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1

作者:吃沙拉
更新时间:2019-01-17 23:08
点击:298
章节字数:70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昨晚说出那番话好像花光了自己一年的勇气。


凛的心里现在是非常纠结的,她之所以会主动邀请,是因为卯月看起来已经把这件事挂在心上了一整天了,看到卯月因为自己而困惑的样子,凛的心里只会更加的自责,与其让事情一直僵着,不如主动提出来,想办法解决,绝对不选择逃避,这样看上去才是凛的做法。卯月答应下来两个人一起去逛祭典,这是最好不过的了,毕竟只有两个人的话,这件事就不会被别人知道,她需要做的只要提前准备好说辞,以应对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即可,只是也是由于太过专心于理由的设想,有一件事被她落下了,逛祭典的时候要做什么呢,直到快要出发的时候,凛都还是没有计划。


金鱼,卯月会喜欢吗?毕竟不是小孩子了,小吃,她会不会对什么过敏的,看烟花,人很多的话会不会变得很挤,而且自己也不是很喜欢凑热闹,万一安排不好,卯月觉得很无聊的话怎么办。


凛正站在一件浴衣面前,考虑着今晚祭典的事情,在一旁的美波叫住了她。


“凛,你要穿浴衣吗?”


“恩。”


凛还在沉思着,完全不知道美波在旁边说了什么,便答应了穿浴衣。


“就选这件是吧。”


美波把浴衣拿了下来,放在凛的面前打量着。


“恩,是挺好,这个颜色。”


等看到美波拿着浴衣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凛才恍悟发生了什么,一想到穿浴衣要束起腰封,走路的时候只能小步地迈着,而且夏天还要长袖裹着,穿不习惯浴衣的她连忙想要拒绝掉。


“啊,我不是要穿,我穿便服就好了。”


“诶?你刚才不是说要穿吗?”


“啊……,刚才我没注意到,我穿自己的衣服就好。”


“明明看起来这么合适干嘛不穿,太可惜了吧。”


“我不是很习惯穿这些衣服,还是便服就好。”


“诶?你刚才说好穿的又不穿,要不先试试吧。”


“还是不用啦,美波你们穿就好。”


卯月也在一旁挑选着服饰,听到凛要穿浴衣就望了过来。


“凛你要穿这件吗?难得啊,快穿起来看看。”


“啊,没有,我那是…...。”


卯月的脸上露出一阵笑容,满心期待地看着凛,凛对卯月的笑容又是那么的没有抵抗力的,刚才的态度随即发生了180度转变。


“那……,就这件吧。”


凛答应了穿浴衣,美波领着她走进了旁边的更衣室。


这里还是美波家里。大家现在在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间,虽然过来这边玩已经两天了,宅子里的各个角落基本上大家也都已经去过,但唯独只有这个房间美波一直都是施予禁足令,大门紧锁,就算问她这里是做什么的,也只会得到“庆典专用,平时不开”这样的回复,阿尼娅好像知道这个房间里是什么,但无奈一直被下禁言令,卯月一直都对这个房间非常感兴趣,但每次好奇想要打开一探究竟的时候,又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美波拦住,今天也是终于等到了庆典的时候了,房门被打开后,卯月脸上的神情不亚于那天刚刚看到这家大宅子的时候,房间里到处都是衣服和各种饰品,各种常服不说,晚礼服,和服,浴衣,就连旗袍都有,而且款式众多,毫不夸张这里简直就跟商场里那些专卖店没什么区别了。


“好了,搞定。”


帮凛束好了腰带,美波转身去掀开了更衣间的门帘。


凛从梳妆台前起身向大家转了过来,被盘起的头发上,插着一支银质发簪,脸颊两旁的发丝自然地垂下,着在身上的浴衣,纹着白色边缘的大小不一的樱花图案,被巧妙地分布着,显出一种恰好的比例,一条金黄色的纹路蜿蜒曲折地在蓝色的布料上展开,好像天上的云彩,又好像海岸的波纹,凛向前走动着,身上束着的腰封让她只能迈着比平时要小的步伐,不过这也恰好显其步姿娇娆,发簪上的悬珠随着步伐左右摇摆着,在灯光下闪烁着银色的光泽。


