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初吻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2-28 19:48
点击:3502
章节字数:24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除了学到关于“真实”的教训,生活告诉伞木希美重要的第二点——

如果要抓住幸福的话,那就是此刻、现在,紧紧地。



已经不需要试探和猜测,她想呵护、拥有,手中这抹比青空还要湛亮的蓝色。

她知道,霙会因她的话而不决惊慌,她可能很久的时间得不到答复,可是没关系,霙的犹豫不是因为不想,不是因为讨厌,而是因为霙……实在是太喜欢希美了。


她明白的。


眼睛,霙不敢完全睁开,双手也无处可放,会客室的真皮沙发在她掌间打滑,是汗水的缘故。希美的鼻尖和嘴唇太近,霙感觉到窒息,是喉咙和气管停止了工作,一瞬间,她逼迫着自己给出答复,心急如焚——多少次因为自己的踟蹰,她错失了希美。


一定要……一定要好好抓住。


“霙……衣服要皱了哟。”


霙脸上发着烧,回神转头,蹭到希美温凉的耳侧,才发现自己果真“抓住”了——她抱着希美。揪紧希美后背西服的两手松开,希美嬉笑一声,呼出的空气包裹霙的头发,她欲开口——不那么快回复也可以的,是我太大胆了,抱歉。


霙却抢着回答。


“想……想要。”她面对着希美,有一点点距离,是她所认为的郑重的距离,“结婚,和希美。”


“想要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泡澡,一起旅行,一起……合奏,一起看友幸长大,一直一直,和希美在一起。”


“霙。”希美将她的手牵过,抚摸已停在自己胸前的小银鸟,她心中翻起一些情感的细碎波浪,于是轻声说,“想要吻你。”


キスしたい。


喜欢你,这份心情飞跃蓝天的时候,每一根羽毛都因欣喜而颤动,万物在如平静湖面的心境上清清楚楚倒映着。


生命中初次的、重新握在手中的爱情,让她们看见了整个世界。香甜的气喘、温和的点拨、接触从嘴唇来到舌尖,抵挡缠绵。


如果脑中的轰鸣可以响彻天边,那足可以比过烟花的爆裂绽放声响,足可以盖过春蛰时第一场雨前的惊雷,这份依存和爱意埋藏了这样久,如今挖掘出来,依旧流溢着最美妙的色彩。


因为一颗宝石,总不会褪色。







“我开动了。”名为铠冢霙的前辈仿佛一直是自己坐在安静的角落,默默吃饭。


她吸引到洋太郎注意的,不是乐团里别人说的、大家公认的,铠冢前辈的双簧管实在优秀,她首席的位置无法被音美乐团里的任何一支双簧管代替,也不是女生们赞叹的铠冢前辈实在很多吃不胖,令人羡慕。而是她无论坐在哪里,都可以和背景融成一体,因为她太过安静了。


静美,他自被选入乐团开始到现在的四年间,总结出这样一个词来。


她几乎不参与联谊,就算是在外地巡演的乐团聚会,她也鲜少主动参加。一次在西班牙,他发现从聚会脱离开的铠冢前辈独自坐在某个餐厅里,一个人解决了满满一锅海鲜通心粉。


他看得入迷了,放了同伴们鸽子,在街对面悄悄看着那个安静的女人,她一勺勺不紧不慢地吃着,吃得很香,那时,因满足而焕发出光彩的她的表情,洋太郎,在她脸上看到了幸福。


他想,如果可以让他每时每刻看到这样幸福的铠冢前辈,他会非常快乐。



“铠冢前辈,我知道一家很棒的松饼店,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去吗?”


“什么什么,哪一家?洋太郎请客吗?那我也要去!”几个混得熟的同僚,尤其是久信,上前来对他勾肩搭背,完全没有眼色一般。


铠冢眼神又回到曲谱上几秒,再抬头看他,还是如平时一样面无表情地眨眼睛,轻轻说:“我……就不去了,你们,吃得开心。”


“啊,铠冢前辈……”洋太郎攥住手中的长笛,话音被打断。


“练习开始啦!”


