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I thought you might be mine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20:07
点击:182
章节字数:73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授权翻译/原文地址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70770 授权可以在原文评论区查到……

原文的名字是这样的——and i thought you might be mine (in the right place and time),杀手paro的真希波x明日香(。




明日香讨厌的事情有一大堆,“有人搞砸她的工作”在她心里的排名仅次于“被人忽视”。这种事情虽然不常发生,但在最近却引出了一系列奇怪的事件。




她今晚的目标是住在东京赤坂某家四星级酒店317房间的客人。美里特意交待过她,动作务必要快,不能触发警报,于是她设法偷到了一张房卡,还换上了侍者的制服。她尤其享受工作中的这份乐趣——乔装打扮,这会让她想起小时候玩过的洋娃娃,不过可惜,洋娃娃没有小刀和手枪。




目标房间位于走廊尽头的右手边。她用磁卡打开房门,侧身潜入其中。灯是关着的,但她对这间套房的布局了如指掌,在黑暗中径直朝向卧室走去。隔壁房间隐隐传来巴赫的《d小调半音阶幻想曲与赋格》,和她的处境相配得几乎有些滑稽,而且还很有用处——乐曲可以充当噪声,为她的行动作掩护。




然而,当她走进卧室的时候,迎接她的却是一份令人不悦的“惊喜”。她气恼地把套房里里外外仔细搜查了一遍,动作既轻巧又敏捷。检查完毕后,她拨通了电话。




“搞定了吗?”美里问道,她听上去像是正在翻阅文件。




“如果他没有在我进去之前就死掉,我是能搞定这一切的。”明日香回答道,丝毫不打算掩饰自己的恼怒。




美里陷入了沉默之中。不久之后,她说:“还真是出乎意料呢。你认为——”




“唔。我的意见是,太招摇了。”明日香评价道,目光匆匆扫过床上的尸体和大片的血迹,“不过手法很专业,这一点毋庸置疑。”




“也许是个自由职业者?”美里好奇地说。




“难道不应该是你告诉我吗?”明日香嘲讽道,“我不喜欢别人妨碍我的工作。”




“我知道,我们会调查这件事的。”她的上级保证道。她翻了个白眼,心想:喔,是喔。美里接着说:“抱歉,让你白跑一趟。出去的时候小心一点,知道吗?”




明日香咬紧牙关:“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她抱怨着挂断电话。美里明明很清楚她最讨厌被人看成是小孩,或者新手外行——后者比前者严重百倍。




脱掉令人讨厌的制服和假发之后,她回到街上,搭了一辆巴士。她想不明白,房卡只有两张,一张被她偷走,一张在死者手里,窗户全都完好无损,那个人到底是怎么进去的?要不是这让她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她或许会承认那个家伙还真是挺有一套的。




————




从一般意义上来说,明日香很喜欢自己的工作。虽然“喜欢”这个词语并不适合跟“杀手”这份职业挂钩,不过她又不用把它当作是爱好之类的东西写进简历里,她在大学里正经学习的专业是工程学。她尤其喜欢独自一人平稳妥当地完成任务。然而,有时候她哪一种情况都遇不上。




“照计划来。”她一边对着麦克风说话,一边把来复枪架在屋顶上,“First,西边角落的三个人你搞定。Third,你负责喷泉边上的四个。剩下的我来处理。”




回复她的是一句冷漠的“好”和一句烦人的“行”。她目光锐利地俯视着宽敞的花园,这个距离足够她在短时间内迅速解决三个目标。“马上就能搞定,”她想,“然后就回家洗个热水澡。”




“三……”她开始倒计时,手指扣在板机上,眼睛对准瞄准镜,“二……”




可惜,她没能数到“一”,因为花园里忽然到处烟雾弥漫。




“搞什么……”她轻声嘀咕,试图辨认被裹挟在烟雾之中的目标,却徒劳无功,反而听见了从远处传来的枪声和尖叫。




“有第三方参与?”真嗣问道。这句话提醒了明日香。距离上次的酒店事件才只过去两周,是巧合吗?不太像。




“你们继续。我去堵那个搅局的。”她背起来复枪,起身离开。




零轻声叹息,她虽然不赞成明日香的行为,但也不会高声反对。真嗣和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说出来的话听上去格外谨慎:“这不是计划里的行动,你不能……”可惜,余下的话被明日香下楼时发出的噪声淹没了。




