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彩月Klimbim ch15

作者:天理鹤情
更新时间:2018-12-25 08:33
点击:1605
章节字数:24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和学习成绩,吹奏上低音号的水平,游泳的速度——这些直观能看出好与坏的事物相比,恋爱似乎是更为琢磨不透的东西,没有人来指导何为“正确”的恋爱……硬要说的话,有也算是有,经常能见到所谓恋爱达人出来洋洋洒洒高谈阔论,但那并不通用于每个人,至少夏纪觉得不一定适用于自己。


看着男友樱井拓海在圣诞夜前兴高采烈的模样,夏纪感到有点抱歉,这个抱歉感一直持续到次日上飞机前也没有减少,与他的兴奋劲相反的,夏纪的心情可以说是相当平淡。


圣诞夜,拓海订了高级餐厅的餐位,之前一个星期都神神秘秘,夏纪还在纳闷他要干嘛,结果吃饭中途他突然就拿出一个小盒,说是礼物要送给她。


打开里面装的是项链,夏纪的第一反应是幸好不是戒指,不然真的就头疼了,但,看到是项链也很让人困扰……这种时候应该高兴才对吧?毕竟是男友送的,而且的确是很漂亮的一条项链,可高兴的成分只占了部分,困扰则占了更多,甚至还有一丢丢的恼火:既然要买那么贵的东西,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


但那样就太无理取闹了,这项链大概花了拓海不少打工钱,别人特意买的礼物于情于理都该好好收下才是。


可我并不想要啊……


夏纪不是那种能心安理得接受贵重品的人,接受了礼物就该拿出同等的回报,可是,该回报什么?同样的贵重品吗,又或者是进一步的进展?


拓海经常会在言行中表现出羡慕成家那种倾向,夏纪没有同样打算,因此都巧妙地回避掉了,拓海没有多说什么,两人才交往了没几个月,但要说的话,他想要的应该就是后者……也是人之常情的事情,夏纪在内心表示理解,但真的要把自己搭进去,她还是要再三考虑过的。


说到这里,夏纪有点后悔,不应该那么早答应,搞得现在像是丧失了一枚筹码——啊啊,这么说有点过分,在恋爱中谈筹码什么的,不过姑且就先这么说吧。


之前拗不过拓海的软磨硬泡,回想起来大概是在十一月吧……两人发生了第一次关系,夏纪不算守旧的人,对H没太多所谓,而且到大学了才第一次说不定还算晚的?连希美和霙都要更早——希美没有明说,但从她躲躲闪闪的言谈中能猜到应该是有过。


再加之拓海也很温柔,起码她觉得是挺温柔的,倒没有多痛,除此之外也没有过多感想,并不像许多描述一样多么令人心旷神怡,拓海看起来的确很努力,不过夏纪觉得他的努力好像是无用功,有那么几次自己这边才刚有点感觉,他就停下来了——这就已经结束了?她没好意思说出来,想了想讲出口会很麻烦,拓海可能会因为受打击和自己吵起来,夏纪讨厌和优子玩闹一样吵架方式以外的吵架。


所以比起正戏,夏纪反而更喜欢事后他多抱着她一会聊聊天这个时段,可惜每次都很快就结束了。


……撇开这些不谈的话,樱井拓海确实算个不错的男性,样貌阳光帅气,身材高挑,性格温和,对女友提的要求在自己力所能及范围内基本是有求必应,属于书本和电视里都会夸夸的优质男友。


果然是自己太不容易满足吧?…


总之,夏纪既不想过多付出也不想过多索取,只是维持现有的状态还行,一旦这个天平往哪边偏,她就要开始斟酌了。




夏纪并不讨厌他,也不想伤害谁,对拓海她可以说是挺喜欢的,虽然喜欢到会为他痛哭流涕的程度,那谈不上,不过普通的喜欢也是喜欢。


这个时候她总是会想起希美,包括现在。乘务员推着餐车过来,问夏纪要什么饮料,她说要橙汁,乘务员倒了一杯递给她,谢谢,夏纪把杯子放在小桌板上,而就继续回忆着那天的希美,受伤、痛苦、挫败又纠结的那位朋友。


希美和霙,自己的那两位朋友之间的恋情仿佛被荆棘缠绕,夏纪从优子口中得知过一点霙那边的详情,不和时候两人似乎都相当痛苦,夏纪是希美这边的目击者,她想,那样的纠缠乘以二会是什么感觉?


夏纪没办法想象,但却由衷地羡慕能拥有那种深刻情感的希美和霙。




飞机比预定时间晚点了十五分钟,刚下飞机,手机就开始响个不停,夏纪回着消息和电话,给拓海说已经到关西机场了,“那开学见啦”,低头看到挂在脖子上的项链,拓海轻快的语气令夏纪轻快不起来。


回到家还是收起来,开学了再找机会还给他吧……夏纪不由抱歉地思索着。




一学期没回宇治了,坐在车上回到家乡,沿途的景色都让她有种亲切感。晚饭在家吃,母亲准备了一桌家宴等着自己,冲绳的美食固然有特色,不过还是自家的饭菜更合口味。吃完饭洗完澡,和家人寒暄了一会,夏纪回去卧室,洗澡时候把项链摘下来了,她连当时拓海送的盒子也一并带了回来,夏纪看了看,把项链收回盒中装进背包,免得回程时候忘了。


夏纪躺倒在床上翻着未读消息,正准备和希美和优子回,突然打进来一个电话,是高中吹奏部的朋友畑中打来的,她吹长号,不过和夏纪一样同属吹得很次的队列,甄选时候也被刷下来了,一起做手工挂饰时候聊着聊着觉得很投缘,慢慢联系就多起来,她喜欢打球,夏纪周末有时会和她一起打。


“我喜欢打球,但如果要打晋级赛啊之类,我就不愿意了,总感觉丧失了乐趣。”畑中是个随性的人,对音乐的态度也是如此,得知自己没过甄选被淘汰下来她反而松了口气。


回到电话。


夏纪以为畑中是来找自己打篮球的,结果并不是。


“要不要去,咖啡厅?”


“嗯?你想喝咖啡?”


“不是啦。”


“那怎么,咖啡厅有什么好去的吗?”


“不一样,据说是百合咖啡店。”听筒里的畑中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夏纪的脑海中浮现出占卜屋一样的场景,“百合……”,“就是女同性恋…!”


“这个我知道啦…不用讲那么直白。”


可是,自己去不也可以吗?


“我有点怕,夏纪,陪我一起嘛。”夏纪听了感觉好笑,咖啡店的服务员又不会吃人,有什么好怕的。


“不找其他朋友吗?”


“别的基本都是同班,我怕被误会。”


怕被误会是同性恋,又对这方面感到好奇,原来如此。夏纪靠着枕头,一想自己的两个朋友在一些人眼里竟然还是「害怕」的范畴…就感觉听起来有些微妙,但夏纪没有对畑中说出来。不过…说起来,宇治原来还有这种地方吗。


“可以啊,什么时间?”


“明天下午吧,快过年了,过年应该就不开了,早点去大概还能来得及。”


夏纪答应了她,挂掉电话,她翻看消息发现优子其实先邀请了自己明天下午要不要一起看电影。


不好意思,已经先和人有约了。她本想打明晚可以,不过和畑中好久没见了,两人说不定就一起吃吃晚饭,叙叙旧时间就挺晚了,还是明天以后吧。




「不好意思,刚和另个朋友有约,明天之后吧。」


夏纪打下字,按下发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Pluvia
Pluvia 在 2019/03/10 15:54 发表

要嗨起来了感觉!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