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西绪弗斯的苦难 - 乌鸦艾琳传之二 (章之一)

作者:狼象是真的
更新时间:2019-01-25 13:40
点击:353
章节字数:36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找我这个老女人搭档?你可真有意思。”她是个声音很有磁性的女猎人,我们戴着相同的面具,穿着一样的猎人制服。

我和她一样,都是精熟猎杀技巧的精英猎人,不仅擅长狩猎野兽,还擅长狩猎猎人。换言之,我们都是猎人猎手。

“听你声音并不老。况且找搭档凭实力,年龄无所谓。”我知道我不怎么会说话,但我没有说谎,她的声音听起来并不老,而且很好听。

“……我已经习惯一个人猎杀的生活了。”她拒绝了我。


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语气听起来有些动摇,我有自信能劝服她。

“我的名单里有些比较棘手的人,尤其是亚哈古尔的猎人通常成群结队。我想你那边应该也会碰上这种情况吧?”

她抱臂看着我,没有答话。乌鸦面具背后的那双眼睛像黑曜石一般静默却光彩夺目。

见她并没有露出不耐烦的眼神,我便继续劝说:“我和你的排名一直不相伯仲,我想我有资格和你提出组队建议。”


“真是个难缠的小鬼。”她终于接了话茬。

“……你见过三十多的小鬼吗?”我终究还是对她倚老卖老的态度不满了,况且谁更老还真说不定呢。

“对我来说你是。”女猎人向我伸出了手,“先合作一个月好了。”

“那再好不过了。下一个目标先从你名单上取。”这个结果令我喜出望外……这种喜悦我自己也难以理解。十几年的猎杀生涯,莫说主动提出结伴猎杀,这甚至是我头一次想和同行的猎人沟通。


“对了,请问你的名字是?”我转过身去,又撞进了她的眼波……

“艾琳。”


===================================


我和艾琳的合作十分默契。她拥有一把罕见的武器,是一把形状诡异、散发着幽蓝光泽的短刀。这把短刀可以拆成双刀,双持状态下攻速极快,加上艾琳的耐力惊人,与她交手的猎人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而我……自从初次狩猎至今,仍然没有找到一把趁手的兵器。

有一次我提出试一试她的爱刀,她似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借给了我。

……


“慈悲之刃?名字不错,只是你用起来毫无怜悯可言。”猎杀之后,我擦干净刀身将短刀还给了艾琳。

她低沉地笑了:“这是个充斥着讽刺的世界。”

见刀柄上镶嵌了一颗我从未见过的纯白色宝石,与那些猩红的神血宝石完全不同,我便多问了一句:“你从哪里弄到的这块石头?”

“……这玩意很容易弄到,我曾经有很多。都扔了,就留了一块。”她把慈悲之刃别回腰间,刀刃上幽蓝的光芒在宽大的墨色碎布披风下时隐时现。

“有什么特别的功效吗?”我忽然问了这么多,倒不是因为我对她有多好奇,只是我钟情于可以增强我力量的一切。

艾琳自哂了一声:“算是块废物,不过偶尔能保命。”

“我倒是见过回复力更强大的类似宝石,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带你去圣杯地牢碰碰运气。”我提议道。我在解除契约之前时常光顾圣杯地牢,现在没了梦境的保护不得不惜命,变得谨慎了不少,不过如果艾琳想去我是很乐意奉陪的。

但艾琳摇了摇头,末了抬手拍了拍我的肩:“我的能力足够应付手头这些任务了。况且……”


“有时候光凭客观条件好坏是无法决定一样东西的去留的。只是单纯为了留个念想也说不定。”她背过身去对我说,我听懂了,却不认同。


我只会留下对我有用的东西,没有用的一概丢掉,更不会拿一块鹅卵石一样普通的石头去占我武器上宝贵的宝石槽位。


===================================


近来沉溺于血液的堕落猎人越来越多,其中不乏经验丰富的猎人,任务难度也增加了不少。有一次我们应付两个高阶教会执刑者,我耗光了所有采血瓶,左肩被沉重的洛加留斯之轮砸伤,艾琳也头一次显得力不从心。