花园有两个出口,一个通向主干道,一个连着鹤见川的左岸。在平常的情况下,明日香会选择前者,但现在非比寻常,她直奔鹤见川。听到摩托艇的声音时,她知道自己赌对了,但可惜,她来得太迟了,水面上没有多余的摩托艇可供使用。她气喘吁吁地跪在地上大声咒骂:“见鬼!”




“明日香?”真嗣的声音清楚无误地传来,“你抓到他们了吗——”




“你是白痴吗?居然在出任务的时候叫我的真名?”她毫不客气地吼了一句,几乎可以想象真嗣龇牙咧嘴的表情,“目标现在什么情况?”




“First刚刚解决掉最后一个。”真嗣叹着气说,“我们可以回去了。”




“好吧。”明日香说着回头望了一眼消失在远处的摩托艇。就在她挺直腰背的时候,沙滩上的一行字忽然映入她的眼帘。她顿时气得眼皮乱跳,把沙子一脚踢开。




“你太慢啦,嘻嘻~”




————




她们再次相遇的时候,明日香做足了准备。




又是一次狙击任务。她挑了街上视野最好的一栋建筑,仔细确认过自己才是第一个抵达这里的人。根据时间表上的安排来看,目标会在半个小时之后离开酒店。在这段时间里,她想干什么都可以,于是,她去到了两个街区以外的另一栋房子。对于狙击手来说,这个位置不如前一个便利,但仍足以消灭目标。




几分钟后,一个修长的身影走上屋顶,漫不经心地扛着一只来复枪,肩上挎着一只小小的背包,嘴里哼着明日香从来都没有听过的旋律。明日香用枪指着这个陌生人,命令道:“放下武器,转过去。”那人顿时停下脚步,但音乐声却没有中断。




“如果你非要坚持的话。”这是一个听上去有点欢快的声音,不过语气里又有些嘲讽的意思。说话的人是个女孩,不知道为什么,明日香对此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女孩先是按着命令乖乖照做,但在嘴角闪过一丝笑意之后,她开始向着屋顶边缘奔去。对此,明日香还是一点也不惊讶。




她设法抓住了这个女孩,勾住她的双腿,把她按在地上,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枪。女孩开口说话时,她忍不住哼了一声。




“哟,超出我的预料了嘛。”




“我还没那么慢。”明日香一边说,一边把手套下的关节按得咔嚓作响,“而且,我最讨厌别人妨碍我的工作。我就直说了吧,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女孩沉默了片刻。她的呼吸有些困难,因为被明日香摁在了地上,她正保持着一个极为难受的姿势。最终,她回答道:“嘛,跟你一样,我也在工作,只是我们的目标碰巧重合了。”




“这还用你说。”明日香没好气地说,“你在为谁卖命?”




这一次她得到的回答是一声大笑:“这个问题无关紧要啦。不过,记得跟你在NERV的上级说一声,叫他们核查情报的时候再仔细一点。”




明日香忽然放松了戒备,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但也足以让女孩挣脱束缚,奇怪的是,她似乎并不打算立刻逃离现场。




“这我可没想到。”明日香捡起来复枪,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你知道多少?”




“别担心,Princess,我对你一无所知。”女孩回答道,她随意地摆了摆手,戴上眼镜,“我只知道,你的统计学得倒是不错,还有,跟你打架应该会很有意思。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别跟我开玩笑,你这个四眼。”明日香扣紧了扳机,“我可是想把你就地解决,好一劳永逸的。可惜,这事没那么简单。”刚进入NERV的时候,美里给她上了一课,有一条规则是这样的——在非必要的情况下,不能杀死不知所属的特工或杀手。“所以,你最好回去告诉你的上级,搞砸我的任务绝对是大错特错!”




