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Layfolk

作者:°null
更新时间:2018-10-21 01:46
点击:129
章节字数:35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医院里总是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IQ不喜欢这里,总让她觉得那么靠近死亡,甚至比出任务的时候还要近。她低着头,看着打着石膏吊在胸前的手臂不紧不慢地朝前方走着,眼神有些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Monika,你想走到哪去?”

IQ回过神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是J äger,或者该叫他Marius,站在一间病房的门口。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走过了头,Blitz的病房已经在自己身后了。她转身走进病房,看向病床,上面躺着这次任务重伤的家伙Elias。“他怎么样了?医生有交代些什么吗?”IQ径直坐在床边一张简易的折叠椅上,眼神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病床。

“放心,他很好。医生说他已经度过了危险期,接下来只要好好恢复就行了。”

“有通知过他的家人吗?之前差点就下了病危通知,医生要求通知家人。他是个乐天派,一向不喜欢让自己的家人担心。”

“没有,不过差点邮件就要发出去了,老大最后还是决定不通知。”

“那就好。”

小小的病房内一时间只能听到心跳监测器发出的“滴滴”声,J äger坐到了床边的沙发上,踌躇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开口。他问:“这次的任务究竟是什么情况?为什么Elias会伤得这么严重?”然而问出的问题久久得不到回答,J äger知道此刻IQ的心情一定很差劲,他正欲起身安慰,却听到眼前的人说:“是我的错……” J äger有些错愕,不知道为什么IQ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又将身子埋进沙发,开始静静地听IQ讲述执行任务时候发生的事情。

故事并不长,只花费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IQ就向J äger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J äger双手交叉摆在胸前,左手摩挲着自己下巴上些许的胡茬,表情严肃。又是许久的沉默,J äger叹了一口气:“Monika,你应该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些什么人。他们都是亡命之徒,其中有不少也是些高级知识分子,懂的东西并不比我们少。所以,再精密的计划也会有出意外的时候。我们虽然是反恐精英,可也不过是个稍稍有些不一样的普通人,不是万能的神明。如果我是Ash,我一定也会这么做,至少这样,我们都有活下去的机会。”

如果J äger此刻看得到IQ的表情,他一定会有些惊讶——这个平常总是像大姐头一样照顾队员,沉熟稳重似乎字典中没有“软弱”二字的女人,竟会表现出这么脆弱的一面。

死亡,终究是让人恐惧的。

木质的房门发出了“咚咚”的声响,而后紧接着便是锁头旋转的声响,病房门被打开,进来的是一名医生,身后还跟着一个IQ此刻并不是十分想见到的人——Ash。医生巡完房,做完自己份内的事便离开了,Ash坐在J äger身边,并没有言语。J äger感觉气氛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之后,对着身边的Ash说:“来看Elias吗?”

Ash微笑了一下以示友好:“是的。现在这样的情况我难辞其咎,我希望能来看望一下Blitz,他是一名优秀的干员,也是一个很好的伙伴。”

J äger回报以微笑:“你不用太过自责,毕竟我们每次任务,都是在和死神打交道;每一次的凯旋,都该感恩了。”

这二人不冷不热地寒暄着,IQ却置身事外,仿佛这个房间内除了自己和卧床的Blitz再也没有别的人。然而有些人的声音却不断地钻进自己的耳朵,不断地提醒着自己那天发生的事,自己离死亡有多近,Blitz浑身的鲜血有多么刺眼。她实在承受不了了,于是起身,头也不回地说道:“我去买些喝的回来。” J äger张了张嘴,耿直地希望IQ真的能帮自己带些喝的回来——虽然他知道她只是有些受不了现在的氛围。

原本有些缓解下来的尴尬气氛因为IQ的离开,又回到了原点,J äger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Ash先一步开口:“Monika还在纠结于那个任务吗?”不知所措的J äger终于松了口气,他挠了挠头:“我想,这次的任务应该对她造成刺激了,远不止纠结和自责那么简单。她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否则我怕她会有PTSD。”

“她从前有这样过吗?”

“刀尖上过日子的人,总会经历些不好的事。不过这一次,她的反应真的有些大了。”

Ash看着并未关上的房门,时而有医生护士讨论着经过,还有听不太清的广播,眼神若有所思。忽然她起身,向着J äger微笑:“我去看看她。”

“也许你是该和她谈谈,毕竟这次任务你们是一起行动的。你的话,应该比我们更有用。”

“想喝些什么?”

