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逼婚?

作者:乙羽
更新时间:2019-01-13 11:08
点击:78
章节字数:32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郁闷的曜独自前往岛的另一边,走到中间双半岛结合处,果然看到路边有个漂亮的菠萝形小树屋,只是个傍着几颗枝繁叶茂连体大树建的一个普通小房子,不是那种掏空的树洞屋,但也有足够辨识度。


「请问,有人在吗!」

「请进来,小姑娘。」

颇为惊喜,回答居然是半生的日语。

推门进入,披着黑色长袍的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婆婆放下小茶壶和她微笑致意。

「不必拘谨,来,喝杯茶,聊聊天。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喜欢和老人家打交道了,你来我很开心。」


可能是祭祀婆婆的缘故,在她身上也能感到很不凡,有和千矢有点类似的神秘气息。婆婆站起身腰不弯背不驼,把她让到座位上泡了一杯茶。看面相都不用猜婆婆年轻时多标志,因为年纪似乎不小,皮肤很苍老,但基本上没走大样。曜觉得自己的来访都在她意料之中,而且竟然懂日语,那就太方便了。

祭祀婆婆人很风趣随和,谈什么都爽快,让她倍添好感:「婆婆我年轻时也游历过世界的,很多地方的语言都懂一点」

听明曜的来意欣然同意:

「我虽然老胳膊老腿的,陪你走趟副族长那还不在话下。」

露出神秘的微笑,又问:

「你来不只为这件事,还有其它事吧,有什么烦恼不妨说出来?」


「婆婆你也能占卜?」曜有些天真地问。

「会一点,但傻孩子,你心事重重,不用占卜也看得出。」

「是小公主的事,看她抑郁的样子我也很难过,但一个外来人也没什么立场来多管闲事。」

「呵呵,年轻人就要朝气勃勃,敢想敢拼,为朋友着想可不是管闲事。这里你就随意吧,我们悄悄谈什么也不会有问题,是不?」


「嗯,我想知道,副族长的手下为什么总说歌舞是白费力气?尤其让人不安的是,他还说族长不舍得奉献小公主,那究竟是什么意思?」

「呵呵,我想你已经听过麦粉树的故事。树的繁殖方法,岛上一直有两派,副族长那边有不同看法也不奇怪,毕竟多少年祭祀舞蹈都不成功了。那个什么奉献,你别给吓到,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就是另一派认定的求雪方法。」


「就是婚礼!」祭祀婆婆顿了顿,咽了口唾液,反而笑出声。

「婚礼?」

「对,婚礼本身就是一种神圣的仪式,象征生命、繁衍以及喜庆,如果有新人要办婚礼恰逢一年一度的歌舞祭,喜上加喜,就是岛外人说的圣诞婚礼,会感动小神山降下雪来。」

「别人的婚礼不行吗,一定要小公主?但小公主才那么大,逼迫她结婚也太过分!」听到这曜彷佛一下子通晓了前因后果,当然完全不能赞同。

「年龄上倒还好,我们岛的传统……反正有喜欢的人就不要紧了。」

「一直没举办圣诞婚礼吗?」

「也有过几次,也失败了。所以一些人就想到了族长的女儿,打起了小公主的主意,说要最隆重的婚典才能感动天神,随着小公主长大,这种说法更是日渐喧嚣。」

「原来如此,难怪小公主会那么困扰,大家会那么愤怒!那个家伙那时一定又在推销那一套来逼婚,小公主太可怜了,那些家伙太过分了!今年的歌舞祭一定要成功!」


「但是……小公主编排的歌舞虽然很不错,但和往年很大不同,如果不是原来的规格那会不会影响求雪呢?」这是曜一直担心的问题,就因为自己持有异议才被梨子赶了出来。

「这个嘛,你的真实看法是怎样?对了,听千矢小朋友说,你们也是很很棒的歌手,最快乐的是什么呢?」

「除了和大家一起努力的羁绊,大概是心爱的歌曲诞生时,再传把这份快乐达给观众。婆婆也是支持小公主的新舞的?」

「嗯……那孩子,大家都惊讶她接下了烂摊子,但她却乐在其中,那样的专注用心为千歌岛未来而努力,让我们大人无能无力的都感觉惭愧。」


「理解,小公主身上也能看到一闪一闪的光呢,让人禁不住就想给她加油。但是毕竟把原来的舞蹈做了一番彻底的革新,如果不被人接受,那样受到的压力……如果有人以搞砸了祭祀为由再逼婚的话……」

「哎呀呀,年轻人要有拼劲,想得这么复杂连婆婆都头痛了……讲那么多……你到底支持还是反对?」

「支持!打从开始我就支持!」出乎意料的不纠结,但……

「但我却没法给她哪怕多少一点的帮助。」


「支持就好!不然婆婆都不想管你了。走,我们赶紧办完事,一起去看看!」

祭祀婆婆以和外表年龄不匹配的动作,孩子一样弹起身,拉开门就走。

「是,婆婆你太快了,等我一下……」


正想着追上去,已经夸出门槛的祭祀婆婆猛一转身:

