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无法避免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3-20 00:23
点击:1708
章节字数:22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越来越热了啊……”柴崎副主任比高桥主任壮硕一些,对方同样上了年纪,是个矍铄的老头儿,只是更干瘦的身材和静若止水的脸庞都透着凉爽的气质。他如深山镜湖中隐居的水龙,眼睛也是细细的透着明亮的光,从那神情可看出,他有些无法理解柴崎高喊燥热的行为。


两人立在午后四点依然白亮刺眼的廊窗前,茶水碧澈配着米甜清香,远处丝丝流云在蓝色高温的天空中无所遁形,几乎被蒸干了去,对面教学楼矗然红墙与紧贴的白色管子对比鲜明。临近暑假的音大,景致一片静好。


高桥枯瘦手指捏起当做下午茶的软果子,指甲上有棱,厚实却透亮,豆粉沾了指腹,他将微甜糯软的甜食送进口中慢条斯理地嚼了吞下去,在食盒上方弾弹手指才以沉雅的嗓音道:“柴崎老师回办公室,不就有空调了。”


“哎呀,”柴崎举玻璃杯的手,向对面同一层楼的落地窗指了指:“在看那孩子,高桥主任不也是嘛。”



高桥的白色胡子动了几下,微笑着挤出几许皱纹,并不否认。

对面教学楼透亮的玻璃若无物,现出女人和男孩的身影。乐器的声音被阻挡,可那努力的小腮帮却清晰可爱,隔着十数米也无遗展现在眼前。


儿童稚拙的手指如同刚萌发的新芽,让两位老人看见新生的希望。

枝叶未发育完全,神经未连接紧密,还无法以协调无误的操控使自己驾驭那优美华丽的银键。一旁的女人温和平静却毫不留情地指出他数处错误,男孩也未曾恼怒不耐,侧颜紧绷着,以超乎同龄人的定力和忍受力一遍一遍改正、调整。


室内开了空调,他的漆皮书包与乐器包亮亮地映着天光,安静躺在角落变得凉爽,而男孩却汗水涔涔,如同置身酷热之处。


他与霙必然是不同的,又不知为何,霙感觉到他与自己有些相似。


刻苦的练习于自己而言,和遇到希美之前的乏味生活相比并不算什么,而友幸因着与希美相似的活泼性子拥有多彩的童年。这种枯燥练习对于他这样的孩子,必然会如将其置于地狱,是痛苦的折磨。



她想,这样的坚持于友幸而言,除了对双簧管的向往与喜爱之外,一定还有其他的意义吧。


如同自己曾经吹响双簧管,只为了希美万亿眸光中在意自己的那一缕而已。




作曲系主任井上女士本就比自己矮了一头,田中感叹幸而未穿高跟鞋,但即便是一双平底,凭借她高过寻常女性不少的身长,还是要稍稍弯着腰与系主任边话边行。

二人穿廊而过,哪里的窗洞开,漏了夏风扑面,霎时间翻动了井上手中的薄册子,纸张脆生作响,熟悉的名字和面容于原本被遮掩的第三张之上闪现。田中多看了一眼,井上噢了一声,从给她预定的教学任务转移开话题,亲切道:“这是预计邀请明年入学的名单,可能里边就会有田中老师未来的学生呢。”


谁说不是呢?田中明日香笑容有些僵硬。


“说是邀请……”井上戴着金戒的圆润手指依旧如年轻人一般灵巧,揭开几页,她涂成燕脂色的嘴唇中逸出叹声,“前面至少十个孩子,都不会来我们音大吧。”

明日香看着她手拂过那印着女孩子乖巧真诚脸颊的相片,井上可惜至极地道:“这个孩子,系里尤其想要,可是……”以她的实力,进了东京音大井上都觉得屈才。


明日香未搭话,她只是看那脸颊,叫她觉得虚假。明明是这伪善的甜美之下是深邃成熟,邪恶却超脱的一张撒旦面容,在夜风暮色里,隔着微微苒苒的烟雾暴露着深沉。可想起她的那声再会,明日香心里却暗暗滋长了一些想念。


她最近过得好吗,还在那赐予她痛苦也成就了她的病症中挣扎吗?


“她会来的。”她无意识间脱口而出。


井上猛地抬头看她,脖子快闪断了去,这话不明意味却悠然笃定,井上一时无法发话,疑问全噎在嗓中。


明日香心中大喊糟糕,正无法圆场之时,却恰巧被洪亮男音叫住。


“田中小姐!”柴崎瞳眸虽苍老却不浑浊,他招呼她,引得高桥主任也偏头来看。

早在她不久前刚来到大阪时,便遭到这管乐的副主任过于热情的接待和问候,仿佛她是什么大人物一般,让她摸不着头脑而欲敬而远之。不过此刻的柴崎先生如同天降救星,明日香心间感谢不已,忙上前朗声笑道:“啊呀柴崎先生,您这会儿怎么在这里?很热吧?”


“哦!我呀!”柴崎仿佛恨不得慈爱地将这大个子姑娘捧着抱着——女儿若是在世,和这孩子也同岁呢。他抛开灰涩忧云,只看着眼前这卓然姿态的似锦繁花,心中感到温暖充实,“我看那孩子……”


他指指对面的楼,明日香看见熟悉的两人,眼前一亮。


“我们系铠冢老师和她儿子。”柴崎解释着。


她当然知道。


“铠冢老师,是我高中的后辈呢,”她笑着,“青见的社长伞木,也是。”


柴崎满带红光的脸,皱出欣慰的形态来:“原来是这样啊。”


他看过对面去,却触及到铠冢浅静的目光,她对他点了头,看到明日香,便微笑起来。明日香端起双臂,悠长的睫毛咫尺之间可以碰到镜片一般,她看着那煞是和谐的母与子,心间泛起那些希美与霙之间酸甜的往事,当初与现在,已是泥云之别,谁能想到那些泪光闪耀的处所,会绽放出比晨光还要温暖熏香的花朵来。


一直将自己封闭隔绝于世人的她,现在竟有些羡慕如此这般尘世中相守的幸福。


这是与谁互相交织,无法分离,无法避免的牵连。少了任何一方,都是残缺。


少女小得可爱的手指微微掩住嘴唇,指缝间露出些润红的唇色,那孩子碎发在脖根和额角传递给娇嫩面容小小的温暖,自己也穿过同样款式的制服,在她身上,那么怀念,她出声,甜得有如天使的歌唱:“老师,真的很甜,你的曲子。”


……她是否无法离开这份甜意?


明日香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危险和病态,她匆忙收回,重新与柴崎先生谈笑风生起来。


可她脑中却被烙铁般打上了那女孩的标记,她迫切想知道,这份甜意是否真的无法取代。她手端着却痒得难耐,只想要摸起一根烟,呼吸着烟草烧燎味道之时写下可以确定那份感情的曲子。想要桃沢更多地去听自己的作品,是否每一首,都是无可代替的甜。



她需要那份无法分离的迷恋。


极端优秀又满含伤痛,善恶混沌,对她展示出独一无二的迷恋和一腔孤勇的喜爱。
我想这就是明日香需要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