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表里不一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20:12
点击:142
章节字数:39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冥x美云,继续接着前面的设定,想到哪儿写到哪儿(x每次开场都是御剑,我现在觉得御剑简直是金牌僚机和妇女之友(?




狩魔冥和御剑怜侍的饮食习惯大体上比较接近西方人,但他们尤其钟爱的那家西餐厅离检事局至少有二十分钟的车程——这还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所以,平时为了节省用餐时间,他们往往会就近找一家传统的日式餐厅解决午饭问题,就像今天这样。




“冥,美云不吃午饭吗?最近几天好像都没有见到她。”和狩魔冥并肩走出检事局的时候,御剑怜侍没有看见那个往日总是跟在她身后叽叽喳喳,被她戏称是“小鸟”的女孩。他的用餐时间常常和她们错开,今天两人是碰巧遇上的。




“嗯。她说身体不舒服,和我请了一周的假。”狩魔冥的语气听起来格外冷淡,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御剑怜侍难免觉得奇怪:“你听上去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她。她知道你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可是立刻就跑去看你了。”




狩魔冥瞪了御剑怜侍一眼。这一眼和他平时见到的狩魔冥很不一样,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眼神似乎被埋怨和委屈两种情绪给填满了。他知道自己一向都不擅长解读女性的表情,因为他的青梅竹马实在不是一个适合研究的对象,但这一次他却很肯定,觉得狩魔冥的眼神里确确实实包含了一种名为“委屈”的情绪。更何况,一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抿嘴唇,这可是狩魔冥除了挥鞭子以外的另一个招牌动作——只有和她足够亲近的人才能发现。




“我没有她家的地址。”狩魔冥皱着眉头说。这确实是一个好理由。这几天她一直都是用这个借口来为自己开脱的。因为不知道地址,所以才没有办法去探望,而不是她主动逃避,即使她知道所谓的“不舒服”只不过是一句假话,即使她的手机上还保留着之前的通话记录——她有一条美云家里电话的号码。




“那你还真是个不称职的上司。”御剑怜侍摇了摇头。他隐隐感觉狩魔冥的异常情绪和一条美云有关,于是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支钢笔,在餐巾纸上写下一行字,递给了她:“她在市区的公寓。”




“你怎么会知道?”




“别忘了,她以前可是我的助手。”




下班以后,狩魔冥开车去了一条美云的公寓。她在门前徘徊了很久,没有按门铃,而是拨了一通电话。门后隐约响起了电话铃声,但很快就被打断了,是一条美云拿起了听筒:“您好?请问是哪——”狩魔冥立刻挂断电话,按响了门铃。




“狩——狩魔姐?”一条美云的惊讶之情溢于言表,但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因为她立刻低下了头,不敢直视狩魔冥的眼睛。




“身体好点了吗?”狩魔冥并不打算戳穿一条美云,她想给她一个台阶下。




“啊……嗯……”




“不请我进去吗?”




“我……”




“已经过去七天了。你说要我给你时间思考,七天还不够吗?”




“不是的……”




“我不懂这有什么问题,明明是很自然的事情。”




“不是的,不是……”




看到一条美云始终说不出什么有意义的话,狩魔冥抱着手臂,表情变得越来越冷漠,语气也变得越来越冷淡。她总是不自觉地用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仿佛只要显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就不会被伤害:“既然这样,我需要一个明确的拒绝。”




“不行……我做不到……”一条美云始终没有抬起头。那天的接吻几乎让她的大脑停止运转,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着狩魔冥,伸出双手紧紧拥抱她,笨拙地回应着那个青涩又深入的吻,可是头脑却一片空白,足足过了半分钟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她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她们两个,不应该这样,虽然她很想。她的身体总是先于大脑作出反应——她一把推开了狩魔冥。看见狩魔冥露出受伤的表情,她忽然意识到,她的心意早就再明确不过了,只是她一直选择忽略,拼命地暗示自己——所有的好感都只是出于她对所谓“姐姐”的崇拜和仰慕,是对她曾经的温柔自然而然产生的反应,是很纯粹的,没有掺杂任何其他的感情。很显然,全部是借口。但是这些好感真的可以存在吗?真的可以得到承认吗?她们都是女孩子啊……她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于是选择了从现场逃离,只留下几句胡言乱语,就把狩魔冥独自扔在办公室里,不闻不问,直到现在。




狩魔冥捏住她的下巴:“做不到就看着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从来都不觉得这是个问题。但如果你认为是,我就替你解决。”




“解决?怎么解决?”




“从今天起,你做回御剑怜侍的助手。我会回美国。”




“不要!”




“为什么?”




“不要,我不想离开你……”一条美云一头扎进狩魔冥的怀里,给了她一剂最有力的强心针,“不要回美国,不要回去。”她的回应已经说明了一切。即使在这七天里她一直反复提醒自己,不要赋予那个吻任何意义,但在听到狩魔冥所谓的“解决方案”以后,她还是无法接受,身体又一次提前做出了反应。她听见了狩魔冥有些紊乱的心跳声,于是抬起头望着她,样子看上去真像一只惹人怜爱的小小鸟。




“现在这个样子可一点也不像你。”狩魔冥假装镇定地说。




“我很多变的。”一条美云闷闷地说,“你还不够了解我。”




“那么,你愿不愿意给我一个继续了解你的机会?”




