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人在家中坐,赌后天上来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2-25 12:02
点击:239
章节字数:49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EP26 人在家中坐,赌后天上来

英雄救美是古老而经典的套路,园田出身武家名门,从小便贯彻着武士需保护弱小的信念,尽管因为数学方面的天分被保送东大,信息学的泰斗将她收入门下,并坚信她适合与学术终身为伍,但当父亲从警视厅退休,园田毫不犹豫地中断了科研,参加国考,成为职业警察(career),走上了和父亲同样保护弱小的道路。

但当她逆着人流冲进竞马场的VIP室时,眼前的场景却让她对自己的信念产生了些许怀疑。

现场赛事已经终了,大屏幕上蹦出满屏的号码和金额,园田精于数字,花了不到一秒钟便明白那是获胜马的倍率,而最高的那个三连单的获胜金额高达20万円。

坐在吧台一侧神采奕奕的美人,愉快地朝她挥了挥手,捏在手里的小纸片轻飘飘地在她指尖甩来甩去。

“海未,你来得正好,我今天尝试了新东西呢,赌马。”

园田迅速扫视了一圈现场,倒和自己在监视器里看到的没什么区别,坐在沙发中的中年男子微笑着站起身向三森走去。

园田迅速走近,保护性地挡到三森身前,威迫地紧盯着让南条心有余悸的楠田爸爸。

他身材颀长,幽深的眼眸微微眯起居高临下看了园田一眼,问三森。

“这是三森小姐的朋友吗?”

三森笑着朝园田伸出手,在园田下意识伸出手来时,起身朝楠田爸爸做起介绍来。

“这是警视厅搜查二课的课长园田警官,是我的好朋友。这是楠田叔叔。”

园田和三森自小青梅竹马,和自己同辈,三森喊叔叔,自然也算是园田的长辈,园田的手便僵在原地不好再缩回去。

楠田爸爸自然听闻过警视厅新上台了一位不到三十岁便登上课长宝座的超级新星,只是一直忙于内务,还从未引见过,没想到竟然是面前这个容貌秀丽如大和抚子的年轻女性,神情也缓和下来,微笑着握住了园田的手。

“早就听闻园田课长的大名,如今百闻不如一见,没想到是如此年轻美丽的女性,幸会,鄙人楠田宗茂,你们警视厅长官都是我多年的故交。”

楠田家,伏见会。

园田无奈地和他握手,眼角一个劲地瞟向三森,想收集些现场的情报,三森却兴致勃勃地挽住她的手臂,愉快地说道。

“走吧,马券可以兑奖了,海未陪我去吧。”

园田正想带她离开,便点了点头,楠田却叫住了她们。

“不过是张马券,何必劳烦三森小姐亲自去兑现呢,自会有人为你效劳的。”

不需要他指示,一名纽扣完全扣住的三件套西装男子已经走出来,朝三森浅浅鞠躬。

“很荣幸为您效劳,三森小姐。”

三森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对着楠田笑了笑,故作困惑地抬头看向大屏幕。

“我喜欢尝试新鲜事物,楠田叔叔不能剥夺我的乐趣哦,不过我不太记得规则了,能替我讲解一下吗,三个号码都中了的话,奖金是多少。”

三森身上世家千金与生俱来的骄纵,楠田像是捕捉到了答案般露出微笑,他示意经理退后。

“我的荣幸,第一次赌马通常运气都会不错哦,beginner‘s luck,不过中三连还是很稀有的,三森小姐运气很好呢。”

“我一直都很幸运。”

楠田微笑着指了指屏幕上的金额。

“上面的金额是100円一注的奖金,也就是说,你每买100円,都会得到上面的奖金,买了多少注,就是多少倍的奖金,三连复是指你买中了第一名到第三名所有的马,不用管顺序,三连单则是指你按顺序买中了一到三名的马,这是最难的,所以奖金也最高,今天获胜马是12-9-7,三个都是大冷门,今天赔率非常高。三森小姐买的是三连单还是三连复?”

三森无谓地将手中小如车票的硬纸片丢给园田。

“我不太擅长算数,海未很擅长,替我算算吧,三连单奖金是20万零590円,我到底赢了多少?”

园田低头看了眼上面的数字,顿时有些头皮发麻,连手中着轻飘飘的纸片也瞬间沉重起来,但精于数字的大脑仍然反射性给出答案。

“你买了一百万?你赢了二十亿!”

现场明显听到了倒抽凉气的声音,园田下意识扫了对方一眼,发现在场的人都相当震惊地看着三森,而楠田虽然不至于失态,眸中一瞬间闪过的诧异,也难逃她的视线。

“这可是相当好的运气啊,很少有人买一百万三连单。”

“事实上,我买了一亿,好像金额太大了,交易员小姐需要分很多张的样子。”

三森摊了摊手,轻松的神态好像说的不是只是两千円而不是两千亿。

这下楠田也不淡定了,他阴沉地回头看向经理。

“为什么这么大的交易额,没有人上报!”

