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及笄

作者:缓缓吃药
更新时间:2019-01-22 18:11
点击:228
章节字数:26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赵青妩的软磨硬泡下,眇然决定启程回丹凤。洛京到丹凤开通了运河,她们就租了大船走水路。船上的小厨房手艺很不错,青妩吃完了美味的小馄饨,心满意足地坐在窗边吹风。她捏着个书本,眼睛瞅着外面的风景,眇然放下筷子,皱眉道:“不好好读书,你又在看什么?”

隔壁的船舫吹拉弹唱,热闹非凡,青妩收回目光,有些心虚:“没看什么。”

青妩看眇然用帕子擦了唇角,显然要同她理论一场,便先发制人道:“姑姑,你以后想搬到洛京来吗?”

“你不喜欢洛京吗?”

“不是啊,我只是觉得在丹凤也挺好的,归鸣叔叔在丹凤做官,你为什么要在洛京盖房子?”

眇然凝视着她,道:“洛京是你长大的地方。”

赵青妩托着下巴,道:“我对洛京没什么特殊的感情,我看,你不也是洛京长大的,你是喜欢洛京吗?”

“还好。”

“那你为什么后来到了丹凤?”

青妩兴致勃勃,她还从来听过赵眇然讲这些事情。赵眇然告诉自己,她们家族衰败,青妩的父母双亡,所以才让青妩流落街头。自青妩记事以来,她便跟着街头的小乞丐们生存,道观里的老道士给她起名小五,因为小乞丐们按着个子排成一行,她是第五个。靠着偷和抢勉强活下来,哪里想到被亲人找到了,在那之前她连亲人是什么都不知道。赵眇然告诉她自己叫赵青妩,她躲在老道士后面一脸警惕,她怕这女人是要把她抓去见官嘞。

后来还是跟着赵眇然回了丹凤,跟着她有吃有喝有住,赵青妩觉得自己很幸福。只不过读书很让人头痛,家里规矩也忒多。

侍女端着一盘绿豆糕上来了,眇然接过来,道:“这个吃了没有?夏天吃这个滋味更好。”

青妩赞同,把书一扔,连说的话也忘了,卷着袖子开始吃糕点,眇然给她倒茶,俯身把书本捡了起来。读的是《诗经》,赠之以芍药,眇然把书放好,掀帘走了出去。赵青妩吃了半天,忽然想起,方才赵眇然是不是没有回答她?


赵眇然在船上看了两天账本,青妩连方细细都很少看到。这天,眇然睡午觉起来,发现船靠了码头,船夫在买新鲜的瓜果蔬菜。她听着外面的叫卖声,喝了口凉茶便出来走动,结果看到赵青妩趴在栏杆上对着旁人说笑。

那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模样周正,长得很讨人喜欢,因为两家的船靠的近,两个人便都靠在栏杆上对话,赵青妩手里捧了个黄澄澄的芒果,装模作样地拿着扇子遮脸,笑得开怀,一看就知道是谁给的。

等方细细出来的时候,青妩已经同他从花朝节的糖葫芦聊到了青山外的猫,细细喊了一声青妩的名字,青妩笑嘻嘻地回头,就撞上了赵眇然的目光,也不知道她在那站了多久。

青妩本来还想炫耀自己手里的芒果,但是赵眇然的眼神似乎有些奇怪,像是生气了。祖宗,又生什么气!赵青妩收敛了笑容,也没来得及和那少年告别就跑到赵眇然跟前,叫道:“姑姑,你出来了。”

虽然眇然从来没让青妩读《女经》那些东西,但是耳提面命,一些道理还是教了的。不过青妩从来也没怎么放心上,她只记得赵眇然对她好就行了,旁的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方细细以为眇然要处置青妩,结果眇然只是淡淡道:“仔细吃了肚子疼。”

青妩眨了眨眼睛,再看赵眇然也不过是面无表情,应该是没有生气,随便应了声,又跑回栏杆去了。

赵眇然看向那少年,少年很有礼貌地点头示意,对着青妩咧嘴笑了。

船离岸后,青妩哼着小调钻进了屋里,方细细在绣东西,赵眇然拿着本书翻了又翻,青妩剥芒果吃,方细细问:“青妩,那是谁家的船?”

