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遇

作者:醒醒不醒
更新时间:2019-05-23 14:26
点击:481
章节字数:27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六月的花都骄阳似火,太阳仿佛产能过剩般拼命将热量挥洒在这座繁华巍峨的城市,花都火车站的人流高峰却并没有被这热浪给吓退,攒动的身影将一抹纤细的身躯牢牢包裹,却无法消除她身上的青涩与好奇。釉子紧张而好奇的看着这恢弘大气的车站,第一次进大城市的她身上穿着朴素的灰衣,手上扛着两袋打着补丁的行李,瘦弱的身躯却将这比她还重的行李搬出了车站外面。

人生地不熟的她却在车站门口迷路了,自己从来没有座过大城市的公交,看着这些匆匆而过的车流却只能彷徨无助。她急得满头大汗,只能忍住羞涩向行色匆匆的路人问路,她拦下一位路人,“请问花都大学怎么走?”这一句话还没问出口便被人不耐烦的回了句“不知道”,她还尝试向其他路人询问却得到一脸的不耐烦和“自己不会查手机啊”。从没用过手机的釉子只能一脸绝望,看着无数的人从自己身边飞快离开,釉子默默叹了口气,转身向不远的警察站点走去。最终,在警察的帮助下,釉子才到达花都大学的门口。经历一系列挫折的釉子暗暗提醒以后要熟悉道路和手机外,满怀笑容地向学校里面走去。

虽然釉子力气大,可是走到新生报到处时她的手臂已经被勒出一道深红的沟,但也只有一两个学长给她办手续和指路,反而是旁边一位靓丽青春的新生被学长学姐热情招待和帮忙搬行李。釉子笑了笑,往他们指路的方向走去。这时,一个穿着牛仔路和T恤、身材高挑的学姐却走出来帮她拿了一袋行李,淡淡的说了句“走吧”。

柯岩刚送了一位新生回来就看到一个穿着普通的农村新生被冷落在帐篷前,只见女孩虽然身着朴素,但气质沉稳,而且眼睛非常有神,不知为何,她只觉得那亮晶晶的目光仿佛有巨大的引力一般将她锁住,忍不住的想追随那一道光,但转念一想,可能仅仅是觉得这位新生很合自己的眼缘而已吧。柯岩笑了笑,将那一抹强烈的实现隐藏起来,走向釉子。“师妹,我带你去宿舍吧,你的宿舍在哪呢?”,釉子略微惊了一下,笑说:“在x园x栋xxx号”。釉子内心对这位清秀美丽的学姐较为感激,同时也在感慨:善良的人还是有很多的!柯岩在听到宿舍地址的时候内心有一阵疑惑:“怎么感觉这个地址这么熟悉呢……握草,这不是我宿舍吗?!!!”前几天好像听说过这么一件事…. 柯岩的舍友只想呵呵,内心微笑脸:“劳资三天前就和你说过我们宿舍要进一位小朋友了(俄罗斯套娃卑微)”。柯岩掩去诧异,转头对釉子说:“正好,那也是我宿舍”。釉子本就感激这位学姐,一听到这一情况也对新宿舍产生了一丝的期待。

两个人扛着大包行李气喘吁吁的爬上了5楼的宿舍,柯岩抱着送佛送到西的想法陪着釉子将饭卡、水卡、网络等一系列的问题全部解决,两个人回到宿舍纷纷瘫在自己的床上。釉子实在是不好意思让柯岩帮了这么多的忙,坚持要请柯岩吃饭,柯岩拗不过她,便也欣然接受了。于是两个人往校门口的方向去,准备大搓一顿麻辣火锅。柯岩通过一天的接触,对这位小师妹有了一点点的了解,外形还不错,只是还缺少修饰,但性格很好,对人总是客客气气,不爱占便宜,但事实上,这样的人却对外界有着一定的防备心理,不是很容易交真心朋友的类型。但总体上做舍友也是很合格的了,不会像之前的那位奇葩一样,惹得整个寝室鸡犬不宁。

