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烤年糕了吗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2-26 19:40
点击:1875
章节字数:43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大桥先生经营着一家木制工艺品店,本人也是制作木雕工艺品的一把好手,身高184,三十五岁……”


“停停停……”小夜子将刚到耳朵中段的短发用双手粗暴地进一步收拢到脑后去,带得头皮都紧绷到后边。拉面店空调打得太弱,她后背已经湿透,心里更是如被夏芒扎着一般烦躁,“三十多岁?我才二十六!”


她控诉着介绍相亲的同事不靠谱,一边解开前襟一颗扣子,用纸巾随便抹了把颈窝处的汗,丝毫没有了在社长办公室规矩得体的样子,她朝老板的方向喊:“老板,空调不行啊!”


煮面锅子的雾气升腾在老板脸上,他在朦胧中应着声,小夜子看着他按下遥控器滴滴地连降八度才松了口气,一边同事小松锲而不舍地拉她回到话题:“他人真的很棒啊,我上过他开的雕刻课,人又亲切,长得也不差……”


细细筷尖扎进溏心蛋里,红色的蛋黄漫溢在筷身周边,她一用力,纯白汤汁浸进去,而后因吃面变得红润的嘴唇连着齿列将它咬下一半,小夜子气呼呼地咀嚼起来。她没想到以自己的条件,竟沦落到要和她眼中的大龄男相亲的地步。


店门帘子被撩开,店门外并无回廊转弯,中午的白色阳光就直射到她们的脸上,小夜子看见熟悉的人影,眯着的眼睛随帘落光消又重新睁大,一旁的小松哎呀了一声,忙道:“社长!”小夜子慌张吞下醇厚香浓的溏心蛋,没有好好品尝也顾不得可惜,她放下筷子坐着微微欠身:“社长,你也来吃拉面?”


伞木女士臂弯处搭着她脱下的外套,身上衬衫却没有汗水浸染的痕迹,头发虽精神地扎着,却蓬松得好似刚刚洗过吹干,整个人松松软软的,看起来随和又舒适——只有秘书小夜子知道,社长这几个月开始抓紧午休时间勤快地跑去健身房,有时看到她衬衫下隐隐透出优美的身体轮廓,性取向为男的小夜子都会心里咯噔一下,唏嘘不已。


虽然她也不知社长突然热衷跑健身房的缘由,但社长嘛,帅就对了。



“喔,好巧!”伞木社长实际上是满身力气都耗尽了,早已饿得不行,她手下意识贴在胃部,向二人开朗道,“闻到这儿的香味就挪不动步子了!”她一直是亲和的样子,极偶尔发火,小松和小夜子却因着身份的关系不敢大意,看见她状态轻盈,才放松下来热情给她推荐了清汤系的鸡肉海鲜面。小松心中暗爽,下午可以向同事们炫耀一下中午偶遇社长的事情了。


“那个……刚刚说到的,”伞木社长吞下一口微焦金黄的鸡肉,面上明媚起来,“那个木雕店,在哪里呀?”


二人一愣,原来刚刚的话全被社长听了去。小夜子尤其羞赧起来,她嫌弃小松介绍的相亲对象太老,这时才想起面前的社长正是三十多的年纪。小松越过小夜子忙将手里的资料全部递上:“这里这里,地址都有写!是很好的木雕师傅!”


指根凸起处的光滑肌肤被店里暖色灯光照着,指甲不留一丝白,甲盖之内与指尖透粉,通过纸张的抖动,小松甚至可以感知到那手的稳健优雅,伞木眨了眼睛目光掠过资料下方自己需要探寻的部分,一瞬之间就递还回去,想要偷瞄那男人照片的小夜子甚至完全无法看清:“谢谢,帮大忙了。”


“哪里哪里,应该的!”小松哪里还顾得上看自己的同僚,能和社长接触可是她盼了好久的“荣耀”,虽然公司管理扁平化,人不算多,但天天能和社长共同一个套间办公室、无时无刻互动的,也只有小夜子而已。


伞木社长吸面条的声音毫不拘谨,仍然光滑饱满的肌肤因食物的滋养透出光泽。吃东西的姿态也这么爽朗潇洒,小松看着不禁放慢了速度,直到剩下的面吸收了汤汁坨成一团,小松才后悔自己没点硬面。她不时偷看社长刘海之间露出的睫毛侧面。能和这么亲切又卓越的女人共处一室,于上班族来说,可以算是无上的幸福工作了吧。




都说时运造化弄人,小夜子大学刚毕业在大企业的小职员与前途不明确的青见秘书之间选择了后者。当时公司总共不足十人,面试时都是社长亲自上阵,一位带着孩子的单亲妈妈,她未曾想过是这样姿容卓绝的女人。当她以率直亲切的语调与她交谈时,小夜子如沐春风,她想,就是这里了。


