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13弹 现身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12-22 22:04
点击:742
章节字数:45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亚里亚保持着两手握刀的姿势。

即便是刚刚希尔德想用尽最后的力气掐住她脖子、在她的皮肤上留下抓痕也没有松手。

直到希尔德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她才松开手捂着频率越跳越快的心脏向后退开几步。

「……理子!」

送了一口气的亚里亚跌跌撞撞地跑到已经倒在地上的理子身边——甚至来不及去确认希尔德是不是已经死亡。

「亚里亚……」

理子无力地看向亚里亚。

「太……太好了呢亚里亚,我们成功了……」

「嗯、成功了……」

亚里亚强忍住心脏胡乱跳动带来的不适,跪坐在理子身边不知所措。

「什么啊你这你不高兴吗?」

「高、高兴、当、当然高兴……看,我不是在笑吗?」

或许连亚里亚自己都不知道她脸上硬挤出来的笑容有多难看。

「……真难看。」

理子伸手扯了两下亚里亚的脸颊,然后「噗嗤」一下笑出声。

但实际上两人的脸上都已经挂着泪水。

「是是、我笑得难看,理子笑起来最好看了。」

亚里亚敷衍着理子。

如果是平时理子一定会给亚里亚打很高的男友力分。

「我……我送你去医院,现在就去……」

她尝试了好几次想把理子抱起来,但无论如何也抱不动。

不仅如此,亚里亚才把理子的手搭在自己肩上还没踏出一步,两人就一起摔了下去。

「唔……」

(可恶!)

明明是关系到理子生死的关键时候,为什么这颗心脏会这么难受。

亚里亚用力攥紧了胸前的衣服,责怪自己不争气。

「……已经可以了,亚里亚。」

理子无力地摇了摇头。

「什么?」

这句话刚说出口亚里亚就意识到不对劲。

「什么『可以』了啊,还『不可以』啊!」

亚里亚胡乱地把眼泪擦在制服上。

她的一只手紧紧抓着胸口,用另一只手从背后环抱住理子把她往电梯口拖去。

「我不会让你死——对了!华生!华生肯定会办法救你!」

亚里亚转过头想找华生,但被理子阻止。

而华生的步伐也停在了不远处。

(不想在最后的一刻也向别人求救、吗。)

华生无奈地耸了耸肩,眼里收起了对理子的偏见。

「——在这种时候还想着第三者理子可是会生气的哦。」

她把手覆在亚里亚的手背上。

「真是、都跟你说过很多次了。」

理子无奈地弯起嘴角。

「我呢……能够认识你、能够摆脱维拉德给我带来的阴影、能够成为真正的峰理子……」

「已经、很满足了。」

理子干脆把头一仰靠在亚里亚身上。

「对不起呢,明明说过不再欺骗你的……」

「亚里亚是不会原谅喜欢骗人的坏孩子吧?」

「——我原谅你!」

亚里亚抱着理子跪坐在地上。

「我会、原谅你……」

她似乎是知道了理子的意思,安静地陪在理子身边。

希尔德说过,耳环里的毒液足够杀死10个人。

从耳环爆炸已经过去了8分多钟,可走下天空树至少也需要5分钟。

——无论如何都是来不及的。

「呵呵,其实我早就想过了呢。」

「趁你昏迷的时候把希尔德解决掉,大不了跟她同归于尽。」

大概是身体开始变冷了,理子把亚里亚的手往上提了提。

「等你醒来之后一切都会结束,你会以为我又背叛了你,然后一辈子都对这件事、对我念念不忘。」

「亚里亚,我真是个坏女人呢……是不是?」

「不,不是……当然不是。」

亚里亚用力摇着脑袋,还没干透的泪水有几滴落在了理子的衣服上。

「你是我认识的人里最、最好的。」

亚里亚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才能让理子知道她在自己心里的地位有多重要。

「是嘛……」

理子依偎在亚里亚怀里。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亚里亚太笨蛋了,一点都不懂得看气氛,明明是可以做那种事的氛围……」

她把脸埋在亚里亚的臂弯里,小声地抱怨着。

「……什么?理子你想做什么?」

亚里亚把头压低,凑到理子的耳边。

「什么都没有啦……(笨蛋)。」

「嘛,总之我很高兴能跟你一起度过最后一夜。」

「什么『最后』啊,我们不是说好等天空树建好之后一起来看的吗?」

「嗯……」

「你喜欢吃草莓牛奶和布丁,明天我们一起去超市买很多放冰箱里。」

「好。」

「回来之后陪你打一天游戏。」

「嗯,不过亚里亚会打游戏嘛?」

「不会,你要教我。」

「……好。」

亚里亚说一句,理子就回一句。

两人仿佛时间停止般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起来。

「……呐亚里亚,我有个心愿希望你帮我完成。」

「嗯,别说一个心愿就算一百个一千个我也会帮你完成。」

「我希望你能够——」

——轰隆。

突如其来的雷电声让亚里亚缩了下脖子。

「呵,啊哈哈哈哈……」

接着传入每个人耳中的是让理子身体一颤的声音。

「真是感人的告别啊4世。」

「……希尔德……」

——这是怎么回事!?

