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这样的希美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2-18 23:43
点击:2821
章节字数:25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霙与友幸打开泡哨片的小盒子,动作出奇地一致,希美坐在桌边敲电脑,发出细小的咔哒咔哒声,过了一会儿,她揉揉鼻梁摸出一副眼镜戴上,虽是普通雅致的金框,不过立即吸引了霙的目光,手上动作也因此停滞。


希美注意到她的注视,扶住镜框一瞬又放下,小声问她:“奇怪吗?”


刚沐浴过的红润留在她脸颊,马尾解开,是散着发的希美,眼镜增添了些俏皮在那原本清皎明朗的五官上,屏幕薄光点点映上,此刻的她集平时不易展现的柔和甜美于一身,使霙更加着迷。



她如一个羞赧的小姑娘般转了脸去,帮友幸看起哨片。


“……很美。”她气若游丝。


苇片经浸泡而柔韧,正如情愫因历久而不移。

指尖点过湿润光滑的哨片表面,好像在希美弄湿的的唇缘游移点触一般。


糟糕。


希美莫名地听她盛赞自己,看着霙死死捏着手中哨片,飞速又瞄了自己一眼,然后任凭刘海遮住眼睑。


“妈妈,你明天演出会紧张吗?”友幸努力模仿霙的每一步检查动作,虽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


霙仿佛被问住,然后轻轻摇头:“不紧张。”她望着友幸求知欲快要溢出的脸,又添了句:“把感情融入进去,就不会紧张,应该。”边说边用手点住自己胸口的位置。


“哦……”友幸也用手掌拍上自己胸口,“我明白了!”


希美噗嗤地笑出来。然后陷入回忆里——仿佛霙真的在比赛中从未紧张过,高中时她练得最刻苦,长音、音阶、练习曲,一脸平静、毫不厌倦地吹了一遍又一遍,后来……后来她说刻苦练习,都是为了希美。都是为了,不被希美抛下。


希美回想那交织缱绻的合奏,当自己放弃了所有要强争先的劲头,用长笛温柔编织成放飞青鸟的那双手时,轻巧的重量从那双手上压下又消失,是青鸟蓄力而后振翅,她的笛声忧柔接下飘落的蓝羽,然后化作含情带伤的吻,吻在唯一留下的信物之上。

青鸟飞走了,去向更遥远的天边。


现在的霙,一定找到支持自己吹奏下去的、新的理由了吧。


那是什么呢?


“我从没看霙紧张过呢。”希美的声调随着过去的记忆变得缥缈,友幸仿佛意识到什么,灵光一现问道:“老妈会吹长笛,那妈妈,你以前和老妈一起演奏过吗?你们是同学吧?对吧?”


霙只是与希美对视着,然后默默点了头:“嗯……还合奏过solo。”


“我,我想听!”他稚气天真又带有强烈愿望的话让霙紧张,她知道希美很在意她自己的演奏水平,如果只是演奏方面,希美一定是好多年都没有练过了,而自己却是……


“好啊,不过在老妈的长笛在家里,而且会打扰到邻居哦,”希美毫不在意,“回大阪就满足你,好不好?”她对着霙眨眼,友幸又看向霙。


“嗯,一定。”她说,想着可能希美觉得友幸只是一时兴趣,哄过去就万事大吉。


果然,希美又沉下心去处理她的事情了。



——在铠冢家里都还好吗?


——都好,放心妈妈。


希美回复了母亲的消息,卧室门那边响起扣击声,霙的母亲问她们要不要蕨饼和布丁当夜宵点心。


到底是母亲,和子女之间再有别扭,也掩不住自己的细腻。


“我来我来,”希美快步抢了先,接过托盘不好意思道,“真的麻烦母亲了,应该叫我帮忙的。”


霙的母亲却未曾有半点不悦的颜色,她看了桌边研究哨片的霙和友幸,后者正向她腼腆笑着道奶奶,又转回头瞧着希美,语气含着些慈爱地说:“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希美爱吃什么,想着布丁你和友幸应该都喜欢的。”


“希美,”她不等希美开口道谢,又悄悄道,“我一直放心不下霙,其实心里也舍不得她嫁人,那个沉默寡言的样子肯定会受婆婆那边的气,我都明白……和你在一起,她会过得很好……我也当多了个女儿。”


“妈妈,”希美低下声音,有些哽咽,“谢谢您。”


霙的母亲摆手:“你是个有出息的孩子,我很放心。我只担心霙,她话比较少,遇到矛盾,夫……伴侣之间还是要多交流。”


“我明白,妈妈。”希美的笑容乖巧可亲,“我记得了。”


霙的母亲这才释然点了头。



好在,霙母亲的爱,是真正为她考虑周全,为她设身处地的爱。那么我……希美再次暗下决心,一定会尽己所能让她幸福。

她已经不再是内心含着自卑却无法言说的伞木希美,也不是挣扎于生活不敢奢望从前的伞木希美,她是内心有支柱的妻子、母亲、女儿、社长,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和满足。



“来啦,你们要什么?”