绿眼睛对上灰色的眸子,一条美云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踮起脚尖又在狩魔冥的泪痣上落下一个轻吻。




狩魔冥的饮食习惯更接近西方人,但她最爱的那家西餐厅离检事局至少有二十分钟的车程——这还是在交通状况良好的情况下——而且,她的小助手更喜欢和食,于是中午在日式餐厅吃饭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今天,她们在那家常去的餐厅碰见了御剑怜侍。




“冥,美云看起来好像很没有精神啊。难道你连周末也不放过她吗?做你的部下还真是辛苦。”揶揄和调侃是他们两个多年以来约定俗成的相处模式。对御剑怜侍来说,这只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挖苦,但狩魔冥心里却有另外一种理解。




“嗯,是啊。”狩魔冥淡定地回答,似乎并不打算像平时一样反击,目光越过御剑怜侍的肩膀,一直黏着在柜台前犹豫不决的一条美云。她低头呷了一口茶,脑海中响起了一句绝对不可能说出口的话——“毕竟狩魔家的人就连体力都要比一般人好上一些。”




“不要对她太苛刻了啊。”




“这一点你就放心好了。”




当一条美云终于端着餐盘坐到他们身边时,两个一向雷厉风行的天才检事甚至已经擦干净了嘴角。




“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呢?”




“聊她是不是在压榨你,连周末也不让你休息。”御剑怜侍双手一摊,做好了听取当事人证词的准备,打算借此再揶揄狩魔冥一番。




“是……是啊,这个周末……真的好忙……”一条美云低下头用筷子胡乱戳着碗里的天妇罗,磕磕巴巴地说。她的脸红得十分可疑,就连御剑怜侍的外套也觉得自愧不如。




“这样可不行啊,冥。”御剑怜侍把目光转向狩魔冥。




“知道了。真啰嗦啊。”狩魔冥在桌上留下一张现金,“我们先回去,让她一个人慢慢吃吧。”她嘱咐一条美云:“记得结账。”




“那我们就先走了。”御剑怜侍起身系上西服的扣子,朝一条美云点头示意。




“好……”一条美云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脸颊依旧一片绯红。御剑怜侍虽然觉得好奇,但却没有机会再继续追问了。




直到看见他们两个都消失在视线里,一条美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御剑怜侍的话还在她耳边回响。真是的,御剑哥和狩魔姐——啊,不行,不能再这样叫她了呢,她会生气的,她生起气来简直就像个小朋友一样,要叫她冥,这是在那个时候约定好的。那个时候……发生的一切,感觉可真是像一场梦啊,一场累人的美梦,一条美云既羞涩又遗憾地想,可惜不论这个梦有多美妙,都不可以把它说出来。哪怕只是一点无意的暗示,都会让她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就像刚才那样。幸好她的女朋友虽然看起来霸道冷漠,不近人情,但实际却很懂得体谅这种心情,及时打断了御剑怜侍的话,把她一个人留下。否则,她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心思吃饭,毕竟那可是个像梦一样的周末啊。




御剑怜侍虽然对事情的全貌一无所知,但却无意间说出了真相。所谓的“压榨”和“周末也不让她休息”还真是令人难以启齿,一条美云艰难地咽下一口饭,毕竟在那两天里,她们几乎没有下过床。狩魔家那张叫她羡慕已久的大床简直就像一块磁石,吸走了她除吃饭和洗澡以外的所有时间,害她过得日夜颠倒黑白不分,仿佛搭乘飞机去到了另外一个半球。虽然结果似乎不尽人意——她这个周一看上去格外没有精神——但过程却无与伦比的美妙,要她再被“压榨”多少次都没有关系,只是别像这样被说出来就好。




“你吃得好慢。”一条美云走进办公室时,狩魔冥头也不抬地说。




“明明是你们吃得太快了。”一条美云吐吐舌头,走到她身旁,一手撑在办公桌上,一手叉着腰,揶揄说:“不愧是天才,连吃饭都比一般人快得多。”




狩魔冥有点哭笑不得,她放下笔,伸手勾住了一条美云的腰,手腕稍一用力,她的小女朋友就跌坐在了她的腿上。她附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天才在很多事情上都非常拿手,你想要试一试吗?”




温热的气息自耳畔传来,和前两天的许多时刻都如出一辙,一条美云抖了两抖,满脸通红地从她怀里挣脱出来:“混蛋,不要,不要在这里开玩笑!”




“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狩魔冥又拾起笔,继续手里的工作,“或许到了晚上你就会改变主意了。”




一条美云躺倒在沙发上,双手枕在脑后,闭着眼睛问她:“御剑哥不知道我们的事情,对吗?”




“你想让他知道?”狩魔冥停顿了一下,“没有这个必要。我觉得今天这样很有趣。”




“混蛋。我可是害羞死了。”




“一条美云,我只是让你不要再叫我姐姐,可没有允许你叫我混蛋。”狩魔冥屈起食指,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尽管是在谴责对方,但语气里的宠溺却淹没了恼怒。




“昨天晚上我这样叫你,你可是完全没有意见呢。”一条美云理直气壮地说。她也只有在那种时候才能欺负一下狩魔冥了。




看来八咫乌变成啄木鸟了,狩魔冥忍不住笑出了声。没有什么事情能比被人摆了一道更让人郁闷,尤其是在法庭上,但幸好现在不是,况且跟她斗嘴的也不是辩护律师,而是她的“小鸟”。




“如果你认为他需要知道,我会找时间向他解释,以免你再觉得困扰。”不知不觉间,狩魔冥已经学会了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弯。




“真的?”一条美云立刻坐起身,睁大了双眼。




“嗯。”狩魔冥看着她的脸,表情认真地点了点头。




“冥……我发现你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这一点耶。”




“哪一点?”




“表里不一。”




“我很荣幸。”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