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CH10 孤兒院(下)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19-01-12 11:49
点击:284
章节字数:95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希斯特利亞坐在孤兒院會客廳的木椅上。


小麗躺在她的懷中。她正枕在希斯特利亞的大腿上,留著口水,因玩累而沉沉睡去。希斯特利亞輕輕以袖子拂去女孩嘴角的唾液,並解下自己的外衣,罩在小麗的身上,以防會客廳外夜晚的寒氣令小女孩著涼。


說是會客廳,其實只不過是間簡陋的小房間,桌椅皆是用樸實無華的木頭製成,燃油的燈掛在天花板上散著微光,牆則是由石頭砌成。這裡並沒有馬萊國內常見的水泥牆,也沒有沙發或皮椅。這幾乎讓希斯特利亞想起牆內,那與世隔絕、發展停滯整整百年的樂園。就連雷貝力歐收容區裡的建築也都比這裡更加現代化。


雷貝力歐收容區……


說起來,能夠得救並且離開雷貝力歐收容區,對希斯特利亞而言可以算是一個奇蹟。


直到此時此刻,希斯特利亞仍然不懂,為什麼那一個時候尤彌爾會回頭救自己?『始祖』的洗腦是絕對的,也是無可抵抗的。透過『始祖』的眼睛,希斯特利亞能夠穿梭於兩千年的漫長記憶之中,而在這兩千年內,『始祖』的力量對於任何艾爾迪亞人來說都是蠻橫而霸道的;從來沒有哪一個艾爾迪亞人可以反抗『始祖』的意志,無論是一般的艾爾迪亞人、無垢巨人、或者是擁有智慧巨人的艾爾迪亞人,全都無一例外。


但是,尤彌爾回頭了。


或許希斯特利亞注定看不穿尤彌爾。在她還一無所知的時候,她無法理解尤彌爾拋下自己,回頭去幫助萊納與貝爾托特的理由;而在她繼承『始祖』,成為世界的活字典之後,她依然無法理解尤彌爾為何會回頭來到自己的身邊。


「真是個讓人想不透的傻瓜。」希斯特利亞喃喃自語,卻沒注意到自己的嘴角因為心中滿溢的暖意而微揚。


門被打開,孤兒院的修女院長端著熱茶走了進來。「啊,希斯特利亞小姐,讓妳久等了。」院長臉上帶著歉意說道,將一杯熱茶放到希斯特利亞面前,「不好意思讓妳在這等,還把小麗托給妳。她總是特別黏妳。」


希斯特利亞搖搖頭,「別這麼說。小麗很乖,也對我很友善。她還告訴我很多在這裡發生的趣事呢。也是多虧了她,我才能來到這裡遇見大家。」她溫柔地摸著小麗熱呼呼的臉龐。


第一次遇見因離院出走而迷路的小麗時,是在幾個月前的某個寒冷凌晨,地點則是離孤兒院約兩百公尺外的某個偏僻巷子裡,而這也是希斯特利亞第一次遇見孤兒院的孩子。也是在這次契機,才讓希斯特利亞決定每天來孤兒院幫忙照顧孩子們。


那時候,還在獨力支撐孤兒院的院長為了柴米油鹽而費盡心神,因而沒能注意到不善與人交際的小麗。希斯特利亞花了不少時間才幫助小麗打開心防,跟其他孩子混熟。但小麗也因此變得異常黏希斯特利亞,每當希斯特利亞前來孤兒院幫忙,她總會像個小跟班一般黏在希斯特利亞身旁。


『簡直就像是訓練兵團的我與尤彌爾一樣呢。』希斯特利亞暗忖。


「妳似乎很高興呢,想到什麼好事了嗎?」院長忽然投來問句,讓希斯特利亞先是一愣,隨即回神,「啊,不,沒什麼,」希斯特利亞說道,「談正事吧。」


「好的,關於孩子們的聖誕禮物……」院長開始講解目前的安排。『聖誕節』是這一帶特有的節日,而在『聖誕節』前的『平安夜』,有那麼一個傳統──聖誕老人會把聖誕禮物放在好孩子掛於床頭的襪子裡,作為孩子們過往一年良好行為的獎勵,也是長大一歲的慶祝。


