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枪/矛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8-12-29 22:35
点击:1167
章节字数:94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零二舔着棒棒糖,一贯的轻佻坐姿,心不在焉地听着全息投影边的负责人训话。

「Conrad级别的叫龙对于13部队而言不应该是棘手的敌人,」,七抱着记事板,皱眉看着垂头丧气坐在阶梯上的一众少男少女,「S-planning对于贤人们,对于人类是十分重要的计划,为什么大家就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呢?」

——实力?

零二用舌尖鞠卷挟着棒棒糖在四颗犬牙间翻滚,微不可闻地发出一声冷笑,那种东西不适合这支懵懂而幼稚的队伍。

「特别是code:196和code:326,你们的击坠数最近完全没有任何变化,」,八浑厚的威严声音接替七的话语响起,「同步值是第三次低于平均值了。」

「只是状态不好而已。」,满眯着双眼摊摊手。

「状态不好也落不到这种地步吧!」,七显然被满敷衍的态度惹火了。说完这一句,她忍了忍,最后以较为平稳的语气再次道:「……鉴于叫龙袭来的数量这两日开始大幅减少,现场保卫的工作从明天开始将会以轮班制的形式进行,时间表之后会由队长知会各机。另外,今晚有额外的执勤任务,好好休息一下……那么就此解散。」

13部队内部响起一阵微弱的抱怨,但并没有人提出任何意见,以面色略显沉重的五郎为首,几人开始陆续离开指挥室。

零二伸了个懒腰,甩甩肩便跟着其余的队员走向指挥室的出口。往常都是第一个跑出去的她这次留了个心眼,微笑着推走广之后便靠在入口边的墙角,侧耳听着会议室内的对话。

但留下的不只是她。

「code:056,已经解散了。」

金发少年站在门口不远的位置背对零二,并没有急着离开。

「……已经两星期了,莓到底在哪里?」,他的声音相当紧张,但也因为这份脆硬的紧张,听起来像是带着些许怒火,甚至可以说是坚定。即便看不到脸孔,零二也能想象出他的表情该有多么生硬。

「13部队不止code:015一个人,你既然作为队长——」

「那原本是莓的!」,打断八的声音略显底气不足,「况且她也是13部队的一员——大家都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翠雀』也是……」

「Code:056——」

「这不是你应该担心的问题。」,七大声制止了八的呵斥,清脆的脚步声下她一步向前,直视着五郎,「我们也有不能说的理由,但是你记住一点,我们会尽力保全她,而且贤人们……」她的语气飘忽了一瞬,而后再次坚定,「——也不会伤害她的,你应该不会对贤人们抱有怀疑和违逆的想法吧。」

——真是严厉的指控。零二眯起眼,继续聆听着。

「……不会。」,五郎似乎被震慑住了,「但……但是至少她现在的状况——」

「很安全。」,七再次开口,「比你们要安全得多。」

——他会相信么?

「……这样的话……」,五郎垂下头,看似被说服了。他缓缓转身向门口走来,落寞的表情在对上门口的零二时有些扭曲,但零二只是悄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瘦高的少年便当做什么也没看见,步履不停地直起身板远远走开了。

而门内的对话在五郎远去后并未中断。

「不算是谎言呢,七。」

「……」

八转身对着全息影像,话锋一转:

「不过,这边的行动终于快要接近尾声了……20台……这样的话,在这里击坠的数量就是75台了,这两周以来的击坠数字也是相当不错的成绩,比同届的都要高,成长速度也是闻所未闻……没想到这样还是不达预期。不会吧……放任集体思春期,竞争性战斗机制,几乎就是在否定至今为止的培育方法。」

「现在又是增加压力……吗,没想到今晚还有出击的预定——」,七犹疑着,自言自语般轻声道,这让零二不得不把耳朵再贴过去一点,「博士的目的究竟……」

「——比起这个,code:015和翠雀的出击已经决定了,和13部队其余成员的战斗时间完全错开。」,七摇摇头接着翻看着手中的记事板,「到结束前都是相当长时间的持续作战啊,需要一定的陪护才行,精神压力也必须考量……」

