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再见,芬芳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3-11 01:16
点击:1998
章节字数:21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柴崎先生将最新的一张票根贴好在墨绿厚封皮的笔记本中,夹上茶渍侵染了的书签,发间银丝在刚开始启明的窗前光线下黯淡灰沉,他取下眼镜,厚重手掌拂过本子的表面,轻微叹息中有些满足。

他酷爱收藏这些,如宝物一样贴满了演奏会票根的本子,忍不住又翻开查看,从三十五岁起到六十岁,每一位鼎盛一时或昙花一现的演奏家和作曲家都被好好记录在这本子里,有些已经隐退,有些已经去世,不论年轻或年老,都化作柴崎先生心中惋惜悲叹之处。


最近一张的演奏会票根,是相熟的乐团顾问安田先生邀请他听的青年作曲家主题场,安田在他右侧盛赞叫田中的女作曲家时,他眼角视线所及之处,左边坐着的女子泪水恰如涌泉,舞台漏出在观众席的光线下,那水线闪耀着悲痛的色彩。


悠风号每每吐出渗进人心的幽软主旋律,她就会以极细小的声音抽噎。安田的赞叹与她的悲伤哭泣交织在一起,让陷入乐曲的柴崎焦躁烦闷起来。直到最后一次主旋律以极度低沉绝望的态度传达时,女人低下了头,双手捂住脸颊,他不明白这女人为何如此悲痛,可这景象让柴崎也莫名痛苦不已,他想起自己早逝的女儿,眼尾的纹路里就夹了水滴。


田中明日香……吗?

真想见一见这孩子啊。




只是刚六月,开始侵袭陆地的台风就来势凶猛,高楼的屏幕播放着灾害预警和新闻播报,嘈杂人群匆乱行走着,因一棵倒在路旁的细弱小树而惊声叫嚷,她颓然伫立在出口处,天色以轰然的雷动震成了灰黄低压的形态,远方开始变得迷茫不清,黑色雨印敲在地面,而后鞭打叱骂着万物一般沉重不断地落着,仿佛世间迎来终结。


天空皱缩扭曲,在她眼前化作黑色的钢琴键、惊悸的竖琴弦、空洞的铜管口……刚刚的旋律回荡翻腾在她脑海里,眼前如同划过大片大片灰黑零落的羽毛,砸在地上化成了水流,无法止息的心绞将她的胸腔内壁紧攥着,经脉中扩散着疼痛,从左上身开始,直直疼到脚跟。


明日香。

她痛得弯下腰去,口型吻合着这在心中念过千百次的名字,声带却未曾振动,泪水干涸在眼眶。


《再见,芬芳》(さよなら、かおり)


官方这样标注着那曲子的名,而只有她知道,那名字的真实含义。


永别了,香织。(さよなら、かおり)




那曲子,是为她而作的。



明明说永别,以阴沉哀寂的送葬调子开头,却用黎明时分春日洒落的花魂般美的主旋律包裹编织了整首曲子,那么细致,那么轻暖,如果说永别,你怎么敢用这般温柔的言语呢?

这叫我,怎么舍得离开……



你说永别,可长长坡道那头,樱花树下落满粉雨的身姿和侧脸,看起来那么寂寞,直到枝丫光秃花瓣落尽,那依然伫立的萧瑟孤独只有自己能读懂。若你不在乎,又怎么会一直等。


手指拨动着错误的号码,好多次不能按上脑中所想的数字,她徒劳般一次次与自己的战栗抗衡,最终拨出了那通电话,她吸鼻子,抬头,干涸的泪痕在她的泪痣上,别有一番忧伤的味道。


天空已经重新亮起来,在灰色长长云彩的彼端,被映白的天幕中依然落着小雨,打湿了行人,也扫在她的衣襟和短发,细微轻巧的落地声在大地回响,清明凉爽。

她心中祈祷着,盼望着,对着那些已经渡过的酸涩甜美的时光起誓,此次一定,要踏出这一步。


“香织?”


“我刚刚,听了你的新曲子……明日香。”


“啊是吗?!太荣幸了!香……”


“不要……这样了。”不要这样说话,不要像对着别人一样说话。


“怎么了嘛,难道说很难听?啊啊大失败吗?”对方笑着,似乎打算将陌生人做到底。


“可以……不要说永别吗,”香织脑中钝痛,她咬着下唇,牙齿不断细细颤抖在软肉上,对着那令她心碎的沉默,已然疲惫不堪的泪腺又泵出澎湃的泪水来,她近乎用尽全力的嘶哑声音使对方震动,“不要永别,明日香……明日香……”


有人看她,她却全然不在乎,那些走过了的日子都苏醒在她心间,捉摸不透的明日香,冷漠自保的明日香,一直笑自己的温柔无用的明日香……她愿意用自己所有的一切去换一场深沉不醒的梦,梦里时钟的齿轮回转,她还是明日香身边那个少女,一样的制服,一样的领巾,比高挑女孩矮小了不少的香织,一见到她,就想追过去照顾她,对她好。



“不说永别……那能怎么样呢,香织?”


感情凝聚着,心却已经涣散了,你已有爱你和需要去关心、负起责任的人,这是温柔到极致的香织无法抛弃的事实。再怎么回忆,初次相见的容颜也不会与现在的脸庞重合,那份温柔也再不属于这个叫明日香的女人。



香织,我只有把至今为止欠缺的、散落的、收敛起的感情都一一从生命的长河中拾起来,写下这首曲子赠予你。其中,那些磨污损伤的真心都会袒露出来,让你明了我全部的赤裸的情感,才能真正算作永别。





末班电车闪过薄雾熏蒸的黎明,最后一站已经抵达,车站的灯光也未曾睡醒,还没有热切明亮地映照着一切。穿着冬季制服的少女并肩而立,一个高挑窈窕,黑色长发层次分明,红色镜框青春活泼又带着一些大人气;一个比她矮过不少,温婉随和的齐耳根黑发露出白皙的脖子,泪痣点在眼角,强调她的温柔。


两人松开了电车扶手,仿佛已经畅聊了一路,脸上都漾着满足的、终了之时的微笑。


“那么再见,明日香。”


“再见,香织。”


制服鞋声敲击光滑干净的车厢地面,相对远去,最终在对方而耳畔消失殆尽。







香织松开咬住的嘴唇,——心也不再痛楚,身体也不再痉挛,如所有的绑缚解开,她从梦境一样的幻想中苏醒。

难过已经不存在了,她只是感到寂寞。温柔的自己,无法如同逆反了逃亡队伍的角马,奋起与命运抗争,去顶穿狮子的胸膛。




永别了,明日香。


再也无法成为你悲伤时,照亮你心灵的那个人。


再也没有理由,停留在你身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YUKIASUNA
YUKIASUNA 在 2019/03/10 16:52 发表
精华

怎么说呢,一直都觉得明日香和香织是难以在一起的,看动漫的时候这么觉得,看小说的时候亦是如此。虽然在我心中一直希望我喜欢的角色最后的归宿一定要是he,但是不完美的有遗憾悔恨但又还是要生活下去的生活才是人生吧。

么么儿
么么儿 在 2019/03/10 09:00 发表

大早上被暴击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