“凛,你这样穿着超好看的。”


面对着卯月的夸奖,凛的心里很开心,不过相比起这份喜悦,凛更期待着卯月穿上浴衣的样子。


卯月还在观望着,还不知会选择什么哪一件?这样一直看着,盼望着,心里难免也是焦急,凛便跟随着卯月的视线,自己开始想象起卯月穿上浴衣时的样子。


卯月的眼光停留在了一件粉色的浴衣上,会是粉色吗?这不禁让凛回忆起平日里卯月的样子,休息日,两人一起走在街上,卯月在自己身边,靠道路的里侧,她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连衣裙,风吹过来,裙摆便随风拂动着,卯月时不时地侧脸去看看橱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时不时又会转过头来将她那笑容赠与自己,纯真可爱的模样,可以替自己驱走心中的一切烦恼,不过浴衣不同常服,浴衣时的她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构想还没完全,卯月又将目光转向了一件黄色的浴衣,凛的眼神也再次跟了过去。


凛就这样跟着,卯月每停留一次,凛的眼里那两颗翠绿的眼珠子便会先端详一遍卯月眼前的浴衣模样,然后转向停在卯月身上,皱起眉头,凝神想象,如此往复了好几遍,凛只顾着观察,却忘了控制住自己脸上的表情,阿尼娅看见了几次,或许是有些疑惑,便直接说了出来。


“凛,你好像很期待的样子。”


阿尼娅突然发问。她一直如此,遇到问题马上就会问出来,遇到什么想说的也会一脸直白地说出来,但这种不分场合又并非故意,纯粹无意。


“不是,这是……。”


这一句提问来得过于突然,凛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三人同时向她投来了目光,而她却一脸僵硬地站在原地,语塞着,什么解释也作不出来,只能怪自己完全不去控制自己的表情,也怪阿尼娅这颗不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说出点不该说的东西。


就在这时,美波的一句话化解了僵局。


“阿尼娅,你应该很期待逛祭典了吧,要不你跟凛一起先过去,在那边等我们,我帮卯月挑一件,很快就过去,好吗?”


阿尼娅对这些非常有兴致,没多想就答应了,卯月也好像因为刚才在专心挑选浴衣,看过来只是因为错过了阿尼娅那句话,便没有多问。看到这些,凛脸上僵硬的表情也才慢慢缓了下去。


凛和阿尼娅先出门了。虽说暂时脱身了,但这怎么想都是被迫无奈的,而且还要等下才能看到卯月穿浴衣的样子,走在阿尼娅身旁,凛突然真的很想责怪一下她说话完全不看氛围,但是每当转过脸去,看着她那天真无邪的样子,想想她被责怪时的情形,又觉得她很可怜,明明她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好奇心不定时爆发而已,结果,已经提到嗓子眼的说教词又被凛咽了回去。


祭典的现场离美波家里不算远,大概十多分钟的路程,路上,各家大院门口的灯火都点亮着,灯下有一些站在那里等候的人,估计是约好了家中成员一起去参加祭典的,他们有的盛装打扮,有的则只是清爽的模样,路旁的竹叶被风吹得淅淅作响,灯光投下的人影也渐渐多了起来,慢慢往前走着,好像已经靠近了祭典的现场,空气中开始弥漫起各种食物的味道,人群的喧闹声也慢慢变得明显了。两人靠在祭典附近的人行天桥,不时遥望着桥下祭典的各种活动,看起来都是挺焦躁的样子,只不过两人内心期待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就是了。


阿尼娅心里想的很纯粹,想要美波快点来到,好带她四处转转,仅此而已。阿尼娅并非日本土生土长,她的爸爸是俄罗斯人,妈妈则是日本人,以前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跟父母和祖父母一起在俄罗斯生活,后来才搬到了北海道,但是由于家里人工作比较忙碌,平时很难有机会一起出远门,对日本的文化接触比较少,随着慢慢长大后,结交了日本这边的朋友,才有了更多体验日本各式生活的机会,加上她自身那极其好奇的性格,对祭典之类的事情也是自然而然地会变得情绪高涨起来。凛会显得焦躁的原因则有些复杂,想要看到卯月穿浴衣时的样子固然是一个,但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摆在她面前没有解决,逛祭典到底要玩些什么,她自己现在还是没有个计划。