经理面色也相当难看,连连躬身道歉,举着手机匆匆往门外走去。

“抱歉,我这就去确认。”

“站住。”

三森轻声叫住他,温婉的身姿如引颈的天鹅般优美,柔美的面容上嘴角噙着骄矜的笑意,世家千金尊贵凛然的风姿一下子震慑住了众人。

“我堂堂三森家,拿区区一个亿,轮得到他人质疑吗?”

沉静如水的眼眸,理所当然的上目线,看向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子,眼神飘向园田,示意她将马券交给楠田。

“这一个亿原本是我要送给楠田叔叔的见面礼。现在它值二十亿,楠田叔叔还看得过眼吗?”

楠田爸爸嘴角颤动了一下,那一瞬间情绪的外露,泄露了他的震惊和动摇,他飞快收敛情绪,深深地看了眼三森。

“你要把这些钱送给我?为什么?”

三森微笑着,面容依旧沉静。

“因为您是彩的父亲,因为我即将嫁入楠田家,成为彩的妻子,按理将来要叫您一声お父さん,自然有必要来拜会拜会您。但想来想去,还是用实际行动表达一下诚意,会比较好沟通。”

其他人还没什么表示,倒是园田先露出震惊的表情转头看向三森。

楠田看在眼里,扯了扯嘴角,露出好笑的表情。

“妻子?三森小姐在开玩笑吗?”

三森因为提起心爱之人的名字,自然而然地露出了甜蜜诚挚的笑容,眼眸中流露的深情无须作伪。她没有回答,亦无需解释。

三森信步走向嵌着大片玻璃的幕墙,就像身处南条家的玻璃房子,凝视着外面的绿茵跑场,它的规模是普通的足球场的十倍,从看台的方向看去,甚至能远观富士山。

“中央竞马会去年统计接受的赌资大概是三万亿,府中竞马场作为最主要的竞马场接受的赌资差不多在一万亿?每年上缴国库的税收超过三千亿,楠田家在府中经营多年,连竞马场这块肥肉都能从农水省手里挖过来,这定然相当不容易,需要相当的人脉和势力,楠田家的实力令人叹服。”

她转过头来,背对着身后旷大的绿茵场,平静地看着楠田。

“这份实力,三森家看在眼里,其他人定然也虎视眈眈吧。但如果你们父女不和,定然有一番腥风血雨,如果楠田家不够安泰,这块肥肉最后会落入谁手呢?”

楠田紧皱起眉头,语气也变得深沉不善。

“你威胁我?”

三森突然伸手指向正在赛场做着松弛运动的赛马。

“能得到这个竞马场,楠田叔叔定然精通赛马,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今天比赛的赛马,它们全部来自北海道的马场。中央竞马会这周批的全是北海道马场出的马,对,属于楠田家,你女儿管辖的北海道。下周也会,下下周也是一样。”

“大部分赌马的人认为赌马是有概率学的,这是个数字游戏。这的确是个数字游戏,不管我填哪三个数字都能轻易获胜的游戏。我已经赢了两千亿,让我猜猜,除了上缴国库,打点和贿赂政界的关节,最后一年你能到手两千亿吗?你可以选择带着这二十亿风光退场,让中央竞马场重归农水省,把东京都乃至关东的地盘,重新归于楠田家正统的主人手里,你也可以选择死撑,下一周,我会将这两千亿再赌一次,再中一次三连单的话,让我猜猜你会不会因此破产。”

男子英俊的脸陡然扭曲起来,猛地上前靠近三森,但园田直挺挺地挡在三森前面,一手抵在他胸前展示着警察证件,一手暗暗伸向腰后,金色的眼眸如出鞘的武士刀般锋利,强硬而简洁地命令他。

“退后,楠田老大。”

在场的黑衣护卫也骚动起来,气势汹汹地靠近,他们的手都和园田一样按在手枪的位置,目光紧紧地追随着对方的动作。

三森却像意识不到现场的剑拔弩张,无谓地露出微笑。

“看,刚刚那个不叫威胁,这个才是。”

男子怒瞪着三森轻松的面容,但他一动,园田的手如铁钳般按住他的肩膀,园田的声音不再故作威严,背脊也微微蜷曲回缩,看上去像姿势不良的书虫,但若有格斗经验的人都能看出,这才是一个战士迎战时应有的姿态。黑衣护卫们顿时紧张起来,就算是他们的人数远远多于园田,但园田是警察,而他们是黑道份子,袭警的罪名远比杀一个人严重得多,园田身居要职,若是和她发生冲突,足够给组织犯罪对策课把他们老家查个底朝天。

园田手指已经微微勾出腰后的手枪,锋利的眼眸扫视着周围。

“所有人都退后,这是警告,你明白什么是警察警告!再往前一步,我就可以开枪了。”

三森含笑看着楠田。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只有退后,楠田家才能得到三森家的鼎力支持,楠田家才能昌盛。我不忍见你们父女反目,楠田家从此败落,更不忍见,您被自己的亲生女儿取走性命。”

