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相似的原因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3-21 00:40
点击:1693
章节字数:22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虽距离学校的暑假还有几天,大阪微湿的燥闷已让人无心学习,旅行社门里门外,人流比平日更加交织无断起来——计划暑假旅行、叽叽喳喳的高中生居多,也有家长带着小学生打扮的孩子向工作人员咨询。比如说香子。


“啊!是友幸!”阳气的女声很响亮,香子妈妈的手被松开,她诶了一声,女儿已经飞舞着校服裙子向不远处那对母子奔去了,“友幸,放学前惠美子忘记问你,生日开派对吗?”


霙心间突为这话题而激起波纹,她低头与香子对视,对方生着与她母亲一般透着成熟的凤眼,眼珠像波子汽水里的弹子,溜溜转了两下,一副绝顶聪明的样子笑着乖巧道:“友幸妈妈好!我叫香子,是友幸的同班同学!”霙颔首,发丝轻动,然后说:“你好,香子。”


女孩咧嘴笑了,新生大门牙萌出的下端是稚嫩未琢的不平,像海边浪打上来的小贝壳,洁白透亮,她对着友幸眨眨眼,友幸挠头为难道:“我老妈最近很忙……而且那时已经到暑假,大家都出去玩了……”


以往都是和老妈一起过的,他不习惯生日派对的热闹。


霙听出了他话里与活跃性格并不匹配的逃避和闪躲,一时无言,只感到牵住自己的手冒出一点汗来,紧张和挣扎的心情毫无隐瞒地传递给她。


“是呢……”香子失望而拖长了声音,“刚巧在暑假里……”


“香子!到我们了快来!”香子妈妈是个急性子,微卷短发的她向香子匆匆招手,肩臂处的轻薄外搭随胳膊的动作悠悠挥舞,她与霙简短目光交流了一下,算是打招呼。香子两手抓住自己的包带,紧闭嘴唇思考了一瞬,向母亲那边跑去了,细瘦的小腿迈上台阶时,她回了头,凤眼明媚,小脸一本正经:“我会给友幸准备礼物的!”


“谢谢你,香子。”友幸的手松开些,如释重负。


一路除了关于双簧管的讨论,其他无话,友幸笨拙地避开庆祝的话题,佯装放松地以轻快步伐走着,校服鞋踩出霙熟悉的节奏,在发烫柏油路上迎着金黄的阳光,与路边植物花叶的阴影共舞,那是与希美一般的雀跃。他强撑着欢乐的表情,是和希美自卑自弃时一般假装的明亮,却也同样脆弱如纸。以指沾水,一触即破。


一年级的孩子,一定是想与要好的朋友一起过生日的吧。


都是这样,明明有难过却不说。



“友幸,生日……”


“我有妈妈就足够了……能有两个妈妈给我过生日,真的足够了,”友幸说着,头低下去,“而且我不习惯那么多人,一起过生日……”


“……不自在吗?”霙停下脚步,友幸也不再努力维持欢欣的脚步,伫立在原地,抬头用安静的眼神对着她,而后点头。仿佛发觉了更多友幸与自己的相似之处,霙第一次对着他皱眉,感到疑惑不解——只与自己相处刚不足两月,怎可能……


这相似的原因不明,但感受却那么强烈。



高中时,希美喜欢热闹,人气很高的她也一直不乏追随的同学和后辈为她庆祝。而霙却对那样嘈杂笑语如羽片乱飞的境地感到难以应付,她更希望生日时只有希美一个人与她搭话,给她贴心的小礼物,祝她生日快乐。


世界中只有希美一个人对她好,这样她会比较习惯和自在。





“妈妈,看这个!”友幸在储藏间翻找一会儿,一脸找到好东西了的表情向霙跑来,脚丫在木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活泼奔跑声音,“以前生日的相片哦!”


为了妈妈不要担心。


霙擦拭乐器的手停一下——里面,会有这些年的希美。


下睫毛轻颤,粼粼眼底流露不知为何的感情,她说:“我看看。”


“嗯!”友幸双手递上去,猴急地爬上霙身边的椅子,看她柔韧温柔的手指缓缓擦过相册封皮,是希美秀丽的字迹:友幸的诞生日。她微微紧张起来。


好似霙弄反了方向,也可能是希美为方便而这样排序:最早的六岁生日在最前面,友幸就要升入小学,居酒屋的老板为他送上小蛋糕,奶油擦了一鼻子,他睫毛紧紧贴住脸颊,双手握拳纯真地许愿,并没有希美的身影;五岁,是这片房间的景致,物品的摆放稍有不同,翻糖蛋糕被切开一角,友幸塞满了烤鸡的腮帮像只仓鼠,希美搂住他拍了合影,霙恐怕破坏了那消瘦脸颊一般不敢触摸。




“老妈那时候好瘦啊……”友幸正是记事的年纪,看着两年前的母亲,觉得有些陌生和不可思议。霙轻轻嗯一声,有如哽咽。


四岁,在东京生活的最后一年,东京塔下夜色暗淡,幸好灯火辉煌可以映亮人的身姿,和服的希美端庄大方,而友幸却嫌热地偷偷掀开交叠的衣领,双目透着懵懂,个头只到希美的大腿中段,太过小了,惹得友幸害羞起来不让她看。


霙答应着微笑翻过下一页,三岁,是奶奶拍下的照片,他被希美抱在怀里,小胖手去抓希美的头发,希美鼻尖点住他的鼻尖,笑着,年轻的脸颊在盛阳之下发光般,灿若天神。


两岁,尺寸比之前更大的蛋糕,出现了夏纪得意的笑脸与剪刀手的胜利姿势。


“啊!是夏纪阿姨!”友幸完全不记得了,夏纪阿姨竟在自己两岁生日时来过。优子阿姨怎么没来,他未曾多想。是活跃夏纪的缘故,增了许多希美的单人照,看着手机的,托着腮发呆的,忙活在灶台前的……霙看得入了迷,友幸却催她快翻快翻。


周岁,是爷爷奶奶、希美和友幸的全家福。爷爷眼角有泪光,奶奶的手放在他膝盖上缘,似乎在安慰他。蜡烛薄光下希美的脸很温柔,是这相册中最为年轻稚嫩、却也最为含忧苍白的面容。


希美。


霙在心里念着,她想仔细观察又不忍看,优柔地翻向最后一页。


“还有啊!”友幸惊叹,小手合着霙的大手一齐翻过那一页。


最后一页没有相片,只是透明塑封中,躺着张边缘泛黄的纸。秀丽字迹其上,因仓促而显得潦草飞扬。




友幸:


等下要进手术室了,妈妈可能会不太清醒。

所以提前欢迎你的到来,我的宝贝。

说起来友幸仿佛想要在妈妈肚子里多待几天不想出来呢,但是友幸你长得太大了,不愿意决定自己出生日期的话,妈妈和医生商量,帮你决定好在今天了哦。

妈妈想要你留在巨蟹座,这个星座是妈妈见过最温柔善良的。

友幸成为这样的孩子,就太好了。

你的妈妈

7.22




霙无意识间微启了嘴唇。


巨蟹座。



友幸与自己相似的原因,终于洞开般明了在她心间。



是希美。


诶?为什么友幸在夏天出生呢?/狗头
w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lostinR
lostinR 在 2019/03/20 02:08 发表

啊!神仙设定!!

qiushan
qiushan 在 2019/03/20 00:34 发表

说起来我会因为某些人而不喜一些星座,但好像还没有因为谁去喜欢上一个星座( ꒪⌓꒪)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