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起

作者:冬霜凪
更新时间:2019-04-23 01:33
点击:96
章节字数:44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妖魔自古便与人类共存,互相争夺在世间的生存之地。





咚、咚、咚——

没有得到房间主人的邀请,敲门的人直接打开了门进入屋内。

"苇月博士,我把检查报告拿来了,有空的话记得要看看哦。"

"……"对方没有传来应答。

"……又是这样"无奈的叹了口气,来人把资料夹放在桌面最显眼的位置后便离开了。

2小时候后——

"唉…怎么又睡着了……"她起身伸了个懒腰,决定再冲一杯咖啡。

洗好脸,插上电热水壶,一边收拾工作台一边等待。

跟往常一样在顶柜里摸索了半天,竟然连一包速溶装咖啡都没找到。大概库存已经消耗完毕。

便携式热水壶突然发出了轰鸣。提醒了女子一件事。

她想起前些天有人给她送来了一罐茶叶。自己本来不想要的,不过对方硬塞过来只好收着了。对方还带来个孩子,说是来接受身体检验,好像叫藤……

一时间也想不起来,果然是因为休息不够脑子都不好使。也罢,等报告出来就能知道了,现在先把那罐茶找出来吧。

这样想着一边在凌乱的桌子上翻找,碰掉了压在最上边的文件夹,里面的资料掉了出来。

本以为只是一般的文件,那上面别着的照片还有文字清楚的说明了它的性质。

——藤野 沙绪里,生理数值均在正常范围,外观也无明显的生理缺陷,需要注意营养补充。

——对晶石耐性检测合格,可适用于合成素体。

是那个被带来做检查的少女。

但是为什么?

带着疑问与不安,女子拨通了那个电话。





课间休息时间。

"嗯,那么从哪里开始讲起才好呢?"

"第八课的第四小节,这里跟这里,这两道题的算法我都不太懂。"

"我看看,嗯,确实有点复杂…简直就像陷阱似的故意引诱别人算错。"

"这么一说我也觉得。"

藤野沙绪里点点头表示赞同。

"但是呢——"提笔快速在本子上留下划痕,"看!用这个公式就行了。"

名叫柴崎千岁的少女自信满满的展示自己的演算结果。

"以前学过的公式还有这样的用法啊……"

"是的哟,虽然复杂化了但是条理更清晰,这样就不会踩到陷阱啦。"

"原来如此,千岁好厉害呢。"

"嘻嘻,因为在复杂的公式中算出正确答案会很有成就感啊。对了,沙绪里要不试试数学游戏,可能会对你的课业提供很大的帮助哟。"

"不要。"沙绪里直接了断的拒绝了。

"噫~!为什么?"

得到了失望的回复,千岁低垂着头,全全没有了刚才解题的气势。

"完全看不懂呢。"沙绪里摊开双手摇摇头补充道。

"唉…好吧。不说这个了,肚子饿了啦。"

肚子早就发出咕噜咕噜的抗议声,千岁将课本收好腾出位置,拿出自己的便当递到了沙绪里的面前,带着期许的目光朝她眨眨眼。


藤野沙绪里将柴崎千岁今日份的午饭诱拐到了学校楼顶。

"为什么这个时间还来天台啊…等会会赶不上上课的啦!"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这里的风景好啊,我才不要在教室里吃午饭。"

"哼,不管了,我要开动了。"

撕拉——

迫不及待撕开塑料包装,溢出的面包香气让人胃口大开,里面冰镇过的奶油在口中融化散发特有的香甜口味。不知是因为面包本身太好吃还是因为肚子太饿,两个面包不一会就被千岁吃光光。

而沙绪里只是慢慢拆开那份原本属于千岁的饭盒——是千岁的母亲做给千岁的便当。有荤有素搭配得当,看得出是用心制作。伯母的手艺很好能让沙绪里吃下平日里不大喜欢的菜式。

"这个好好吃哦,看来店长制作面包的技艺又提高了,下次生日可以考虑在他家订个蛋糕……"

将空置的塑料包装袋扔进原来收纳面包的纸袋里,接着从里面拿出仅剩一盒鲜奶,插上吸管哧溜哧溜吮吸起来。

"我会跟店长说的,让他给你涨个价。"

沙绪里夹了一块西兰花放进嘴里咀嚼。

"为什么是涨价?难道不应该给我打个折吗?"