「不可思议,『FRANXX惊狂化』本来是绝无可能发挥出其真正的实力的,但是短短两次投入战场就能取得和鹤望兰完全持平的成绩……还是以一人之力。」,八转身看向投影上另一条方才隐藏起来的折线数据图。

七闻言像是有些不自在,看着翠雀的值班表,渐渐变了些许脸色:「可这做法怎么看都像是要榨干她生命——要不要考虑一下劝她从『一楼宿舍』搬回13部队?既然贤人们和博士都没有把她从13部队除名的意思,她自己也至少……」

「……关心好你自己吧,七,最近的心智检查报告并不理想——」

「我知道!」,七不耐烦一般低声打断了八。


听到这里,零二便知道自己没有继续偷听的必要了。

——果然,那家伙就被关在一楼。

自从上一次在病房见到莓后,那蓝短发少女便再也没出现在槲寄生。两星期了,包括她搭档五郎在内的13部队成员没有一个见到过她。零二是从一开始就觉得不对劲的,应该说十分的不解,她的『Darling』——广的身体里也流淌着叫龙的血,她的血,却并没有被刻意隔离开。尽管莓体内叫龙的血液来源不明,但显然根据偷听到的负责人对话之后,这并非决定性的原因。

——蓝短发的少女应该对自己的状况已经有了明确的认识了。

尽管零二对于莓的处境并不了解,加上叫龙血液这一变数也暂时没有明确的头绪,她多少还是有些属于自己的猜测的。包括那少女身体可能出现的异变,她也或多或少地能从不断异化的广身上推测。

虽然那少年如今还保持着人类的模样,但零二知道,自己的血液确实是在不断地侵蚀着他的身体。

是被叫龙血榨取至死——就像她至今的那一百多个搭档一样,还是变成怪物——非人也非叫龙的另类,全靠他自己,还有这长角少女的选择。

莓或者也是这样,并且情况要严峻得多。

零二清楚自己是正确的,但正如某个老不死的机械怪人跟她说的那样,暗处的『某些事物』正在悄悄酝酿一举掀翻世界的巨变。

而这真相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对于樱发少女来说,好奇心并不是一种不好好使用就会和勇气一起变成害死人的致命化学品。她有着绝对的高傲,这傲气让她永远也不会被『杀死』——她坚信自己只有『屠戮』的份,而这份让她永远保持高傲的『绝对主动权』告诉她,莓需要一个『解释』,比她的Darling更需要。

就算是胡扯的也能安慰她,这是零二从五郎那里现学来的。

——因为那家伙太幼稚了呐,幼稚的人会死的很快的。

——毕竟Darling的发卡现在是躺在她的军装口袋里的。

而幼稚且『反叛』的人,除了把自己关在家门口,还能跑到哪里去呢。但零二并不急于去寻找她,或者说,她的高傲让她隐约希望那蓝短发少女能主动做出些出格的事情,正如她的Darling数次所做的那样。

——来找她。


当天的夜晚,13部队在守卫了类似大型挖掘现场的『S-planning』接近两个星期后,第一次接受了夜间值班的任务。说是对13部队成员夜间作战的训练,但实际上所有人都清楚——或者说理解为——对战果未达预期而派发的惩罚。

零二的心里当然有自己的一套『真相』,可她并没有分享的习惯。

——当然啦,Darling要除外。

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说就是了,反正也是些无聊的事,从重逢开始就一直隐瞒的事也不是一件两件了。

——幸而Darling对自己的信任几乎无法动摇,也足够聪明,能省去她的许多解释。

夜间的叫龙活动并不频繁,虽然有小部分Conrad级会进行袭扰,但那是『S-planning』附属的自卫设施就可以消灭的数量。加上最近几日叫龙袭来的数量确实减少得十分明显,因而大部分人此刻都在『悠闲』地等待着值班结束。

即便警戒心有所松懈,但在缺失成员的情况下艰苦战斗的优秀战果反而被说成不够努力,任谁都有些怨气才对。再加之原本的同伴无缘无故消失不见,而负责人却是三缄其口,此刻的所谓『悠闲』也算得上某种反抗式的阳奉阴违。

