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如果要逃走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6 19:42
点击:1990
章节字数:22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个……我看看,”希美脸侧的头发垂下去,发梢扫在纸张的细碎声音若春雨打在草叶,她一丝不苟以双目检查着信息,手指点在刚通过打印机的温热纸张,“嗯,没错。”


似游乐场的飞车松开了绑带,如双手离开了秋千的绳,霙的心脏随着那确认声被抛上云霄,她颤动眼睫,贴在一起的上下唇也轻轻发抖。


市政厅内冷气使她的鼻息显得更加温热,手指也在裙装衣摆点出水印,友幸高高举着手中DV对着她眼尾,画面中蝶翼一般的睫毛以更快的频率忽闪了,她刚强迫着心率按照节奏跳动,而希美不适时的呼唤又将其彻底打乱,霙呼吸困顿,放开了衣裙走上前。


任何一场演出前都不会有此时的无措心情,那漂亮飞扬的笔迹在纸张上未干,映着厅内灯光的亮泽。霙刚伸手要把头发别在耳后,丝丝柔软就在背后被希美拢起托在手心,她心里泛起甜蜜,再扫视了希美的字迹,指尖停在那之下若即若离,右手举笔。


伞木希美 铠冢霙



“All right,”办公的是个年轻小伙子,他笑眯眯接了二人的确认签名,还不忘对友幸的摄像机挤眼睛,“最后缴费就可以了。”





青蓝裙摆下她的小腿无法挽回地迈向前,她的珍宝——这叫做希美的,令她深陷无可自拔的女孩一次一次远离自己的时候,霙没有想过她们的未来,还可以有这样的结局。


那时候的她,看不见未来的模样。




明明只是国内的登记和简单婚宴就已足够,她不大明白希美对于飞往异国得到许可证和结婚证的坚持,对她来说,大概只是将这当做二人,不,一家三口的夏日旅行。

可现在,她仿佛稍稍明白了这一张纸的意义。

明明只是许可证而已,却已经能透过它看见很久以后的日子。




阳光下刺眼的市政厅的大楼与风中猎猎鼓动的旗帜相映成辉,室内的冷气无法延伸到广阔的天地,炎热振动了心率,发出薄汗的手心内填入熟悉的触感,身侧阴影下交握的手也被小记者的DV热情收录。


画面上方落下轻言细语,和平日里母亲们的交谈一般温柔,可几乎不会有人注意到那之中微小的羞涩。


“紧张了?”


霙,轻轻的气喘若海螺里吹出的风,许多道不明的情绪无法言说,可语声却藏不住幸福。


“紧张……”她口吻羞涩,“但,很开心。”


手掌皮肤因交握的力而被压平,画面特写中闪现蓝色钻石微光,是希美的指腹一顿一顿抚过了她的关节,停留在白皙药指之上的粉亮结晶。


“霙,跑不掉了。”




小羽的吸气如窒息,她捏着哥哥的衣摆与小翼对视,四目相接,在同胞姐妹的生年之前,竟有过她们无法触及的往事。是母亲们的话语太过深奥,但这从未体验过的感情,却透过画面和声音,以身为人的共感传递进她们稚嫩的心里。


什么叫“跑不掉了”……响子看着她熟悉的阿姨们,在她眼中亲密得理所应当,就如自己的母亲们一般——是伴侣,互相爱着的人。是小羽,小翼,友幸哥哥的母亲,而久美子妈妈和丽奈妈妈,是自己的母亲。


这样的理所当然之前,也会有“跑掉”,也会有“逃走”吗?



那么,久美子妈妈和丽奈妈妈呢?



响子一向是最稳重的,可未曾了解的过往却第一次另她不安。万千疑问化作话语涌上喉间,她试探的目光在黑暗里穿行,直直看向希美与霙阿姨,以为不曾被任何人察觉。


在她眼里,她们正是最最温柔、优秀又美丽的样子。


投影渐变成纯白,照亮起居室中她们的面容,响子看见霙阿姨正用手去擦希美阿姨的脸颊,相比于录像带中即离不定的抚触,此时习以为常的好像一体。



霙,当时未回答希美的那句话。


再回首,此时心血来潮想要坦白自己当时心意的时候,却发现有条水线自希美脸颊滑下来。

她事事要强的希美,再做不到于自己面前掩饰情绪。




“希美,哭了吗。”她明知故问,掌间蹭过她脸颊,已是润湿温暖的一片。


“……嗯。”希美用了肯定的语气。


不会再口是心非,她知道霙更需要自己真实的感动。她的霙是羽毛柔软的鸟,要用最温和舒适的风去托着它的翅膀,才不致使得哪怕一根羽丝凌乱折损,才不致通向那颗赤忱心脏的热血冷却分毫。要用最温柔的手去呵护,才会终于看见她绽开繁盛的花朵。



果然霙恬淡安心地笑开来,细细指头点着她腕子内侧,对她说悄悄话:“……是我先抓住希美。”


是她先说了喜欢,所以年少的希美虽自霙的拥抱中离去,心却从那时起被无形之物连在她的手里,只要牵动,思念纺成的线便穿越山海与岁月,使她的心跳随她指尖而舞。


所以,其实是霙先抓住了希美,无知无觉之间,霙的事情侵染了她的大片心房,霙的喜欢散落入了她的脑中银河。


霙年少的话语,成为名为希美的女孩心中那一片静湖里沉睡的,最美的鹅卵石。


希美微微点头,笑中又带泪,她想起夏日里霙勇敢无畏的拥抱,看到此时冬日中霙亲切温和的表情,泪线又滚下几许清脉。小翼夹在她们之间早已不知所措,她学着霙去抹希美的泪,小手却被希美捉住,在手心和着泪水爱怜地吻上。希美在心里笑自己,已经是这么大孩子的妈妈,想起往事还是会支持不住地流泪。


看似强大的希美,是比霙要软弱的爱哭鬼。




即便艰难透过泪水阻隔,希美也早已注意到了响子的目光。那清明的目光希美再熟悉不过,是如丽奈一般的,对某事的困惑与不解。响子如丽奈一般率真,如久美子一般执着,只要心有一方未明,无论如何她都会去弄清楚。希美在心里笑开,怎像小翼的沉静默然,小羽的活泼大条。她们与响子同岁的女儿,一个思虑万千绝不会问出口,一个却压根不会去关注话语间的玄妙。



希美不打算解答,因她觉得,若是将这盘录像看到末尾,响子的疑问便会被拆解得透彻清晰。



响子抠痛了自己的双手,不了解母亲们的往事使她紧张无措,如果久美子妈妈或丽奈妈妈中的任何一方要逃离彼此,要因任何原因“跑掉”……她的嘴唇抿成一条线,眉头锁得无比严肃。



那种事情,响子绝对不允许。


劳动节快乐~(药指是无名指,用词逐渐有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