"我、数、学、不、好,请数学大师多多担待。"

沙绪里一字一句说着,顺手夹起了第二块西兰花。

"块唔……"

千岁本来想说"可恶",无奈嘴里多了一块西兰花发出来的声音就变成这样了。

"有奶油沾到脸上了。"

沙绪里指了指自己的脸示意。

"是吗?在那里?"

把西兰花咽下去后,千岁伸手在脸上试探并没有黏黏的触感。知道自己被骗后千岁决定要做点什么惩罚这个欺诈犯。她突然抱住沙绪里,从对方柔软腰肢开始下手瘙痒。

"别别!还在吃饭呢。""快住手啊~啊啊!饭要撒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一阵哀嚎过后,玩闹中的两人终究是摔落在地板上。所幸便当保住了,千岁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没让它撒出去。

沙绪里就有点惨了不但做了人肉气垫被某人洗面奶,脑袋还磕到了地板上。

"嗯唔…好疼……"

千岁将便当放到一旁,空出手来支起身子,从沙绪里身上退开并将她拉起来。

"活该让你骗我。"她弹了沙绪里的额头以示警诫。

"嘻嘻,对不起啦……"她朝千岁微微吐舌小声抱歉。


藤野沙绪里同柴崎千岁成为朋友之后的216天每日的校园生活便是如此往复。

——本应如此继续下去。

嗡——

口袋里的行动电话传来的来电提示音打断了两人。


"喂。"

陌生的号码,电话的主人没有多想便接通了它。

反正本来就没有什么熟络的电话。

不不,还是有的——

比如每月的欠款催缴电话。

还有眼前的那人——仔细想想两人间的通话次数屈指可数,与对方的远程沟通方式更倾向于传统简讯。


"……是……是的……好……嗯嗯……我知道了……好的,再见。"

……


千岁蹲坐在长椅竖起耳朵努力听着不远处的对话。通话时间并不是很长,不过看起来好像传达了很多信息。见沙绪里回来了,千岁笑盈盈朝她眨巴眨巴眼睛。

"怎么了……吗?"沙绪里有点不解。

"就是内个啊……"千岁小声嘟囔。

"?"沙绪里的表情更加疑惑了。

"就是那个……喜欢的人啊。"

千岁指了指沙绪里装着电话的口袋,用手比了个心。

沙绪里先是惊讶的睁圆了眼,接着歪头思索,最后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嗯哼哼哼……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考虑到沙绪里有在做兼职,在外头结交了新的朋友也是很正常的。虽说打工这种行为已经违反了校规,只要不打小报告的话校方也不会认真去核实。眼下沙绪里似乎有意避开自己到远处去接电话大概率表示电话对面是很重要的人,千岁就是这么想的。

"如果那个人敢欺负你的话记得跟我说,我会很乐意替你揍他的。"

千岁亮出了拳头挥舞了几下,又逗乐了沙绪里。

"很可惜并不是。"

沙绪里往千岁身边走近了一步,靠着她坐下来。

"我喜欢的人是你哦。"

少女覆盖上来的唇是柔软的。

……

"……"

什么嘛,原来是梦吗……

千岁甩甩头又拍拍自己的脸。

通话完毕后沙绪里说她有点事,让千岁自己先回教室。千岁在教室等沙绪里的时候睡着了。

放学的时间早就过了,沙绪里的的制服包还在,说明她没回来过。


"这么晚还在等我吗……"

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是沙绪里。

"约好了一起回家的嘛。"

千岁将制服包递给了她。


一起回家并不是说两人住的地方很接近,只是经过同一条路,她们在路另一端的桥头就要分别,沙绪里往左边去车站月台,千岁则往右侧通过桥往家的方向行进。

"今天不用去兼职吗?"