为了缓解长时间紧绷的神经,连接着鹤望兰的零二抬眼看着星辰暗淡的夜空。一池黑水一般的深邃黑暗朦胧着薄薄一层昏暗的浑浊,那是荒凉的大地因为连日激战而未能降下的尘埃,可就算没有这层尘埃,身后轰隆隆作响的挖掘现场向四周投射的高强度探照灯光也极大消磨了那些星辰的光芒。

她还是更喜欢海边之夜的那片星空,虽然不比此刻笼罩万物的穹顶这般广袤,但有璀璨的星河总归是好看的,还有漂亮的流星雨。或者零二和一般的少女有着太多的不同,可终归还是要用少女来形容她的,喜欢海,喜欢星辰,热衷恋爱,向往巨大的世界,还有个青春附带的夙愿。

——但现在她难得的觉得十分疲惫,所以就暂且想想罢了。

「星星很少呢。」,广总是能很快察觉到零二的小动作。

「是啊。」,零二收回视线,盯着前方阴秘深沉的黑色夜幕,一瞬间的走神之后,某种不好的预感突然袭上心头。当然,只是预感的话,她并不会告诉身后的少年。

广似乎思考了一下,接着再次开口道:「零二,见过星光连成海的夜晚吗?」

「哦——Darling是想和我一起看吗?」,樱发少女习惯性地挑逗道,尽管她并不是这种心情。

「嗯,挺想的。」

「……不过,那种东西看多就没意思了呢。」,零二轻声说。

「但是,还没仔细看过吧。」,广透过FRANXX内部的屏幕观察着现在的夜空,并没有十分在意零二的话。

零二摇摇头:「不是啊,以前在海边的时候和那个——」

「嗯?」

长角的少女猛地住嘴,将『嚣张的家伙』生生咽回了肚子里。可方一这么做,她就因为自己的奇怪反应而感到愕然。为什么要隐瞒呢?明明不是什么好隐瞒的事情才对啊。

——真是烦心,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身体上的异常,那个小不点突然消失,还有这种讨厌的说谎一般的自责,统统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然而她身后的少年并没有在意,而是自说自话道:「总有一天一定要一起看看啊,零二。」

「是呢。」,零二咬紧牙关低声应允,却希望着有什么人能来打断这段对话。

而就像是顺合了她的心意似的,全频道通讯上突然传来金雀内部的交流声,显然太和心都忘了关闭公频通讯

「——也不知道莓究竟去哪了,五郎也不能上战场,总觉得有点不安。」

「但是,被分配执行这样的特殊任务,我们也应该是变强了一点吧。」,太的声音听得出有些自豪,但很快又萎靡下来,「虽然七和八是那样的说法……」

「莓不是说过吗,我们是一个团队,齐心协力的话一定能变强的。」,心温柔而恬静,声音也软软的,好似微风一般安慰着太的心情。「而且多亏了太,因为你一直都在努力不加重我的负担。」

「那是当然的了,心要是有个万一,那可是我的责任啊。」,太似乎有点小膨胀,憨憨地跟着心发出轻轻的笑声,而后再开口,语气竟羞涩起来,「那,那个……从今往后,为了能作为心最棒的搭档,我会继续努力的。」

听到这里,零二的注意力便被稍稍吸引过去。这两人之间气氛的古怪,没人会比她更能察觉得出来了。

话说这种话倒是藏起来自己说才对啊,她暗自想着,就当是夜晚的消遣好了。

——反正自己是不会提醒的。

「——所以,能和我约定,从今以后也一直一起做搭档吗?」

——气势倒是蛮强的。

零二向后瞥着断开了连接短暂休憩的金雀,而后便听到心接话道:「嗯,好的,我愿意约定。」

「呐,零二,心和太听起来怪怪的。」,广检查了一遍鹤望兰的通讯,确认属于只接收状态后,凑过来对零二耳语道。

「嗯,」,不如以往,对于广无意识的亲密举动,零二并没有做出些会让他脸红心跳的『顺势而为』,只是简单的表示了肯定。而那边的对话此刻扔在进行:

「——真的,那就约定好了,我会一直一直保护心的!」

「喂,差不多恶心够了吧!」,未来的声音在公共频道响起,随着便是纯位数的抱怨,「你倒是关了通讯再说啊,耳朵都要烂了。」

「都听到了?!你们也太滑头了吧!」,心的笑声中,太大声指责着,不难想象他此刻该有多么尴尬。气氛一瞬间就欢快起来,即便没有习习的夜风,谈心与放松也属于事后绝对会被怪罪的忙里偷闲,但至少此刻烦心事在这几人之间是并不存在的。

但也就这几人之间而已。

「九点钟方向,有七只同类型的Conrad级高速接近中。」,五郎的声音突然在公共频道内响起,生生压下了好不容易升腾起来的轻松气氛。为了守备『S-planning』的现场,13植物园在到达之后便放出了数十架悬浮的广角侦查无人机,从红外线到超声波绘图全方位覆盖方圆数十公顷的区域,而盯着传回信息的便是现如今少了搭档的五郎。这两星期以来,他时常能比处于作战前沿的FRANXX更能先一步察觉到敌人的来袭。从这方面,纯位数曾表示,虽然不甘心,但五郎似乎有很大的机会比13部队的任何人早一步成为大人。

「又来了,是在哪里有巢穴吗?」,获取了敌方图像的青葙抱怨着,近几日他们击杀的几乎都是这种扁平身体的四足叫龙,即便如此,这种外表的Conrad级却源源不断袭扰过来。

而未来话音刚落,远处备战的吊兰却突然陷入了断线瘫痪的意外状况。巨大的金属机体猛地跪倒在地上,沉闷的撞击声下,紫白色机甲双膝深深陷进地面,酷似郁乃的面孔恢复成默认的面板,垂向地面。

「喂,满!你怎么了——」

「吊兰?」,广试着访问对方的驾驶舱实时影像,却被拒绝接入,公频里也只能听到郁乃稍稍有些急切的询问,和满沉重的喘息。

「现在不是考虑的时候,先解决敌袭。」,五郎无情地打断了几人的无措局面,公频里的声音比他固有的开朗声线稍显冷淡陌生,还有些奇怪的杂音,似乎通讯受到了某种干扰。

鹤望兰举起刺枪做出备战姿势,眯起眼睛注视着远处黑暗中的动静。

「——情况不对。」,金雀将声波探测设备采集的频谱图像投向剩余三机的屏幕,心的声音严肃而警惕,「不可能只有这几个小型声源,而且和『S-planning』施工噪声的频谱也对不上。」

过滤后的频谱图像有八个,除去七个十分相似的高频率的声波图像,还有一个不比地震幅度,却依然骇人的低频次声波图像。零二心中一惊,极力保持冷静,感受着由大地传向鹤望兰驾驶舱的微小震动,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樱发少女便确定了信息的真伪,甚至能确定敌人的大小。

「——是Gutenberg级。」,她低声说,「到底在哪儿……」

「什么?!喂—满怎么办?!」,纯位数还没反应过来,而广已经开始向指挥室求证:「五郎,有没有明确的信息?」

「对比了射频图像……」,五郎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什么也没有——」

「是地下!以前不是碰到过吗?那家伙在下面!」,郁乃喊道。

地震一波接着一波,零二突然意识到,这震动似乎从夜幕降临之后就一直存在。鉴于13部队守备的工程同样会产生固定频率的振动,她几乎没怎么注意过这方面的动静——而正如郁乃所说的那样,在地面以下活动的叫龙并非没有见过——不如说它们几乎都是从地下钻出来的。

——难道说那些怪物用了两个星期的袭扰战术来掩饰地面下的掘进?『S-planning』到底在挖些什么玩意?