女孩似乎认真考虑了几秒,她对明日香摆出一个开枪的手势——这显然只是一个玩笑,而非威胁,但明日香还是僵住了——眨着眼睛:“好吧,下次我们碰面的时候,我保证不会再妨碍你。”




“哈?我不是——”明日香提高了嗓门,但却没有把话说完,反而咬紧了牙关。这个女孩真的让她感觉异常紧张。“算了,我还有事要做,你可以走了,怪胎。”




留着棕色长发的女孩捡起自己的来复枪,仿佛突然记起了什么,对着明日香说道:“啊,对了,那个目标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在他车上装了炸弹。”




“什么!”




女孩的话立刻得到了印证,明日香听见了爆炸声,她跑向屋顶边缘,清楚地看见了目标的车——更确切地说,是车的残骸——正在熊熊燃烧。她愤愤地转过身,而这个又一次搞砸了她任务的混蛋却向她敬了一个礼,大喊着“再见啦,Princess”,从大楼的另一侧跳了下去。




在看见降落伞急速驶向通往地铁的小巷时,明日香仍旧没有感到惊讶。真要说她有什么情绪的话,那也只能是生气,或许还有一点点好奇,就一点点。




————




明日香兴高采烈地迎来了暑假。她倒不是反感上课或者大学生活,只是厌倦了和人打交道。这下她终于可以摆脱那些不必要的社交礼仪和毫无营养的闲聊胡扯了。这可是一段长达两周的假期,她可以任意地看书、运动——总之,独处是明日香最喜欢的事情。




她尤其喜欢一大早就去公寓附近的健身房锻炼身体,毕竟,在那里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和水平来做运动,她也一样,习惯一边听歌一边健身。每当她准备回家时,街上总是车水马龙,人潮汹涌,而她的身上散发着浓重的汗味,没有人会蠢到跑来和这样的女人搭讪,又或是向她投来污秽不堪的目光。




然而,这个早晨却和平时不同,在她买水的时候,某人又来打搅她了。




“嘿,Princess,你刚健身回来吗?”便利店外,那个该死的四眼穿着运动服,坐在一辆粉得恶心的脚踏车上,手肘支着车把,仿佛只是和她来了个偶遇,“嗯,这样也很好啦,你闻起来很香,很有活力。”




明日香决定忽略“汗味”这个话题——讨论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奇怪了——她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女孩扬起眉毛,看上去一副很受伤的模样:“当然是兑现我的承诺啊!我不是说过的吗?下次我们碰面的时候,我保证不再妨碍你的工作。”




明日香不自觉地皱起眉头,她对上次那件爆炸案始终耿耿于怀。要知道,为了向美里解释这件事情,她可是浪费了一大堆时间,现在旧事重提只会让她更加心烦。她喝了一口冰水,用手背擦了擦嘴,又问了一遍:“好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在想,明天晚上,你愿不愿意跟我去一家酒吧?”棕发女孩语气平稳镇定,仿佛已经预先知道了问题的答案——这真不难猜。




明日香冲她眨眨眼睛,眉间的小山似乎又增高了一丁点:“什么意思?你这是——想要跟我约会?”她听上去有些慌乱,毕竟这也太不现实了,不过,这么解释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女孩笑得前仰后合,辫子也随着身体来回晃动:“冷静点,Princess。我又不是在向你求婚什么的。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次约会,但如果你不愿意这么想,也没有关系。”她托起手肘,手掌撑着下巴:“还有,别老是这样皱眉,否则这张漂亮的脸蛋可就浪费了。好啦,我还在等你的答复呢。”




明日香原本打算拒绝这份邀约,但是眼前这个戴着红框眼镜,发型犹如高中女生,穿着白T恤、牛仔裤、运动鞋一只红一只粉的女孩实在让她感觉非常可疑,看起来似乎纯良无比,一双蓝眼睛亲切又有趣,实际目光却敏锐又犀利。天知道她的这双手曾经扣动过多少次扳机,又在汽车下面放置过多少枚炸弹,说不定她比明日香还要老练。或许这个女孩——就算按照杀手的标准来看,她也不太正常——其实非常聪明。而且也许——明日香脑中忽然警笛大作——既然她知道NERV,那她肯定动机不纯,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你想得也太久了吧。”听女孩的声音,她似乎已经感觉有些无聊了。