而后果然,她若社长的战友一般,扶持她在枪雨中小心前行,与她一同见证了公司渐渐辉煌起来背后的不易。



小松听着社长与小夜子有一搭没一搭说着工作上的闲话,夹在中间有些尴尬和羡慕,自己只是刚转职进入公司市场部的小职员而已,她们说的工作安排,小松有一半都听不懂。



“……机会难得,我看见旁边的甜品店覆盆子冰淇淋在半价活动呢,”她在短暂的空隙中发话,“社长,小夜子,午休结束还有一会儿,咱们去看看吧!”小松内心流泪,好像自己只知道吃一样,可她除了吃也实在聊不出什么新鲜话题。



小夜子一向是喜欢尝鲜的,频频点头,而社长好像也很感兴趣的样子,爽快答应下来:“覆盆子啊……我没有尝过呢,好啊!”


小松恨不得拍脑袋——社长肯定是不会在意什么半额不半额的,直接说覆盆子味很美妙就对了,我脑子呢?




待到三人行至甜品店的招牌处,小松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情侣活动:男方将女方公主抱起,坚持一分钟,即可享双份半价覆盆子冰淇淋!


——如是用小字标明了。



她心如死灰,直觉得前路暗淡,完了,社长心目中的自己,从此以后都是个粗心的马大哈了。


“没办法了呢……”社长出言温和,并没有一丝不悦,小松战战兢兢回头去看,西装外套还在她臂弯搭着,衬衫在她挺拔的胸肩处白得闪光,小夜子向她使眼色,小松一咬牙,赔笑道:“实在太不好意思啦,今天我请客吧!”三份原价冰淇淋,她承受得起。


社长没有回答,小夜子投来“你还会不会说话”的无语目光,气氛有些尴尬,夏日高温加上内心的慌张,小松汗如雨下,后颈的头发湿透了衣领。



“哦呀!三位小姐单身吗?”店主是个中年女人,她略显夸张地说着,虽有些发福,手上制冰淇淋球的动作却毫不含糊,擦擦围裙,隔着层口罩笑语,“你们之间谁可以完成一个一分钟的公主抱,三个人都可以半价!前提是注意安全哦!”


伞木社长从西装的掩盖下抽出左手来,亮了亮自己的戒指,孩子般一本正经地纠正:“我已经结婚啦。不过话说回来……”她看着小松,眨眨眼睛愉快调侃:“不能让社员破费太多不是吗,公主抱我还是有信心的。”



小松被小夜子坏心眼地推向社长:“你比我轻,你来。”


“可以吗?那稍微失礼了,”社长将外套递给小夜子,她的话响自身侧,细却有力的胳膊分别带住她的后背和腿关节,“往后倒哦。”小松双手攥了拳紧张得有些晕眩,只下意识听从身后女人的话,向后仰去,紧接着身体失去了重心,整个人瞬间悬空,小松惊诧之间,可以感觉到社长抱起她的动作并未显现出丝毫困难,简直是绰绰有余。


一分钟有如一年,小松不知道眼睛该看向哪里,只好盯着自己的指甲盖,她大气不敢出,心里满是对自己体重产生的恐慌和不安——万一失败了……

可上方女社长的呼吸平稳均匀,好似这场面与她无关一般轻松,周边聚集了几小撮人围观,甚至在最后几秒稀稀拉拉却热情地喊起倒计时来。


“……四,三,二,一!”小松被稳稳放下,双脚踏在地上虚浮不已,她想随周围的人一同鼓掌欢笑,却已经因刚刚的惊慌没有一点力气。抬头,社长的身影刹那之前却消失在刚刚站着的地方。


“霙?”她听见与此前稳重声调完全不同的惊慌,那个女人如打破邻居家窗户的小孩子一样向一处奔去,脸上带着犯了罪的表情,小松只见过几面的社长夫人,看样子大概有7个月身孕,很沉重的样子,此刻她静静看着社长,空气死一般凝重。


完了,刚刚,全被看见了。


“希美在做什么?”霙歪歪头,唇角眉头却没有生气的痕迹,仿佛只是好奇。


希美手不知放到哪里,紧张地端详自己的妻子,小夜子哎呀了一声跑过去,留小松一个人在原地发呆,她连珠炮般飞快地解释:“是社长不想让我们破费,公主抱一分钟就能半价所以……”


希美不敢附和给自己“脱罪”,她紧抿嘴唇,脸都煞白了,紧张程度完全不亚于刚刚的小松,她是真的害怕霙因情绪波动有个什么差池,在她眼里现在的霙是特级保护对象,一点点闪失都不在允许发生的范围内。


霙突然忍俊不禁,抬手抚摸了伞木社长的头发,开口夸赞她:“希美,很温柔。”


一直都这么善解人意,体贴人心,这就是她的希美。


温存溢出两人之间,小松直直看着自己的伟岸社长遇上妻子便成了犯错的孩童,幸好社长夫人是个宽度又温和的性子,不然小松感觉自己非得死在当场不可。



“霙。”希美大松了一口气,又好似心绪未定,她轻轻贴过去抱了抱霙,小心避开她的腹部。分开时手滑过霙凉丝丝的衣袖,而不舍放了去,又牵上她的手,“怎么没睡午觉,宝宝闹你了吗?”


