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1-16 19:04
点击:388
章节字数:42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撒娇耍赖两并用才磨得白石答应带绯山去医院上班,短短五分钟车程,绯山至少听了上百句“美帆子现在免疫力低,医院病菌多,绝对不能到处碰。”好在女医生声音温润如水,绯山窝在车座上笑嘻嘻的欣赏女医生耳提面命的严肃模样,权当她在唱歌。

可车还不到翔北,朴素的铃声便打断了女医生的唠叨。

刚刚还窝在车座里没正形的女自卫官瞬间坐直了身子,脸上褪去了嬉笑颜色。

“我是绯山。”

白石慢慢将车子停到路边,转头看着恋人暴怒地提高了声线。

“什么?!那个老家伙居然告我?!”

“等我,我现在回去。”

等绯山满脸怒容的挂了电话,白石才轻声问着。

“要回茨城吗?我送你过去吧。”

绯山摇了摇头,那紧蹙的眉心下忧郁的目光让白石心疼地抚了抚恋人的眉心。

“上班时间要到了,我自己坐地铁过去。”

“你身体这样我不放心,我给你请代驾,开我的车过去好吗?”

绯山露出些许笑容,摇了摇头。

“不要啦,开你的车,我还得给你开回来,好麻烦。”

白石不高兴的鼓起脸颊,明澈的黑眸凝视着娇小的恋人。

“美帆子忙完了正好开回来见我。”

回望着恋人专注的视线,女自卫官轻轻叹了口气,凑过去亲了一下恋人赌气嘟起的嘴唇。

“我不一定能马上回来,你上下班怎么办?”

白石微笑着眨了眨眼睛,漂亮地过分的面容有着她熟悉的坚定,却揉入了名为爱的辉光,柔软地令人别不开目光。

“我很近,而且,美帆子看着车子,一定会尽早来见我。”

绯山认输一般又碰了碰那温热的唇瓣。

“好,我尽快回来。”

车行到一半,绯山突然改了主意,打电话叫light到百里基地附近的车站等,给了代驾足够的交通费回去,由light驾车,自己则安稳地坐进后座里。

果真,当默认政界高官的御用豪车驶进百里基地时,值岗的卫兵只是探头看了一眼后座的绯山,便笔直的敬了个礼,一路放行了。

light将车开到管理部办公楼楼下,下车替自家队长拉开车门,将一身军服肃整的绯山迎了下来。

“我再去叫几个弟兄过来,给队长撑撑场面?”

绯山挥了挥手。

“我又不是去砸场子,人多管什么用。这么晚了,你也回去。”

light听了后,抬头看着二楼会议室大开的灯光,愤愤不平地说着。

“就算被事主投诉,也应该找您来陈述事故,但是风纪都不找您,光自己大半夜的商讨处分,明摆着欺负咱们呢!我们再不去壮壮声势,岂不是让他们觉得我们百里无人!”

绯山抿了抿嘴唇,也抬头看着那会议室的灯光,杏核般的眼眸细细的眯起,眼尾的冰冷辉光,在如水的月光下,如匕首出鞘一般漏出了三分寒意。

“投诉什么的,顶多也就是行政处分。我怕是医院那边的事故检讨。明天是大晨会,恐怕就会下处罚文件。你们…都警醒着点。”

Light这才露出严肃的表情,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我就在门外等结果。”

当绯山推开会议室的大门,便看见了管理部的主任相原一佐坐在会议室的侧端,正面还坐着基地司令柏濑空将补。

绯山立刻行了个军礼。

“听闻风纪在开会检讨事故过失,正好我出院了,就过来了。”

相原一佐立刻呵斥绯山。

“既然知道在检讨你的过失,还跑来做什么。”

绯山挑了挑眉头。

“我既然是当事人,就算被弹劾,按照程序也应该过来陈述事实,怎么不能来?”