不安的心情加上这炎热的天气,浴衣正在被汗水浸湿着。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木屐踏在地上踢踏踢踏作响,那熟悉的声线传入耳中,凛和阿尼娅转身望去,看到卯月和美波正匆匆赶来。


为了不耽误时间,美波她们两人都是小跑着过来的。卯月停在凛的面前,路上的劳累,汗水从她的额头上往下流着,刘海两侧的头发也有些被浸湿了,她将手压在自己衣襟前,口中不住地往外喘着气,样子看起来就像她浴衣上那只小兔子一样,楚楚动人,惹人怜爱。


“来,先擦擦吧。”


“啊,谢谢。”


阿尼娅从布袋里拿出纸巾,递给了两人,凛依旧呆呆看着,无动于衷。


卯月擦干了汗水,撩了几下自己的耳旁的头发,随后双手回到了腰间,几根纤细的手指交握在了一起,看然眼前木然的凛,向她发问着。


“凛?这件还行吗?”


“啊啊,恩,很漂亮呦。”


凛来不及想太多的形容词,只是从脑子里僵硬地憋出了几个字,听到了回答的卯月没有继续回话,只是回过去一个微笑,凛大概还是容易害羞,便躲过脸去。


原地稍作休息后,大家便开始出发,前往祭典现场。


四人沿着阶梯往下走着,美波和阿尼娅在前面走着,凛和卯月跟在后面,从凛的角度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美波的浴衣模样,她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衣,绑着水蓝色的腰带,头发扎成单股的麻花辫子,搭在肩上,在尾端系了一个蓝色的蝴蝶结,但明显,凛的关注点并不在美波身上,而是身旁的卯月,卯月今天除了那件满是小兔子图案的浴衣,发型也改变了,被扎成了一个高高的丸子头,那样子,松松软软的蓬在头顶,像一只毛茸茸的可爱小动物,让人忍不住想要用手去捏一捏,身高差让凛在身旁就可以轻易地看到卯月那平时不常外露后颈,没有阳光灼晒过的痕迹,也没有长时间佩戴饰品留下的印记,洁白无暇的后颈处的肌肤,在灯光的投射下更显得透亮。


越靠近祭典现场,氛围愈发热闹起来。来祭典的人各种各类,有一家子来享受这难得的假期的,有像凛她们这样亲朋好友聚在一起的,当然,其中最不乏的就是路上那些互相牵着手,搂着腰的,过来约会的情侣们。


视觉上的刺激加上心里暗示,平时对这些现象几乎无感的凛,看到以后,也不禁地冒出各种的想象,自己竟然也想伸过手去,模仿着路上情侣们的做法,但终归也只是想法,凛也只敢看着身边的卯月,什么行动也没做。


“那我们去那边玩啦。”


“恩。”


阿尼娅和美波一起去别的地方逛了,剩下凛和卯月两个人,还停留在各种浮想联翩的凛这才注意到,现在已经是在祭典现场的入口了。


“接下来我们去哪?”


“啊……恩……。”


“恩?”


凛左右晃着脑袋,四处张望着。


“炒面?”


“我们不是刚刚才吃过饭吗?”


“恩,那,玩点什么吧,烟花?”


“那个一般不是都留到最后的吗?”


“那……那……。”


望着慌慌张张,不知所措的凛,卯月扯了扯她的衣角,接过话来。


“走这边吗?”


“诶?”


