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光昼】愚人节的小事

作者:巡回君
更新时间:2019-04-08 00:16
点击:1374
章节字数:44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超短,超平淡,超清水,趁着休息时间一天多码出来的。


--------------------------------




“真昼!你怎么把衣服穿反了!。”露崎真昼刚来到了练习室,就听到华恋一脸震惊的对她说。




不会吧,她没有感觉反了呀,穿反的话不是一开始就有感觉吗?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她还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发现衣服并没有穿反。




“???”她不解地看着华恋,难道是华恋的眼睛出了问题?




“啊哈!你也被我骗啦!今天可是愚人节哦!”华恋跟个小孩子一样,看到真昼对自己的话信以为真之后,蹦蹦跳跳地又去别处了,看来是要准备祸害更多人。




愚人节,她好像没怎么关注过,也没有在这一天欺骗别人的打算。毕竟她性格就不是华恋那种类型的,也不想花心思思考如何去骗别人。但没想到自己居然一下子就中招了,这种骗局就算知道了今天是愚人节也会忍不住上当吧。毕竟人的本能实在是太可怕了,听到别人说自己的鞋带松了就会下意识往下看去。




只希望不要面对更复杂的骗术了,她可不想努力的分辨每句话的真假,太累了。




“幼稚。”真昼循声望去,看到是插着手站在她旁边的西条克洛蒂娜在看向不远处闹成一团的同学们,看来她跟真昼一样不是很想参与这种节日。




“那可不见得,我觉得这个节日还是蛮有……咳咳咳咳……”话还未说完,天堂真矢就咳起来了,看起来是她喉咙不舒服的样子。




刚刚看起来事不关己的克洛身体一下子紧绷了起来,看起来是非常的在意真矢的状态。她整个人都不自觉的往真矢那走了半步,但又马上意识到这样子好像暴露了什么,就停住了脚步。不过真昼对这两人的小纠葛哪里会不清楚,准确来说全班同学就没有不清楚的吧。口是心非的克洛同学实际上非常的关心并且喜欢骄傲优秀的天堂真矢这件事。




她听说还有同学以她们为蓝本写了一种叫做‘同人文’的东西,据说那是一种自己想象自己喜欢的组合并且创作出作品的行为,她其实也有点好奇,也很想看一下,在同学们的想象中,这两个人是怎么样的。




“你这个人会不会好好照顾身体的啊,昨天跟你出去的时候都叫你不要吃那么多上火的东西了,你都不听,今天出问题了吧!”嗯……这句话真昼总觉得包含了很多的信息量。




看来在难得的休息日里面,西条同学跟天堂同学待在一起了,而且还不是跟以前一样两个人在练习室里训练,是出去吃东西,可能还做了别的什么。




“吃了那么多就算了,看电影的时候也就只知道往嘴巴里面塞爆米花,你的胃是无底洞吗?!”好的,还一起看了电影,笔记笔记。




同学们应该会很乐意知道这件事的,她想。




“没关系……咳咳咳……练习舞蹈动作与喉咙无关。”天堂真矢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让克洛更加火大了,这个人能不能对自己的身体多上点心啊,每次都这样,让人真的很不放心。现在只是喉咙不舒服,那再不注意不久更严重了吗?




克洛一想到真矢由于生病不能跟她一起出现在练习室练习,她就觉得不舒服,她的搭档、她的对手天堂真矢,才不能在她还在奋斗的时候倒下,就算是病魔也不可以。




“走,我带你去医务室。”克洛不由分说地就拉着真矢走了。真矢完全没有挣扎的样子让真昼觉得有点奇怪,天堂真矢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然后她就看到了真矢回过头来,在克洛面前皱成一团的苦瓜脸在她眼前竟看上去喜气洋洋,还对她挑了挑眉。




她感觉她好像懂了什么了。今天是愚人节她是知道的,就是不知道克洛能不能接受这样的愚人节大礼了。真昼不去想象接下来医务室会发生什么,反正一定是少儿不宜的场面。与她无关就是了。




她正准备开始今天的训练,但是又突然察觉到了现在有个人不在现场。那个人平时跟华恋一起都是早早的就会到练习室练习的,怎么今天只看到了华恋,却没有看到她。而且现在时间也不早了,都快到算是迟到的时间了。今天她起床的时候也没有看到房间里还有别人,所以肯定是已经起床了才是。




