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四月间的幽灵

作者:浮樱拾梦
更新时间:2018-11-16 16:24
点击:926
章节字数:59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Part 0

“听说了吗,在樱花树下出现了幽灵哦。”

“欸?真的吗?好可怕。”

最近,校园里充满了这样的传言。

我坐在二楼的自习室里,眼神在画布和窗外的樱花树下游离。

应该如何画出自己的心情,这件事即使重复了几千次几万次也依旧让人头疼,尤其是要去补完一副画作的时候。

我得把幽灵正在等待的东西还给她才行。


Part 1

我是一个相当无聊的人,正因为对此有着足够的自觉,才会竭尽全力成为一个普通的家伙。

像普通的女孩子那样,扎上马尾辫,笨手笨脚的化妆,然后再喷上极不相称的香水——就是如此充分的准备。如果让我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列举自己的闪光点,你大概会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丑女孩站在讲台上——倒不至于不知所措啦,只是会很茫然的看着大家,想着:欸?我难道有这种可以拿来介绍的地方吗?然后陷入沉思。

总之,拜这一点所赐,我的小学和初中生活过得还算平稳,虽然没有朋友,但意外的也没有受到校园霸凌。说白了,就算是欺负我这种家伙也不能给别人带来什么好处,即是,没有人期待着我去做出什么贡献,也没有人会费心地去诅咒我的消失。

当我以为高中也能如此的时候,某个家伙擅自打破了这种普通。

那是在二年级,我在学校的贩卖店打零工。说实话我很中意这份工作,因为约好了只是在午休还有放学后来帮忙,因此时间上并没有什么要紧的,对了,我没有参加社团来着;然后就是这里的店员都是带着帽子和口罩的,还穿着肥大的工作服,在这里兼职根本不会被认出来——我姑且还是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哦——虽然这么说让我自己很恶心。

好了,回到正题,那个突然闯进来的女孩子叫浅仓,是大我一级的学姐。这个人和我应该没什么交集才对,她是美术部部长,目前为止唯一被保送到咲川美术学院的家伙,同时也应该是这个学校里收到男生情书最多的家伙。

要说原因的话,先不说模特一样的身材和亚麻色的披肩长发,仅凭这张脸就足以让女生也发出尖叫了,倒不是说真的像是电视上那些偶像一样,她的五官算不上精致,但是却恰到好处的规划出了一张完美的脸,再加上白皙的皮肤和眼角的泪痣,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哪位名家花了心血做出的洋娃娃那样。

话又说回来,这家伙…有C吧,果然无论在哪方面都赢不了。

我像往常那样接过客人手里的荞麦面包,扫描,然后报出价格,收到钱后再找零,并用和蔼的口气说出:“欢迎您下次再来。”。

但是,

——“你…是二年级的竹下同学吧?”

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她看我的眼神明明就是确定了嘛!

这种时候就应该保持镇定,我熟练的接过钱并找零后,故意加粗了嗓音来说话。

“欢迎您下次猜、再来。”

惨了,到舌头了,好痛!!!我不由得捂住了嘴。

——“我们学校不允许学生打工哦,一旦发现可是会被记过处分的。”

为什么这家伙能强忍着笑说出这么恐怖的话?!你是恶魔吗?

——“总之,我还会再来的。”

说完,浅仓挥了挥手,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走了出去。

事情如果能这样结束就好了,至少当时我是如此期待的。

但是,第二天,第三天…自那之后这个本来根本不会在贩卖店出现的优等生居然天天来买面包,而且还都是一样的荞麦面包。

“前辈没有把这件事说出去吗?”

我接过面包,“690日元。”

“为什么?”她像是理所当然的一样反问我,然后把壹仟元纸币放在了盘子里。

难道这个人其实是个天使?我一瞬间有些感激,坦白来说,这份工作对我而言是必要的。

“找您310日元,请收好。“

“因为你想啊,被人戳穿不是会变得很无趣吗?”

收回前言,这人果然是个恶魔。


Part 2

“呐,你放学后有时间吗?”

“如果是在贩卖店关门之后的话。”

“翘一天班又有什么关系。”

“不是今天就不行?”

“不是今天就不行。”

“不是我就不行?”