J äger听到这句话楞了一下,答:“我还是自己买去吧,等你们回来,” 他顺手指了指床上呼吸平稳的Blitz,“说不定我都要渴得喝这家伙的注射液了。”



下午的阳光温暖祥和,医院的庭院里,每个人似乎都散发着祥和的光芒,让人有种置身天堂的错觉。IQ随意找了一张空的长椅坐了下来,头仰靠着椅背,眼神又开始放空。阳光透过微风拂动的细碎的枝叶,偶尔会晃到IQ的眼睛,让她不自觉地开始眯眼。任务结束之后,彩虹六号的干员便常常可以看见她像现在这样失魂落魄,当有人试图关心她时,却总是被婉拒。常常一同健身的Valkyrie非常担心她,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去帮助她,弄得自己也常常心情不好。

突然间,自己的额头被一罐冰凉的可乐触碰,IQ有些受到惊吓,她睁开眼,坐起了身,发现Ash正从长椅后面绕到自己身边坐下,顺手在自己手边放了一罐可乐。她盯着Ash,眼神有些疑惑又带着一丝不耐烦——这个家伙怎么突然变得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自己。

Ash的脸上贴着胶布,手上缠着绷带,看起来有些滑稽。她喝了一口手中的饮料,注视着前方庭院的风景,以很随意的语气说道:“这里真和平不是吗?伴随着生的希望和死的宁静,家人的陪伴,朋友的关心。这是我们一直希望过的日子吧?”

IQ闻言,终是舒展了眉头,她顺着Ash看的方向看去,庭院里有的人穿着病号服,身边陪伴着几个着常服的人,谈笑风生;有的抱着婴孩,一旁的护士陪她聊着天;有的则是被人推着轮椅慢慢走在庭院,轮椅上的人神色祥和,推轮椅的人却愁容满面。她低垂下眼眸,有些冷漠地回答:“是啊。”

“Monika,报告写得怎么样了?没几天就该上交行动报告了吧?还是打算告我一状吗?”

一阵沉默,“我依然觉得你不应该这么做。”

又是一阵沉默,IQ听见身边传来一些声响,她偏头,只见Ash拉近了她和自己的距离,那罐可乐的温度,两个人都能透过大腿清晰地感觉到。

“那,能和我谈谈你在想些什么吗?我想要知道你的想法,作为你的战友和……我想我能算是你的一位朋友吧?”说完,Ash看着眼前的IQ,看着她偏头看向自己,看着她的眼神从不耐烦和厌恶渐渐转变,她知道,她卸下心防了。

IQ始终沉默着没有说话,Ash也没有再追问,两个人在长椅上安静地坐着,从午后,一直到夕阳橙色的余晖洒满庭院。

“死亡始终是让人恐惧的,不是吗?我从未觉得自己离死亡那么近。即使我知道,身为一名军人,一名反恐特警,每一次行动都是将自己的命交到上帝手里,看自己是否足够幸运能够再把它抢回来。可是……当我看到扫描器上那么多的电信号,当我听到自爆兵的呼吸面罩声,我突然绝望了……如果……如果牺牲我一个能够让你们都能安全撤退,我不会后悔……于是我决定去拥抱死亡,哪怕只能为你们拖延一秒钟时间。”

“只是我没有想到,那个政府要员对他们那么重要,你突然改变行动,他们竟然也不顾一切返回据点想要守住他,原本打算偷袭的恐怖分子至少少了一半。我和Thatcher后来被包围,Thatcher的手臂已经中弹,他硬是用手枪帮忙解决那帮混蛋。有两个自爆兵同时启动了身上的炸弹向Thatcher冲过来,我附近又有恐怖分子准备开枪,我只好一手把Thatcher拉到身后,用匕首干掉了那几个混蛋,然后一刀插在离我比较近的那个自爆兵胸口,算是稍稍停住了他们的脚步,炸弹也这么爆炸了。幸好Thatcher拉着我退了几步,不过我的左手臂还是被震断,整个身体左侧有不同程度的烧伤,而那些混蛋的碎渣和鲜血,溅了一身……”

“其实能来‘彩虹六号’的人都不是一般人,然而说出来大概也着实有些可笑吧,我是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人在我面前爆炸,那些肉末骨渣……对不起……我有些不舒服……”

“Thatcher拖着差点被震晕的我跑了出来,也是托了那两个自爆兵的福,后面的恐怖分子一时间没有追上来,这才逃了出来。出来却又看到Elias浑身是血……那时候我以为他……那时我竟然很没骨气的晕倒在众人面前……真丢脸啊……”

“我并没有告诉J äger我和Thatcher经历的事,我也和Thatcher说过了让他永远保守这个秘密,希望你不要和别人提及。”

Ash一言不发,听着IQ断断续续地讲完了当时发生的故事,然后将自己的手搭在坐在自己右侧的IQ肩上,轻轻拍了拍:“Monika,我们是徘徊在地狱边缘的守卫者,恶魔从不予我们一丝怜悯。但是希望你记住,你从不孤独,彩虹六号永远并肩作战。”


其实我最爱波兰姐妹花,这一对我觉得凡玩彩六并且磕干员的人没有不吃的吧?超级想写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