“你这个小子,要是想请铠冢前辈吃饭,先在长笛的竞选赢了孝太,和铠冢前辈合奏solo才是上策,现在急什么,嗤。”久信偷偷给他吹耳边风,用胳膊肘戳他的肋骨,然后嘲笑他。


这轮演出的节目单中有首曲子名叫《利兹与青鸟》,讲的是两个少女之间的故事,两位“少女”分别由长笛和双簧管扮演。乐团为了演出效果,非常想要两位女生合奏。

不巧音美没有女长笛手,本来要换吹小号的未奈美,但斟酌再三,顾问还是坚持选择了和双簧管音色最配的长笛,这就让吹奏长笛的洋太郎更加鼓起干劲,没日没夜地练习。


他喜欢铠冢前辈。


“竞选的长笛手们,佐藤孝太、中岛洋太郎、青川介、桐生茂,每人和首席合奏一次,那么,辛苦首席。”


铠冢平静地点点头,洋太郎在候场席,看着孝太坐在她身边——那个位置,他一定要得到。


孝太的音色很美、仿佛与双簧管相伴相随,像两只藤蔓交缠生长,孝太的才华是无法被掩盖的,他的游刃有余是演奏家长年累月修炼所出,无论怎样的情感和心绪,都可以通过音色表达出的纯熟。一章乐曲终了,趁着乐团的同事们在讨论感想,洋太郎深呼吸上前,坐在铠冢的身边准备自己的曲谱。


他看见她面前的谱子有些老旧,不是统一发的那本。铠冢翻了两页,塑封纸的声音哗啦啦的,洋太郎眼前一亮,指着其上一个小小的、伴随着清秀字迹的涂鸦笑了:“这是铠冢前辈画的吗?好可爱的小鸟。”


铠冢摇了头,眼神有些复杂。


“啊,那是……”


“……喜欢的人。”铠冢前辈非常直白地说了,她的语气融合了太多不舍、依恋和珍惜,她的指尖触碰那只小小的蓝鸟,眼中之色美极。


飞吧!


洋太郎举起长笛,不再说话。


喜欢的人。



合奏中的他,尽力发挥着自己的所能,但他无法不纠结,一会儿他想追上青鸟,一会儿他又明白自己该放手,指挥皱了眉,合奏终了时,他已是大汗淋漓。

最终,还是孝太胜了长笛的比拼。


谁赢了又有什么关系呢?那只青鸟,早已有了她的利兹。



前几日下午,在大阪市中心,洋太郎打头呼唤了铠冢前辈。他知道自己在嫉妒、在慌不择路地行动。因为他从没见过铠冢前辈面对一个人这样在意的时候,她会看着玻璃橱窗另一侧的那人,像看着宝藏;她会面对着她,躲避开眼神低声温柔地说话;她会叫她的名字,像电影中演绎出的爱人之间的私语……


虽然不可置信,但那个漂亮挺拔的女人,就是涂鸦和字迹的主人吧。



是美丽的鸟儿从眼前飞走,却无法伸手触及的痛苦和不甘,他心里明白,自己本不是她的利兹。现在这只鸟儿落下了,落在利兹的掌心。








霙的嘴唇红得闪亮,比平时要丰润又脆弱过许多,任谁看了都知道,这状态是没有半个小时出不来的效果。刚刚的吻颇有至死方休的气势,二人呼气急促,霙眼前星星点点地闪着,有些晕眩,唇瓣有些痛。涎液还残留在嘴角,她任由希美帮她擦去。


“啊……糟糕了呢。”希美抚摸过自己的“杰作”,这让霙鼻头泛红,感到羞赧。希美从西装口袋摸出只唇膏来,用柔和的手法给她涂上一层,霙感到清凉而舒适。


“希美。”


“嗯?”


“再也不用……一个人吃饭了,我。”她弯了眼角。



“嗯,一起。”


吻戏 喜欢扣7~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木木_yqj
木木_yqj 在 2019/04/09 02:30 发表

7777777

残狗魂
残狗魂 在 2019/02/18 13:59 发表

!!!赞美太太!!

二喵很萌
二喵很萌 在 2019/02/12 19:10 发表

不愧是希美,行动力就是强(๑•ૅω•´๑)

魚肉
魚肉 在 2019/02/09 03:53 发表

77777777太棒了

文献里亚
文献里亚 在 2019/02/09 00:19 发表

7777777

苏清和
苏清和 在 2019/02/07 23:13 发表

7777777
想看已经成为社会人的nzmz故事很久了,期待后续发展www

艾尔芙奈因
艾尔芙奈因 在 2019/02/07 14:35 发表

77777777

女神的尤汪汪
女神的尤汪汪 在 2019/02/07 14:00 发表

777777

蓬莱山岚
蓬莱山岚 在 2019/02/07 02:14 发表

标题:777777

咱就有预感作者大佬会更新,等待是有收获的hhh双方都疯狂进攻真是太棒了,我还有点期待后面友幸的剧情勒

显示第1-9篇,共9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