柯岩也不清楚自己对这位新来的小朋友是个怎样的态度,照自己的懒虫性格绝对不会这么的热心,还陪着新生跑一天的校园。但这位礼貌的小朋友总是像一根羽毛,对着她自己总觉得心痒痒,总是想往她身边凑,仿佛靠近一点便会觉得好受许多,但懒惰成性的柯岩却不愿意再调动多一根的脑神经去思考这到底是什么感觉,已经彻底的Let It Go,完全放飞的大脑里面只有“管它呢”三个字在滚动刷屏。反观釉子这边的脑回路就像个普通的女生,“学姐人真好”的想法填充了她的脑子……(只能说漫漫长征,现在才开始….作者也只能无奈摊手并向你们耸耸肩)。

釉子是大学新生,自然要迎来军训的摧残,早出晚归已经成为常态,而柯岩作为一个大二狗也被无数的专业课和公共课轮x,所以即便两个人在同一屋檐下,愣是在前半个月里没什么交集。军训结束后,宿舍的大姐大丽姐便发话,要搞一个宿舍聚餐,放飞一下食欲和自我。于是一行四个人就向着市中心出发。一路上丽姐和老三言姐侃侃而谈,唾沫星子就差没把校车给淹了。懒得说话的柯岩和釉子就组成小分队,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到小吃街的时候两个人也大概把对方的家门摸了个清。釉子在第一次见柯岩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柯岩应该是出身富贵家庭,经过刚刚的一番谈话也更加确定,所以自己暗暗的决定以后少和宿舍的学姐一起逛街,避免在金钱观上起冲突。出门前,釉子的母亲就和她说过,如果宿舍同学的家境都还不错,就尽量少和同学一起外出。

几个人选定了一家店之后便开始大快朵颐,撸起袖子尽情吃肉,丝毫不担心明天体重称上的数字。几个人吃得开心,便开始想尝试一下喝点小酒,柯岩也不管搭不搭,直接买了一瓶红酒,每个人倒了一杯。釉子只有在电视上见过红酒,虽然说对喝酒这个事情比较陌生,但看见深色的液体在杯子中十分好看,也不禁想尝试。于是,在几个舍友的怂恿下,小小的抿了一口,柯岩挑的红酒比较甜,虽然有酒精的刺激,但釉子也觉得挺好喝,于是一口接一口,喝了一杯又接着来。其他几只舍友以为小朋友是能喝酒的。

但没想到,刚过了半个小时,满脸通红的釉子就分不清自己眼前的是几根手指了……看着这只小醉猫,柯岩的心更加痒痒了,真想上去捏捏她的的红脸蛋。心里这样想,手脚也无意识的向她靠近,柯岩起身坐到釉子的身边,扶着小醉猫往自己的身上靠,还趁机偷摸了几下光滑粉嫩的脸蛋。四个都是女孩子,只有柯岩身体素质足以扛起釉子,搬运大业就全权交给了柯岩。柯岩将釉子背起来,朝宿舍走去。柯岩感觉背上的小朋友特别软,手上碰到的皮肤温暖而柔软,柯岩的心跳一直在砰砰跳,全身仿佛被点燃一般,又似有电流流过,发麻得厉害,她似乎有点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了。虽然釉子不重,但背到5楼也有点撑不住,整个人大汗淋漓,但内心那种胀胀的感觉却更加明显,似乎快要溢出来了。

可是这时遇到了难题,宿舍是上床下桌的配置,不太可能把醉猫放到床上。所幸宿舍有一张较大的瑜伽垫,只能暂时将她放在地上睡一晚。可是,柯岩内心却不舍得小醉猫一个人睡在地上,便以照顾的理由陪釉子睡在地上。三个人梳洗之后就熄灯,宿舍已经回归平静,可是,柯岩在内心中仿佛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大,沐浴露的味道混着红酒仿佛成为一种毒药,吸引柯岩不断靠近釉子,最后,一双颤抖的手抚上那温暖的面颊,迟迟不愿放开。睡梦中的釉子感觉自己似乎深处沙漠,又热又渴,但突然有一双微凉的双手贴在自己的脸颊,十分舒服,便将脸用力的往手上靠,脑袋使劲的拱。柯岩用心的享受那一颗小脑袋往自己怀里钻的感觉,顺手将釉子搂入怀中,两人相拥而眠,一夜无梦。


初次见面,希望读者喜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