"嗯,店长说今天休息。"

"难得哟~那我们去商店街吧。"

千岁明显感觉到了那通电话不是什么好消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想让沙绪里心情好起来才这么提议。但是又不能贸然询问发生了什么,千岁不是那种喜欢八卦的女生,尤其当事情牵扯到个人隐私的时候,除非当事人主动提出。

沙绪里唯一提过的两件事,最近的那起发生在去年暑假。被沙绪里哭着拜托"我需要这份工作,所以请不要管我了"这样的话,沙绪里当时在一家拉面馆做送餐的工作中途出了点小意外遭到老板责骂。大概说辞过于难听路过的千岁也看不下去,她就把沙绪里拉走了。

随后沙绪里被带到一家面包店,千岁请求店长收留沙绪里。

"看在你老爸的份上才应承你,先旨声明咱们家薪水很低工作又啰嗦小丫头干得来吗?"

于是,在千岁的帮忙下,沙绪里有了一份新工作。

尽管当时两人还没有互道姓名并记起两人在小学就认识的事,这不妨碍两人在高中开学典礼相遇的剧情。

"Fujino……saori汉字怎么写来着?"

"是藤野沙绪里。"

名册上面白底黑字明白的五个大字。

"哦!原来是你啊……难怪看着眼熟。"

千岁终于想起来了与眼前这个人在小学之间的事,印象中一次是父母来校运会帮自己打气加油,另外一次是自己在公园跟弟弟玩耍分享糖果的时候。

对方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渴望的眼神在背后默默注视着自己,当被发现时又立刻扭头跑掉。千岁也有想过追上去,但是追上了又该怎么说,那时候的千岁还不太懂,她只好另辟蹊径。

"x年x班的藤野同学吗?她的情况有点复杂,作为老师我这也不便透露……"

"你是说藤野吗?学习很好但是是个怪人呢,没怎么接触过。"

"偷偷的告诉你哦,藤野的妈妈在很晚的时候穿着正装外出不知道是要上哪去。这是我亲眼看到的,我就住她家对面。"

次日柴崎千岁得知藤野沙绪里跟那位透露小道消息的邻居同学爆发了肢体上的冲突。

"妈妈才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藤野沙绪里这么哭喊着跑出了教室。

此后千岁便很少看见这位藤野同学的身影。


一人一半猫,用柔软富有弹性材质制作的身体很长的猫形挂饰,中间部分可以拆开变成两个挂件,最近很流行的商品。

千岁买下了叼着鱼的三色猫,把有尾巴的下半身部分递到了沙绪里的手中。

"这个给你,如果迷路的话就用这个来当向导吧,我会指引着你的哟。"千岁俏皮的晃了晃已经安装在手机上的另一半挂件。

这当然是玩笑话,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迷路。

"千岁真是温柔呢,但是这个东西其实是给恋人间的信物哦。"

"诶……是这样的吗……"买下挂件的千岁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东西很有趣罢了,本人没有另外的想法。

"那么就跟千岁做个约定好了,找到喜欢的人之后再把挂件取下来。"

沙绪里取出自己的行动电话,将拉绳穿过孔槽顺势往下拉紧,结尾顺手在挂件猫尾巴捏了一把。

大概手感真的太棒了,沙绪里一直在捏猫尾巴玩。

千岁没想到这挂件还附带减压神器的效果。能让好友恢复精神感觉内心的烦恼都在一瞬间飞走了。

"这个,很喜欢。"

"作为道谢我也想要减压神器啊~~"

见过了沙绪里一本满足的模样,千岁也不甘示弱,摆出一副"我要埋胸抱抱球安慰的样子",遭到了沙绪里无情吐槽"不要在大街上做出痴汉的行为。"

"什么嘛,沙绪里刚才的行为才更符合痴……痴女。"千岁气鼓鼓地反驳道。

"还不是因为千岁……"


一切都是因为柴崎千岁。藤野沙绪里才能在此处发自内心的笑出来。

不止是挂件,那时候的事,工作的事,还有便当——说什么吃了沙绪里的面包就能跟沙绪里发育的一样好,我知道的,因为千岁是个温柔的人,所以不要再用那种蹩脚的借口来帮助我,我希望的是就像现在一样跟你站在一起,做为朋友一起笑着。