「Conrad级进入危险距离——」,在零二思考的当口,七只Conrad级已经急速奔袭到了进攻范围的边缘。鹤望兰举起刺枪,可那七只四足怪物却像是流水遇石那般在鹤望兰的攻击半径前突然分流,而后一头扎向了方才Gutenberg级引发地震形成的地面裂口。

震动再次加剧起来,在地面的崩裂破碎产生的大规模破坏下,工程现场的电力系统似乎出现了问题,高墙上的探照灯逐一熄灭,连施工设备也陷入了离线状态。


四周一瞬间一片漆黑。


「高墙地下部分的损毁程度如何?」,广打开鹤望兰机体的夜视设备,观察着还在不断碎裂的地面,「五郎?五郎——」

与指挥室的通讯陷入了静默。

「青葙,把吊兰拖走——青葙?」

与青葙的通讯也没有反应。

「金雀?心和太怎么样了?」

鹤望兰四下扫视着,夜视设备捕捉的图像里,青葙一边用『Night Claw』抓着地面稳住身形,一边扛着吊兰躲避地面的裂隙撤离,而金雀已经脱出了地震区域,正举着刺刀型炮筒『Rock Sparrow』警戒着周围。

——她似乎在向着这边喊着什么,至少机体面板上那拟人面孔的嘴巴是在快速地一张一合。

「零二,通讯怎么断掉了?」

「不知道,系统显示一切正常。」,零二在鹤望兰的主系统里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通讯是毫无疑问出现了巨大问题的。这种情况下,即便Gutenberg级还在持续地进行着破坏,13部队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进攻,而且,吊兰内部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广试图在夜视设备的图像下辨别金雀的口型——虽然只能是徒劳无功,「金雀在说些什么也完全搞不清楚。」

「好像是在问……」,他最后得出结论,「但是……来—不及了?什么?」

而后,金雀突然举起手中的炮管,发射了一颗赤红色的伞式照明弹。FRANXX的机体是有照明设备的,但出于对情况掌握不明的考虑,各机都按照训练的程序,以夜视设备代替。此刻,刺眼的照明一瞬间将整个施工区域照的通亮,发出白烟的小型太阳在夜空下高高地划出清晰的轨迹,洒下的红光好似沸腾的鲜血一般包覆着整个区域。

——零二忍不住眯起双眼,而等她再睁开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地面以下的震动依旧在继续,而天空之上,缝隙散发着莹莹蓝光的,宛如巨大的金属薄片的四方形悬浮物正压迫着周围冰冷躁动的空气缓缓下落。其表面的部分则好似由无数六角形的鳞片拼凑而成,而在逐渐阴翳的红光的照射下显出奇异的金属光泽。

照明弹已打开了小型减速伞,缓缓下落的小型太阳摇曳的红色光域像是洒下了沸腾的鲜血。而那巨大的飞行怪物也在不断下落,看来也是冲着『S-planning』来的。

——所以说这边到底在挖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变成棘手的事态了。」,零二低低地嘁了一声,「混蛋。」

保护工程现场的高墙十分坚硬,一时半会绝难突破,但上方是没有保护的。因而零二断定,上面的大家伙才是重头戏。

仰望而去,其底面的鳞甲正如倒悬的水面一般怪异地涌动着,而不及其下落速率的照明弹竟被整个吞噬进了『水面』以上,瞬间无影无踪。

——金雀随即再次发射了一枚高亮的照明弹。

「Darling,上咯——」

鹤望兰举起刺枪,背后的喷射加速设备发出低吼,橙白的机甲猛地蹬地而起,化作闪电带着万夫莫当的气势刺向空中漂浮的巨型叫龙。进攻的讯号无形中下达,远处的金雀也将攻击性弹药换进了炮膛,以高速散射的方式从另一个角度予以打击。

这只是几秒钟的事情,而在鹤望兰即将突破音障的瞬间,甩在身后的地面突然间大面积崩裂,一只巨大的,依然在不断由方才见到的Conrad级组成的『大手』轰然破出崩塌区域以下的无尽黑暗,染上血红色光辉的同时向着橙色的闪电扑来。

——开什么玩笑!零二瞬间露出狠厉的表情。

「小心——」

宛若遮天蔽日的巨大『手掌』冲击而来,处于直线加速状态的鹤望兰无处可藏,猛地被拍出了既定的飞升轨迹。

尽管临时作出了防卫架势,但重击的力道仍是几乎震碎了机甲的半边躯体,而这压迫碎裂一般的剧痛明确反馈给了与之连接的零二身上。

「呃!」,突然而来的外力使她的头因惯性狠撞在身下的设备上,虽然吃痛,但樱发少女还是在极力保持着机体稳定,橙白的闪电在空中翻滚了数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纠正了方向,狠狠砸在尘土飞扬的地面。