當然,禮物實際上是由父母放的,然而孤兒院的孩子們並沒有父母,而經濟拮据的孤兒院,也騰不出錢來添購孩子們的聖誕禮物。


因此,當其他孩子們在平安夜之後得到新的玩具,孤兒院的孩子們卻總只有空空如也的襪子。年紀大一點的孩子自然明白事實,但是較為幼小的孩子難免露出失望的表情。


「大姊姊,聖誕老人都沒有在我的襪子裡放過禮物。」小麗曾經抓著希斯特利亞的衣襬發問,「是不是因為小麗是壞孩子,所以聖誕老人才沒有給我禮物?」


那時候的希斯特利亞沒能回應小麗的疑問,縱然翻過『始祖』將近兩千年的記憶,也找不到半句適合這個問題的答案。於是,從那個時刻開始,希斯特利亞便決定要讓孤兒院的孩子們享受一次美好的聖誕節。


於是她把更多的時間投注在幫忙孤兒院上;她前來照顧孩子,減輕院長的負擔,讓院長有多餘的力氣處理財務,開源節流,同時希斯特利亞也不時帶著孤兒院自種的蔬果到市場上去販賣,總算是讓孤兒院轉虧為盈,幾個月來也存下了一筆不算少的錢,可以購買孩子們的聖誕禮物。


「這個是彼得的;這個是凱吉的;這個是娜娜的;這個是小麗的……」院長與希斯特利亞核對著禮品清單,確認一個個包裝好的精美小盒並無出錯。清點了大半個鐘頭,塞滿一個人高的麻布袋的禮物才告清點完畢,「真是太感謝妳了,希斯特利亞小姐。」院長說道,將麻布袋封起,「妳幫了我們這麼多,卻還要請妳裝成聖誕老人偷放禮物,會不會有點太麻煩妳了?」


希斯特利亞笑著接過幾乎跟自己一樣高的麻布袋,並注意不讓小麗的頭撞到,「別這麼說,院長妳還要幫大家準備聖誕大餐呢。我只不過是幫忙偷放禮物,算是輕鬆的了。」


「太感謝了,真的太感謝了。」院長取下眼鏡,用手巾拭汗──或者是拭淚,希斯特利亞並沒有看清楚。「幾個月前,我還以為這個孤兒院撐不下去了……真的是太感謝了,」院長戴回眼鏡,望向希斯特利亞,「希斯特利亞小姐,為什麼妳願意幫我們這麼多呢?」


為什麼我會幫孤兒院這麼多呢?


希斯特利亞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是因為自己從小就沒有父母關愛的關係嗎?或許是這樣吧……然而,希斯特利亞腦中閃過了另外一個答案。


「有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她小時候也是個孤兒,而這讓一些不好的事情降臨在她身上……我不希望這些事情再次發生。」希斯特利亞說道。


沒錯,這才是答案。尤彌爾曾說過,自從有記憶以來她便是乞丐大軍一員,後來被狂熱的信徒奉為偽王,之後更被流放到樂園島,墮入無垢巨人的噩夢之中長達六十年。儘管與尤彌爾相遇是希斯特利亞這一生最大的幸福,但是希斯特利亞不希望相同的不幸再次出現在任何人身上。