我曾经很羡慕身边有人陪伴的你,因为妈妈总是不在家,即使我再怎么努力,妈妈也没有停下离家的脚步,后来我的期盼变为现实,妈妈留在了家里,在我的身边,可是她却病倒了。

我为我卑微的愿望感到可耻,而我也将为此付出代价。

这些是沙绪里埋藏在心里一直想对千岁说出来的话,但是却不能说出来。


"因为千岁是我的朋友,朋友送的东西要好好珍视才对。"

沙绪里将挂饰连同电话一起紧紧握在胸前。

"是好朋友。"千岁纠正道 。

"嗯,最好的朋友。"

相似的想法让两人的手交合在一起,千岁牵着沙绪里的手,穿过商店街,跨过前方的十字路口,经过一条长长的下坡路,回到了另一端的桥头。

"那么,明天见啦。"

千岁放开了牵着的手,朝沙绪里挥挥。

沙绪里什么也没说只是回应了一个浅短的笑容,然后扭头快步跑掉了。


"想哭就哭嘛,这家伙真是太不坦率了啊~"

千岁决定第二天跟沙绪里好好聊聊。

不过要从哪开始说起呢?


车站附近,早已有一辆黑色轿车等候多时。

"哎哟哟,大小姐终于来了吗,还以为你要临阵逃脱了。"

眼前说话的这个人是自己的异母兄长,濑名重工的继承人濑名浩司。

沙绪里并不想理会,她现在只想快点到达目的地,快点做完那些事情,完成对母亲的救赎。

那之后再……

"贱种我在跟你讲话啊!真当自己是大小姐吗!?亏我还放弃公司的会议,特意来为你送行呢!!你就是这种态度对哥哥的啊哈?"

"哈嗯~!放手……放开我!"

想要掰开对方拽着头发的手奈何力量悬殊只是徒劳的挣扎。

"算了,先上车,我们再慢慢增、进、感、情吧,我的好妹妹。"

少女被年轻男子粗暴的抓着头塞进车厢后座。他也跟着一同坐进车厢,顺手打上车门,吩咐司机开车。

不要询问车内发生了什么,这是个人隐私,是秘密,是少女想要忘却的不愉快的经历。

除当事人外,还有另两位见证者,一个是装聋作哑的局外人,另一个则是本应阻止一切的始作俑者。

少女的父亲只是冷漠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我回来了~"

千岁回到家时已过七点一刻。

"姐,你今天回来的也太‘早’了吧,大哥带回来的布丁都快被我吃光咯。"

弟弟一树倚着客厅的大门哧溜哧溜吃着布丁一边跟老姐打招呼。还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千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个弟弟真是——皮得让人想揍他。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那时候别说十个布丁,就算只有一个千岁也是绝对不会抢的拱手相让。奈何现在这小子成为校足球队的主力后个子不但高了千岁一个头,外形也变得粗犷许多(晒黑了)。

不难想象,弟弟初中毕业后跟自己上了同一所高中会是一副怎样的尴尬场景。

继续想下去饭都要吃不下了——千岁只能化不甘心为食欲,多夹点菜多吃点饭,争取再多长高一点。

"千岁你慢点吃小心噎着。"对桌的大哥太辅好心的提醒着狼吞虎咽的妹妹,顺手从旁边的水壶中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呼~!总算活过来了。"

一杯清水下肚千岁感觉自己舒畅了不少。

"为什么今天太辅哥哥会在家里吃晚饭?"