赵青妩道:“刘岳笙说是他祖父的船,他家在丹凤行商,祖父做官隐退住在了洛京。”

细细笑道:“你连名字都打听来了,和他很投缘吗?”

青妩咬着芒果,说话有些不清楚:“还行吧,他挺有趣的,他说回到丹凤,再去青山外找我玩。”

细细道:“你喜欢他?”

青妩眼也不眨:“喜欢啊。”

细细看了一眼眇然,眇然低头看书,一脸漠然,青妩道:“他还问我的年龄,我说刚过及笄,他就笑得像个傻子一样,我觉得他连提亲都想到了。”

赵眇然忽然站起来把书本摔在桌子上,砰地一声,青妩吓了一跳,手里吃了一半的芒果没捧住,咕噜噜地滚到了方细细脚下,眇然道:“你听听自己说的什么话,谁家的女孩子像你这样,连羞耻都不知!”

赵青妩从小街头的孩子堆里长大,没有什么男女之防的概念,在市井里见多识广,很多事情心里门儿清,也就赵眇然总是把她孩子似的看。

青妩揪出帕子擦了擦嘴,然后擦了擦手,道:“我又没说答应他,你干嘛生气。”

赵眇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按捺不住怒火,她被方细细按在椅子里,才发现自己是恐惧大于愤怒,她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

方细细给青妩使了个眼色,青妩便一脸委屈地钻出了屋子。

细细握住眇然的手,道:“早对你说过要做好准备的,她不可能一辈子跟着你。”

往日里赵眇然不做他想,只觉得捱过一天是一天,但是赵青妩还是长大了,长大的女孩子便要嫁人,总归留不住的。

“你把她带来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不管她是不是青妩,她都不可以是青妩。我看你对她不敢有什么心思,这孩子更是单纯,还是放手得好。”

细细知道赵眇然是矛盾的,因为她把对青妩爱转移到了这孩子身上,而这孩子长得太像青妩,性子却太不像青妩,眇然越意识到这一点便会越失望。

眇然道:“我同青妩在月老祠前立过誓,她说过要来找我。”

“你看这孩子除了脸,哪里是青妩?何况她并不爱你,她还叫你一声姑姑呀,你现在是什么年纪,熬下去不过是误终身。今天不过是和男孩玩笑了两句,到了明日出嫁,你又要疯魔成什么样子?”

眇然沉默不语,细细道:“你又是为了什么才跑到洛京来?她翻了你的花笺,你就恼了,你分明还是没看她当做青妩。”

“你也应当学学绮瑶的态度,她冷着这孩子,过得欢乐些。”

“那你呢?”眇然问道。

“我知道小姐去了,这个世上便再没有袁青妩。”

“但是你对青妩这样好。”

“我不一样,我把青妩当个小女孩看,那你呢?你又把她当什么?”


回程的一路上,眇然都没怎么理青妩,青妩一开始战战兢兢地讨好她,后来又生气了,因为赵眇然不冷不热,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就连她故意吹风生了病,眇然也只是看了她一次。

青妩盘腿坐在床上,十分迷茫,一开始她还反思自己做错了什么,深刻剖析了自己的过错,捡起书来认真地读。装模作样了一阵子,那边什么动静也没有,青妩委屈得不行,方细细什么也不说,青妩觉得都是眇然无理取闹,便自己也赌气不见她。

青妩抓着年纪相仿的船夫的小女儿吐苦水,那小女儿道:“姊姊嫁人的时候,我母亲哭了好几天,难过不舍极了,是不是因为这个你姑姑伤心了?”

青妩思来想去,觉得是这样,赵眇然这么疼爱自己,肯定是怕自己嫁人就没法陪着她了,这有什么啊,自己一辈子陪着她也行啊,赵眇然实在是小气,亏得自己最最喜欢她。

赵青妩想了这么一通,心中有了主意,美滋滋地睡了一觉,醒来病也好了,就等着回家后实施撒娇计划,把赵眇然的态度给端正过来。


喜欢的可以评论收藏一下,谢谢♪(・ω・)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