所幸我和艾琳已经合作了一个月,而对方是两个失去神智不懂得配合的猎人。

战斗结束之后,我扯着尸体的披风擦干净手杖上的血,把两个执刑者的枪械拿来都试了试。一把路德维希的步枪,另一把是教会的双发火枪,我自然选择威力更大的后者。

待我掠夺完战利品,回头看到我的搭档艾琳仍坐在台阶上平复着呼吸,我也走到她身旁坐了下来。


夜风有些凉,却很快安抚了我经历激烈的猎杀后有些昏沉的头脑。

艾琳似乎不想让我感觉到她很累,在鸟喙面具后强行压抑着急促的呼吸……这一瞬间,我的心口忽然感到一阵绞痛,是一种切实的、生理性的疼痛。

不由自主地,我抬手环住了艾琳的肩膀。作为这个时代最灵活的猎人的她骨架很小,抱起来很舒服……

“……没大没小的。”我能感觉到她的肩膀有些僵。

我没有松手,反而又收紧了一些将她揽进了怀里,她挣扎了一下,被我扶着脑袋按在了肩头。

“别以为我舍不得杀你。”她的威胁听起来有些冷冽。

“如果我把我的面具摘下来,你能让我看看你的脸吗?”我松开手,转过脸望着她醉人的墨瞳。

“不。我对你的脸没有兴趣。”她眯眸拒绝道,“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了。”


我并没有理会她说什么,兀自摘下了自己的面具……我从她的眼中看不到什么情绪波动,没有厌恶,没有欣赏,没有意外。她的目光最终停留在我银色的长发上,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让我一偿夙愿吧,在我离开之前。”我握住了她的手,她没有抽回去,我的心底泛起一阵难以抑制的欢欣。

沉默半晌,她叹息着别开眼仰起头望着纯白的满月……

被鲜血浸透的手套在木质面具上留下了血迹,月光照亮了她清丽的侧颜,一头檀发整齐地束着,纵然掺了些银丝依然不影响她的美。

“……你哪里有自己说得那么老。”我松开了手,脱下手套放进口袋里。而她侧首望着我,我发誓,这是我此生见过最美且难以忘怀的一双眉眼。我曾猜测过无数次她的眉眼是否如她的动作一般凌厉,谁曾想正相反。一字眉,细长的眼眸,黑曜石一般闪烁着沉静的光辉,温婉得不像个猎人。

“谢谢你哄我开心。”她微微勾起唇角苦笑,“我要走了,后会有期。”


她站起身之前被我拽住了手腕,而趁她错愕回眸之际,我的双手捧住了她的脸颊……艾琳是我今晚的猎物,从我想要摘下她面具的那一刻起,我就在蓄谋如何得到她。

“没有哄你。你好美。”我抵着她的额头与她对视。第一次,我在这名无论何时都游刃有余的精英猎人眼中看到了慌乱。

她似乎想要拒绝我,可我却吞下了她所有的话语……


艾琳柔软的薄唇在颤抖,她无力地推着我的肩膀,眼中满溢着动摇。我握住了她推拒的手,与其十指交握放在自己的心口:“你可以选择离开我,这是你的自由,可我的心已经选择了你。”


我看到,艾琳的眼中含着泪。半晌,她垂下眼眸,贴着我的唇轻声问道:“哪怕我心里有一个难以忘怀的人?”