男人危险地眯起眼睛,他微微扬了扬手指,周边的护卫立刻扑了过来,园田下意识拔出枪,肘击开扑向自己的护卫,但当她转身想要保护三森时,被人狠狠撞歪了身子,她下意识把枪指向对方,发现对方同样拿着枪,所有人都是武装份子,即使她足够快打死两个甚至三个人,但一旦交火,场面就会失控,三森和其他所有人会直接躺在枪林弹雨中,这绝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只那一瞬间的犹豫,园田被人墙狠狠地压在了底下,手枪也被一下踹开。

楠田缓缓蹲下身子,打量着被强行反剪双臂的三森。

“三森大小姐,你能毫发无伤地站在这里冲我说一堆废话,只是因为你的家族,你有个好父亲。我猜猜,这是我女儿让你来当说客的原因?还有这张漂亮的脸蛋。你很漂亮,三森大小姐,我一点也不希望这样漂亮的女人被灌进水泥块,丢进东京湾当消波块。但我一点也不在乎这样做,我不在乎杀掉你会得罪你父亲,不在乎杀掉这个警官得罪警视厅,不在乎楠田家因此败落,不在乎任何报复。她了解我,我们都是楠田。”

他伸出手指,缓缓滑过三森的脸颊。

“你很漂亮,身份贵重,当然是个好女人。你知道她有多少女人吗?16岁她就睡遍了整个薄野的女人,我父亲把整个薄野送给了她,她想睡哪个,哪个女人就会乖乖上她的床,她是个真正的花花公主,三森大小姐,你确定自己是她的女人还是她的棋子?她要是在乎你,会舍得把你送到我面前,让你沉尸东京湾。”

三森偏开头躲开他的碰触,语气轻柔而舒缓,不见丝毫惧意。

“你输了,你可以不顾一切杀了我,这无法改变什么,你将失去竞马场,失去府中的地盘,失去政界对你的支持,你还失去了所有的资金,你再也无法翻盘。哦,还有海未,她为了挚友定会对伏见会穷追不舍,不把你送进监狱决不罢休。”

园田震惊地看着三森,她与这位大小姐青梅竹马,但她从未见过三森如此大胆强硬的样子,园田毫不怀疑这一切是三森设下的套,但她别无选择。她沉下嗓音,缓缓劝诱。

“楠田老大,你不会以为我一个人来的吧,警察从不单独行动。你被指控绑架,SAT(特殊急袭部队)已经出动了,这里有一整片玻璃墙,是最佳的狙击环境,你是个聪明人,不要试图和警视厅作对,放开我,。”

园田甚至无意地朝窗外隐蔽的角度扫了一眼。

楠田神色变了变,下意识顺着园田的目光看去,透过巨大的玻璃幕墙房间每个角落都展露无遗,所有人都暴露在狙击手的视野中。

楠田笑了笑,示意护卫放开两人。

“园田警官在开玩笑吧,这里是我的地盘,三森小姐自己进来,赢走了我两千亿,威胁我放弃自己的地盘。你都看见了吧,我有罪吗?”

园田感觉到身上桎梏变轻,立刻挣脱舒服将三森护到自己身后。

“我是警察,有义务保护所有的日本公民,如果楠田さん没有问题,请放下枪,让我们离开。”

楠田微笑着摊了摊手。

“我当然可以让你们离开,园田警官,我无意树敌,但有人跑来我的地盘上放下大话挑衅羞辱后还放他活蹦乱跳安然离开,那我作为伏见会的首领,作为一个男人,还有什么威信服众。”

园田无奈地扯了扯嘴角。

“你想怎么样。”

“极道自有极道的规矩,三森大小姐,你来到我的地盘,给了我二十亿,我自然不能让你空手而归。我那不听话的女儿最擅刀术,最喜欢女人,我想她对缺胳膊的女人定然很感兴趣。”

一名护卫闻言靠近,他腰间挂着一柄武士刀,锃亮的刀锋缓缓出鞘。

“楠田老大,你不能这样做!”

楠田看着园田,伸手放在嘴边“嘘”了一下,唇边的手指轻巧地勾了勾。

“这只是小小的警告,警告你,千万不可手伸太长,动手。”

长刀举起的瞬间,园田下意识扑向三森,将她护在自己身下。

白炽般的锐光在锋利的刀尖上闪过,玻璃散射的彩色虹光,在视网膜上如蛛网一般碎成了无数小方块,一抹金色的流光闪电般刺入黑衣护卫的胸膛。

如倒放的电影画面,刀尖一寸一寸地消失在护卫的背心,肉体沉重地倒下,露出女性微微蜷曲的纤细身形,她拔出长刀轻松地甩去刀锋的血迹,手指拨了下颊边金色的长发,金色的眼眸倦怠般眯起打量着男子,嘴角似笑非笑地勾起。

“不,我一点不喜欢自己的女人缺胳膊少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