在那以后,两人去了很多地方。捞金鱼的摊前,两人簇拥在一群小朋友和家长中间,凛一直盯着鱼池里面最灵活的那条,她捋起袖子,摆好架势,一副一定要捞到的样子,不断地将渔网伸向相中的那条金鱼,然而纸网一次又一次破掉,鱼儿还是在鱼池里自由自在地游着,尝试了十几次依旧无果,凛望着手中破掉的纸网,又看了看池子里还在得意地游着的那条金鱼,趁老板不备,竟直接将装金鱼的碗伸到了池子里去捞,吓得池子里的鱼儿飞快地躲成一团,在一旁的卯月赶紧向店主道歉,将凛手里的器具都夺了过来,挑了池子里最乖巧的两条,一下子就捞了起来。两人提着金鱼,随着人流,走过河的对岸,两岸通明的灯火,倒影在水中,金色的火光,好像许多的莲花灯漂浮在水面上一样,随着荡起的波纹,慢慢开去,河的对岸有可以燃放烟花的地方,两人便买来几支手持烟花,在河边燃放起来,火花沿着烟花棒慢慢地往上攀爬,肆意绽放着,四散开来的火花,在半空中慢慢消逝。


“来,给你。”


“恩,谢谢。”


凛接过卯月递过来的苹果糖。


就这样已经玩了很久了,时间慢慢地过了晚上9点,两人开始往祭典现场外走,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等美波她们出来一起回家。


藏在道路两旁高大杉树后的街灯,透着繁杂茂密的松枝,发出昏黄的亮光,这里不是主干道,路上行人很少,路的左手边就是一条河流,河的对面便是祭典的现场,在这里,祭典的喧闹声已经听不到了,有的只是行人路过留下的脚步声和夹道吹拂而来的晚风。


两人在人行道旁的长椅坐了下来。


“真安静啊这里。”


“恩。”


“凛,今天玩得开心吧。”


“恩,挺好的,只是不好意思,明明是我先邀请的,却没安排好要玩些什么。”


“没事,没事,出来玩顺其自然就好啦。”


“也是。”


“不过我也真的是没想到,你刚才居然会直接把装金鱼的碗放下去捞,想想都想笑。”


“那个是……,谁叫他一直捞不到。”


两人的目光对到了一起,忍不住地笑了出来,挂在长椅扶手上的两条小金鱼好像也被逗乐了似的,在塑料袋子里,游动着,打着转。


笑声渐渐停了下来,周围又恢复了安静,两条小金鱼也似乎能感受到外界的变化,慢慢沉入了水底,隔着那两层薄薄的塑料隔膜,一动不动,相互地看着。


“凛,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最近。”


“诶?”


“啊,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我只是有些担心,你是不是又把一些事情憋在心里面不说出来,我觉得那样不好,如果你愿意的话,恩,分担应该算不上,但最起码找个人倾诉一下会好点嘛,我是这么觉得的。”


凛的内心很是清楚,自己并不是像外表所展现的那样,凡是果断坚决,相反,自己是一个很容易迷茫的人,很容易受外界影响的人,自己在烦恼的时候,希望身边可以有个倾诉的对象,事实上,她现在就在自己身边,她是自己最亲密的好友,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平日里的琐碎,除了可以跟家人或者同学倾诉以外,卯月也会尽力地开解自己,帮助自己,帮自己出谋划策,面对偶像活动的挫折和压力时,经纪人和共事的同伴们都会一起齐心协力,共渡难关,但最关键的还是卯月会一直陪在自己身边,鼓励自己,站在自己身边为自己打气加油,无论是大事小事,卯月在身边的时候,都是最能让自己安心,最能让自己感到欣慰的时候,如果两个人的关系一直如此,自己倒也不会问题,但当自己发现那件事开始,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原来就是身边最亲密的那个人时,忽然就变得不知如何是好。


“不知道凛你是怎么想的呢?”卯月还在继续说着。


“我……。”


是要继续隐瞒,还是要告知于她,凛陷入了沉思。


“那,不说也没关系啦,凛肯定也有你自己的解决方法的,抱歉,最近老是提这些。”


看到凛的样子,卯月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了。


“不,我想说。”


凛突然站起身来,非常坚决地说道。


本来预想着,如果被问及到这几天的事,两人独处的时候,便是最好的解释机会,把自己准备的借口说出来就好,卯月不会太过深究的,但是看到卯月担心的样子,凛犹豫了。


“诶?”