“嗯…因为我就只有竹下这一个朋友,你不答应的话,我可就要把竹下同学在打工的事说出去了哦。”

“哈~”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我在店门口等你,但是要等到全部同学都走了之后才行。”

“OK!那我就先去准备了,放学后见。”

准备?我不明所以的挥着手。

我和浅仓学姐关系开始变好——这种样子称得上是关系好吗?我本来就对这种连定义都没有的模糊概念很伤脑筋,感觉上我是完全在被前辈牵着鼻子走。

总、总之姑且认为是朋友吧,是在学姐开始来这里买东西一个月后,她突然就到教室里来找我,而且是要把她的画送给我。

说起来当时的场面真的惨不忍睹,全班的视线几乎要把我的后背烤焦,我几乎是拉着前辈从教室里逃走的,毫无目的,撞开走廊里的同学也没有去道歉,以一种很狼狈的姿态拉着前辈来到天台。

“为什么?”

“嗯?”浅仓学姐一副搞不懂的样子。

“为什么要到教室里去找我,难道在贩卖店戏耍我还不够吗?”

学姐侧着头,脸上的表情分明就还没搞清楚状况。

“我想要普通的生活。”

“可是朋友之间送礼物不就是很普通的事吗?”

“欸?朋友?”

“对呀,竹下同学和我,难道不是好朋友?”

“等、等等…”我有些跟不上学姐的思路,难道不是她一直在单方面的戏耍我吗?为什么现在要说出这种话?而且和我这种人成为朋友对前辈而言根本没有好处。

嗯,这绝对是一种新的戏耍手段,我才不会上当,现在肯定有什么人在一旁看着吧,等我开心的接受了朋友这个事实再来好好的嘲弄我一番,反正我本来就应该扮演这样的丑角才对,或者说,不这样是不行的。

但是,就算是看我出洋相,也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好处,无论怎么看她都是在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没别的事我就回去了。”

听完我的话后,她的表情有些阴沉。

如果是因为我把前辈弄哭了,恐怕我的安宁日子也就到头了。

我接过了她的画。

“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嗯。”她终于点了点头。

…总感觉又被牵着鼻子走了。

我默默估算着画的内容,从重量上来看应该是油画,其实也只有这种正统的路线才会被保送。别看我这样,至少我还是有在认真画画的,如果是前辈的画作,应该是很贵重的东西,这样的东西送给我真的合适吗?

反正所谓的朋友大都是这种无聊的开始吧。

我放弃了思考,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朋友——浅仓叶月前辈。

以及,当时她和我定下一个约定:“直到我说可以为止,不能打开这幅画。”

明明都送给我了,还不让看,这是哪门子道理?

虽然心里很纳闷,但当时我的已经懒得去思考这件事了,换句话说,如果我追问到底,之后的事会往好的方向发展也说不定。


Part 3

我站在校门口,看着身旁的女生们有说有笑的经过。因为是女校的缘故,所以不会有什么情侣的存在。

本来是这样想的,可事实上又是另一回事。

无论是谁都会感到寂寞,都会去渴求什么人。

虽然这么说有些恶心过头,但如果说谁能和别人没有交集的过完一生,那我是绝对不信的。

即便是我这种人,在进入公司后也会面临不得不与人交际的事情。

夕阳渐渐的西沉,即便是傍晚空气也依旧沉闷,偶尔吹来的热风甚至让人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我靠在围墙边,低着头,一手拿着书包,一手百无聊赖地拨弄着发梢。

很自然的,没有人注意到我。

就我个人而言,感觉这种环境还是挺舒服的。

“啪!”

一只手突然按在了我耳边的墙上,紧接着另一只手温柔的托起了我的下巴。

能这么做的据我所知只有一个人。

“浅仓学姐,可以不要老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吗?一点都不帅。”

“啧,无聊。”学姐本来凑得很近的脸也一下子撤了回去。“就因为你老是这样,所以才不受男生欢迎。”

“可是学姐不是一样没有男朋友?”

“死丫头,嘴还挺毒。”

浅仓学姐从旁边拎起了一个箱子,大概有半身大小,黑色的,感觉里面有什么贵重的东西。

“我们走吧。”

“去哪?”