我当然早就猜到了。关于那块没用的石头的故事,我不想听。所以我收紧了手,热切地吻着她,在喘息的间隙压低声音回答她:“我有信心让你心里只有我一个人,只是这需要时间……和更多的相互了解。”


“你可真是……像个强盗一样。”她闭着双眼,低沉地笑着,她的笑声性感得令我下腹发热……

“今晚回我住所过夜。”面对艾琳,我已经失去了一个猎人应有的耐心。

“我有选择的余地?”她回吻了我……

我们一路走走停停,唇舌缠绵,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以至于根本不记得是怎么回到住所的。


对于身材,艾琳有些自卑,正如她常常不自觉地说自己已经老了一样。可当她褪下那件靛蓝色风衣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明显的生理冲动……

“别这么盯着我。”她温婉的一字眉微微蹙了起来,面色绯红。

“你真美。”我由衷地赞美道,向前迈了一步靠近她。

艾琳望着我,抬起手臂掩着胸口:“我要再年轻个十岁会相信你这么盯着我是对我的夸奖。”


我听腻了她对年龄的抱怨,干脆用唇封住了她因紧张而颤抖的双唇。那温润的触感令我着迷,而迷离的瞳又蕴藏了太多我从未见过的感情……艾琳不知道自己这双眼眸甚至比她的身体更催情。

我有些急切地解着领口的衣扣,而她也移开了挡在胸前的双手帮我宽衣。我承认自己素来是一个对剧烈情绪没什么抑制力的人,艾琳的一举一动却都在剧烈地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我爱极了与她结伴猎杀,爱极了我们一同沐浴在猩红色血液中相互依偎,我相信我也会沉醉于她体内的触感。


艾琳的身材在猎人中算是十分纤细了,腰腹上没有一丝赘肉,而她的身体在床上和在猎杀中一样无比性感。她像是一只猫科动物,优雅又危险。


我的触碰,她的喘息……

我的肩背,她的双手……

我的爱抚,她的腰臀……

我的心跳,她的迎合……

我们的一切都那么和谐。无论是她用修长的双腿紧紧缠绕着我的身体,还是她用低沉性感的声线在我耳边呻吟,都让我只想停留在她温润湿滑的体内享受这生于末世最美好的温存。

与她十指交握的瞬间令我幸福得发狂,肩头的痛楚昭示着她已触及绝顶欢愉,而我亦激动得泫然欲泣。

我爱她。

我愿意为她欺世,为她死。


艾琳侧过身看着我,她的呼吸依然紊乱而炽热。我与她对视,欣赏着她倾城绝美的眉眼。

她勾起唇角,即便是眼尾有些细纹,我也猜不出她的年龄。

“来……”她忽然伸手捧着我的脸,轻吻着我的唇,浅尝辄止格外诱人。

我闭上双眼,一边回吻一边说:“……你这样我还想再要一次。”

艾琳紧拥着我,贴唇轻声撩拨:“明天晚上才有行动。”

我没有再故作矜持,翻身压上热切地舔吻着她纤细的脖颈:“我后悔没有早些挑明自己对你的冲动。”

她刚刚平复下来的呼吸又变得紊乱了起来,不知是不是为了掩饰羞赧,很煞风景地说了一句:“你不嫌我老,就不算迟。”

我有些无奈地扶上了她的脸颊:“好了,我必须要想办法让你闭嘴不再谈年龄。”

艾琳笑了笑,主动吻住了我,带着将我推向失控临界点的激情。


【TBC】


鸟组其实挺好的,但是一直都没动力写这对,最近看到一个好猎人说血鸦男女不明,因为没声音,我调了一下录像还真的没声音!所以血鸦可能是女人啊!!!但是由于血鸦在血源耽美圈人气太高,逆风输出容易惹事,于是挑战一波第一人称性别不明写作。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炎天狼
炎天狼 在 2019/01/12 23:14 发表

艾琳不孤單了!!! (灑花)
看作者留言才發現好像真的第一人稱視角沒有明確寫出性別....但自己視角帶入都是百合就是XDDD

Hoshea
Hoshea 在 2019/01/11 13:36 发表

标题: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

我姬眼看人姬了。哇哈哈哈哈哈哈!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