“蕨饼。”霙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注视她的背影。


“布丁!”友幸举手。


“那我也是蕨饼吧!”


“老妈狡猾!我也想尝尝!”


希美答应着放下托盘,散下的头发被灯光丝丝缕缕包裹成金黄色,发梢掠过霙肩头的衣料,霙看见她侧面镜片后的长睫毛,含着温柔光点的瞳孔,希美确实风姿更卓然,但在让她心动这一点上,又似乎丝毫未变。霙小声说——


“团子。”


“嗯?”


“希美喜欢团子,下次……”


“嗯,一起去吃吧,明天演奏会结束,”希美坐在她身边,头发落在脸侧更低的地方,她轻柔道,“霙你还记得。”


还记得我喜欢。

友幸用黑蜜抹茶蕨饼将自己嘴角弄得惨不忍睹的时候,霙偷偷吻上希美耳侧的头发,松软的、黑亮的、带着与自己同样香波味道的头发。


她实在是,太喜欢希美了。此刻这份憧憬和爱恋终于再也不用抑制,再也不用患得患失、再也不会失去了。


“妈妈,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友幸作为还不能欣赏苦涩的孩童有些后悔逞能尝试了蕨饼,被苦涩的抹茶粉和甜腻的黑蜜纠缠上,根本没意识到面前的二人在做什么。


希美在桌下握住霙的手,眼波闪亮地笑话他:“说友幸的样子太糟糕,快去洗一洗。”


“真是的,讨厌啦!”友幸放下勺子捂住嘴巴跑出去。


浴室水声响起,霙猝不及防被希美吻上了眼睛,对方的柔软嘴唇拂过她的睫毛,沁凉镜框刮擦了鼻尖,热气呵过鼻翼,又准确地寻着她的唇瓣而来,希美仿佛爱吻她的唇,她记得那漫长又甜蜜的初吻,不会主动出击的自己配合着希美的节奏,渴求更多般回应着希美,而这次,一想到希美散发又架上眼镜的样子,沉浸在此刻更柔软气氛里的她在相触的开始便感到晕眩,明明是自己先招惹了希美,却在关键时刻精神不支,霙懊恼自身的脆弱。

对方感受到她气息的短浅紊乱,本该深入的接触转移到她微微抿上的嘴角,希美听见霙温热湿润、气息奄奄的话语。


“……受不了”


希美离开的一刻,霙如溺水者般张口呼吸,艰难发声:“这样的……希美……我受不了。”


她反握希美的手,低着头再也不敢看,只听见希美一声轻笑,简直要把她溺毙在这片温柔里:“慢慢来,霙。”霙抬起眼光,原来希美也是满面红潮的羞涩样子。她还想看到希美更多的样子,这样乖巧温柔的、或是干练雷厉的、或是专注不苟的……她都想要看到。

霙甜笑着点了头:“嗯。”



水声停止,友幸冲进来可怜巴巴地问:“那个……我还可以吃布丁吗?”


布丁、蕨饼还是团子,还是吻戏x3?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叶子柚悠
叶子柚悠 在 2019/10/22 16:25 发表

awsl!

羽殇折翼
羽殇折翼 在 2019/03/25 00:11 发表

啊我死了,这是什么神仙爱情,赞美太太!

残狗魂
残狗魂 在 2019/02/18 17:49 发表

啊!!!我旋转爆炸螺旋升天

欢乐水牛
欢乐水牛 在 2019/02/18 14:53 发表

太太应该知道我们想看什么的(狗头

luosamg
luosamg 在 2019/02/18 11:30 发表

我晕眩了!!我受不了了!!!

居酒屋的嘤嘤怪
居酒屋的嘤嘤怪 在 2019/02/18 06:52 发表

太太来开车吧!!!

Pluvia
Pluvia 在 2019/02/17 23:39 发表

不可以!!

旻月君橙
旻月君橙 在 2019/02/17 22:57 发表

開車吧大大

vvvv66
vvvv66 在 2019/02/17 21:02 发表

吻戏*n次方

御影静流
御影静流 在 2019/02/17 19:51 发表

吻戏*n次方

显示第1-10篇,共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