零二粗重地喘息着,暴戾之气不减反增,眼瞳放出猩红的光芒,连由头顶蔓延至嘴角的鲜血都带着灼热的温度。

——她被惹恼了。

仅此一击,鹤望兰离战场的距离就被拉大了数十倍。而处于战场的金雀此刻也不得不停止了射击,和青葙一同带着瘫痪了的吊兰远离不断崩坏的地面,向着13移动都市的方向撤退。方才的数次炮击和那消失在叫龙身体内部的照明弹一样,似乎都被叫龙下方的流动表面吞噬得什么也不剩。

零二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叫龙,即便它们确实千奇百怪。

但这不妨碍她那想把这两个怪物一起解决了的杀戮欲望。

「——那可不是Gutenberg级的程度啊!」,广也受了些许擦伤,他正盯着屏幕上的影像,在鹤望兰稳定机体的短暂时间内再次试图联系指挥室。

「是Rehmann级。」,零二紧紧咬着牙关,她差点就忘了身后还有她的『Darling』,「嘁。」

「通了——五郎?!」,在与战场拉开距离之后,通讯突然间恢复了。

「发生什么事了?高墙上方在刚才突然发现了巨大的能量反应,是地下的叫龙出来了?」,并非五郎在线,出声的是七。

「不止它,还有下面的Rehmann级——」,面对超乎想象的巨大敌人,广下意识地开始紧张,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观察力,「好像——在变小?!」。

从这边看去,Rehmann级的『手臂』在驱散开13部队的FRANXX之后竟逐渐开始分裂,宛若在高温下不断融化的冰柱,无数剥落下的四足的Conrad级化作几股黑色的涌流,接连消失进地面深深的沟壑里。即便如此,单是那只『手臂』竟完全遮住了『S-planning』的高墙,连上方的Gutenberg级在超大型叫龙的『手掌』不断分裂缩水的现在,也不过是正好能躺进那『手掌』的大小。

「什么?!」,七发出惊呼,「Rehmann级?可是能量反应……」

「啧,要逃跑吗?!」,零二看着超大型叫龙不断『融化』,渗进地裂,忍不住想要冲上去。

「冷静一下,零二——」

广还没说完,一道冰冷低沉的浑厚嗓音就透过通讯设备渗进驾驶舱,是FRANXX博士:「——撤退,code:002,code:015,鹤望兰没有办法对付它的,还是尽量把剩下的人都带回来吧。」

撤退?开什么玩笑!帐还没算清呢——

「呵,」,零二发出戏谑的笑声,「怎么,想把亲卫队的那几个叫来吗?!——Darling,你害不害怕?」

广毫不迟疑地坚定地摇摇头。零二陷在阴影中的戏谑笑容渐渐转为欣赏,而后神情再次降至冰点,转而对着通讯器说:「——你就让他们看着好了,多余的帮助只会变成累赘。」

「我说的不是Rehmann级,是上面的家伙。」,博士似乎对零二的心思十分了解。

零二露出尖利的獠牙:「你这混蛋什么意思?!鹤望兰还没到连——」

但就在这时,令她意料不及的事情又发生了。原本因Rehmann级突然现身而消极战斗,正在撤退的13部队其余三机,此刻却莫名其妙地飘了起来。正如字面意思一样,瘫痪的吊兰,完全不能飞的青葙和金雀,此刻都以失重一般的姿态胡乱挥舞着肢体,渐渐远离地面。金雀发动了几次攻击,但出膛的弹药全都一瞬间失去了能量,以危险的距离漂浮在发射者的身侧。

而紧接着,零二突然明白了为何超大型叫龙急着钻回地面的原因。

——那漂浮于空中的Gutenberg级正吸引着地面上的一切。『S-planning』高耸的围墙之后,许多用途不明的机械设备正源源不断地汇流,被巨型磁铁所吸引一般纷纷飘向叫龙不断涌动的下表面。夹杂在其中的,除了FRANXX,就是为数众多的四足Conrad级。

