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16弹 三角越级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9-05-26 22:00
点击:558
章节字数:51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飒飒。

10月的晚上已经有了些凉意,一阵微风轻轻吹落了几片树叶。

大约有数十平米的和式庭院内跪坐着一名黑色长发少女。

她的背脊挺得笔直,神色平静地闭着眼睛,好像在感受着什么。

让人在意的是那把平放在她身前的日本刀。

少女的名字叫佐佐木志乃,是比亚里亚低一年级的后辈。

当然她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能用前辈和后辈能够简单说明的。

一定要形容的话那就是很符合季节的三角关系。

亚里亚和明理是在今年才组成的战姐妹,明理和志乃是好友。

如果按照通常思维来看的话,亚里亚和志乃其实没有很多交集。

但实际上,由于志乃对明理抱有非常强烈的感情,她一直固执地坚信是亚里亚从她身边抢走了明理。

因此产生了亚里亚和明理并不知情的「三角关系」。

——从某个方面来说,这对战姐和战妹意外的相似。

「……」

志乃沉默地伸出左手握住日本刀,将它置于腰间,右手慢慢伸向刀柄。

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接着——

刷!

下个瞬间她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

左膝跪地、左手和握着的刀鞘贴在腰部、右腿向前踏出一步与地面垂直、握刀的右手停在胸部的位置——这是佐佐木家『严流』之术中最基础的居合斩。

不仅仅是动作,连眼神和气势都变得异常坚定。

「神崎、H、亚里亚。」

志乃淡淡地吐出这个名字。

她从前辈们那里得知在10月份由后辈向前辈们提出各种比试是被认可的——武侦高是有明确上下级关系的地方,因此想要跨年级挑战是很困难的。

这对前辈有诸多不满的后辈来说,是个非常好的机会。

如果一个格斗技巧很高的高年级在格斗比赛中输给了后辈肯定会是奇耻大辱,受到打击而一蹶不振也不奇怪。

想到这里,志乃的嘴角扬起了自信的弧度。

「这次我一定要——!」

顺便一提,因为挑战方式有「1年级向2年级」、「1年级向3年级」、「2年级向3年级」三种,所以被称为「三角越级战」。


「竟然有人向亚里亚前辈提出格斗竞技的比试……」

明理站在格斗比试专用的拳击台外,好像在担心什么。

由于大部分学生都在为过几天的文化祭做准备,中午的强袭科一下子也冷清了不少——如果不好好完成cosplay的话就要接受教务科全员的各种恐怖极刑了。

亚里亚出院之后也是一直在犹豫『变装食堂』的着装,到现在都还没下定决心。

「好像有个不要命的一年级呢。」

换上格斗服的亚里亚随意靠在其中一个角柱上。

亚里亚在强袭科的大名是众所周知的,就算是三年级的学生也不会随意去挑战,但是眼前却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年级要挑战她。

「到底是谁呢?」

明理紧张得向入口处张望。

「明理。」

亚里亚看着明理的表情不由得笑出声。

「机会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你有胆子向我提出战姐妹试炼,也会有其他胆子大的人向我挑战呀。」

她倒是不讨厌积极上进的人。

「……说的没错。」

嗒。

一个人影从没有灯光的走廊里走出。

「什!……志、志乃!?」

明理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同样穿着格斗服但身上却笼罩着一股决一死战气场的志乃——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她的双手慌张地抓紧了拳击台的围绳。

「哎呀,是你啊。」

亚里亚没有露出很意外的表情。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

整个武侦高能在格斗技上打败亚里亚的屈指可数。

所以,对亚里亚来说挑战者无论是谁都一样。

因为她一定会赢。

「志乃你为什么要……」

「明理,这是我跟她之间的恩怨。」

志乃的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花。

「亚里亚前辈?」

明理一头雾水地看向亚里亚,而亚里亚也是一脸迷茫地摇摇头。

「抱歉了呢亚里亚。」

穿着武侦高制服的白雪从志乃身后走出。

「这次我是以志乃战姐的身份来见证这场比赛的。」

「啊,没关系。」

相比白雪有些尴尬的立场,亚里亚倒是无所谓地摆了摆手。

「帮她加油打气是战姐的责任嘛,希望你的战妹能多撑一会。」

大概也只有某对双马尾战姐妹才不在同一个服务器里吧。

明理的视线在亚里亚和志乃身上来回。

「志乃……一定要打吗?」

眼看志乃做好了热身正要上场,立刻走到志乃面前。

「明理,我之前一直在逃避,但是今天我不会在逃了。」

「我要战斗!」

接着,志乃走上拳击台,抓住了上面的围绳。

(诶~)