院長聽了,點點頭,「是尤彌爾小姐嗎?」


「欸?」希斯特利亞有些錯愕。她不曾在院長面前提起過尤彌爾的名字,「妳怎麼會……」


「是小麗跟我說的。」院長笑著說,「她說雖然平常都是妳聽她說話,但是只要一讓妳開始講話,不出五句話,妳就會開始提到那個『尤彌爾小姐』。小麗很忌妒呢。」


「是,是這樣嗎?」希斯特利亞感覺到自己的臉有點燙,不知該如何應付。


「啊,年輕真好。」院長用手托著下顎,帶著一臉奸詐的表情望向希斯特利亞,「談戀愛真好。」


「院長!」


「哈哈,別生氣呀。」院長站了起來,抱起熟睡的小麗,「妳今晚要住在這裡嗎?」


希斯特利亞搖搖頭,「不了,」她感覺到自己正在微笑,「有人在等我呢。」



※※※※※※※※※※※



當希斯特利亞扛著裝滿禮物的麻布袋,走出孤兒院的大門時,一張長著雀斑的臉正雙手抱胸,在積雪中倚著牆站著,打著盹。


希斯特利亞見了,心頭一暖,不自覺地露出微笑。她走上前,來到那張臉身旁,仔細端詳著心上人可愛的睡臉。儘管希斯特利亞早已看過這張熟睡的臉孔無數次,但是每一次看到都讓希斯特利亞覺得捨不得叫醒眼前人。


希斯特利亞注意到一坨白雪正盤踞在那人頭頂的黑髮上,顯示她已經在此打盹一段時間。她伸手去撥她頭上的雪,卻意外喚醒熟睡的人。


「希斯特利亞,」尤彌爾眼睛還沒完全張開就先開口,忽然她瞪大雙眼,「妳的外衣呢?」


「給小麗了。」希斯特利亞回答道,「我怕她著涼。她身體不健壯。」


「妳才不健壯,瞧瞧妳的身高,根本是營養不良。」希斯特利亞看到尤彌爾解下外衣,披在自己身上,「那麼死小鬼根本是假裝招涼,想要騙妳的外衣。我看她跟萊納愈來愈像,噁心。」


『其實她跟妳比較像。』希斯特利亞看著尤彌爾崛起嘴,暗自想起當初在厄特加爾古城時那個向自己抱怨手指受傷、需要包紮的尤彌爾。想到這裡,希斯特利亞不禁嫣然一笑。


「妳在笑什麼?」


「沒什麼。」希斯特利亞笑著說,「笑妳很可愛。」


「蛤?妳出了什麼事?」尤彌爾驚呼,「我早跟妳說少跟臭小鬼們混在一起,智商會退步的。」


「變笨也沒關係,反正妳會陪在我身邊,不是嗎?」


「妳──」尤彌爾一臉好氣又好笑的樣子,將希斯特利亞逗了個樂開懷,「──那個麻布袋是?」尤彌爾發問。


「聖誕禮物。給孩子們的。」


「聖誕禮物?這些孩子?笑死人了。」尤彌爾沒好氣地說,「難不成妳要裝成聖誕老人,然後我要裝成馴鹿不成?」


「喔喔!尤彌爾,這真是個好主意。」尤彌爾的嘲諷讓希斯特利亞靈光一閃,「我確實要假裝成聖誕老人,卻沒想到妳也可以假裝成馴鹿。妳的提議真是太好了。」


「啥?我才不要,我──」


「我知道妳會答應的啦!」希斯特利亞笑著,牽起尤彌爾的手,並把麻布袋扛在背上,「回家吧!明天晚上就是平安夜了,有得忙囉。」


尤彌爾先是一愣,隨即希斯特利亞看到她嘆了一口氣,「我覺得妳越來越會欺負我了,」尤彌爾說道,然後一把搶過希斯特利亞背上的麻布袋,扛到自己背上,「讓妳這個矮冬瓜背,禮物肯定會先撞壞一半。我來比較省事。」


「不如我們變成巨人,這樣再來幾百個麻布袋都不是問題。」


「那麼以後就沒有聖誕老人,只有聖誕巨人了。」


「聽起來也不錯,不是嗎?」


「只有妳覺得不錯吧!」尤彌爾吐槽,隨即牽著希斯特利亞在積雪中邁開腳步,前往屬於兩人的居所。



※※※※※※※※※※※



自從兩人離開馬萊,至今已經半年。她們在那一場地下密道的混亂之後得以離開收容區,但她們也沒有回樂園的打算。兩人摘掉了臂章,偽裝成旅人南行,在通過了馬萊的國境之後便往人煙稀少的郊區前進。