她没有去想自己为什么这么在乎那个女孩的行踪,只是快步走到了华恋旁边。华恋因为跟纯那开玩笑,现在正被奈奈用死亡眼神凝视中,最可怕的是真昼都看出来不妙了,华恋看上去还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的样子,笑嘻嘻的以为奈奈对她扬起的是友善的笑容。




这样的危机感知能力实在是太弱了,也让人不得不为这个缺心眼的捏把汗。果然华恋只有在光有关系的事情上才会敏锐一点。特别是关乎未来的梦想方面。




自己简直就像是插足她们美好构想中的第三者一样,虽然说现在她们三个的关系已经很好了,小光也十分的依赖她,她感觉自己就跟华恋跟光的母亲一样照顾着她们,心中自然也是对自己的这两个‘孩子’十分的喜爱。




她以为她们这样和谐融洽的关系一定可以继续保持下去的。可是这几天总是在躲她,虽然以前也是,一起床就看不到华恋跟小光了,可是现在晚上她也没怎么看到小光,明明最近也没有什么活动,按道理来说应该会比之前要放松一些的才是。




她有点担忧是否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可是看每天晚上华恋都没心没肺的在宿舍里晃悠,去别的宿舍看了一下,大家也都是正在休息的样子。既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那是什么让喜欢宅跟睡觉的小光每天都不愿意留在宿舍呢?




她一开始没有发现其实光是在躲着她,直到前天她发现在自己刚把脚跨进澡堂的那时候,光在看到她的时候竟瞪大了眼睛,本来柔软伸展的肢体也僵立住了,然后直接就冲出去了。




这让她的心都凉了一点。




她正打算关心一下光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不见人影。除了在训练的时候她们可能还会对上个视线,可是马上光就将脸挪开了,走到了更远的地方。看来是一点都不想要跟她有交流。




难道是她在不经意间做了什么让小光不高兴的事情吗?而且比起讨厌,真昼觉得光更像是在怕她。她有什么好怕的吗?她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她觉得自己对小光都十分的友好,平时生活中也没见过哪个人说害怕她露崎真昼的。她怕别人倒是有可能。




今天的情况就更过分了,居然连训练室都不来了。




不行,她一定得找出原因来。小光现在也是她的好朋友,她平时虽然比较胆小,但是她也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就失去一个朋友。




将身体拉开来,就没了继续练习的念头,她转身也出了训练室。




“真难得。”目送真昼急匆匆离开教室的大场奈奈眯起了眼睛,好像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一样。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前阵子真昼还围着华恋转呢,最近倒是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光上了。可能这就是想开了的结果吧,把两者都当做是自己的好朋友,那么自然是看起来多事点的朋友能获得自己更多的关注。




大场奈奈想了一下小学生爱城华恋跟幼稚园同学神乐光,更需要关注谁当然是想都不用想的。只不过对于她来说,她永远最优先纯那就是了。






真昼去了感觉光会出现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她有点沮丧,可能这是因为她对光还不够了解,也可能因为光是故意躲在她平常不怎么出现的地方。不管是哪种,都让人提不起劲来。




“真昼,你怎么会在这里?”她走了好久,走到了平时没什么人走动的角落,就听到有人叫出了她的名字。




这个声音不正是她找了许久的神乐光的声音吗?




她看过去,果然是小光。光的怀里还抱着一只有些瘦弱的小猫咪,就是看上去还很小,估计是刚出生没多久。




“我……”真昼不好意思说明自己是出来找她的,她又是为什么要找她呢?跟她关系最好的青梅华恋都没有出来,她这个关系也不能算是特别特别好的宿友倒是很关心。这怎么看都有点奇怪。




