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秋水脉脉只含惜

作者:萧北辰
更新时间:2018-11-11 22:40
点击:130
章节字数:25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树林阴翳,而无鸣声上下。碧蓝的大湖被一片墨绿色浓得近黑的树影笼罩在亘古的安静之中。


忽然间水面扰动微波荡开,跟着哗啦一声,两道修长的身影从水中破出。


自然就是我和夕大美人儿了。


之前我还担心回去时问茶的界会不会散了,现在看来人家果然是绝品,还好好在那里等着捏碎它的人回来呢……嗯,这样一来就更加心痛了呢……


我整理好衣衫,检点了背包,就打算与夕凉打道回府了。不经意间一抬头,我就吓了一跳。


方才边上的林子里明明什么都没有……而就在低头抬头一错目之间,我看见了……一个活物。悄无声息,仿佛是凭空出现的。这么大一片林子,一路行来都没有虫鸣鸟叫,湖中也没有鱼,我看到的上一个活物,是一条真龙……


而眼下这位……看起来像只鹤,但是只有一只脚……青色羽毛红色斑纹,白喙,相较刚才那通体黑白之色的龙,这位真是花里胡哨……最要命的是,这只鹤狭长的眸子里,正流溢着淡淡的赤光。


我转头看着夕凉,不出所料,在这姑娘脸上依然看不到任何表情,这种云淡风轻的视若无睹,和刚才那条龙出现时完全一模一样,我都怀疑是不是我出现幻觉了,龙和鹤都只有我看见了……


敢问您调戏我的时候表情为何那么丰富,会嗔会笑还会挑眉毛……


我眼神无奈地挽了挽嘴角:“初寒啊……你看到它了对吧?它不出声你也不出声我以为我幻视了……”


我又回过头看着那只鹤,忽然脑中一个闪念,喃喃道:“赤文青质而白喙……毕方么?”


应该不会错,它有一个特征非常明显,它只有一只脚。


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可厉害了,有的不是鸟怎么净是些上古异兽啊……


说话之间这单脚鹤一展翅膀就飞到我近前,又往前一跳靠得更近了些。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退了一步,但是没有躲闪,站在原地。一来和刚才的寒冰一样,从它身上我感觉不到任何敌意,虽然这家伙眼神也是又冷又傲的;再者夕大人没有动作,如果它过来是意图攻击,夕凉在我旁边儿,绝对不可能放任它靠近。


虽则这种信任其实并没有来由。


这家伙偏头看我,眼神相当傲娇,瞳子里流动的赤光冷冷地闪了闪……忽然一脑袋顶过来,在我怀里蹭来蹭去。


……奇怪。明明我连魂意都点不亮,为什么这些上古异兽都如此亲近我这个普通人呢……


愣在原处的我脑海里一瞬间闪过了这个疑惑。这时夕凉那双映着霜华的深黑眼瞳,带着压倒性的意志,冷冷地看了过来。榜上有名的山海异兽被这一眼给吓到,忽地展开羽翼弹退了一大截,落地后又往后跳了两跳。


这么一扑腾又把我吓了一跳……初寒你说你吓唬它干嘛啊……我感觉我完全就属于食物链最底层,真是岂有此理……


夕凉淡淡道:“毕方一出,必有怪火。”


此话刚落,忽然黑暗中有一只手伸了出来,抚在毕方的头顶,温柔地摩挲。那手指修长白腻,似乎是属于女孩子的。


果然是女子的手……跟着走出来的姑娘,眼如秋水,色似桃花,半笑含情,一袭红衣古服燃得似火,衬着窈窕玲珑的身线。那一双翦水黑眸中,微微亮着一缕澈净的赤光。


啧……为何这几日来我见过的美人比过去十九年加起来都多,而且她们都喜欢穿古服……如果说我的主角命格从此就开启了的话,为何不给我好看的小哥哥……反而……都是姑娘……


“九阙”的老板娘林烟织那姑娘声线柔软微甜,而眼前这红衣女孩子,声音婉转惑人,看着我,轻笑言道:“它不先来找我,竟是先去找你了呢。小美人儿你……来头可不小啊。”


旋即她抚了抚长袖,俯身为礼,柔声笑道:“小女祝含惜,见过大人。”


不用说这个礼是行给夕凉的,我可没有这么大排面。这些姑娘都如此热衷于调戏我,大略因为我温温和和长得清秀,又懒懒散散一身男生气,毫无任何威胁感……而夕凉的颜值级别自然在我之上,但大多魂意者都并非倾慕于她作为女子的绝色,而是敬畏于这人身为至高者的力量。


啊……于我来说我就不会如此本末倒置……一来我不是魂意者,二来这位至高者总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岂止不按套路出牌简直四处撒牌睡觉还喜欢骑在别人身上……那力量威胁我的时候倒是显得相当好用呢……


手腕被人抓住,夕凉拉着我,把我拽到身后,冷冷淡淡地看着祝含惜:“若非我在此处,方才姑娘你手里结出的印,已是落在她身上了罢。”


这个“她”,说的就是我。看来此番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这片林子里有一个自然形成效果非常强烈的场,一般的魂意者到不了这里,而普通人却可以,所以林白雨才会同老高交易,托我来拿货……而高阶的魂意者,即便是林烟织,恐怕也有些勉强,而这姑娘能走到这里……她魂意的颜色与这上古异兽同源一脉,祝含惜,姓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姑娘应该身怀一缕纯净的火神血脉。


本来有夕凉在这里,只要神挡杀神就行了……但刚刚在水下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她与我接吻的同时,一定做了一件让她消耗非常大的事,而她忽然同我接吻,不是要掩盖这件事,就是要通过这个举动来获得某种帮助,来完成这件事。


夕凉本就丢了七成魂意,这事儿放在别人身上早就够死□□十次了,实际上,现在她虚弱得连魂意都点不燃……不妙,大事不妙了。


祝含惜闻言笑得更深,一双风流妙目似脉脉含情:“大人不愧是大人,果真是一早就发现了我,是小女太不自量了。”


我一手扶在夕凉肩头,从她身后探出头来:“我说姑娘……放火烧山,牢底坐穿啊。”


“小美人儿你,真是可爱……”祝含惜笑道:“小女是一身劳碌命,被人使唤来干活儿,无奈这位大人捷足先登,我难以交差,又要受人欺负……万望大人行个方便呐。”


啧……看您这一副装相当真是我见犹怜何况老奴……最重要的是打不过啊,以夕凉现在的情况,绝对不能让夕凉再和她动手。让了也就让了,白跑一趟搭个绝品而已,一次任务,怎么可能重要过这个人呢。对我来说这根本不是选择题,连其他的选项都没有。


“初寒……”我一边道着,一边反手去摸背包,下一刻就被她按住了手。她修长微凉的手指,以一种强硬的、不容拒绝的力道,按着我的手,这心跳加速是如此不合时宜,我愣住了,在她掌心里,轻轻地屈动手指。


我听见她清冽的、冷冷的声音,慢条斯理道着。


“我若不行这个方便,你待如何?”


林漠字烟织,祝怜字含惜。
原本我已经给老板娘想好了一个男孩子的cp,忽然觉得她和这个小姐姐蜜汁登对。
姑娘们觉得如何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银龙
银龙 在 2018/11/04 22:42 发表

自是十分期待咯

疯狂吸猫者
疯狂吸猫者 在 2018/11/04 22:37 发表

我同意这门亲事!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