而這個村子正是不斷南行之後偶然發現的落腳處。這是個無名偏遠小村,既沒有戰略地位可言,也沒有受到列強的注目,聽說上一次有人口普查前也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躲藏於此才因而變得可行;馬萊軍方大概以為自己與尤彌爾已經被車力巨人吃掉,但事實是兩人仍然活著。只要兩人低調行事,被馬萊給發現的機率,大概趨近於零吧。


兩人暫時居住的小屋位於村外,那裏原本是獵人的基地,早已荒廢數年。兩年前村長把小屋送給孤兒院當作倉庫,然而這裡離村子太遠,院長也無法好好利用。因此,當希斯特利亞主動來到孤兒院幫忙,院長變好心地把獵人小屋借給希斯特利亞,當成希斯特利亞與尤彌爾的落腳地。這是兩人離開馬萊以來,首度擁有固定的居所,在此之前的夜晚,她們都窩在不同城市的陰暗角落,相擁入眠。


離開馬萊的時候還是夏天,此時卻已經接近年底。


有時,希斯特利亞會憶起在雷貝力歐收容區內發生的一切,包括那場發生在地下密道的惡戰。


那一個時候,尤彌爾倚靠著立體機動裝置劃開了車力巨人的後頸,將皮克從巨人體內拉了出來。被削去四肢、無法再次變身的皮克瞪大著眼,說不出話,但是尤彌爾只是把她帶到希斯特利亞面前。


她要希斯特利亞對皮克進行洗腦。


希斯特利亞這時才明白,原來這才是尤彌爾之所以全力攻擊潘察小隊、把皮克留到最後的原因。


潘察小隊已經被尤彌爾殺死,這場混亂的見證者就只有皮克、尤彌爾與希斯特利亞,因此只要利用『始祖』的力量洗腦皮克,製造尤彌爾與希斯特利亞已死的假象,那麼就可以高枕無憂地逃跑,不必擔心馬萊的追擊。


因為不能被洗腦的潘察小隊必須死,而可以被洗腦的皮克必須活著,替兩人送上假的訊息給軍方。


然而,希斯特利亞猶豫了。她想要再次呼喚『始祖』的力量,卻想起自己剛剛才用這股力量扼殺了尤彌爾的所有記憶。一瞬間整個胸口宛如被巨石壓住,喘不過半口氣,只有撕心裂肺的痛苦蔓延。好討厭這股力量,好希望這股力量消失,擁有這股力量的自己根本不應該活著,根本不應該……不應該擁有待在尤彌爾身邊的權利。


「希斯特利亞。」尤彌爾的呼喚讓希斯特利亞回神,她轉過頭去,看見尤彌爾正望著自己,眼神中不帶有半絲遲疑。


「我說過了;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站在妳這一邊的。」


在那之後,發生了什麼,希斯特利亞有一點記不太清楚了,她只記得她最後一次呼喚了始祖那充滿罪惡的力量,改寫了皮克的記憶,塑造了自己與尤彌爾已經雙雙被皮克吞噬的假象。至於其他的細節,包括尤彌爾是如何使用立體機動裝置,抱著自己穿過收容區的夜空,還有自己是如何扶在『顎』的頭上,橫越了廣大無邊的荒地,她都只剩模糊的回憶。


對希斯特利亞而言,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成為了一場如花似月的夢境。唯一確定的是,這場夢是洋溢著幸福,而且直到此時此刻,都仍然持續著。


只不過,在那之後,尤彌爾從不曾提過有關『始祖』的話題。她沒有過問希斯特利亞是怎麼拿到巨人之力的,也沒有過問希斯特利亞到底做過什麼,更沒有提過她到底為什麼能更逆轉『始祖』的洗腦。


