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

作者:柠檬鬼子
更新时间:2019-04-14 21:36
点击:904
章节字数:13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彼时回想起那晚的光景,脑子里浮现出的画面尽是雪。


幽幽的雪无边的坠落,大朵大朵的绒花在这碧瓦朱甍之间盛开。碧茶捧着新剪的烛灯站在门槛旁边,幽微的烛光点燃了雪花的轮廓,睡姿也静谧安然。只是长风赠予他们的究竟是一场荣耀还是一场耻辱,要从那极净的九天之上奔赴这肮脏的人间。


我戴着镂空雕花的护甲,持着小金平勺,往金兽里面加着南国新贡的焚香。突然间就听见朱玺哭腔带喊,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我皱了皱眉,整了整外裳縠纱的皱纹,还没来得及问她如此作态为何。便听窗外兵戈声巨响,一把撞开了这奢华挥金的长安宫门。领头的将军脸生的很,不过偏是那横眉怒目的样,便知道来者不善。


“末将受令,前来捉拿祸乱宫闱妖妃。望娘娘和末将走一趟。”


我挑着远山眉黛,音儿拖着还是慵懒的腔调,问他:“受令?受谁的令?本宫是皇上册过的沉璧夫人,哪容得宵小在此地放肆。”


来人面色也未改一下:“奉陛下口谕。既然娘娘不配合,就莫怪末将得罪了。”话音一落,他冰冷的剑距我额只有三寸,剑上阴森森的寒光对着我,我便笑了一下,笑容好看的像是夏日最绚烂的花。然后收起我的笑,眉山一蹙,眼里写的都是凝重。


要不是看见剑,我都忘了,我李家祖上兴师北据一方雄霸,我父官拜骠骑大将军,我母受封一品诰命夫人。我李沉璧生下来,便从不是那柔柔弱弱的娇女子。


“本宫同你去便是了。”我一脸平静,从偏厅走向正殿。目不斜视的迈过他们闯进来时犯下的杀孽,一脸淡漠。


冬日的帝都真冷,喧嚣过后,地上尽是被践踏过的雪花尸身,一场污泥。


自那以后,我被囚禁在了淮安行宫。我不晓得究竟是沈家和赵家两位异姓王不满皇帝削藩而进行的清君侧,还是朝中重臣方氏早就怀有异心,亦或那道圣旨真的就是李彧那个薄情郎亲自说出来的。


谁知道呢,不过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烂事,谁稀罕听呢。


反正无论谁家要轮流做皇帝,杀了我都是再好不过了。祸国妖民的沉璧夫人,皇帝倾尽一国之力把我从南国抢回来,清君侧的名声又响又亮,哪有人愿意承认我不过是个可怜人呢。


又不是我愿意以绥安郡主的身份嫁到南国异邦的,又不是我愿意让李彧那个男人把我接回来的,又不是我愿意受封为沉璧夫人独霸六宫的。那些富贵啊,荣华啊,权力啊,我李沉璧统统看不上。


啧,世人还偏偏加我罪身,要我以命还。还吧还吧,权当是我美貌妖孽欠下的债。


不过是命罢了,拿去便是了。


我在行宫呆了一个月,他们不知把碧茶和朱玺都绑到哪里去了,或许都杀了。若是死了,倒也怪可惜的,难为她俩服侍我这么多年还合着意。人们常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话果然不假。刚来的时候,我拧着眉头打量着这破屋子,今天也算勉强习惯。


腊月过了,怕是要过年了。我盯着窗外,自顾自的想。突然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知为何押着我门口的几个将士突然集合离开了。我有点懵,事情的发展似乎有些出人意料。


许多年后,我还特地打听了这个事。说是当年关押我的是沈家叛军,被李彧打出京城后撤出行宫。只是上头的命令没提到我,这些将士便自作主张把我扔下,想来他们后来后悔极了。


我沉默的盯着屋子里唯一的镜子,一月有余,我倒是憔悴消瘦不少。但究竟何去何从,该如何是好?我在心里暗暗骂了李彧几句,平时爱我爱的要死要活的,现在却不知道来接我。


唉,男人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