“哎呀,跟着我就对了。”

我是真的觉得这个人性格也有够呛…

从学校一直向西,在第三个路口右拐,穿过几个小巷之后就是一条坡道,坑坑洼洼的,似乎很久没有修缮过。

走这种路真的不要紧吗?虽然想这样问,但学姐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又让人很难开口。

“呐,竹下同学,要不要试着叫我的名字?”

“哈?”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差点没能站稳。

我没有听错吧?学姐刚刚让我直呼她的名字。

还没等我回答,学姐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其实一般来说很奇怪吧,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本来我们应该是毫不相关的平行线而已,却意外地出现了交集。

虽然这么说有些自相矛盾,可我觉得一点都不奇怪,我们之前是同一所中学的哦,如果你没翘掉毕业典礼的话,可能还会看到我的发言,只不过是以往届毕业生的身份。

然后,从礼堂里提前出来的我,和你相遇了。”

中学的毕业典礼?我不禁开始回忆,说起来那个时候我好像的确没有在礼堂。

如果没出偏差的话,我应该是瞅准了那个时机,自己溜去了天台。

“啊!”我恍然大悟,那个时候感受到的视线原来是学姐。

但是…我稍稍低下了头,能清楚感觉自己的脸颊正在发烫,那件事本来是不想让人知道的。

“为什么不想说出来呢,你在画画的事。”

我紧咬着嘴唇。

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

那只不过是一个人在拼命地否认自己而已。

画画于我而言,才不是像学姐那样值得夸耀的事。

“在打工也是因为要买材料吧?”

她走在面前,慢慢诉说着那些猜测的事实。

“竹下同学,我呢,不是什么坚强的人,但是,如果连朋友都不会找我倾诉的话,会感到非常寂寞。”

她的背影被阳光拖得很长,我不由自主的想躲进那个影子里,因为总感觉那里会比外面温暖得多。

我突然发现,没有把我打工的事说出去也好,自顾自的成为我的朋友也好,送给我画也好,这些我原以为是一厢情愿的事,其实是十分自然的。

单纯的,只是一个需要被爱的人遇到了给予爱的人,就是这么简单的事。

吹过坡道的风微微变凉,脚下的石子连同着聒噪的蝉鸣变得并不那么令人烦躁。

“我们到了。”

浅仓学姐的声音将我的意识唤回,我们现在到了一个姑且可以算作瞭望台的地方。

木制的围栏将这一片小小的空地圈起,身旁有两张长椅,一样是木制的,上面刷的漆有些脱落,似乎颇有些年代了,但有被人好好的打理。

说起来,这个地方连杂草都很有致的分布在两旁,是有什么人耐心修剪的结果。

从这里展望的话,小镇的一切都一览无遗。这座并不出名的小镇在余晖下显得格外的安静,偶尔的犬吠,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正在关门的小店,向着山里飞去的各式各样的鸟,他们显得杂乱,却让人心生宁静。

以及——

不知何时在身后响起的小提琴。

原来学姐背着的是琴盒。

而且直到现在我才注意到学姐穿着的并不是平日那件浅蓝色连衣裙,而是改成了与现在极为相称的淡黄色,搭配白色的裙底,优雅的让音符缓缓流出。

我从未听过小提琴曲,但是,心里却有种强烈的感觉,它在诉说。

这首曲子不在这里演奏不行。

演奏者不是学姐不行。

而且,听众也一定要是我才行。

悲伤吗?不是的,只是让人想要落泪而已。

幸福吗?不是的,只是让人不经意的嘴角上扬。

很矛盾吧?然而我现在就是这样,浅浅的笑着,眼里却含满泪花。

和它的开始一样,琴声在不知名的地方停止,我们坐在木椅上,等待着夜色降临。

“呐,竹下同学,我可以喊你的名字吗?”

“嗯。”我享受着静谧与美好,如果是学姐的话,无论是什么我都可以接受。

“那——梨乃,你觉得女孩子会喜欢上女孩子吗?”