縱然希斯特利亞很好奇尤彌爾到底在想什麼,但是她決定先擱置這些問題;拿這些疑惑來擾亂眼前的幸福,實在是太過浪費了。


小屋的門已到。


「尤彌爾,妳吃了嗎?」希斯特利亞問道。


尤彌爾搖搖頭,「還沒呢。倒是妳,在孤兒院那邊應該吃過了吧?」


「沒有,今天很忙,沒時間坐下來吃東西,再說如果我也一起吃的話,那些孩子會吃不飽的。」


「蛤?這孤兒院根本是黑心企業吧?這根本算是虐待童工了。」


「我才不是童工!」


「年齡不是,身高是。」


「尤彌爾!」


「這是給妳剛剛欺負我的回報,」尤彌爾露出一臉賊笑令另希斯特利亞一時哭笑不得。然後尤彌爾轉過身子,「快進屋子吧。我可餓扁了。」


「傷腦筋,還得要作晚餐呢。」希斯特利亞無奈笑著說。


在希斯特利亞去孤兒院幫忙時,尤彌爾會去村上的商會打工。原本只是作接待客人的工作,但是希斯特利亞聽說尤彌爾因為眼神過於兇惡所以被轉到後台去了。


沒想到,後來的尤彌爾為了偷懶,發展出了一套可以以極高速完成帳目與貨物清點的作業流程,令商會老會長目瞪口呆,於是尤彌爾成為了商會的核心會計,掌握了全會所有的資金流向,同時老闆還被迫允諾不得以任何形式要求尤彌爾加班,以防尤彌爾跳槽。


之所以不願意加班,尤彌爾嚷嚷著說是因為工作無聊,不想久待,但是希斯特利亞自然了解尤彌爾真正的目的;因為在每一天的黃昏,希斯特利亞步出孤兒院時,她總會看到尤彌爾靠在石牆上對自己揮舞雙手。


有鑑於開銷都是尤彌爾在支撐,希斯特利亞自然負起來打理食物的責任。其實這也是因為希斯特利亞喜歡作菜;早在她還在農場幫忙時,她就會作簡單的料理,可能是烤一塊樸素的麵包,或者是一大盆加入各種雜燴的濃湯。在那一個時候,只有農場裡的動物們會與她共享。


在訓練兵團時期,希斯特利亞也曾經在閒暇的假日下廚準備簡單的早點。一開始,她只是做自己與尤彌爾的份,希望尤彌爾不要一到假日就整天賴床。後來莎夏加入了她們的行列,於是早餐從兩人份變成了四人份──莎夏需要兩人份。說起來,做飯給莎夏吃真的是一件相當有成就感的事情,如果她不要總是吃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就更好了。


但是到了後來,人越來越多,萊納帶頭之下一大票男生也參了一腳。希斯特利亞並沒有力氣準備那麼多早點,於是爭奪克莉絲塔的早點便導致了訓練兵團的內戰:原本最被看好的是萊納,可是最終勝出的仍然是野獸型態的莎夏。希斯特利亞看了也只能苦笑,然後帶著早已偷偷藏起的、做給尤彌爾的那份早點,默默地離開廚房。


而現在,每一次做菜,每一次看到尤彌爾津津有味地吃下自己做出來的食物,都讓希斯特利亞感覺到幸福。雖然過往的回憶也很甜美,但是此時此刻更勝彼時彼刻。


不過今天是意外。與院長清點聖誕禮物意外耗時,直到此時此刻大概已經接近午夜。原本希斯特利亞以為傍晚就可以離開,沒想到卻拖到了這個時候。


『該作什麼好呢?麵條還有剩,還有兩顆洋蔥,幾顆番茄,還有院長送的加工過的番茄醬與起司粉……』希斯特利亞邊思考,邊推開門,『或許作義大利麵?這感覺是個好主意,可是需要一點時間,尤彌爾會不會餓到受不了?哎呀,真是傷腦筋──』


走進屋子的瞬間,希斯特利亞傻住。


兩盤義大利麵被綁在桌上,淋著紅色的醬汁,以綠色的九層塔葉點綴。醬汁內甚至有少許肉片,是這村落鮮少吃到的食材。刀與叉整齊地排在盤子旁,甚至還有酒杯,而最令人注目的,則是那一瓶直挺挺立於桌上,看起來價值不斐的紅酒。