“我会说的。”


凛转身正对着卯月。


借口终究只是借口,掩盖得一时,却掩盖不了长久,即使这次勉强瞒过了卯月,但下次又该怎么办,即使自己不用话语表达,但内心的感受又该如何去平复。


“我,我想说的是……。”


虽然可能性不高,但这并不代表没有,虽然可能会被拒绝,而且自己可能真的承受不来,虽然说出来以后,卯月会对自己有偏见,甚至慢慢地关系变得疏远。


“我,我想说的是……。”


但是,自己不想看到卯月为自己担心的样子,自己也不想再这样继续蒙骗自己的内心。


几度的哽咽终于停止,凛咬住了剩下的苹果糖,用力地将竹签扯去,只是咀嚼了几下就一口气咽了下去,她似乎下定了决心。


“我想说……。”


她扯开了喉咙,试图将声音太高,好像想要想要呐喊出些什么,那份藏在心底的感情从她心中汹涌而上,触动着她的每一线神经,经历了复杂的转换,最终成为了一句话语,和盘托出。


“卯月,你觉得我一个什么样的人。


凛的声音变得低沉了,刚才还紧握住的双手也慢慢地松开了。


“怎么了,突然问这种这么严肃的问题。”


“……”


“啊,我觉得凛,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生噢,人长得漂亮,歌声也非常的好听,做事还非常地可靠,不像我这样……。”


卯月在回答着,但凛却没在听,她仿佛到觉到周围的空气凝结了一般,在两人之间筑起了一道屏障,什么也听不见,曾经住在自己心中的情感,也瞬间没有了踪迹,整个人好像从一道困境中解脱了一般。


原来,这就是自己所期待的结果,也是,只要自己一直不说,自己跟卯月之间的关系就不会出现任何差错,只要一直将这份感情留在心里,卯月也就一直不会离开自己,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只要自己一直不说,自己就可以继续得到她温柔的对待,就像烟花棒一样,只要不被点燃,就永远可以将它握在手里,不会变化,也不会消逝,非常地安心,原来这就是自己的愿望,这么简单地就实现了。


“谢谢你,卯月。”


谢谢你,卯月,谢谢你来与我相遇,谢谢你能容忍我的任性,谢谢你一直都在我的身边,这些就足够了,这就是我自己愿望的全部了,我已经不需要再多了,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卯月停下了话语,握在凛手中的竹签掉到了地上,幽静的小径上,树上枯萎的松枝落到了地上,轻无声响,风儿度过河流,吹起粼粼波纹,渐渐远去,袋中的鱼儿也浮到了水面,不停地张着嘴,呼吸着空气,只有两人的影子还是静止不动。


就这样结束就好,就这样平平淡淡地在她身边就好,不去谈什么冲动的告白,也不用经历什么惊险未卜的未来,就这样,只要两个人有机会在一起就好。


凛彻底放弃了,在话语出口的一瞬间,这次,她没有选择去冒险,而是选择了一条最安全的途径。不甘心,没有了,因为她自己明白,这样做,是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的,害怕,也没有了,因为卯月会继续在自己身边,即使她会成为别人的人,但彼此间的联系依旧可以维系,喜悦,好像也没有了,不过也不担心,因为未来,自己也会再遇到一个能填补自己心里这份空缺的人吧,到时就好。


凛依旧站着,孤零零地站着,心房里的一切好像都被搬空,冰窖一般,冷冷的,没有温度,风静了下来,水面上的波纹渐渐消失,坏掉的路灯停止了闪烁,恢复了正常,鱼儿也静静地躺在了水中,只是,只是,椅子上的身影忽然站了起来,张开了双臂,紧紧地抱住了那个空壳似的人儿,将手中的温度注入了她的心间,将最真挚的语言传入她的耳畔。


“没事的。”


“但是……。”


“我在这呢。”


“恩。”


“我就在你的身边噢。”


“恩。”


“从今往后会,一直都会。”


“恩。”


未被点燃的烟花,可以一直握在手里,无论自己带到哪里,它都不会有所改变,可是,未被点燃的烟花,燃烧时的绚丽,不为人所见,消逝时的样子,也不为人所知,能看到的只是覆盖在上面的那层灰暗的铁粉。烟花棒依旧握在手中,点燃与否,少女依旧在犹豫着,只是现在,她对点燃后的景色,多了一分的期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