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等你-约定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2-10 20:11
点击:2925
章节字数:25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霙,要注意安全,”希美扫视了车站乐团的一干人,相互交谈的男男女女之间,那个年轻男人的眼神她再明白不过了,“一定要注意安全。”


霙不明所以,她拇指和食指捏住希美的衣角,今天希美的西服是白色,淡蓝衬衫和深绀领带整齐利落,踩上高跟鞋比霙更高过一些,浅色的希美更加光彩照人,在车站这样人流密集的地方太招人眼光,这样的希美简直是……她甚至不敢直视,接过希美手上提着的乐器包:“希美,早点回去,耽误你工作。”


“霙的事的话,就不是耽误。”希美早已为此刻安排开了时间,她笑笑,“我看着你进去。”


“随时,联系。”霙抬头,瞳眸映照希美不舍的表情,她清楚她们的现状,有些遗憾,周围人来人往,音美首席和新兴公司的社长——都是抛头露面的人,想要做出亲密的举动不免不便。

希美低头伸手,霙想要避开时被她捧住脸蛋,额头和鼻尖相撞了,引得相熟的不相熟的都留了神去看二人。希美悄悄说:“随时联系。”她离开一些,手搭在自己胸口上,衬衫里面,藏着一只小巧的银鸟,早已经被她的体温捂热。希美向霙笑:“五月底霙的巡演结束,正好和夏纪、优子她们,一起回北宇治看看吧。”


“啊。”霙这两日沉浸在爱意之间,早已忘记了这回事,她将千思万绪收回,捋了一下头发,“我……”


“夏纪都和我说了,”希美摇摇手机又放下,“到时候……还想要带霙去京都的父母家……”


“嗯……”霙扬起笑脸,“我也是。”


“霙就放心吧,如果这边的音大需要帮忙联系什么的,也记得和我说。”


“好,那我……走了。”霙拉起行李箱,“啊,对了。”


她又将拉杆放下,乐器包被她打开置于其上,掀开垫着的帕子,细心包起几个已经制作好的簧片,递给希美:“友幸要学双簧管的话,我这里做好几个簧片,可以用一段时间。”


希美眼神却全被她包里一个塑封的小东西吸引住——那是一片蓝色的、用来通簧片的羽毛,却没有什么使用过的痕迹,崭新地,被封在透明塑纸中间。


“霙……怎么不用。”

还用问出口吗?只是希美在台阶上发现、赠予霙的一片羽毛,她也舍不得折损它,最终将它永久封塑起来,一直、一直带在身边。


希美接过霙的帕子,眼前闪过少年时代,透过羽毛间缝隙射下的阳光,她不禁看着霙的眼睛,无比认真地说给她听:“霙,我……爱着你。”


我爱着你,只此一件,从今往后你都要记得。


“希美的事情……我一生都不会忘记。”

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霙看着她,小声说,“最爱的,就是希美了。”






“诶?”久美子抖下号嘴上的水珠,在水池的瓷面上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她用脑袋和肩头夹着手机,“丽奈……要回来看花火大会吗?”



“久美子,”丽奈那边也发出同样的水声,她语气爽朗,“你不是在洗号嘴吧。”


语气是肯定的,她们在不同的地方做着同样的事情。


“一天十几回啊,现在这个天气和练习强度,一轮下来全是口水了。”

久美子不觉间暗示着:这不是巧合,这是必然。


丽奈听得出来,久美子一直在逃避她,她不是傻子,也洞悉久美子的习惯。


她将号嘴插上,一手提着小号,一手空出来拿着手机:“练习怎么样了?回去,我可是要和久美子合奏的,久美子说的,很期待合奏。”


一股久违的寒意从久美子的脊梁根处爬上来,她定定心绪,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看着镜子里长而卷的棕发散散束起的女人,脸色很像和父母闹别扭的麻美子姐姐,无精打采。


“所以呢,真的要回来吗?”久美子再度问她。


“嗯,回来。”


“想清楚了?”久美子湿润的手摸上手机,“泷……”


“为了你。”被打断了。


“什么?”她将乐团贵重的金色上低音号按在怀里,怕它跌下去。镜子里的女人恍惚了,在暖色的灯光下出现重影。


“为了久美子,才回来的。”丽奈的语调不是那么犀利了。

久美子不少时候被她吓到过,她得了废金说不甘心的时候;她因泷老师的事情向自己闹别扭的时候;她得知自己要顺着秀一的意愿结婚干脆不理自己的时候。


“你找到你的心了吗?你真的……”


你的“忠于自己”,到底还是……

选择了我吗?