希斯特利亞無法理解自己看到了什麼。


「尤彌爾,這是……?」


「妳動作太慢了,我怕餓,就自己煮了。剛好商會的老頭子心情好,稍微跟他打打交道,他就送了我一些肉與酒,」尤彌爾說道,快步入坐,「快坐吧。我要餓扁了。」


「妳自己煮?妳下廚?」


「怎麼?我會做菜令妳很訝異嗎?」


「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妳會下廚,妳會煮飯?」希斯特利亞混亂地思考著,吸收著,消化著『尤彌爾會煮飯』的這個事實。


尤彌爾會煮飯,尤彌爾懂料理,那我之前坐的那些粗食、那些平庸到不行的食物,豈不是像個笑話一樣嗎?這是真的嗎?尤彌爾真的會料理?


不知為何,希斯特利亞覺得臉因為羞愧而熱了起來。


不,不對,希斯特利亞從沒看過尤彌爾做菜,以前也沒從聽尤彌爾對食物吐出半句專業的見解。或許……或許一切還有轉機。


「希斯特利亞?」


「啊,我沒事。」希斯特利亞說,於是坐到了尤彌爾的對面。「那麼我開動了。」「我也開動了。」語畢,希斯特利亞與尤彌爾各自用餐具捲起義大利麵,放入口內咀嚼。


然後,希斯特利亞看到尤彌爾臉色遽變、眉頭皺了起來。其實她知道自己的表情也有變化,只是跟尤彌爾的皺眉不同,自己現在大概是一個憋笑的表情。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妳的麵煮稍微久了一點。」希斯特利亞笑著說,捲起一卷麵條,看著因為煮太久而軟爛不堪的麵一根根斷了開來,癱軟地落回盤內,「妳大概把麵煮了一小時左右吧?」


「……三……」


「三十分鐘?這就怪了,」希斯特利亞疑惑,「只煮三十分鐘的話,麵應該不會爛成這樣啊。」


「三小時。」尤彌爾低著頭,又扒了一口麵。


『三小時?』希斯特利亞先是一愣,她沒想到尤彌爾竟然煮了這麼久。這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料理新手了。


然而,看著紅酒與散在醬料裡的肉塊就知道尤彌爾肯定為了這頓晚餐準備了許久;肉與酒在這邊陲之地是完全不可多得的高級品,尤彌爾絕對是接下了更多的工作,才從商店老闆那兒得到這些東西。儘管被尤彌爾首次展現的廚藝給毀了,但是一股暖意卻從希斯特利亞心底升起。


不知怎麼搞的,一想到這是尤彌爾為了自己做的料理,口中麵條噁心的軟爛感竟然逐漸消失,反而變成了一股幸福的味道,一種甜得像蜜餞、濃得化不開的美好滋味在嘴中蔓延。


似乎還挺好吃的?


「……聽說有一種義大利麵料理,就是要把麵完全煮爛才能上桌。那似乎是很難完成、相當高檔,只有貴族能吃到的料理。說不定尤彌爾妳其實有做菜的才能呢!」


「妳在騙我吧。」尤彌爾又扒了一口麵,「貴族怎麼吃這種軟爛難吃的東西。」


「貴族的喜好總是很特別,」希斯特利亞說道,也跟著扒了一大口麵,「而且說實話,妳這樣煮還滿好吃的。」


「妳少來。」


「我是說真的。」希斯特利亞又扒了一口。


「如果真的好吃,那麼接下來一個禮拜都換我做菜如何?」尤彌爾冷笑,「保證每天都有好吃的貴族義大利麵喔?」


「好呀!」希斯特利亞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又扒了一口軟爛的麵,「從明天開始嗎?真令人期待!下次妳可以試試看加洋蔥,還有番茄丁──」