明日香仍旧皱着眉头,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镇定,尽力保持着冷静和警惕:“我不信任你,你这个该死的四眼。”




棕发女孩只是耸了耸肩:“我又没要你信任我,不过你会失去对我的信任的……”她顿了一下:“……比如在跳舞的时候。”她的脸上闪过一丝轻快的笑容:“我真的没有别的想法。”




明日香扭头望着街景,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主意:“沿着这条路一直走,然后左转,有个公园,你知道吗?”她一边问,一边指着西面。见到女孩点了头,她继续说道:“来赛跑吧。如果你先穿过公园的大门,我就答应你;如果我赢了,以后你就别来打扰我的工作和生活。”




戴着眼镜的少女略微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听起来不错,不过,万一你输了,可别太抓狂”




“搞笑。”明日香发出嘲弄的声音,冷眼看着女孩向便利店老板询问脚踏车的寄放事宜。虽然明日香其实更偏爱短跑,但她可是曾经拿过田径运动奖学金的人,长跑也只不过是小菜一碟。她会输?才怪呢。




————




结果她真的输了。




还剩最后几米的时候,那个四眼怪胎简直就是跳过大门的,还差点撞上一个老太太,这也太不公平了!但是,输了就是输了。明日香正式宣布,从此以后,超过八百米的长跑都是魔鬼。




第二天,她们去了涩谷一家看上去有些破败的酒吧——明日香忽然觉得,她对长跑的憎恶情绪同样也适用于这种地方。




四眼领着她穿过了一扇玻璃门。看到屋内的陈设之后,明日香立刻感觉她对这里的印象也没那么糟糕——这家酒吧既干净又整洁,只有大概十套桌椅和一张台球桌,几个男孩正在一旁玩飞镖,音响新得发亮,放着The Killer的歌。




“嘿,真理,喝点什么?还是老样子吗?”酒保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他冲着高脚凳上的女孩们扬起了嘴角。明日香眨了眨眼。棕发少女点点头,转过脸问她:“Princess,你想喝什么?”




“呃,Greyhound吧。”明日香漫不经心地回答。她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她竟然现在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正在跟一个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杀手“约会”。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呢?”真理——如果她真的叫这个名字的话——好奇地问,她把胳膊靠在吧台上,静静地看着明日香。




“你知道我的名字吗?”明日香反问道。




“哎?不知道。”酒保把酒递给她们,真理有礼貌地向他道谢。明日香发现她点的是奎宁杜松子酒。“如果你不喜欢我叫你Princess,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明日香忍住了想要讽刺对方的强烈欲望——她当然不喜欢这个称呼,但也不会仅仅因为这种原因就把自己的名字交代出去——于是她决定尝一口刚才点的酒,反正她都到酒吧来了,不如就享受一下酒吧里应有的东西。




“你觉得这里怎么样?”真理问道,她用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某首歌曲的节奏。




明日香想了一会儿才回答她:“还不错。”她瞥了一眼酒架上的各色酒瓶和挂在墙上的乐队海报,补充了一句:“不是典型的日式酒吧。”




“没错。”真理点点头,喝了一小口酒,“平时有很多外国人来,所以酒和音乐的种类都比较多。刚才的酒保就是这里的老板。”真理指了指那个正在和一对情侣聊天的男人说:“是我一个老朋友来着,所以我很喜欢到这里来。”




明日香突然对眼前的人感到十分好奇,比如她的国籍——很可能是英国人——和音乐品位——似乎只要是能唱出来的歌她都喜欢——但最重要的是——“你的这个老朋友知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真理瞥了她一眼,眼神里没有恐吓的意思,反倒兴趣盎然:“他只知道我叫真希波·真理·伊兰崔亚斯,喜欢打零工和身上有香味的女孩。”她顿了一下,正儿八经地补充道:“这些可都是真话。”




“是吗?”明日香的轻声呢喃听上去像是在自言自语,而非一个问句。她举起酒杯,仍不死心:“但是你的工作——”




