种感觉,稀里糊涂的就这么过了一个小时。隔壁的丽姐和言姐看到这种情况,两人对视了一眼,也没说什么,活动散场后两人借口去吃宵夜,为那两个别扭的舍友腾出空间。柯岩想起这段时间的冷遇,内心幽怨的小火苗就蹭一下就点了起来,等两个舍友走了之后,牵着釉子的手就往外面走,直到找到了湖边一个僻静的角落才停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