柏濑司令站起身来,侧身指了指对面空着的座位。

“绯山三佐,过来坐。”

绯山挺直了肩背,严密的行了个军礼。

“は。(是)”

才刚坐下,柏濑司令便将手中文件递了过去。

“这是福冈事件的病人传来的投诉,投诉你在任务过程中和他人有同性亲密关系。”

绯山心头“咯噔”一下,仔细回想,好像也不太记得自己对白石做过什么过分亲密的事情,何况当时病人不是昏迷了吗…

大概的翻了一下桌上的文件,确凿的证据不过是隔着防护服的一个拥抱,和自己脱口而出的“恋人”字眼罢了。

心头大概定了七分,绯山轻巧的丢下文件。

“当天山体因为之前的地震,出现少量落石,白石医生受到惊吓,我出言安慰她。这都是符合程序的,在上交的报告里,也都有阐述。我不觉得有这有什么问题。”

“这么说来,绯山三佐是否认和白石医生有同性亲密关系?”

绯山抿了抿嘴唇,棕色的明眸冷厉的凝视着相原一佐。

“我们执行任务,可以采取任何安抚手段。任务无事终了,事主安全无虞,我倒不明白为什么我会因为这种投诉被弹劾。相原一佐能解释吗?”

“检讨自卫官的风纪,乃是我们管理部本职。”

绯山眯起眼睛,冷冷扫视了一圈在座的人,才想起来这里是管理部。

“既然现在不是任务检讨,而是弹劾我的个人问题,管理部可有证据?”

相原一佐冷笑一声。

“事主投诉不算证据吗?难道要把事主,白石医生都叫来和你当面对质才叫证据?!”

绯山默然不答。

相原一佐见她不答,冷笑一声。

“我听说这位白石医生,就是绯山三佐苦苦要推行的飞行医?这是你一直要推行飞行医制度的原因吗?”

绯山拧紧眉头狠狠瞪着相原。

“前线的艰难,非前线之人能体会。这次任务如果不是有飞行医在,我必死无疑。救援队配属飞行医的重要性,我站在这里就是证明。我的问题你们可以检讨,飞行医制度不容你管理部检讨!”

相原一佐猛地拍了下桌子,正欲呵斥。

柏濑司令抬手止住了相原的话头。

“绯山君提交的报告,我也看过了。现场出现落石,绯山君用身体护住了医生和平民,这份勇气我很钦佩。事主此刻安全无虞,按理来说,我们百里不该接这个投诉。但是涉及到绯山君的个人作风问题,才临时决定开会检讨。绯山君特意从医院赶过来,是身体安好了吗?”

绯山起身,朝柏濑浅浅鞠了一躬。

“劳烦司令您惦记,如今身体无碍,正好出院就赶来了。”

柏濑司令点了点头。

“无碍就好。他を生かために(为了拯救他人),是百里救援队的信条。绯山三佐不惜自身性命,也做到了这一点,无愧百里救援队的队长。”

相原一佐见柏濑司令悄悄转了口气,也没了办法,无奈的敲了敲桌上的文件。

“我们管理部也有难处,如今才换了防卫相,整个自卫队都在媒体的风口浪尖上,百里基地从来没有接到过自卫官的同性关系投诉,绯山三佐公然在现场出现风纪问题,就算是在美国,也要上军事法庭的。”

柏濑司令低头思索了一会,目光一转,深沉的眸光已然看向相原一佐。

“正因换了防卫相,防卫省的女性形象又缺失了一大块,急需一个新的女性高官来填补三自的形象。绯山三佐是我们空自不可多得的人才,还上过空自的募集海报,是我们空自的门面,若是因为风纪问题被处分,被媒体知道,恐怕不妥。”

绯山柏濑话里都是维护自己的意思,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她不过屈屈三佐,在救援队虽然还排得上号,可在防卫省她算什么,女防相下位,那属于政治更迭,她还能替补不成。

莫非…他们已经在窗口,看到她来时坐的车了?

不由得心下暗喜,坏心眼的挺起胸膛,背着手,装模作样地走到窗边。

“这莫须有的投诉还是由已经被救助的事主提起来,明天大晨会通报出去,只怕寒了我们救援队的心。要是曝光出去,和民间的关系,就更不好了。”

相原一佐自然也听懂了柏濑司令的意思。

相原一佐的目光随着绯山往外看,倒也看到了那辆LEXUS豪车,语气又松动了几分。

“绯山三佐上次处分关禁闭还不到两个月,这件事也是传遍了我们空自。管理部面目无光啊。现在又来了风纪投诉,又有实证,要是我们不闻不问,总有兜不住的时候,还是我们管理部的问题啊。”

柏濑司令深深的看了相原一眼。

“管理部莫不是想让绯山三佐也流动出去?”