“当然会啊。”不知何意的我不假思索地给出答案。

“是嘛,”浅仓学姐开心的笑了,“呵呵,是这样啊。这样一来,其实根本就是在自顾自的烦恼嘛。”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嗯…因为梨乃是个很迟钝的孩子,就是这种无聊的理由。”

“什么嘛。”我生气的鼓起脸颊,“老是把我当孩子看可是会吃亏的。”

“看来暂且是不会的。好了好了,我们回去吧。”学姐站起来拍了拍裙摆上的灰尘,向我伸出了手。

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会拒绝。

但是,现在我却毫不介意的接受了她的好意。

我们牵着手走下坡道,走过小巷,向正在巡逻的警察问好,把掰碎的点心喂给路旁的流浪小猫。

学姐的手很纤细——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却因为长期握着画笔而有些变形,想必这样的手在旁人看来与她是极不相称的,但我却觉得正因为有着它们的存在,学姐才会成为学姐,才会与我相遇。

这样想着,不禁带着感激紧紧回握。

以及,

小小的期待。

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在期待着什么,但这绝对是我出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我们在道口分别,信号灯那里发出铛铛铛的声音,栏杆缓缓放下。

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喊你的名字吗?——我想要这样呼喊。

但是,浅仓学姐却抢先一步说了出来。

那是一个狡猾的人,至少现在的我是这么想的。

“画作可以打开了,我会一直等待你的答复。”

——?!

在心里紧绷的弦突然断了,有种不好的感觉,紧接着泪水如同溃堤般倾泻而出。

为什么要哭呢?

我想要大声呼喊,却被疾驶而过的列车挡住视线。

当列车驶过,浅仓学姐已经消失在了道口。

我奔过道口,却无论怎样都找不到学姐的踪迹,邮箱也好,电话也好,Line也好,全部没有回复。

如果之前有问过学姐的家在哪里也好。

这种事,当然就是对我后知后觉的惩罚。

我回到家,打开那幅画,那是一棵樱花树,淡粉色的花瓣溢满了整幅画作。在树下,有个长发的女孩子双手合十,像是在祈祷。

这是一幅相当优秀的画,色彩的配比几乎完美,但是,却让人感到一丝违和。

构图不对。

当我意识到这点,泪水再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名字,我依旧没能好好的呼唤学姐的名字。

之后我从老师那里得知,浅仓学姐已经去了咲川,而之前她送我画作的时候,就是行程确定的那天。


Part 4

在进路调查表上,我毫不犹豫地填上了咲川美术学院,然后,在来年的春天,踏着满地的花瓣进入这所大学。

付出了多少努力?我看着自己微微变形的双手,心情有些释然。

“幽灵”的出现,是在入学典礼的那晚。

那是一个有着栗色长发的女孩子,穿着淡黄色和白色的连衣裙,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樱花树下。

有人说樱花树下埋着尸体,所以那个人会不会就是幽灵呢?因为她实在是太美了,会让人误以为她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但我却很清楚她是谁。

从教学楼上可以清楚地俯瞰校园,包括那棵樱花树在内,而我就是在二楼的一间自习室摆下了画板,因为我入学成绩的原因,并没有人会反对我的做法。

那一天,浅仓学姐和我玩了个游戏,而我直到半年后才意识到这点。

傍晚(Evening),瞭望台(observatory),小提琴(violin),以及她演奏的曲子(Ladies in Lavender),为什么我当时没有能意识到呢?

还有,那首曲子所蕴含的话语——等待爱情的少女。

直到幽灵消失,自习室的灯才熄灭,这种状况持续了将近一周。

当幽灵再次出现在树下,有一个黑着眼圈,不修边幅的女孩走近了她。

“那么,我可以听到你的答案吗?”她的神情有些疲惫。

“请原谅我来得太晚了!”

我鼓起勇气将补好的画递了过去。

叶月学姐慢慢展开画作,在那里的一切都和自己的作品一样,唯有一处,树下的女孩不再是一个人,而是有一个个子稍矮的女孩紧紧抱着她。

——回应你的等待。

一阵风将花瓣洒落在我肩头。

学姐幸福的笑了,在她抬起头的瞬间,我将指尖的花瓣贴上了她的嘴唇,然后吻了上去。

那是一股甘甜的味道,配合着香气,让人仿佛想要融化。

我后退一步,脸颊微微泛起红晕。学姐也怔在原地,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这样不是挺可爱的嘛。

“我还没有成年,所、所以,就只能做到这样了哦,浅仓,不,叶月学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