许多轻巧的设备,或者本身就位于高处的Conrad级,在被吸入『水面』之后,便彻底消失无踪,金雀和青葙似乎也是因为察觉了这一点才如此惊慌。几发浮空的高爆炸药就这么被两机触发炸在自己身上,金雀的手臂因此出现了相当程度的损毁。

「坏了!」,广还不忘对糟糕透顶了的场景发表一下感叹。

——直接上吗?可是FRANXX看样子没法靠近Gutenberg级下方。从上面?鹤望兰的推进剂已经不够用了。

樱发少女头一次被叫龙搞得昏了头,杀戮的欲望和对莫名其妙情况的本能警惕使得她没法做出任何反应,几乎就要咬指甲了。她紧紧咬着下唇,直到嘴里充满血腥的味道,才硬是紧咬牙关道:「Darling——」

她本不愿求助的,或者她几乎不会在心情好意外的情况下考虑别人的意见。

但她失声是因为看见了别的。

以几乎不可视的速度,一支浅蓝色的光之矛由天际黑夜的顶端,在一片静寂之中,黯淡星辰之中刺下。不过是弹指间,那浅蓝色的光之长枪便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空留下倏尔迸溅出深蓝『血液』的浮空叫龙,和其发出的死亡哀鸣。和无数的浮空物一同,死去的怪物变为自由落体的状态,轰然砸在地面上,在恢复了的照明下升腾起一片阴翳的灰蒙尘雾。

「欸?怎么回事?」,理所当然也恢复了的通讯里是几乎一致的疑惑。

但零二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没有眨眼,她看清了。

——那是怪物,那是比鹤望兰,比那Gutenberg级更加暴戾冷酷的,真正的怪物,那是翠雀。

——是莓。


分别是为了戏剧性的相遇,况且这一章信息量比较大,所以很无聊。本来还有APE几人的对话的,但是贴上去超字数了,下章发好了
个人也很想写两人互动,但果然还是等到世界树章节集中写比较合情合理。
心太的剧情主要是和之后去除心满剧情,脱轨原作有关系,算是从TV版抄来的。
这篇好歹也是幻科(口误),科幻文,没有一点幻科(口误),科幻,就名不副实了。把15话才出来的巨手移到了这里,并且变成了合成版的,然后加上了一个新的Gutenberg级,和夜天使还是有区别的,别说我抄EVA,这完全不一样。嗯……好像没有什么不对。莓的出场会不会有点突兀啊……
下一章进入花园章节,开始虐零二
——的记忆。
真——惊鸿一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8/12/26 19:30 发表

朗......朗基努斯之槍 (大誤)
其實這話如果硬是要跟EVA聯想,我覺得還比較像是破結尾渚薰降下的畫面,雖然仔細一想會差很多就是了XD

所以莓的單人出擊是上層安排的?是APE還是博士的意思?七與八提到「兩次單人投入戰場」,代表說在莓被隔離的期間其實不是隔離,而是在02與其他人不知道的情況下被派去進行單人作戰,而這次則是第三次?他們這樣榨乾莓有什麼用QQ?

從單人就能穩定驅動Franxx這點來看,與其說莓像是廣或者是其他與02搭檔過的人,在性質上,莓或許更貼近02?甚至在02的眼中,莓已經成為比自己更像怪物的怪物了?或許這也能解釋莓忽然變強的原因?一招秒掉Gutenberg級實在是有點震撼啊!

結合莓被安排的獨自出擊來看,難不成APE有意把莓培育成跟02相似的角色:叫龍公主的複製體、行星兵器的備用鑰匙嗎QQ(自己亂腦補)

然後下一回還要進花園篇作者你手下留情QQ

但是我堅信下一集的尾聲就是記憶準備要回來了(自己亂相信)

然後就要重現傳說中的神回了,但是廣換成莓(自己亂替換)

先買好鐵鞋防範碎滿地的玻璃心QQ

作者加油!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