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遗失的发绳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3-22 00:37
点击:1673
章节字数:24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发绳不见了。

海苔卷,养了三年的边牧,绕着她的脚团团转,黑白相间的毛色油亮,透着机灵的双眼看着她,东京的高温将它热得不透气,露出粉色舌头和米粒般的尖牙,哈哈地吐气,舔她的小腿。

女人终于不耐烦地怒了:“啊!阿卷你捣什么乱!”

海苔卷毫不在意她的斥责,它聪明的脑瓜早已意识到主人并不会真的对它生气,于是稍稍老实坐下,但仍然亲昵用湿漉漉的鼻子蹭着她脚踝。

女人放下伞在小皮包中翻找一会儿,又在刚刚小憩的长椅边搜寻,结果全无所获。她热得喘气,心快要跳破了极限,不得不停下来买了罐冰果汁,坐下来冷静一会儿。


亚麻色长发久违搭在肩头,覆盖了她暴露在阳光下一个多月的后颈,斜撇到两边的刘海也因一系列俯低悠荡的动作重新趴在她脑门前面,稍微有点长,遮住了眉毛。因果汁变得凉丝丝的口腔蕴了一团闷气,她缓缓呼出去,脑中压滞的困顿突然破开,豁而开朗——好像已经不需要发绳了。



一张大脸突而完全盖住她的视线,她一惊,熟悉气息却消泯了这份惊吓。唇间贴过柔软来,夏纪的浅棕色刘海挠着她的鼻翼,舌尖舔舐,只浅浅湿吻就迅速离开,夏纪抬起身俯视着她笑道:“味道不错……我说果汁。”


优子握住罐子的手抖了几下,咬牙气到:“夏纪!我等你好久!”


她并未气对方迟到,毕竟夏纪昨天刚拆下石膏。她只是气这么多年,夏纪每每吻她、与她亲热,末了极少真心实意地说些好听的话,只是一味调侃她。当然,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



甜言蜜语,哪怕是装的也好嘛。优子在心里气呼呼地抱怨。


长发朦胧遮住耳侧,几丝浅金黏在红润的脸颊,夏纪的胳膊挪来,单拐随她斜了些的躯体靠在她身侧,她手放到优子毫无装饰的头顶,手心传过去好些热量:“去买新的发带吧!离餐厅预定时间还早得很。”


优子仰视的眼神里漫过了温软,但随即撇下眼光,手无力地拨开夏纪的手腕,嘟囔着:“热死了啊,拿开。”


海苔卷小小地在嗓子里嗷呜一声表示激动,毛乎乎的脑袋去蹭夏纪的腿,优子立即紧张起来,叫它:“阿卷,不要碰那条腿!”海苔卷这回听出了真正紧绷的情绪,吓得缩回舌头后退两步,夏纪哈哈笑了:“没有那么夸张啦……你太绷着了,优子。”她嗓音安适,眼角微垂,这回便是真心的话了。



她注视着她的女孩,这个别扭又逞强的人,因自己受伤,许久都没有好好休息了。优子在长椅上沉沉睡着的时候,她不忍打扰。


马尾根硌在脑后而蹭地松散,头因着重力歪向一边。她眉头微皱好似在担忧什么,呼吸却安静沉着,优子陷入了太深的睡眠睡未曾注意到有人接近。夏纪向海苔卷比了噤声的手势,它的眼睛黑亮亮的闪着乖巧,尖耳朵翻动两下,前爪在地上轻踏几步,安安稳稳坐好——总是夏纪更能让它听话。


她更近走去,单拐搁在长椅一侧,无声无息。脚跟已能适应短暂站立的夏纪悄悄扶住椅背倾过去,看她饱满脸颊被醇香梦境渲染,馨甜气氛笼罩,看起来有些朦胧和梦幻,她忍住触摸她皮肤的冲动,寸节明晰的指勾住那发绳,轻轻一带,亚麻的瀑布便泼散于她身侧肩头,她鼻头小巧,睫毛弧度卷翘,合着浅浅的发色,像异国的爱丽丝误打误撞来到东京街头。