在场的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

贯穿了希尔德右胸下部和下腹部的伤口已然痊愈了。

被银弹打穿的双腿虽然缓慢,但伤口的确在渐渐愈合。

「为什么……明明击中了4颗魔脏……!」

心脏仍然在疼痛,但亚里亚像是害怕希尔德会抢走理子一样紧紧抱住了她。

「你们的表情真不错呢,特别是——理子。」

希尔德用手指着嘴唇。

「为了这场战斗你连命都赌上了,不过真可惜。」

「……看,我好好的。」

她双手摊开在原地转了一圈。

「我也不是生来魔脏的位置就长得怪异,只是没想到后来还被印上了这个恶心的眼球图案。所以呢,这事我都没告诉父亲。」

「——我通过外科手术改变了魔脏的位置,呵呵呵!」

——轰隆!

450米外的天空突然下起了雷雨。

「那么来猜猜看,我的魔脏在哪?」

希尔德毫不在意地给理子展示起身上被因刀枪割破而暴露在外面的皮肤。

「答案是没有。」

「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啊。」

如果自己知道魔脏的位置就会在战斗的时候刻意保护那里——不管是不是有意的都会通过细枝末节透露给对手。

「反正手术的疤痕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动手术的医生也被我封口了。」

希尔德的话如同给了理子一记重锤。

即使在经过互相试探、背叛之后,理子还是没有料到希尔德竟然会更改魔脏的位置。

——不、就算是维拉德也不能会想到。

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

理子咬紧了牙齿。

她知道今天她是走不出这里了,但是亚里亚不行。

亚里亚必须活下去。

「!!」

抱着想让「亚里亚活下去」这样强烈的信念,理子似乎想到了什么。

「啊啊,这天气真是太好了。」

希尔德背着亚里亚三人张开双手,走到因之前的战斗而被破坏的临时围栏旁——丝毫不在意自己会掉下去。

亚里亚害怕打雷,可也担心理子。

她只能尽力把理子抱得紧紧的。

「4世,121年前在尚未建完的埃菲尔铁塔,我的父亲曾与你的曾祖父亚森·罗宾交手。」

「现在双方的子孙战斗的这座塔也还没建完,真是好巧啊。」

希尔德抬头看向雷云密布的天空。

「我一直在等待这样的好天气。」

「你知道,为什么德古拉一族要在雷雨之夜的塔顶战斗吗?」

——轰隆隆!