千岁对身为警察的大哥太辅天天缺席家庭晚餐已经见怪不怪。太辅坐的地方平常都是老爸的专用位,中年男子突然变成年轻的小伙子让千岁有点不习惯。

"顺道路过回家吃个饭,等会还要回去的。最近有个麻烦的案子。"

"那太辅要不要帮你准备便当?"千岁的妈妈从厨房探出身来,手里还捏着一截饭团。

"妈,不用了,便当给千岁跟一树就好,我马上就走了。"

"好好,那下次回来记得提前打电话,我给你做你爱吃的炖牛肉。"

"等事情解决了一切好说。"

太辅耸耸肩露出苦笑,收好碗筷后,他匆匆拿上随身物品准备离开,忽而又记起什么折返回饭桌旁。

"千岁你的布丁在冰箱里,还有最近不要太晚回家,记住了。"怕千岁不长记性,太辅使劲揉了揉妹妹的头。

"好的知道了~路上小心,太辅哥哥。"

今天确实是晚了那么一点回来,但也不至于要被大哥警告式摸头啊,千岁郁闷地整理着弄乱的额发。客厅外传来弟弟的喊声"大哥下次回来记得也要带手信啊~"

不知下次哥哥会带回来什么手信呢?

千岁打开冰箱见到了那份留给自己的布丁,刚才郁闷的心情也烟消云散。

她拆开顶盖沉浸在饭后美食的甜梦里,大概也想不起来之前郁闷的缘由咯。

"下面插播一则消息,近期本市出现多起人口失踪案件,据报案人称当事人于失踪前并无异常,也没有留下遗书等任何关于行踪的留言,警方现已加大调查力度不排除上升为刑事案件的可能,望相关知情人或者目击者积极联络警方提供线索。另外也提醒外出的市民注意自身安全,尽量结伴而行,避免到偏僻的区域活动,如发现异常情况请及时报警。"

电视上播报的新闻引起了千岁注意,联想到刚才哥哥对自己说的话,急忙放下手中的勺子,拿出手机翻看消息。


——我到家了。

沙绪里编辑好短信点下了发送键,马上就收到了一个表情回复,紧接着电话传来来电提示音,犹豫了一下,沙绪里接通了它。

"千岁?"

听到是熟悉的友人,对面松了一口气,"呀~果然只是我想多了。"

"我才刚到家不久,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了?"她尽量让自己的语调显得轻松平常。

"嘿嘿,也没有什么,只是想听听你撒娇的声音。"

"……有古怪。"

"开玩笑啦。最近街上好像不太平静,想打个电话确认而已。"

"这样啊…我会多加注意的,不用太担心。"

"有事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啊。"

"好,那我就不客气咯——老实说我正准备泡澡的,热水我都放好了。"

"嗨呀,居然被摆了一道。好吧,恕在下失礼,先行告退。"

对面挂断电话后,发来一条信息:

——明天的午饭有沙绪里喜欢的鱼柳哦。

——有辣酱就更好了。

——好的收到。


"跟朋友的电话?"

面前穿着白色研究服的年长女性正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如你所见我什么都没说,反正电话要上交到时你们也会查看的吧。"

"我可以另行处理,或者说你希望……"女子给出了另外的提议。

"不,不用了。"

沙绪里把电话放进盛着自己私人物品的托盘上,接着从检查床上下来,脱掉制服、贴身的衣物,将它们一一叠好装进另外的透明收纳袋中,交给面前的女子。

她显然很不习惯这样赤身裸体在外人面前出现,当她跟女子四目相对,女子看见在那消瘦身躯耸立的鸟肌。

为了安抚她的情绪女子开口说道:"可以叫你沙绪里吗?我是苇月 薰,你可以跟他们一样称呼我为博士。"

沙绪里点点头。

"听好了沙绪里,我希望你是认真考虑过才做出这种决定。替换的衣物还有浴巾给你,那边有淋浴间,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会过来接你。顺便这个房间是没有监控装置的,你大可安心的在这里待一会儿。"

"我知道了,谢谢你,博士。"

"那么等会见了,沙绪里。"

临走前,博士给了沙绪里一个短暂的拥抱,沙绪里闻到她身上带着的那种被阳光晒过的洗衣粉的香味。


她目送女子拿走了属于自己的所有的物品。

现在她所拥有的唯一的东西只剩名为藤野沙绪里的空壳。

但是很快这仅剩的躯壳也要失去了吧。

到时候自己会变成怎样呢?


文笔有限不能尽述详细,但是这个脑洞是真的呀,我连设定都写好了!
对300文区这个分章节不是很懂
剧情写够6k就发一章吧,欢迎捉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