她没能把话说完,因为真理竖起食指点在她的嘴唇上,止住了她的话头,眼睛在镜片后面闪闪发亮:“我可不是叫你来跟我聊工作的哟,Princess。放轻松点,我们是来玩的,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听到这样的话,明日香的第一反应是恼怒——说得就像她不懂怎么享受生活似的——但很快恼怒变成了一种心不甘情不愿的好奇,她不知道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发展。于是她推开真理的手:“嘁,用不着你这个四眼替我操心,我会做的事情多着呢。”




“是吗?都有些什么?我倒是很想听听,或者,让我来探索也可以哟。”真理回答道。明日香被她语气里再明显不过的暗示意味呛得连连咳嗽。




想要完全撇开工作不谈其实是很难的,因为那群玩飞镖的小鬼——明日香把一切比她年轻的人都看作是小鬼——竟然跑过来向她们宣战,而真理掷出的每一支飞镖都像刀子似的,杀气腾腾、稳稳当当、准确无误地正中红心。不用说,那群小鬼全都饱受打击。




她们两个一轮一轮地喝着龙舌兰酒,仿佛竞赛一样,在什么事情上都要争个高下。明日香对自己的酒量心知肚明——她根本就不擅长喝酒,于是没过多久,她就停止了思考。真理也没好到哪里去,嘴里反复念叨着诸如夏季的焰火大会和奥运会应该设立降落伞项目之类的胡话,明日香一点也不担心她们两个会没有话说。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九点多了,她们两个虽然都醉了,但还没有严重到不省人事。趁着还能活动,是时候离开这里了,明日香想。她如果真的喝醉,可是会开启被动攻击模式的,而且还会变得异常粘人——要不是见过照片,她死都不会相信自己醉酒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当然,她事后立即销毁了证据——不过,坐在这里,被慵懒昏暗的灯光、龙舌兰酒的香气、摇滚乐的旋律和真理的呓语环绕着,感觉倒也不赖。




离开酒吧之后,她们费了半天的力气才找到通往地铁入口的路。走路的时候,她们的肩膀不时地撞到一起。真理忽然变得比平时更加安静,但肢体语言却照旧丰富,弄得明日香有些心浮气躁,不过,街上还有一大堆东西也让她感觉心烦意乱,比如过路的行人、飞驰的汽车和晃眼的霓虹灯。真的,才不只是因为那家伙而已。




“你就不能不乱晃手吗?就不能不说胡话吗?”这是明日香走出酒吧之后说的第一句话,简直是在咆哮。




明日香话说到一半时真理就安静下来了,她抬眼看着明日香,口齿不清地喊道:“Make me.”




如果明日香肯在行动之前多考虑一秒,就不会这么轻易地中招了——这样的挑衅实在是太明显了——但她确实没有多想,所以她一把捉住真理的衣领,堵住了她半张着的嘴,不出所料地品尝到了龙舌兰酒和巧克力曲奇的味道——不久之前她们才在酒吧里吃过这些东西;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尽管这个吻既生涩又僵硬,可她们竟然与对方十分契合。




明日香松开手时,真理看起来显得有些迷茫,她一边朝前走,一边耸着肩:“你还是掉进了我无意中设好的陷阱里,Princess。”




“明日香。”明日香站在原地轻声说道。




真理回过头,挑起眉毛看着她:“什么?”




“我的名字。明日香。”明日香又重复了一遍。脸颊上罕见的红晕让她有种被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感觉,而她恨死这种感觉了。




真理只是大笑了一声,随即握住明日香的手,把她拉近自己,低声呢喃道:“好,我知道了,Princess。”




不知道为什么,明日香忽然觉得Princess这个外号没有那么讨厌了。




(到了秋天就能看见这样的场景:真理窝在明日香的公寓里,伏在床上,穿着背心、内裤和长袜,翻阅着工程学的课本——虽然她此刻本应在池袋为任务做准备,也被警告过不许碰那些书——但是明日香拿她毫无办法,只能把她的手机设为静音,用一个吻让这家伙变得不那么讨人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