亚里亚若有所思地看着刚刚那一幕。

「佐佐木,为防止你输得不明不白,有件事我要事先告诉你。」

「什么?」

「三角越级战中如果后辈输了的话,那他必须要听从前辈的一个命令。」

亚里亚的声音让志乃抓住围绳的手颤抖了一下。

「什!」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

「白雪是SSR的,这是强袭科的内部规则。」

亚里亚继续解释。

「不会觉得不公平吗?只有低年级的得到好处什么的。」

「所以,一般来说,低年级输了的话都会被命令做最不想做的事情哦。」

「对手是你的话……」

亚里亚用手托着腮,做出思考的样子。

她一边说着一边扬起下巴走到拳击台中央,露出不像她自己的邪恶表情。

接着,把右手拇指放在左侧颈部,从左至右地在空中划出一道横线。

「输掉的一方就自己切断跟明理的关系吧。」

「什!」

「等、等一下亚里亚——」

白雪看了一眼志乃,立刻想替她打抱不平。

「白雪。」

但亚里亚只是用一个眼神就制止了她。

「亚、亚里亚前辈……」

「明理你也别说话。」

亚里亚毫不留情地让双方的后援都闭上了嘴。

「这是她自己的决定。」

「志乃……可、可是——」

「明理,神崎前辈……说得对……」

志乃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去。

「志乃……」

「来吧,准备好就给我上来。」

亚里亚一甩手,背过身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本次比赛就由我来担任裁判,都没有异议吧?」

白雪左手捧着比赛用铃铛,右手拿着小锤子站在拳击台中央。

以白雪为分界线,亚里亚和志乃站在她身旁的两侧。

「那好,下面我来宣布比赛规则。」

白雪在确认双方都默认之后继续往下说。

「比赛是『换装环』,双方的衣服怎样使用都可以,是和实战相似的着衣摔跤比赛。」

「K.O.或者是投降能够决出胜负,投入毛巾等得TKO是没有的。」

(不能输……)

志乃死死地盯着在这种时候还在闭目养神的亚里亚。

但亚里亚的这份从容在志乃眼里却是对她的轻视。

「没有时间限制,攻击眼睛和咬人是不行的,其他的什么都可以。」

(我不能、和明理断开缘分……!)

「由于两位的体重差在10点以上,可由轻的一方选择要不要带重力平衡器。」

白雪歪头看向亚里亚。

「你要怎么办?」

「不需要。」

亚里亚自信十足地挺起平坦的胸膛。

「我是不可能在格斗技上输给后辈的,甚至连被击倒都没有过呢。」

「……轻敌是大忌哦。」

白雪摇摇头,好心提醒亚里亚。

「呵。」

「那么,这场比赛就以通常的规则进行。」

「两位请戴上手套。」

白雪说完规则之后,退至身后的围绳,从那里走下擂台。

「唔……」

明理趴在擂台边上,一会看向亚里亚一会又看向志乃。

「你在看什么呢。」

亚里亚侧过头看脑袋不停晃来晃去的明理。

「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替朋友加油应援嘛?」

「诶诶?可是……亚!亚里亚前——」

「嗯?」

咚!

志乃抓住了亚里亚分神和明理聊天的机会,一口气冲刺飞踢击中了刚好转过头的亚里亚的侧脸。

「——亚里亚前辈!」

(击、击倒了!)

因为反作用力摔在地上的志乃万万没想到能一击成功。

「唔……喂裁判!还没有敲钟这算犯规吧!」

被志乃全力一击踢中头部的亚里亚脑袋嗡嗡作响。

「……虽、虽然不太光明正大,但那真是华丽的一发技巧击倒。」

白雪脸色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武侦宪章第五条,先发制人是宗旨。」

志乃阴着脸这么说着。

「志乃你——」

明理也认为刚刚的一击太趁人之危了。

「对不起明理,这场比赛我一定要赢。」

「好,比赛正式开始。」

当!

擂台外的白雪敲响了比赛铃铛。


「呜啊啊啊啊啊!!」

还没等亚里亚站起来,志乃就猛地冲了过去。

对着坐在地上的亚里亚使出一记侧踢,把亚里亚整个脑袋都踢向了另一侧。

咚!

这是击中的触感。

或许是之前的「出其不意」起了作用,连续的攻击让亚里亚没有喘息的机会。

(好,就这样一鼓作气——)

志乃眼里散发着「我能赢」的喜悦。

可是——

(什!)

在志乃准备收腿继续攻击的时候,她的腿不受控制地停在了半空中。

亚里亚则趁这个机会向一旁连续翻滚至相反的一侧。

「亚、亚里亚前辈?什么时候弄的!」

直到亚里亚退开,明理才发现志乃右脚的鞋带被绑在了围绳上。

「我不会趁人不备,给你3秒钟站起来。」

就算最初被抢了先机,亚里亚还是在一招内重获主动权。

可她没有继续攻击。

(可恶!)