「等等,等等,」尤彌爾忽然出聲打斷希斯特利亞,「……妳是認真的?妳認真覺得好吃?」


「當然是認真囉。」希斯特利亞笑著,將整個盤子扒了個乾淨。尤彌爾起初似乎有點不敢相信,但是她最後還是吃光了自己的那一份義大利麵。


「我還是覺得不好吃啊……?」尤彌爾說道。


「不然妳做給我吃就好,妳不要吃。」希斯特利亞高興地哼著小調,幫尤彌爾收拾餐具。



※※※※※※※※※※※



收拾過後,尤彌爾拿起紅酒,灌滿兩人的酒杯。


尤彌爾率先拿起其中一杯,「平安夜快樂,希斯特利亞。」


「明天才是平安夜啊,尤彌爾?」


「我知道,可是妳明天要去發那個該死的禮物。」尤彌爾撇向角落那一個麻布袋。


「妳要扮成馴鹿跟我去。已經說好的,不能反悔呦。」


「我怎麼不記得我答應過妳呀?」


「妳是還沒答應,但我不是說了嗎?我知道妳一定會答應的!」希斯特利亞露出燦笑,拿起來酒杯,跟尤彌爾的酒杯碰在一起,「平安夜快樂,尤彌爾!」




※※※※※※※※※※※



酒酣耳熱過後,兩人都沒有力氣去收拾空掉的酒瓶。


那紅酒絕對不是一般的紅酒。擁有先祖記憶的希斯特利亞對酒不算陌生,可是那麼烈的酒仍然相當少見。希斯特利亞只喝了兩杯便醉倒趴在桌上,勉強讓自己不要失去意識,而尤彌爾──這個在訓練兵團可以跟男生們對拚酒量的傢伙──居然也喝醉了。而且尤彌爾的喝醉並不是醉倒,而是最著把剩下的酒一杯又一杯地乾掉。到了最後,當酒瓶不再擁有內容物,尤彌爾已經明顯醉地失去了控制。


「希斯特利亞,」尤彌爾死魚眼吊著,帶著醉意,將手跨過桌子,放在希斯特利亞的頭上搓揉,「妳的頭髮好長。」


「妳也……可以留長……」希斯特利亞回應。


「妳才要留長,妳比較可愛,雖然妳……雖然妳有始祖巨人……但是妳還是比較可愛……」


她醉了。「尤彌爾,妳醉了。」希斯特利亞站了起來,到尤彌爾身旁扶起尤彌爾,「睡覺吧。我守夜。」


「我才沒醉,妳守夜個頭,妳守夜的話我也要守,不然萊納會來搞事情,」尤彌爾醉得不像話,但是她還沒停下來,「我也要守,不然妳……妳會去送死。妳會變成克莉絲塔。」


希斯特利亞無奈一笑,將尤彌爾扶到床上,「我不會變回克莉絲塔,也不會去送死。我不會離開妳,尤彌爾,我答應妳。」


「妳騙人,」尤彌爾躺在床上,帶著醉意繼續開口,「那時候妳去送死了,在地底下那時候,巨人……車力巨人那時候。妳把我趕走,想自己去死。」


這一個瞬間,希斯特利亞感覺自己清醒了過來,『她在說那一個晚上的事情,』希斯特利亞意識到,『她在說我把她洗腦的事情。』


「妳好可惡,妳想要把我趕走,妳還……讓我忘記妳。」尤彌爾忽然伸手,抓住希斯特利亞的衣領,希斯特利亞一個不穩,隨即被拉到床上,與尤彌爾交疊。


「尤彌爾──」


「希斯特利亞會騙人,是個壞孩子。但是我不會被妳騙,就算忘記了,我還是會想起來。我會想起來……」


尤彌爾的聲音變小,微微闔上了眼睛,呼吸也變得平順。希斯特利亞意識到她正平穩地睡去,那張臉甚是可愛。可是希斯特利亞卻心亂如麻,尚未知曉的答案令希斯特利亞醉意全無。


「尤彌爾,我問妳,」希斯特利亞開口,「那個晚上,妳為什麼會回頭?我洗掉了妳的記憶,妳卻自己想起了所有事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發生了什麼事?……」