「先给你们打个气,我小时候祭祀的舞蹈可是很丰富多彩的,比现在的『毛利舞』好看得多。」

「欸?」

「那时大家想怎么跳就怎么跳,什么开心就唱什么,那种欢乐场面,实在让人怀念。可惜一起见证过的人都不在了,听他们讲孩子时故事的孩子的孩子们慢慢也都不在了,再说都没人肯信,说婆婆太老,那些都是幻想,几十年都没和人说过了。听说小公主改革,我是打心眼高兴呢。」

「婆婆也没和小公主讲吗?」

「你也看了舞蹈,明白讲也多余吧。而且婆婆那时太小,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也讲不出什么。所以能帮上忙的只有你们了。」

「嗯。」


曜不确定是否真理解了祭祀婆婆的话,她好像也把光盘中看到那种舞叫「毛利舞」。看婆婆言之凿凿,似乎可以相信。那小公主她们才是对的,自己不又站在「反派」立场上了吗?想到这,曜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或者说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趟旅行真有些邪门,大意外不说,处处也不怎么顺利。但自己的问题不算什么,这是个好消息,赶紧办完事和大家说说,一定会士气大振。

但是婆婆说她们一起的孩子,连后来有孩子的孩子都不在了,那婆婆的年纪……但又有种预感,还是别问好。


随便找了点话题,很快就走到了副族长住的那半边村,说明来意,有人领她们去见俄罗斯老爷爷。交流过程中,曜似乎注意到一点不同寻常的状况,总觉得这边很多人对婆婆有点说敌意就太重的防备,又有点敬畏,更奇怪的是对自己也有点那样意思。


「就要走了?」俄罗斯老爷爷醉眼迷离。

「哈哈,爷爷你还没呆够吗?」

「什么?他还不想走?」

「酒都被他喝光了,还闹脾气……」


这附近地区,捣弄一些特别货物的商贩不少,俄语意外的流行,不光祭祀婆婆懂,这边村子就有几个人懂一点,一群人围观者都很关心发展,对话引发了小小骚动。


「喂,你个老东西,不要再得寸进尺,不然给你灌几罐我秘制的醒酒汤,让你几年都不想再喝一口!」

平常温和文雅的祭祀婆婆,发起飙来也很彪悍。


「哪来来个这么厉害老奶奶。」俄罗斯老爷爷嘟囔着,人也清醒多了。

「走就走,谁稀罕,我朋友美国的家里的酒窖比这个房子都大得多,什么好酒没有。」

「那快走啊。」

「快走,别赖着不害臊。」

「喂,你们现在就把人领走吧,无论如何拜托了。」


人们也鼓噪表达不满着,这个老爷爷也挺能行,不到一日就把风评弄这么差。

未免节外生枝,曜决定还是先把老爷爷带走吧。

但还没迈出门槛,老爷爷就绊倒了,然后鼾声如雷。


「他喝掉我们积沉的粮食酒的多半,就是几头大山猪也在醉倒了,现在才醉倒也真稀罕。」有族民抹了抹汗笑着说,「总算是消停了,看样子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你们晚上再来,直接把他拽上船就行了。」

也只能这样了,没人愿意把老爷爷 背回去,背回去也没什么用。


几个人过来把老爷爷又拽回屋子,曜和祭祀婆婆也走出客房大院。

这时迎面又走来那个见过几次面的中年人,曜下意识皱了皱眉,老婆婆也不是很喜欢他,有点的瞅了瞅就打算过去。

因为他觉得这里是他们地盘的缘故,自我感觉非常好,满脸笑容的得意地和曜和婆婆她们打招呼。

叽哩呱啦说了一通,婆婆耐着性子听了一会,先是弃嫌,后又惊奇,问曜:

「你的同伴有一位和小小公主一样,红头发的很有气质的女孩?好像听千矢小朋友说过,外面嚷打败山猪的也是她?」

「是说梨子吧。小小公主?」

「是小公主的妹妹,嗯,身体不好很少出去,你们应该还没见过。」

「他说你们怎么不劝劝小公主,别白费力气了。难得她和那个什么勇士眉来眼去很投缘,把她们配在一起正好办个婚礼。」

「胡说!哪有那么随意的!」

曜脾气再好,也冲那个敢说的家伙发了脾气。

「不是能顶男人的勇者吗,偷偷在外面娶房老婆算什么。」

中年人摊摊手,不以为然的说。

婆婆别看年纪大,做事比年轻人还认真,翻译起来信达雅,曜听了简直呆了。

「怎么会有这么差劲家伙!」对方言论太奇葩,都不知怎么反击。


「我也是好心,不听算了,刚才也是,你们都那么激动干什么?我觉得挺好的呀。」

这时也被婆婆骂了几句,看曜也逼上来,中年人和两个看热闹随声附和的一起又溜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