于是她决定反客为主:“那小光你怎么在这里?”如果不知道如何防守,那就主动出击。




神乐光没想到真昼没回答自己问题,倒是问起自己来了,她倒不介意,反正她也只是随口一问。不过在这种意想不到的地方能够偶遇真昼,她还是很开心的。




“我是来找这个小家伙的。”她抖了抖臂弯,表示怀中的小猫就是她今天不务正业的理由。




“前阵子我看它身边没有妈妈,我就时不时过来给它点东西吃,不过我总担心它会受欺负,所以打算带去宠物医院去看看,然后再带去宠物商店看会不会有人带它回家。”神乐光在看这只小猫时显得很温柔,在真昼的印象中,她鲜少有这样表情柔和的时候,话也很少一次性说这么多。看来是很喜欢这只小猫了,不过看小光平时总喜欢带着那个小熊的挂饰,也喜欢可爱的小抱枕,可能她本身就比较喜欢小动物吧。




难道平时晚上很晚回去也是为了照顾这只小猫?可是总感觉这样的照顾总是不周到的,难怪光会想带这只猫去宠物医院,然后再带去宠物商店。她以前有时候也会去宠物商店里面看一下小动物,里面的小动物都被照看的挺好。就是不知道这只小猫是喜欢被带过去待在笼子里,还是继续在这种自由的环境里生存。




可是转念一想,现在小猫哪里有自己活下去的实力呢?如果不是有小光或者是其他不知道的人喂食,可能早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吧。也不知道能不能带到宿舍里去,要是可以的话倒是挺不错的。




“有没有想过把这只小猫带到宿舍楼养着,这样大家都可以照顾,而且它长大以后也可以自由的活动。”真昼试着提出意见,她也不清楚大家会不会同意宿舍楼里面多出这一个存在,也不知道老师会不会允许在楼里面给这个小家伙留出一个位置。




她只是想,光看起来很喜欢这只猫,应该会不舍得这只猫离开吧,那么至少能够把这只猫留在自己未来几年会生活的场所也是好的。虽然真昼感觉大概率这只猫长大后就会在校园里面到处野了。




而且很多事,不试一下就不会知道。万一会成功呢?




光好像没有想过原来还有这种方法,她眼睛里迸发出明亮的光芒,让真昼有一点点后悔。




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小光就这样期待了,要是不行的话她岂不是成了罪人。




让别人拥有期待又破灭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真昼的心有一点忐忑,但是她还是保持着微笑,她自己都不安了怎么行,她作为光的‘监护人’,要给光安全感才行。




“走吧,现在先带它去医院比较要紧。”现在天气也不算多暖和,小动物待在室外不能算得上是暖和,而且如果想放在宿舍散养的话,也得带去医院看看情况,看看小猫本身有没有什么问题才行。




“嗯,真昼你果然很好人。”光脸红彤彤的,她有点想牵住真昼的手,但是她两只手都小心翼翼地抱着猫,所以无法付出实际行动。平时的话她又觉得太害羞,也没有理由老是跟真昼进行肢体接触。




她表示真的很羡慕克洛跟真矢,或者是奈奈跟纯那,以及双叶跟香子。




“你这几天怎么回宿舍就是为了跟这孩子待在一起吧?”真昼指了指小猫。




光没想到真昼会察觉,甚至是这样直接的问出来。她有些慌张地点了点头。




“对的,我不放心它,但是想了想又觉得有点傻,我又不能二十四小时待在它身边,这样好像毫无意义。”她应该早点带这孩子去医院的,或者是早一点找大家商量。可是她总愿意一个人闷着心事,所以别人总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忧心的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




“不会是毫无意义的,你看现在因为你的照顾,它不还是好好的吗?”真昼忍不住安慰光,面前的女孩眉宇间是难得的不自信。她不想她觉得自己做错了,明明就什么错都没有,根本不需要这样纠结。就算做得不算好,但是那其中的感情绝对是不会少的。




“谢谢你,真昼。”少女声音雀跃,被自己抱有好感的人肯定,让她又害羞又开心。




真昼这才放下心来,对嘛,自己又没有做什么,小光怎么会躲着自己呢?




看来晚回宿舍的未解之谜解决了。




不对,那为什么在澡堂里小光要跑?!




“那你那天在澡堂看到我,为什么要好像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呀?”




露崎·真·直女·真昼傻乎乎的问。




回应她的是神乐光变得更红的脸颊,以及加快的步伐。




哪里是看到恐怖的东西,分明是她怕无法自持。


原本想愚人节发布,最后写完在LOFTER发布后也不是四月一日了,拖延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