相原一佐坐直了身子,露出自卫队一贯的严密表情。

“救援体系就算相对封闭,也需要互相流动。绯山三佐在百里任职九年了,如果愿意自请调岗,不就不用我们为难了?”

刚刚胸中那份得意顷刻间全数化为了愤怒,绯山转过头来怒瞪着突然转移话题的柏濑司令。

“原来你们半夜开会是讨论这个?!就为了把我调走?!”

柏濑空将补淡淡看着恼怒的部下,转头对相原一佐吩咐。

“请容我和绯山三佐谈几分钟。”

相原一佐连忙连同管理部的属下笔直的站起身来。

“は。(是)”

待管理部的人鱼贯走出会议室,柏濑司令伸手朝绯山做了个请姿。

“绯山君,请坐下来慢慢谈。”

绯山忍住怒气,笔直的坐到柏濑对面。

“今天的会议,不只是为了检讨绯山的作风问题。因为我相信在那种危险的现场,绯山君绝不会用性命去开玩笑。所以,我知道,白石医生是绯山君的恋人。”

柏濑说得如此笃定,绯山也没了面对管理部耍赖的心思,抿了抿嘴唇默然无言。

柏濑深深的看了绯山一眼,继续说着。

“我不是风纪,对绯山君的私人生活没有兴趣,但我想问绯山君一句真心话,绯山君坚持推行飞行医的决心,是公心,还是私心?”

绯山听柏濑如此说,也肃穆正色,微微前倾着身子。

“这次报告,我已经阐述了飞行医的重要性,有合格的急救医在,就能极大的保障前线人员的安全。这是公心。更何况,我很清楚,我们防卫省有防卫医大,也有自己的急救医,空自总院的白井三尉也已经提交了报告,成立飞行医,当然都会是我们空自自己的医生,怎么会涉及到民间的医生。顶多在培训的时候请熟悉doctorheli的医生做必要的培训指导,而这个请求,白石医生已经当面明确拒绝过我。我有何私心能循?”

柏濑点了点头。

“好,那么,关于绯山君之前提交的引进飞行医的申请,我现在正式回复你。我作为百里基地的司令官,不同意绯山三佐提出的,关于引进飞行医的申请报告。”

绯山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为什么?!司令您不是看过报告吗?还有什么比人命重要吗!”

柏濑深沉的看了女自卫官一眼。

“正因为你的报告,才让我下定决心。现场的危险性,你我都已经足够认识清楚了,诚然飞行医救了绯山君的性命。但绯山君是为了保护医生和事主才会受伤吧。现场的突发危险,谁也不能避免。军医是稀缺资源,我不能用军医的性命去保障救援队的安全,同样,我也不能用救援队员的性命,去保障军医的安全。这就是我不能替你提交报告的理由。”

不等绯山反应过来,柏濑继续说着。

“如果感到不服气,绯山三佐,请你亲自去决策和推动它。防卫省需要新的女性高官形象不是假话,统合幕僚监部对你一直感兴趣。绯山三佐你刻意多年盘桓在三佐的位置上,才会被军衔,地位,被我的决定掣肘。既然这是你一定要完成的事情,那就请你往上走,亲自去决策它。管理部的弹劾,我会压下来,不会让这种无聊的污点,让你自断前程。”

接着柏濑从胸口的口袋里拿出一份文件,摊开推到绯山面前。

“这是空自病院傍晚传来的报告,以绯山君目前的身体状态,恐怕已经无法再胜任百里救援队的工作。这份报告我同样不会上交。百里救援队需要优秀的身体素质,但更高的的地方,需要的是绯山君的头脑,气量,手腕,最重要的,还有绯山君这颗为国奉献无任荣辱的心。”

绯山回应着柏濑深沉的目光,轻声问着。

“为什么是我?”

柏濑勾起唇角,微笑的看着多年的部下。

“是金子总会发光,绯山君在前线打磨了这么多年,将星也该磨出来了。只要绯山君洁身自好,必然前途无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