即使已不是二十多岁,她的心性与外表仍然倔强地留在最甜美的年纪。


因为始终被谁迁就呵护着,在风雨所不能触及之处,花期延长了,现在依旧无损无伤地含着点滴清露,亭亭玉立。



握着她扎了一个多月的发绳,在海苔卷不解的目光中藏起在口袋,而后偷偷又远开现场,只暗中瞧着她。海苔卷喉中呜呜发声,那女人被它的叫声小小惊了一下,夏眠带来燥意的汗水和加速了的心跳。优子一脸迷蒙困顿地摆正上半身:“啊,睡着了……”她站起,牵着海苔卷向前迈步,又停下来伸懒腰挠头发,松开疲倦的筋骨。


看见她匆匆乱乱寻找着自己藏起的小东西,夏纪不禁勾起嘴角,可那笑容里满溢了心疼与抱歉。


她尽力保护这个任性、蛮不讲理的女人,而优子,实际却总想把所有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嘴上刁难着她,一遇到她的困难之处却比谁都要紧张。比如尽力和父母交涉沟通,比如自己受伤,她丢掉一贯的精致,束起方便活动的马尾照顾自己。



我也被优子保护着啊。











说是挑发带,优子被夏纪领着走,置身大商场冷气中冻得一个激灵才清醒过来,她不解:“平时买发带的店比这里近很多啊?”


伤过的足那一侧,夏纪手摸到优子的掌心,由浅入深握紧,亲手编织送给夏纪的腕带垂落,挨上她的手背。


东京的大型购物中心与往日一般人声嘈杂,熙攘繁闹,可优子向身边的人看过去,这个总逗她,和她吵嘴的冤家,偶尔也会露出这样完美到犯规的表情,现出这成熟可靠的惊艳身姿。


“走吧。”夏纪的声音那么令人安心。





头发上未曾装饰发带,拧成蝴蝶结如兔耳一般翘着,而是覆盖上缥缈的白纱。浅色头发被编起成三股辫,松松挽了结,连自己都陌生的温婉风韵在镜中映照,中央空调吹不动厚重繁复的洁白裙摆,却使她的碎发悠悠而动。


打一进到这定制店,她只言片语也冒不出,只是如刚刚长椅上的梦未醒,她不知道,原来夏纪的浪漫可以达到这个程度,实用主义的夏纪,竟会为了自己一颗少女般幼稚的心而花大价钱来准备这些“不实用”的东西。优子低头,不敢让手心的汗蹭脏了裙身的精美圣洁,光裸的肩头被搂住,夏纪轻声调侃道:“这是谁家大小姐?太不像优子了吧。”


她的纱裙更简单利落一些,可以勾勒出她健康顺畅的身体曲线,而头发也挽起成结,明明同样年纪,她却像自己的前辈,像一个大姐姐。优子无心和她斗嘴,呆呆看着镜子里的两人,声音无依如飘零落叶:“夏纪,很贵吧……还是……”


还是,不要了吧。



“优子,”夏纪扳过她的肩,眼尾上吊,明亮的眸子瞧着她——她的部长大人,变成爱哭的小娃娃了,这让她内心柔软,语气更柔软,叹道,“漂亮吗?”


她点头,看向夏纪漂亮的锁骨和脖颈。


“漂亮就好。”夏纪说,“准备了很久,只是怕你不喜欢。”


优子摇头,汗湿的手心贴在夏纪的小臂,怎么会不喜欢呢,她喜欢死了。



对方变魔术般摸出了个熟悉的小物,是她刚刚遗失的发绳。声音在上方响起,优子失去了追问的力气,看着自己再无法离开的那人的面容,清爽、干净、柔和,吻过她无数遍的嘴唇吐出令她心悸的话语。



“再也不让你扎上这个了,”她笑着说,“举行婚礼吧,优子。”


从今往后也想一直呵护着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0o.冰雪.o0
0o.冰雪.o0 在 2019/03/22 00:25 发表

夏紀求婚啦wwwwwww
吃狗糧吃得好開心啊www

lostinR
lostinR 在 2019/03/21 02:09 发表

啊 是甜甜的夏优!wsl

兜兜儿
兜兜儿 在 2019/03/21 01:11 发表

夏优!夏优!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