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中

作者:牙疼
更新时间:2019-02-27 19:59
点击:522
章节字数:26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阮松溪以前看狗血言情电视剧的时候,就曾经指着上面的男女演员跟亲戚朋友吐槽道:

“那男的一看就是暗恋女主角,这种剧情太狗血了,而且男演员的演技也是抓急。”

因此当这种狗血的桥段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阮松溪就暗下决心,她必须装得让所有人都看不出来。

阮松溪很小的时候,跟舒臻已经是邻居了。那个时候的舒臻梳着两条略略有些弯卷的小马尾,刘海蓬松松的,让人总忍不住伸手去摸,身上总是穿着各种可爱的小裙子,当她跟阮松溪玩得有些疯的时候,便忍不住原地转啊转,那蕾丝滚边的裙子翩然旋舞,再配着她纯真美好的笑容,就像一朵阮松溪触手可及的小花。

她们两个小时候,父母多数时候都忙于工作,他们出门之后就会将家中的铁闸锁上,阮松溪跟舒臻两人就打开木门,趴在铁闸边上,隔着一条过道,你喊过来,我吆喝过去,直到楼上楼下的住户投诉到居委,两家的父母才反应过来,后知后觉地商量好下次出门的时候要把俩小女孩关到一块玩,

阮松溪她妈妈给她买了一摞童话故事书,舒臻跟她一起看时,阮松溪就指着灰姑娘那本说:“这个是假的。”

舒臻说:“不是,王子一定会找到灰姑娘的。”

小小个的阮松溪又指着丑小鸭,蓝胡子,小红帽那一堆故事绘本说,“这些都是编的,你看书上还有原作者。”

舒臻终于忍不住地朝她略略略的吐舌头,说:“你真讨厌!妈妈我要回家!”

这时,阮松溪却说:“但是公主是真的,我见过!”

小舒臻被她斩钉截铁的语气吸引回来,问道:“你见过什么公主,在哪里?”

阮松溪如数家珍:“你扎辫子的时候,是长发公主;你睡觉的时候,是白雪公主;你去游泳的时候,是美人鱼公主。”

还是小小个的阮松溪一通彩虹屁放完之后,舒臻当场就忘了对方刚刚还污蔑童话故事的讨厌劲儿,两个小朋友又和好如初嘻嘻哈哈地玩在一起。

其实阮松溪对于童年的记忆已经相当模糊了,但她就是知道,大人嘴里所说的童话都是假的,只有公主是真的,因为那样漂亮可爱的人她见过,并且就在她身边。

舒臻从小就长得好看,如果真要用现在的话来说,那绝对是整条gai最靓的妹了。舒臻的存在直接让阮松溪对颜值的审美一下子就拔高了好几个级别,及至当她后来看到更靓的妹依然不为所动的时候,阮松溪真切的明白了,自己就是那三流言情偶像剧里面暗恋女主角的炮灰配角。


阮松溪的个性其实并不怎么好,没有圣母人设、大概也注定了她没法成为三流言情剧的主角。

阮松溪跟舒臻升上初中之后,就经常有些不长眼睛的男生想通过阮松溪从而跟舒臻拉个近乎顺便表个白,没有圣母人设的她就想方设法地给这些人使绊子。

比如今天同班的小林给舒臻递了情书,那身为班干部的阮松溪必须不能袖手旁观啊,转过头就跟老师进言说,为了让我们班同学更积极热情心无旁骛地投身浩瀚的学海中,建议今天下午召开关于早恋危害的课题。

又比如隔壁班有个学霸来找阮松溪,想要藉此曲线索要舒臻的手机号码,阮松溪内心冷笑一声,表面上却是相当热情的给对方转发了一串国外某热门端游的激活码。为了使他沉迷网游、无心早恋,她还特地在网上约了两个技术专业经验丰富的代练给那个男生全程陪玩。