霙摇摇头:“下午没课,来找你。”


“那这会儿买点水果再去公司,”希美看着她蛋白一样滑嫩有光泽的脸,感觉到对方手心紧贴过来,才笑了,“晚上到哪里逛逛呢?”


霙好像有些犹豫,她目光飘过希美身后,在小松和小夜子那边游移,然后低了些眉,试探着说:“冰淇淋……不吃吗?”希美闻言才恍然,霙经过这条不常走的路并不是偶然,可能是偷偷过来吃冰淇淋呢。

毕竟自己一直千万般担忧,不叫她吃来着。



她有些无可奈何,凑近了她的脸悄悄话:“不可以吃整个……喜欢什么味道?”霙忙点头:“嗯……和希美吃一个,味道都可以。”希美交涉成功,呼气向后转身:“喂,你们两个,我请客!老板娘,还是按照规矩两个半价覆盆子吧,另外要一份原价的雪酪榛仁。”


老板娘爽快应声,小夜子和松子愣愣接过精致纸杯盛装的血红飘白雾的圆球,晶晶冰光在太阳下闪耀。伞木社长小心端过她的那份,踩着高跟鞋快步向阴影处的妻子走去,先挖起一块,小心送到她唇边。


“是霙最喜欢的味道。”她邀功般笑。她变了,命运的奇妙际遇交叠,让她此刻这样柔软。


许久未尝到这香浓冰凉味道的霙弯起眼眉,开心地点点头,突然想起久远的一句“Happy icecream”,那是两人不小心说了同一句话后要抢答的秘密咒语,首先念出的人可以要求对方请自己吃冰淇淋,而不知何时,这早已成为希美单方面的义务了。




原来社长是很熟悉这店的,老板娘怕是也知晓她。


即便如此,也要配合着自己的部下做戏,完整照顾他人的心情不叫任何人难堪。小松被覆盆子的酸甜刺激了心脏。这样的女人怎可能不成功,她想不出什么样的人才能于情商方面凌驾于伞木社长之上。


心服口服,便是这样的感觉吧。







浴室灯管调到适宜安歇的色温,霙稍微有些犯困,她打了个呵欠,从低下去的脑袋看不出希美的表情,对方牵起她的足用软软的毛巾拭干水滴——霙身子不方便,自六个月往后,洗脚这种事希美完全不放心她自己来。



而小夜子和松子不知道的是,别说一个人,就是再带上“两个人”,她们社长的肩腰手臂经过许多锻炼也完全负担得起。希美轻车熟路地横抱起霙,对着友幸的房间喊了句快睡觉,听到儿子脆脆的回应,霙笑了笑,闭上眼睛双臂勾住她的脖子:“希美,今天……”


“嗯?”希美的声音牵着她可感知的胸膛震动,霙更紧密靠过去,说:“吃醋,其实有一点点。”


“嘻。”希美反而笑了,“烤年糕了吗……(日语种“烤年糕”意为吃醋)那我才放心了呢,再多烤一点。”


霙被二人蜜语的小小笑话逗乐,爱抚她细滑的脖颈肌肤,闻着她馨香的味道,假装任性:“那不许抱别人了。”


“好,遵命遵命!”希美将她平放在床上,霙的胳膊仍圈着她不叫她走,希美睫毛划过她鼻翼,在她眼睛和唇上吻如点水,白皙手指揪了夏被为她搭上一些。


“睡。”


闪瞎(本狗早已戴上墨镜,无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luosamg
luosamg 在 2019/04/07 11:59 发表

多烤一点wwww

宅人同好会
宅人同好会 在 2019/04/07 00:52 发表

还是青鸟甜,其他都是什么糟心的感情…

clannad1
clannad1 在 2019/04/06 22:16 发表

好短不够看,再放点

能鸽善污的倾羽
能鸽善污的倾羽 在 2019/04/06 12:35 发表

啊啊啊啊啊,全程姨母笑啊啊啊啊

么么儿
么么儿 在 2019/04/06 07:21 发表

爱我苏联!!

eagle535
eagle535 在 2019/04/06 02:07 发表

已瞎 傘木社長好帥氣啊
青見現在還招人嗎QQ

张小豆
张小豆 在 2019/04/06 00:56 发表

awsl 七个月了 女儿!!!

漠然-噬魂
漠然-噬魂 在 2019/04/06 00:54 发表

好甜!这是什么绝美爱情。

御影静流
御影静流 在 2019/04/06 00:46 发表

深夜已闪瞎

显示第1-9篇,共9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