「志乃小心后面!」

3秒的时间过得很快。

志乃才慌忙解开鞋带就被明理提醒亚里亚已经开始进攻了。

但是她没法做出反应。

「怎么了?只会用卑鄙手段吗?」

志乃来不及回头,只能让自己转动身体使出用力地一击鞭拳。

「哦,反应还不错,但是太嫩了。」

亚里亚略微向后仰头就躲开了这一击,甚至脚步都没有任何停顿。

「咳!」

亚里亚伸手将志乃的手臂夹在腋下,用一击勾拳狠狠击中了志乃的腹部。

右脚迅速在她的左右膝盖上各踢了一脚让她失去平衡。

接着,亚里亚用力将她侧摔了出去。

这是一套非常完美的进攻。

志乃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也似乎受到了重创倒在地上连动都不动。

「不读秒嘛?」

亚里亚指着倒地的志乃看向白雪。

比赛中,一方选手被对方用正确技术击倒,台上裁判就要对倒地的选手数秒。

如果10秒后不能站起来继续比赛,这时就可以直接判对方获得绝对胜利。

「你是战姐,替她弃权也是可以的。」

虽然白雪之前说比赛中没有TKO,但为了让志乃不受到更大的伤害,亚里亚还是可以接受弃权这一方案。

「唔……」

白雪看着地上意识涣散的志乃犹豫着。

这是志乃的意志,她不能替志乃选择。

「志、志乃!」

明理拉开围绳想要冲上擂台。

「不行哦明理。」

「志乃是以自己意志向我挑战的,你要是进来的话就等于是在伤害她的自尊。」

「怎么会……」

明理不得不停下脚步。

(明、明理……)

恍惚中的志乃似乎听到了明理的声音。

(输了的话……就要跟明理分别了……)

「哈,没办法了,只能用这个了。」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

她慢慢蹲下身,把手伸向志乃的头部。

(不要……我不想输啊……)

「——志乃!加油啊!」

(我绝对不要跟明理说再见啊!)

与此同时,志乃突然抓住亚里亚伸过来的手臂,双腿从背后绞住她的头部,形成了三角束缚。

这是一种很难挣脱的束缚敌人的技巧。

出其不意加上体格差距,就算是亚里亚也很难挣脱。

「这是……星伽候天流——不意之蛇!」

这招星伽候天流不意之蛇——即从装死到突然绞杀头部——是之前身为战姐的白雪教志乃的。

只不过白雪并不知道这招是用来对付亚里亚的。

「唔……」

亚里亚的喉咙被紧紧扼住难以呼吸。

就连她自己也没想到受了她一击重拳的志乃还能使出这种反抗技巧。

可是——

咚。

志乃一下子失去了意识,缠在亚里亚身上的两腿慢慢滑了下去。

「呼……」

亚里亚摸着脖子长呼了一口气。

「志、志乃!」

明理立刻冲到擂台上抱住志乃,紧张得喊着她的名字。

「亚里亚前辈,志乃她……」

「没事的。」

白雪慢慢走到亚里亚身边。

她在台下看得一清二楚,亚里亚把大拇指贴在志乃的太阳穴附近。

虽然表面上亚里亚只是把大拇指贴在志乃的太阳穴附近,但这是一种非常高深的秘技——通过让脑脊髓液摇晃而造成失神K.O.。

「只是要失去几十秒意识而已。」

「亚里亚真小孩子气。」

白雪有些责怪地用手肘戳了戳亚里亚的腰。

「抱歉呐,因为看起来好像不能完好地挣脱出来,所以就稍微用了点技巧。」

亚里亚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

当然她所说的「完好挣脱」是指在不伤害志乃的情况下。

「谢谢,亚里亚前辈……」


「!!」

原本躺在明理腿边的志乃突然睁开眼睛跳了起来。

「啊,志乃……」

「比,比赛呢?」

「虽然你大展身手,但还是输了。」

白雪把手搭在志乃肩上。

「输……输了……那我就要和明理……」

啪嗒。

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眶内流下。

「明理……我……一直以来多亏了明理我才能高兴地来学校……」

「志乃……哇!」

两人像要生离死别一样大声哭了出来。

「呃那个,那是骗你的啦……」

亚里亚心虚地举起手。

「……诶?」

「所以说,那个『输了的话就要听对方的一个命令』是为了让你使出全力而加的燃料啦。」

「亚里亚?」

「(理子那家伙一直都说我演技差,这回我稍微有点进步了吧。)」

亚里亚在白雪耳边说着悄悄话。

「(亚里亚做自己就好,别跟她学坏了。)」

白雪哼了一声走过去拉起志乃。

「唔……」

亚里亚撇了撇嘴,没有再说什么。

「志乃。」

亚里亚向志乃伸出右手。

「武侦都是常在战场的,我不找借口,最初的那个是击倒。」

「啊……」

「下次再一起比试吧。」

「亚里亚……前辈……」

明明在比试前让志乃这么憎恶,但现在心里却有种不知名的尊敬。

志乃似乎知道明理这么敬爱亚里亚的原因了。

「志乃很帅气哦,但是我们去医务室吧。」

明理扶着志乃向强袭科外走去。

「呐白雪,不是比什么都可以吗?志乃擅长剑道吧,为什么要找我比格斗技?」

「在亚里亚的强项上胜过亚里亚才是那个孩子的心愿呢。」

「可我剑道、枪械、格斗都擅长啊。」

「……女、女孩子的心思亚里亚不用知道。」

「可我也是——」

「啊,亚里亚还没有准备『变装食堂』的衣服吧,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走,我们去试试。」

「诶?只要在文化祭开幕之前买好就行了啊。」

「太没有诚意会被兰豹用惩罚的哦。」

「可、可是……等,白雪你别推我我会走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