当然她千防万防有些男的就是不走寻常路,实在防不住——

舒臻上了高二之后,校内有个体育尖子生八块腹肌、相貌英俊、气质冷酷,在一个风和日暖的放学后,那名体育尖子生拉着舒臻的手,一言不发地将人带到学校教学楼的天台,映着远方光影斑驳的点点霞彩,深情又专注地看着舒臻,用他略微低沉的嗓音说道:

“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而风风火火地追上天台,撞开了大门的阮松溪再次清晰地感受到,【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这句话的奥义。

尽管最后舒臻还是满脸通红地拉着阮松溪转身就跑,但是自从那天以后,舒臻就没有再跟阮松溪一起放学一起玩。

三个月后,高二下学期开学前,那体育尖子生突然收到邻市某知名体校的破格入学邀请。上面写明是该校老师在一次体育竞赛中物色到他,认为他具有极佳的潜能,因此邀请他前往邻市体校就读,如果顺利通过入学试,学校则给予一定比例的奖学金。

那名尖子生心里柔肠百转,最后还是决心前往邻市就读,他约了舒臻见面,当场提出分手。

这个男生是舒臻真真正正的初恋,即使她在对方面前佯装坚强,然而一回到家里她就彻底收不住情绪,拼命按响阮松溪家里的门铃。也幸好阮松溪父母经常不着家——阮松溪大大方方地开了门,舒臻一见到她,便上前厉声问道: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把他弄走了!”

阮松溪神情疑惑地询问舒臻发生什么事了,并且还轻声地安抚她的情绪。

舒臻丝毫不为对方精湛的演技所动:“你是不是不见得我交男朋友,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知道了,那些男生给我递情书,你就偷偷地将那些东西都藏起来;那些人向我表白,你每次都是刚好出现把我带走;还有高一的时候,有人在传我的手机号码,你就故意将我的手机扔下水,逼迫我换手机卡,是不是!”

阮松溪说道:“给你送情书的那些男生都是闹着玩的,别人跟你告白都总挑放学之后,我来找你那肯定会碰上啊。还有手机卡那次是意外,更何况那些人是故意整你、才到处传你的号码,你不换号码等着被人烦死吗。”

阮松溪当然也不会坦白说,她后来将那些人转发舒臻手机号的短信给全年级老师及学校领导统统转发了一遍,年级主任对此高度重视,采取污点证人、有奖举报原则,直接追查事件源头,揪出那些最初发送短信的学生直接记过处理。

舒臻说道:“那这次呢,他要到邻市读书了,是不是你干的!”

阮松溪温言安慰,晓之以理:“我怎么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呢,而且你想想,如果那个学校不好,他会去吗;如果真的影响他的前途,他大可以拒绝掉这间学校的邀请啊。再说了,我今年跟你一样,才是高二学生,又不是哪个有关部门的领导,我有什么权力把人弄走。”

舒臻的火气总算是有些下去了,狐惑地问道:“真不是你做的?”

阮松溪并起二指,语气坚定:“我发誓,要是我真的从中作梗弄走你的男朋友,上天就惩罚我永远找不到男朋友!”

拥有言情剧女主光环及单纯善良的女主人设的舒臻当下再无疑虑,马上就相信了自己的好朋友/好闺蜜/好邻居/好同学是清白无辜又富有正义感的可靠之人,并且就自己刚才的一连串莽撞之举向对方道歉。

事实上,这次体育尖子生到市外体校就读的事件全靠他自身硬件达标,阮松溪才没有从中作梗——才怪咧!

舒臻跟体育尖子生情投意合蜜里调油地谈了一个月,阮松溪整个人都不好了,甚至连头顶都愁出了两根白头发!她终于忍无可忍地给自己爸爸打电话,说自己跟体育尖子生恋爱了,这辈子非君不嫁!

气得她爸爸从千里之外的X国飞回来抽了她一顿,阮松溪又楚楚可怜地在她爸面前作出让步,说:我愿意跟他分手,但前提是给体育尖子生安排到邻市的体校。

她爸当即表示:女儿只要你不早恋,爸爸啥都听你的!

最终体育尖子生就这么被安排上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