“久美子,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丽奈的声音更轻柔了,仿佛刚刚在北宇治吹奏部练习呼气的时候,五指并拢手臂向前,吹到最末尾,可以延伸到地平线以外的,那种轻柔,“对不起。”



丽奈在半个地球外的英国伦敦,早六点。

太阳刚升起不久,她看着窗外地平线的方向,想起泷对自己说的话。



你终究还是被我束缚住了,高坂……不,丽奈。我的经历不可改变,如果可以在适合的时间相逢……但是总是没有“如果”的,一切在最初都被安排好了。


他的语气带着教导、愧疚和温柔,丽奈看着她的小号,拿起它,演奏它,是他的引领所致,而继续成为高扬、独一无二的小号,彼此却互相成了割舍不下的累赘。


她要爱情,要专一,也要自身的成功,她对任何一件事都期望着完美。对他已然注定分裂的感情,她万分理解,却无法接受。


他要信念,要完成亡人的使命,要留在北宇治的土地,只要它好便好。对她无法将就的地方,他也无可奈何。



丽奈觉得一瞬间,什么指望都没了。



她久违地去找久美子,因她和秀一结婚的事,自己和她冷战好久好久。对方去集训不在,塚本秀一开的门,他说在考虑和久美子离婚。


他嘲笑久美子的时候脸色很差:“她反问我'爱很重要吗?'你说呢高坂?不然呢?”自从高坂和泷老师交往,谁人不知她爱得铭心刻骨,秀一与其说是征求她的意见,不如说是在寻求一份肯定和安慰吧。



“认为婚姻之间,爱不重要?久美子她?”


“是啊。”


久美子她认为……爱不重要,或是说,不是那么重要。她好像明白了。


那我现在知道她选择你的理由了。丽奈悄悄在心理对秀一吐槽。她摊了手支住头不看他,少见地叹气:“或许吧,或许不重要吧。”


“我和泷老师分开了。”她转头看秀一,“爱情输了。”


“啊……”秀一不知如何回应。





丽奈,离开北宇治五年,她最最想念的,还是久美子。


既然自己的爱情输了,久美子认为爱没有那么重要,那是不是,可以在一起。


她太想和久美子一起吹奏,她太过渴望听到久美子的上低音号,高扬的小号被上低音号稳稳托起,或是自己的锐利为她的柔和铺开前进的路……多么美妙,小号和上低音号,绝是天作之合。




可是久美子,你舍得等我吗?不会再找到别人吗?


漫步在芝加哥、上海、澳大利亚、伦敦的街头,她会幻听到久美子的声音,但是她要等,要等久美子思念着她,脑中的人全是她的那一天成为日常。


一年,她诉说了自己的愿望,久美子说,你出去看看吧,我等你回来。后四年,她看着久美子一天一天,变得除了自己别无他想。


高坂丽奈承认,自己是个坏心眼的女人,坏透了。


那夜,她没有说出对不起,待归去,她要在久美子耳旁说上一万遍。


每个人都有自己爱的方式。喜欢扣喜欢wwww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夜桎页 赞赏了 1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
teey2003
teey2003 在 2020/01/27 22:02 发表

wwwwwwww

木亚小雪
木亚小雪 在 2019/09/14 08:19 发表

wwwwwwww

Pluvia
Pluvia 在 2019/02/15 03:12 发表

我也觉得没那么重要啦…

Pluvia
Pluvia 在 2019/02/15 03:12 发表

wwwwwwwww

魚肉
魚肉 在 2019/02/11 01:57 发表

霙跟希美好閃我的眼睛瞎了也無所謂了QQQQQ
麗奈真的是個壞心眼的人呢www
不過這樣思念著久美子五年的麗奈
應該不討厭這種疼痛wwwwwwwww
大大寫文辛苦了!
希望能早日看到久麗也來閃瞎我的眼
也希望這種精品文章能不那麼快結束QQ

老存6
老存6 在 2019/02/10 09:20 发表

wwwww

显示第1-6篇,共6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