雷声大作。

「呜……!」

亚里亚为了不在希尔德面前丢脸而紧咬着下唇,禁闭双眼。

理子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向希尔德。

在雷电过后,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片白茫茫。

而希尔德全身笼罩着蓝白色的电光——仿佛只要一靠近就会被烧成黑炭。

「父亲被沙砾魔女所诅咒无法变为第三态,只能以第二态来迎击你们。我讨厌会使身体丑陋膨胀的第二态,所以就跳过那个直接进入了第三态。」

「好了,游戏要开始了。」

希尔德简直就像真实版的『她从雷电里走出来』那样向理子走去。

啪嗞。

希尔德每踏出一步,混凝土做的地面都会裂开数道裂痕。

「如果说第一态是人,第二态是鬼,那么第三态、就是神。」

「这是德古拉一族凭借耐电能力和无限回复力实现的奇迹。」

她如同要证明自己的威力般抬手将棺木炸得粉碎。

顺便一提,根据气象台的预报今晚是有雷雨的。

但无论是谁都没有想到雷雨会给希尔德带来这么大的助力。

「原本还打算把亚莉亚做成标本,但现在是不可能了。」

「因为被第三态的我碰到的一切东西,都会被烧焦。」

希尔德疯狂地大笑起来。

金色长发向上竖得笔直,身上的衣服仅剩不导电的内衣。

「不过这样也好,我送你们一起上路也好有个伴。」

原本掉落在地上的三叉枪如同被电流吸引一般飞入希尔德的手中。

「这是对于你们和我打了那么久的奖励。」

希尔德举起三叉枪。

枪刃的前端慢慢产生了一团球状雷电。

「德古拉家族秘传——『雷星』。」

雷球散发出炫目的深蓝色光芒。

虽然看上去像夜空中的繁星一般漂亮,但实际上却让人望而生畏。

「我会用它把你们烧成黑炭,刺成一串。」

「——呐希尔德。」

理子抬起几乎快要合上的红色眼眸。

「贞德有教过你吧,下棋的时候要『走一步看十步』。」

「呵呵4世,这正是你所欠缺的啊。」

「是啊……」

理子用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但下一秒就重新跌入亚里亚怀里。

「我做不到『教授』那样的预知,做到这步大概就是我的极限了。」

「其实我应该称赞你的,4世,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希尔德冷笑了一声。

「——作为我的宠物呢。」

理子的嘴角露出苦笑。

「所以啊,这是我最后的王牌。」

「我把一切都赌在了她身上。」

这么说着的理子用尽最后的力气一把抓住亚里亚的防弹领巾,强迫亚里亚低下头。

「……唔!」

然后、吻了上去。

(拜托了,请一定要——)

「哼,故弄玄虚。」

与此同时,仿佛激光炮一般的『雷星』向正在接吻中的两人袭去。

啪嗞——!!


「啊哈哈哈哈……」

被『雷星』包围的三人中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这是亚里亚的声音,但说话的却不是亚里亚本人。

这点理子很清楚。

她身上因害怕而战栗起来的毛细血孔向她证明了眼前的人不是亚里亚——理子似乎还留有对那晚的恐惧。

「会因为一个吻让我出现,看来这副身体也在渴望着你呢。」

「罗宾。」

「……」

听到这声冰冷又带戏谑的「罗宾」,理子张着嘴想说什么,但最终一个音节都没发出声。

因为有前两次的先例,理子不难判断出让「里亚里亚」出现的条件——危险和接吻。

可实际上,理子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甚至连让「亚里亚」出现这件事到底是对是错都来不及思考就陷入了昏迷。

她最后看到的是右眼变成深红色、脸上露出邪恶表情的亚里亚。

「——这是什么?」

没有意料中的灰飞烟灭。

希尔德第一次感觉到手中的电流仿佛不受自己的控制。

无论怎样操控电流的流向,都会在触碰到「亚里亚」之前从她身旁散开。

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形成了圆形的屏障,将三人保护起来。

「嘛,姑且算是对你的回应,这次就稍微帮你一下。」

绯红色的眼球在眼眶里转了几圈,之后才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理子胸口漂浮起来的蓝色十字架。

「亚里亚」扶起理子,用食指在空出来的手臂上画出一横。

紧接着,纤细的皮肤上出现了一道如同被利器划伤的伤痕,鲜血沿着手臂往下流淌。

嘀嗒。

一滴鲜血滴到理子的嘴唇上。

「一即是全,全即是一。」

「亚里亚」小声默念着。

然后,理子的身体被绯红色的光芒所包围。

「亚里亚」将还在昏迷的理子平放在地上,站起身随手一甩,手臂上的伤口立刻恢复如初。

「——亚里亚……你是、亚里亚吧?」

不知名的恐惧感让华生止步不前。

「如你所见。」

「亚里亚」的嘴角向上扬起。

「那么,消失吧。」

话音刚落,原本不断在加强的电流瞬间消失了。

「——什!」

希尔德条件反射地想向后退开,但仅倒退了半步就强迫自己停下。

「你是谁!?」

她警惕地举起三叉枪。

「我?啊哈哈哈哈,你不是一直都期待我出现的嘛?」

「亚里亚」从仍然残留着噼啪作响的电流圈中走出来。

「……绯绯色金。」

「嗯……这么说也没错啦。」

「既然你自己出现就省去我很多力气了,绯绯色金我——!!」

——轰!

绯红色的光束擦过希尔德的身边,直冲天际。

即使相隔了数十公分的距离,但由于它超越了光速,希尔德的右半身如同被强按在粗糙的沙石上摩擦一般从可怖的伤口中流出黑色的血迹。

「啊哈哈哈,吓到了?」

「亚里亚」大笑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多么可怕的事。

「嘛嘛,只是开个玩笑,我还——」

说话间,希尔德身上的伤口开始复原。

「——诶~很有趣嘛,你的身体。」

「呃……!」

从心底涌上来的恐惧让希尔德动弹不得。

无论大脑给身体下达「逃走」的命令,身体就像掉入冰窖里那样僵硬、无法挪动一步。

「别担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毫无悬念——不如说是单方面完虐——的战斗拉开了序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