「發生了什麼事,尤彌爾?回答我好嗎?」


希斯特利亞看到尤彌爾再一次微微睜開眼,「什麼事都沒發生,我回去拿立體機動裝置,可是那個裝置不是我的。不是我的,那是誰的?我知道她,卻忘了她,卻想不起她是誰。」


尤彌爾喃喃自語,交錯於現實與回憶之中,「然後很痛,胸口很痛,非常非常痛,好像心臟被捏碎一樣,然後我開始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一直哭,一直哭。有個影子在我的腦中對這我笑,卻也在哭。我看不清楚她的臉,想不起她是誰,只知道她很矮,很善良,很想送死。」


希斯特利亞楞住,但是尤彌爾沒有停,「後來聲音出現了……還是很模糊,而且那聲音伴隨著劇烈的頭痛,可是我記得那聲音……眼淚……我看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她就在那裏。她想趕走我,但是我必須去到她的身邊。」


希斯特利亞望著尤彌爾,說不出一句話。


就是這樣,就只有這樣。平凡無奇,也沒有秘密。


關於尤彌爾的回頭,希斯特利亞曾經設想過十幾種可能,她甚至猜測是否是隱藏在戰士隊內的弗利茲王族與尤彌爾有所接觸。但是一切猜想都落了空:驅動尤彌爾回頭的,就只是尤彌爾對於自己的思念;突破『始祖』那絕對不可逆轉的洗腦力量的,也就只是尤彌爾對於自己的執著而已。


這樣一個結果,是多麼地令人感到可笑。荼毒人類兩千年的『始祖』所下的詛咒,竟然僅僅因為這麼簡單的理由,僅僅因為一個人的願望而被打破。


太好了。


是呀,說起來,希斯特利亞自己之所以能離開樂園,也是因為想要見到尤彌爾的緣故。


太好了。這真的是太好了。


忽然,希斯特利亞注意到尤彌爾轉向自己,眼睛猛然睜大,「啊,找到妳了。妳別想離開,希斯特利亞,無論妳把我趕到哪裡去……我都會找到妳。」


希斯特利亞先是一愣,隨即眼淚沿著臉頰滑了下了,同時她也感覺到自己露出了笑容,「嗯,來我的身邊吧,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她投入尤彌爾的懷抱,緊緊抱住尤彌爾。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沒有任何事物能讓我們分離。」


希斯特利亞對著尤彌爾的唇獻上深深一吻。一瞬之間,一身酒氣也成了滿唇芬芳,令希斯特利亞在陶醉不已的美夢中墜入夢鄉。


──to be continued


作者murmur:

靜靜撒糖,滿心歡喜~~~~~~
雖然經歷了這麼多驚滔駭浪,果然尤希還是適合老夫老妻的生活形式嘛(點頭

我一直很喜歡感情至上的劇情安排。
巨人的世界觀太過複雜、險惡、悲劇重重,讓每一個人都顯得渺小無力,讓每一段感情都顯得殘破而脆弱。這樣的設定,儘管精彩,卻也虐心,因而我們見識到了團長遺憾地死去、三人組無情的決裂,還有尤希緊握的手被殘酷的命運分離的悲劇。
所以,至少在二創裡,至少在這個名為if線的幻想鄉裡,讓我相信一次愛情。
我想要相信,愛情可以讓被先祖思想箝制的希斯特利亞突破束縛、跨過海洋,來到尤彌爾身邊。
我想要相信,愛情可以讓被始祖抹去記憶的尤彌爾轉身回頭,回到希斯特利亞的身邊。

不需要更多的原因、不需要更多的算計、不需要更多的巧合與幸運。
我希望,只需要靠最純粹的愛情,就可以讓兩個相愛的人能夠陪伴在彼此身邊,永不分離。

請至少在這個if線裡,讓我如此相信吧。

下回完結!安心無玻璃!

希望能收到大家的留言,無論是正評或負評,推或者噓~~謝謝大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coustic
Acoustic 在 2019/01/05 00:42 发表

标题:甜

看我半夜刷出什么,写评论的时候我还在傻笑。
太棒了。(已经不想找形容词了
真是太棒了。
……(省略一万字的胡言乱语)
嗯,先预定一个完结后的长评吧。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